宇宙能量物质(隐3构体)与质量物质(显3构体)正负零同时性的三变数及宇宙统一认知工具书(第九册)
行业热点
中国教育科学网
赵莹
2021-03-31

宇宙能量物质(隐3构体)与质量物质(显3构体)正负零同时性的三变数及宇宙统一认知工具书(第九册)

罗正大

简 约 导 读

古往今来,人类从未停止对宇宙的探索,就宇宙物质而言现已基本达成共识,即宇宙是由有形物质与无形物质组成,以现代物理学的观点就是由质量物质和能量物质组成。为此,我们可以把上述质能物质观定义为二元物质观,二元物质——质量与能量是一矛盾体,体现为宇宙的隐(虚)与显(实)。

宇宙是物质的,物质是运动的,物质的运动以质量物质与能量物质的相互转换为根本,所有宇宙现象均是质能相互转换过程中的表现。从物理学的角度,质能相互转换源自于“力”的作用,而这“力”即是正能外力与负能斥力。正能外力以宇宙空间(能量)为载体,负能斥力以宇宙天体(质量)为载体,正能外力与负能斥力是矛盾的双方分属不同的载体,由此构成一真实的矛盾体。正能外力与负能斥力相互交错、对抗和摩擦,由此形成质能的转换/交换,形成正能外力、负能斥力、零能和力的三段式力态,在此三态力的作用下宇宙由此呈现任意三段式宇宙现象。因此,以正能外力、负能斥力、零能和力组合成的范式组合本亦可诠释宇宙万物现象,解读相关数势和名词。如:正负零,+1、-1、±0,012,三段式,DNA,双螺旋,“手性分子”,一分二、二合一,一二三,二元本体,二元太极,二元阴阳、……等。

宇宙质量天体质心辐射出的能量在宇宙空间相互叠加形成空间能量场,空间能量场因极冷具有收缩和聚集的属性,即外力。外力对蕴含在宇宙空间的质量天体具有收缩和聚集的作用,外力通过对在对质量天体的收缩和聚集,由能转质并渗透至质量天体质心焦点对抗,引发质量天体质心能量囤积和质能转换形成源自质量天体质心的能量辐射,即斥力。源自于质量天体质心的斥力具有膨胀和排斥的作用,从而使宇宙质量天体之间相互远离和排斥。外力的收缩、聚集(能转质)与斥力的远离、排斥(质转能)源于不同的载体,构成一矛盾的双方,是一矛盾体,且相互交错、对抗和摩擦,进而引发宇宙物质的永恒运动和宇宙各种自然现象的发生。

在经典物理学中,牛顿的“引力”是依附于质量体(质点)的力,是以质量体(质点)的存在而存在的一种“内拉力”。在逻辑上既然质量体(质点)是“引力”的载体,那质量体(质点)就不可能再是斥力的载体,所以,在牛顿的力学体系中只有单一的“引力”,没有“斥力”。而爱因斯坦则认为质量体(质点)自身没有“引力”,“引力”是质量体(质点)占据宇宙空间引起时空弯曲所致,对此我们无法判定爱因斯坦“引力”是以什么为载体的,所以,我们认为在爱因斯坦的力学体系中也是只有单一的“引力”,而没有“斥力”。时至今日,人们已认识到宇宙中不仅有相互聚集现象,也有相互排斥现象,于是牵强附会地将引力与斥力配对,并视为一矛盾体。其实从力的载体的角度分析,引力与斥力并没有明确的载体,也就不存在矛盾的双方,所以说是引力与斥力是一杜撰的、虚假的矛盾体,且不能相互交错、对抗和摩擦,因此不可以有作为。

 

目 录

 

401、亚里士多德的“以太”隐3物质:宇宙能量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外力(外力+1Fe)<bxq>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斥力(斥力-1Fr)<bxq>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和力(中间力±0Fn)正负零同时性的三变数

402、亚里士多德的“以太”显3物质:宇宙右旋正质量+1Me同1显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bxq>左旋负质量-1Mr同1显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bxq>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正负零同时性三变数

40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隐3物质:宇宙能量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外力(外力+1Fe)<bxq>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斥力(斥力-1Fr)<bxq>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和力(中间力±0Fn)正负零同时性的三变数

404、亚里士多德的“四因”显3物质:宇宙右旋正质量+1Me同1显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bxq>左旋负质量-1Mr同1显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bxq>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正负零同时性三变数

405、泰勒斯的“水本原”隐3物质:宇宙能量同1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外力(外力+1Fe)<bxq>同1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斥力(斥力-1Fr)<bxq>同1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和力(中间力±0Fn)正负零同时性的三变数

406、泰勒斯的“水本原”显3物质:宇宙右旋正质量+1Me同1显3,泰勒斯的“水本原”<bxq>左旋负质量-1Mr同1显3,泰勒斯的“水本原”<bxq>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泰勒斯的“水本原”正负零同时性三变数

407、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隐3物质:宇宙能量同1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外力(外力+1Fe)<bxq>同1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斥力(斥力-1Fr)<bxq>同1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和力(中间力±0Fn)正负零同时性的三变数

408、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显3物质:宇宙右旋正质量+1Me同1显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bxq>左旋负质量-1Mr同1显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bxq>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正负零同时性三变数

409、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隐3物质:宇宙能量同1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外力(外力+1Fe)<bxq>同1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斥力(斥力-1Fr)<bxq>同1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和力(中间力±0Fn)正负零同时性的三变数

410、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显3物质:宇宙右旋正质量+1Me同1显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bxq>左旋负质量-1Mr同1显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bxq>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正负零同时性三变数

411、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奴斯”同1隐3物质:宇宙能量同1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外力外力+1Fe)<bxq>同1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斥力(斥力-1Fr)<bxq>同1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和力(中间力±0Fn)正负零同时性的三变数

412、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奴斯”显3物质:宇宙右旋正质量+1Me同1显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bxq>左旋负质量-1Mr同1显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bxq>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正负零同时性三变数

41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隐3物质:宇宙能量同1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外力(外力+1Fe)<bxq>同1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斥力(斥力-1Fr)<bxq>同1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和力(中间力±0Fn)正负零同时性的三变数

414、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显3物质:宇宙右旋正质量+1Me同1显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bxq>左旋负质量-1Mr同1显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bxq>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正负零同时性三变数

415、恩培多克勒的“四根”隐3物质:宇宙能量同1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外力(外力+1Fe)<bxq>同1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斥力(斥力-1Fr)<bxq>同1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和力(中间力±0Fn)正负零同时性的三变数

416、恩培多克勒的“四根”显3物质:宇宙右旋正质量+1Me同1显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bxq>左旋负质量-1Mr同1显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bxq>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正负零同时性三变数

417、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隐3物质:宇宙能量同1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外力(外力+1Fe)<bxq>同1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斥力(斥力-1Fr)<bxq>同1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和力(中间力±0Fn)正负零同时性的三变数

418、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显3物质:宇宙右旋正质量+1Me同1显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bxq>左旋负质量-1Mr同1显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bxq>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正负零同时性三变数

419、伊壁鸠鲁的“原子”隐3物质:宇宙能量同1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外力(外力+1Fe)<bxq>同1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斥力(斥力-1Fr)<bxq>同1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旋”和力(中间力±0Fn)正负零同时性的三变数

420、伊壁鸠鲁的“原子”显3物质:宇宙右旋正质量+1Me同1显3,伊璧鸠鲁的“原子“<bxq>左旋负质量-1Mr同1显3,伊壁鸠鲁的“原子”<bxq>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伊壁鸠鲁的“原子”正负零同时性三变数

421、卢克莱修的“本原”隐3物质:宇宙能量同1隐3,卢克莱修的“本原”外力(外力+1Fe)<bxq>同1隐3,卢克莱修的“本原”斥力(斥力-1Fr)<bxq>同1隐3,卢克莱修的“本原”和力(中间力±0Fn)正负零同时性的三变数

422、卢克莱修的“本原”显3物质:宇宙右旋正质量+1Me同1显3,卢克莱修的“本原”<bxq>左旋负质量-1Mr同1显3,卢克莱修的“本原”<bxq>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卢克莱修的“本原”正负零同时性三变数

423、克劳修斯的“熵”隐3物质:宇宙能量同1隐3,克劳修斯的“熵”外力(外力+1Fe)<bxq>同1隐3,克劳修斯的“熵”斥力(斥力-1Fr)<bxq>同1隐3,克劳修斯的“熵”和力(中间力±0Fn)正负零同时性的三变数

424、克劳修斯的“熵”显3物质:宇宙右旋正质量+1Me同1显3,克劳修斯的“熵”<bxq>左旋负质量-1Mr同1显3,克劳修斯的“熵”<bxq>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克劳修斯的“熵”正负零同时性三变数

425、康德的“满云雾”隐3物质:宇宙能量同1隐3,康德的“满云雾”外力(外力+1Fe)<bxq>同1隐3,康德的“满云雾”斥力(斥力-1Fr)<bxq>同1隐3,康德的“满云雾”和力(中间力±0Fn)正负零同时性的三变数

426、康德的“满云雾”显3物质:宇宙右旋正质量+1Me同1显3,康德的“满云雾”<bxq>左旋负质量-1Mr同1显3,康德的“满云雾”<bxq>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康德的“满云雾”正负零同时性三变数

427、黑格尔的“惯性物质”隐3物质:宇宙能量同1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外力(外力+1Fe)<bxq>同1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斥力(斥力-1Fr)<bxq>同1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和力(中间力±0Fn)正负零同时性的三变数

428、黑格尔的“惯性物质”显3物质:宇宙右旋正质量+1Me同1显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bxq>左旋负质量-1Mr同1显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bxq>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正负零同时性三变数

429、劳厄的“光波物”隐3物质:宇宙能量同1隐3,劳厄的“光波物”外力(外力+1Fe)<bxq>同1隐3,劳厄的“光波物”斥力(斥力-1Fr)<bxq>同1隐3,劳厄的“光波物”和力(中间力±0Fn)正负零同时性的三变数

430、劳厄的“光波物”显3物质:宇宙右旋正质量+1Me同1显3,劳厄的“光波物”<bxq>左旋负质量-1Mr同1显3,劳厄的“光波物”<bxq>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劳厄的“光波物”正负零同时性三变数

431、狄拉克的“海洋”隐3物质:宇宙能量同1隐3,狄拉克的“海洋”外力(外力+1Fe)<bxq>同1隐3,狄拉克的“海洋”斥力(斥力-1Fr)<bxq>同1隐3,狄拉克的“海洋”和力(中间力±0Fn)正负零同时性的三变数

432、狄拉克的“海洋”显3物质:宇宙右旋正质量+1Me同1显3,狄拉克的“海洋”<bxq>左旋负质量-1Mr同1显3,狄拉克的“海洋”<bxq>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狄拉克的“海洋”正负零同时性三变数

433、韦维卡南达的“阿卡沙”隐3物质:宇宙能量同1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外力(外力+1Fe)<bxq>同1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斥力(斥力-1Fr)<bxq>同1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和力(中间力±0Fn)正负零同时性的三变数

434、韦维卡南达的“阿卡沙”显3物质:宇宙右旋正质量+1Me同1显3,卡南达的“阿卡沙”<bxq>左旋负质量-1Mr同1显3,卡南达的“阿卡沙”<bxq>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卡南达的“阿卡沙”正负零同时性三变数

435、拉玆洛的“涟漪”隐3物质:宇宙能量同1隐3,拉玆洛的“涟漪”外力(外力+1Fe)<bxq>同1隐3,拉玆洛的“涟漪”斥力(斥力-1Fr)<bxq>同1隐3,拉兹洛的“涟漪”和力(中间力±0Fn)正负零同时性的三变数

436、拉玆洛的“涟漪”显3物质:宇宙右旋正质量+1Me同1显3,拉玆洛的“涟漪”<bxq>左旋负质量-1Mr同1显3,拉玆洛的“涟漪”<bxq>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拉玆洛的“涟漪”正负零同时性三变数

437、戴森的“宇宙波澜”隐3物质:宇宙能量同1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外力(外力+1Fe)<bxq>同1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斥力(斥力-1Fr)<bxq>同1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和力(中间力±0Fn)正负零同时性的三变数

438、戴森的“宇宙波澜”显3物质:宇宙右旋正质量+1Me同1显3,戴森的“宇宙波澜”<bxq>左旋负质量-1Mr同1显3,戴森的“宇宙波澜”<bxq>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戴森的“宇宙波澜”正负零同时性三变数

439、惠勒的“时空泡沫”隐3物质:宇宙能量同1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外力(外力+1Fe)<bxq>同1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斥力(斥力-1Fr)<bxq>同1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和力(中间力±0Fn)正负零同时性的三变数

440、惠勒的“时空泡沫”显3物质:宇宙右旋正质量+1Me同1显3,惠勒的“时空泡沫”(bxq)左旋负质量-1Mr同1显3,惠勒的“时空泡沫”(bxq)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惠勒的“时空泡沫”正负零同时性三变数

441、笛卡儿的“旋涡”隐3物质:宇宙能量同1隐3,笛卡儿的“旋涡”外力(外力+1Fe)(bxq)同1隐3,笛卡儿的“旋涡”斥力(斥力-1Fr)(bxq)同1隐3,笛卡儿的“旋涡”和力(中间力±0Fn)正负零同时性的三变数

442、笛卡儿的“旋涡”显3物质:宇宙右旋正质量+1Me同1显3,笛卡儿的“旋涡”(bxq)左旋负质量-1Mr同1显3,笛卡儿的“旋涡”(bxq)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笛卡儿的“旋涡”正负零同时性三变数

44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隐3物质:宇宙能量同1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外力(外力+1Fe)(bxq)同1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斥力(斥力-1Fr)(bxq)同1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和力(中间力±0Fn)正负零同时性的三变数

444、德布罗意的“物质波”显3物质:宇宙右旋正质量+1Me同1显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bxq)左旋负质量-1Mr同1显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bxq)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德布罗意的“物质、“正负零同时性三变数

445、伽利略的“惯性”隐3物质:宇宙能量同1隐3,伽利略的“惯性”外力(外力+1Fe)(bxq)同1隐3,伽利略的“惯性”斥力(斥力-1Fr)(bxq)同1隐3,伽利略的“惯性”和力(中间力±0Fn)正负零同时性的三变数

446、伽利略的“惯性”显3物质:宇宙右旋正质量+1Me同1显3,伽利略的“惯性”(bxq)左旋负质量-1Mr同1显3,伽利略的“惯性”(bxq)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伽利略的“惯性”正负零同时性三变数

447、牛顿的“惯性系”隐3物质:宇宙能量同1隐3,牛顿的“惯性系”外力(外力+1Fe)(bxq)同1隐3,牛顿的“惯性系”斥力(斥力-1Fr)(bxq)同1隐3,牛顿的“惯性系”和力(中间力±0Fn)正负零同时性的三变数

448、牛顿的“惯性系”显3物质:宇宙右旋正质量+1Me同1显3,牛顿的“惯性系”(bxq)左旋负质量-1Mr同1显3,牛顿的“惯性系”(bxq)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牛顿的“惯性系”正负零同时性三变数

449、沃利斯的“∞”隐3物质:宇宙能量同1隐3,沃利斯的“∞”外力(外力+1Fe)<bxq>同1隐3,沃利斯的“∞”斥力(斥力-1Fr)<bxq>同1隐3,沃利斯的“∞”和力(中间力±0Fn)正负零同时性的三变数

450、沃利斯的“∞”显3物质:宇宙右旋正质量+1Me同1显3,沃利斯的“∞”<bxq>左旋负质量-1Mr同1显3,沃利斯的“∞”<bxq>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沃利斯的“∞”正负零同时性三变数

 

 

 

 

 

 

 

 

 

 

 

 

 

 

 

 

 

 

 

 

 

 

 

 

 

 

宇宙空间充满了同一±0能量,同一±0能量因拥挤介质质量天体偏性为正负压而对称双向交错对流,形成偏压对流摩擦的三变数(正能量+1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外力流、负能量-1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斥力流、零能量±0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和力流),因此,可以将宇宙空间视为是正能量+1Ee(外力+1Fe)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外力流的载体,质量天体是负能量-1Er(斥力-1Fr)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斥力流的载体,正能量+1Ee(外力+1Fe)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外力流与负能量-1Er(斥力-1Fr)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斥力流的转换/交换(节点或中和点)为零能量±0En(和力±0Fn)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和力流。正能量+1Ee(外力+1Fe)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外力流与负能量-1Er(斥力-1Fr)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斥力流是一偶流体的矛盾体(该正能量+1Ee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外力流、负能量-1Er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斥力流、±0Fn零能量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和力流可视为不可视觉的正负零暗物质=暗能量)。

宇宙能量流(力)在以质量天体为介质的对称交错、摩擦的过中,贯穿质量天体由能转质,由质转能而相互转换(化),由此形成(生成)双向梯度能级的、三变数的、正负零的左旋质量体(负质量-1Mr)、右旋质量体(正质量+1Me)、零旋质量体(零质量±0Mn)。左、右旋质量体是一矛盾体。

 

以下是“宇宙正能量+1Ee(外力+1Fe)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外力流<bxq>负能量-1Er(斥力-1Fr)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斥力流研究院(lNF)设置的,以宇宙能量自然力——正能量+1Ee(外力+1Fe)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外力流<bxq>负能量-1Er(斥力-1Fr)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斥力流作为唯一范式组合本,对古今中外401至450个(第九册)常用的相关物理学名词予以解读。

401、亚里士多德的“以太”隐3物质:宇宙能量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外力(外力+1Fe)<bxq>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斥力(斥力-1Fr)<bxq>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和力(中间力±0Fn)正负零同时性的三变数

该专题是宇宙新系统科学关于能量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外力+1Fe)<bxq>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斥力-1Fr)偶流的专题:该专题主要围绕宇宙能量偏正能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外力+1Fe)流<bxq>偏负能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斥力-1Fr)流偶流之间对称交错对流所形成的宇宙梯度能级立体的、左中右旋构体的、正负零状态的偏正变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外力+1Fe)偶流<bxq>偏负变同1隐3,亚里士多德“以太”(斥力-1Fr)偶流的讨论,是正能变(偏正变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流)偶流、负能变(偏负变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流)偶流、零能变(偏零变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流)偶流立体交错对流三变数宇宙正负零(偏正能变右旋+1<bxq>偏负能变左旋-1)偶流的专题解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流-1Fr、亚里士多德的“以太”流+1Fe、亚里士多德的“以太”流±0Fn。

假设以引力、斥力的观点,在同体(同一载体中)中,既有右旋正能量(“引力”所理解的偏正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流、偏正右旋+1流、偏正变力、偏正作用、偏正收缩、偏正核聚变、偏正向心、偏正以太、偏正阴阳、偏正太极、偏正惯性、偏正整体、偏正绝对、偏正强力、偏正+1、偏正暗物质=暗能量、……)偶流,又有左旋负能量(“斥力”所理解的偏负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流、偏负左旋-1流、偏负变力、偏负作用、偏负离心、偏负膨胀、偏负核裂变、偏负离心、偏负以太、偏负阴阳、偏负太极、偏负惯性、偏负个体、偏负相对、偏负弱力、偏负-1、偏负暗物质=暗能量、……)偶流,其实质是不存在,是假矛盾体;而单有右旋正能量(“引力”所理解的偏正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流、偏正右旋+1流、偏正变力、偏正作用、偏正收缩、偏正核聚变、偏正向心、偏正以太、偏正阴阳、偏正太极、偏正惯性、偏…整数、偏正绝对、偏强力、偏正+1、偏正暗物质=暗能量、……)偶流,或单有左旋负能量(“斥力”所理解的偏负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流、偏负左旋-1流、偏负变力、偏负作用、偏负离心、偏负膨胀、偏负以太、偏负阴阳、偏负太极、偏负惯性、偏负个体、偏负相对、偏负弱力、偏负-1、偏负暗物质=暗能量、……)偶流,也是不存在的。因此,以上所述引力、斥力的力学观不可以有作为,且也不会产生正、负、零三变数,即“引力”偏正右旋+1流<->斥力偏负左旋-1流<->中和力偏零和旋±0流这三种力学形态。(注:即便是其他力学观,如果不阐述力的载体和力的来源,以及力是否双大双小正负顺逆的交错相互作用、摩擦±0节点、对流和对抗交换/转换,也是不可以有作为的)。

宇宙是同一能量因偏压交错对流分正负两能,正负能是统一的整体。宇宙自然现象之间是相互关联的。宇宙充满了拥挤的能量,拥挤的能量为一常量,常量的能量同±0能量,即±0偏压(常量的±0能量也同±0物质=不可视觉暗物质),宇宙常量能量(±0En能量)的偏压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才能相互拥挤,将宇宙背景能量(偏正压+1Ee偶流)立体聚射注入进质量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进而在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焦点对抗、转换/交换为天体辐射能量(偏负压-1Er偶流),这就是能量偏压的聚射(能转质)和辐射(质转能),即正能量(偏正能量+1Ee偶流)和负能量(偏负能量-1Er偶流)的形成过程。如用波的高低频率表述,即短波高频(正能量右旋+1Ee偶流)聚射流进天体转换/交换-长波低频(负能量左旋-1Er偶流)辐射流出质量天体。在以质量天体为中心形成的立体的、梯度能级的负能量(负能量-1Er流)偶流晕球中,同时又有正能量(宇宙背景正能量+1Ee流)对质量天体的聚射(贯穿)通过,使其晕球中立体的正、负变数能量流偏压对流起来,形成由强至弱的三维立体交错对流的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外力+1Fe)流<bxq>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斥力-1Fr)流偶体偶流范围场=局域区时空的立体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外力+1Fe)流<bxq>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斥力-1Fr)流偶体偶流晕球,形成立体双向交错对流的任意点摩擦和相互作用。梯度能级偏正能变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外力+1Fe)偶流(偏正压梯度能级右旋构体)、偏负能变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斥力-1Fr)偶流(偏负压梯度能级左旋构体)、偏零能变同1隐3,亚里士多德“以太”(和力±0Fn)偶流(零偏压梯度能级中和旋构体)是三变数同时性的宇宙正负零——正能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外力+1Fe)流<bxq>负能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斥力-1Fr)流<bxq>零能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和力±0Fn)流)偶流。

所谓“偶”是正确的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即源自不同载体对抗形成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异构偏正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斥力-1Fr)流偶流的配对。正负能量(偏正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流<bxq>偏负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流)偶流对称交错对流而形成的能量流(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流<bxq>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流)偶流是一矛盾体。正负能量(偏正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bxq>偏负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偶流立体对称交错对流纠缠于一体,形成的进出质量天体的两组偏正负压的、立体双向梯度的、左右旋构的能量流(偏正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流<bxq>偏负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流)偶流,为不同载体的正负能量流相互配对,而不是只有单一的正能量流的独立的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外力流,或单一负能量流的独立的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斥力流,故称之为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

由宇宙正能变(偏正能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外力+1Fe流)偶流、负能变(偏负能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斥力-1Fr流)偶流、零能变(偏零能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中间力±0Fn流)偶流立体交错对流形成的三变数(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外力+1Fe流<bxq>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斥力-1Fr流<bxq>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和力±0Fn流)偶流,是现今唯一定性诠释宇宙自然现象的三变数(偏正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和力±0Fn流)偶体偶流范式组合本。特此公告。

宇宙能量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弹性拥挤,流进和流出,是能量偏压和能量三变数(偏正变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外力+1Fe流<bxq>偏负变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斥力-1Fr流<bxq>偏零和变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和力±0Fn流)偶射流形成的机理。能量以质量天体为对象,立体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形成同时性的立体交错对流正负零三变数(偏正变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外力+1Fe流<bxq>偏负变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斥力-1Fr流<bxq>偏零和变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和力±0Fn流)的能量偶流,这是万物动力机理和物质拆分<bxq>复合的源泉。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作用力,以质量天体为载体的力,只能是斥力(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斥力),记为:-1Fr,源自背景物质空间的力,只能是外力(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外力),记为:+1Fe,外力与斥力对称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对抗的焦点(转换/交换±0节点或天体中心=靶心)只能是零和力、中间力(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和力),记为:±0Fn。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对应的矛盾体,质量天体流出负能量流即为负能量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斥力流,宇宙背景(空间)物质正能量流进质量天体即为正能量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外力流,它们之间相互对称双向交错对流、摩擦中而配对。

科学观测ss433恒星,证实恒星具有同时性的三重性物质流,而正能变右旋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外力+1Fe)偶流(表现为流进恒星的偏正物质流)、负能变左旋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斥力-1Fr)偶流(表现为流出恒星的偏负物质流)、零能变中和旋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和力±0Fn)偶流(相对静止的偏零物质流)则是唯一符合这一宇宙观测实证的三变数偶体物质流。如把在现有学科实验、观测中得到的单一结论运用在宇宙中,则不能得出(单一结论只能证认了宇宙能量物质三变数正负零偏正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和力±0Fn)流偶流力的其中之一,却又忽略了宇宙能量物质另外三变数正负零同时性偏正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的“以太”(和力±0Fn)流偶流力的其中之二,“杨子见歧路而泣之”)宇宙偏正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中间力±0Fn)流偶体偶流梯度能级同时性的三变数。

自然同时性三变数能量,即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外力+1Fe)<bxq>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斥力-1Fr)<bxq>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中间力±0Fn)的新力学基础物理理论,更有助于诠释应用物理中存在的程序歧路。

关于磁(场)力:在第九册中之所以没有把磁(场)力列入进宇宙统一认知工具书里的物理名词范式组合本,是因为:1、磁(场)力和电力不能统一,因为电力是任意指向(万向性)的,而自由悬挂的磁材料所表现出的磁(场)力是固定朝向南北的,不是任意指向(万向性)的,磁(场)力和电力不可以统一。2、地球磁(场)力是猎户座支旋臂天河流能量束贯穿地球地磁材料形成的逆出顺进的一种被加工的物质结构——磁(场)力。虽磁(场)力是偶体,本应该是双向交错对流的摩擦体,但猎户座支旋臂天河流主体贯穿地球,使其地球地磁材料结构的逆出顺进具有显著性,确定了地球S极和N极各反方向的180度(自由悬挂的两个反方向的固定朝向指向)。因此,地球地磁材料结构——磁(场)力是一种被自然外力(正能外力)加工过的磁物质。3、被自然外力(正能外力)加工的磁物质,显著性突出了单向逆出顺进各自180度的两个反方向。在自然外力(正能外力)的作用(阻尼)下地球确定了逆出顺进的磁力线,形成单循环磁流(磁力线)轮回的恒久流进流出的两个主要进出口,而以单循环磁流(磁力线)轮回,不会产生任意向(万向性)且是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故不产生双向交错对流正负零同时性的三变数,所以在每一册中没有把磁(场)力列入进该《宇宙能量物质与质量物质正负零同时性三变数及宇宙统一认知工具书》内,再如,人工强磁搬舵实验改变的宇称不守恒,实际上已经人为改变了自由悬挂磁指向,磁(场)力可以用在应用物理,如用在宇宙中容易是问题实验。

综上所述,地磁流因逆出顺进存在S极N极二元是必须的,缺失任一极,即不会产生地磁流的单一朝向,磁(场)力线循环流出迂回又轮回流进,流出为负,流进为正的二元性,因正负二元性才有了S极N极的磁双极,因此,以个体质量天体(地球)被猎户座支旋臂天河能量贯穿形成的磁流,只能是非均一、的显著性的逆出顺进轮回的假性二元正负,所以,狄拉克猜想的磁单极不能存在。在银河系中,对称交错对流双向逆出双向顺进的双向S极双向N极,只能反应在银河中心的向外双向逆出喷射辐射流,而银河中心两侧则是拥向高纬能量环形的顺进银心对抗、转换/交换的聚射流,银河中心是最大梯度

能级的靶心=±0节点、转换/交换能量的焦点。银河中心双向向外辐射束和银河中心两侧高纬环形的双向向内聚射束,可视为银河系的双向S极双向N极的双辐射束和立体的双聚射束,银河中心为源进(极大梯度能级靶心=±0节点转换/交换)终点与源出起点。

402、亚里士多德的“以太”显3物质:宇宙右旋正质量+1Me同1显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bxq>左旋负质量-1Mr同1显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bxq>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正负零同时性三变数

该专题是宇宙新力学系统科学关于能量作用下(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bxq>负质量-1Mr同1显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偶体的专题:该专题主要是对宇宙能量贯穿作用下,对偏正质量+1Me同1显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bxq>偏负质量-1Mr同1显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偶体流之间对称交错对流所形成的宇宙梯度能级立体的、左中右旋构体的、正负零状态的(正质量同1显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bxq>负质量同1显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bxq>零质量同1显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偶质偶体的诠释,是对正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正质量+1Me同1显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旋进质量)、负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负质量-1Mr同1显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旋出质量)、零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零质量±0Mn同1显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摩擦±0节点)立体交错对流三变数宇宙正负零(正质量同1显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bxq>负质量同1显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bxq>零质量同1显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偶质偶体的专题解读显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1Mr、亚里士多德的“以太”+1Me、亚里士多德的“以太”±0Mn。

假设以引力、斥力的观点,在同体(同一载体中)中,既有右旋正能量+1Ee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右旋(“引力”所理解的偏正显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偶质偶体,又有左旋负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左旋(“斥力”所理解的偏负显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偶质偶体,其实质是不存在的,是假矛盾体;而单有右旋正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右旋(“引力”所理解的偏正显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偶质偶体,或单有左旋负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左旋(“斥力”所理解的偏负显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偶质偶体,也是不存在的。因此,以上所述引力、斥力的力学观不可以有作为,且也不会产生正、负、零三变数,即“引力偏正右旋+1偶质<bxq>斥力偏负左旋-1Fr偶质<bxq>中和力偏零和旋±0偶质”这三种力作用(贯穿)下的三种质量形态。(注:除此以外,即便是其他力的作用,如不说明力的载体和来源,以及此力是否双向大双向小正负顺逆的交错相互作用、摩擦±0节点、对流和对抗交换/转换,也是不可以有作为的)。

宇宙是同一能量因偏压交错对流分正负两能,正负能是统一的整体。宇宙自然现象之间是相互关联的。宇宙充满了拥挤的能量,拥挤的能量为一常量,常量的能量同±0能量,即±0偏压(常量的±0能量也同±0物质=不可视觉暗物质),宇宙常量能量(±0能量)的偏压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才能相互拥挤,将宇宙背景能量(偏正压+1偶流)立体聚射注入进质量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进而在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焦点对抗、转换/交换为天体辐射能量(偏负压-1偶流),这就是能量偏压的聚射(能转质)和辐射(质转能),即正能量(偏正能量+1Ee偶流)和负能量(偏负能量-1Er偶流)的形成过程。如用波的高低频率表述,即短波高频(正能量右旋+1Ee偶流)聚射流进天体转换/交换-长波低频(负能量左旋-1Er偶流)辐射流出质量天体。在以质量天体为中心形成的立体的、梯度能级的负能量(负能量-1Er流)偶流晕球中,同时又有正能量(宇宙背景正能量+1Ee流)对质量天体的聚射(贯穿)通过,使其晕球中立体的正、负变数能量流偏压对流起来,形成由强至弱的三维立体交错对流的正能量+1Ee流<bxq>负能量-1Er流偶流偶体范围场=局域区时空的立体正能量+1Ee<bxq>负能量-1Er流偶体偶流晕球,形成立体双向bxq交错对流的任意点摩擦和贯穿。偏正能量+1Ee流、偏负能量流-1Er、偏零能量±0En流以各自不同的波频率贯穿了各自不同的梯度能级偏正质量+1Me显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偶体偶质(偏正压梯度能级右旋构体)、偏负质量-1Mr显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偶体偶质(偏负压梯度能级左旋构体)、偏零质量显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偶体偶质(零偏压梯度能级中和旋构体)是三变数同时性的宇宙正负零(正质量+1Me同1显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bxq>负质量-1Mr同1显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bxq>零质量±0Mn同1显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偶质偶体。

所谓“偶”是正确的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即源自不同载体对抗和相互作用形成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异构(偏正质量+1Me显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bxq>偏负质量-1Mr显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偶质偶体的配对。正负能量(偏正能量+1Ee流<bxq>偏负能量-1Er流)偶流对称交错对流而形成的能量流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bxq>负质量-1Mr同1显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偶质偶体是一矛盾体。正负能量贯穿的偏正质量+1Me显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bxq>偏负质量-1Mr显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的偶质偶体立体对称交错纠缠于一体,形成的进出质量天体的两组偏正负压的、立体双向梯度的、左右旋构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偏正质量+1Me显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bxq>偏负质量-1Mr显3,亚里士多德“以太”)偶质偶体,始终为不同载体的正负质量左右旋构体相互配对,而不是只有单一的正能量流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独立的右旋构同1显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正质量体,或单一负能量流贯穿的(负质量-1Mr同1显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独立的左旋构同1显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负质量体,故称之为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

由宇宙偏右旋正能外力+1Fe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偶质体、偏左旋负能斥力-1Fr贯穿的(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偶质体、偏中和旋零能中间力±0Fn贯穿的(偏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偶质体立体交错对流形成的三变数(右旋正质量+1Me显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bxq>左旋负质量-1Mr显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bxq>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偶质偶体,是现今唯一定性诠释宇宙自然现象的三变数(右旋偏正质量+1Me显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bxq>左旋偏负质量-1Mr显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bxq>中和旋偏零质量±0Mn显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偶质偶体范式组合本。特此公告。

宇宙能量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弹性拥挤,流进和流出,是能量偏压和能量三变数(偏正能外力+1Fe流<bxq>偏负能斥力-1Fr流<bxq>偏零能中间力±0Fn流)偶能偶流形成的机理。偶能偶流以质量天体为对象,立体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形成同时性的立体交错对流正负零三变数,因此,异结构能量惯性贯穿作用形成的异结构质量体是从属于异结构能量力形态(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的偶体偶质,这是万物动力机理和物质拆分<bxq>复合的源泉。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对应矛盾体,受源自质量天体负能量(斥力-1Fr)的作用(贯穿)生成负质量-1Mr同1显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受宇宙背景(空间)正能量(外力+1Fe)的作用(贯穿)生成正质量+1Me同1显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它们之间相互对称双向bxq交错对流、摩擦而配对,任意摩擦点为焦点对抗转换/交换波频的±0节点,也即零质量点的特征交汇区点。

力的本质是能量。因此,以质量天体为载体的(负能量辐射)力,只能是斥力(负能量斥力),记为:-1Er=-1Fr,源自背景空间的(正能量聚射)力,只能是外力(正能量外力),记为:+1Ee=+1Fe,外力与斥力对称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对抗的焦点(转换/交换±0节点或天体中心=靶心)中和的(零能量)力,只能是零和力、中间力,记为:±0En=±0Fn;以正能外力+1Fe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正质量+1Me;以负能斥力-1Fr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负质量-1Mr;以零能和力±0Fn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零质量±0Mn。

科学观测ss433恒星,证实恒星具有同时性的三重性物质流,在三重性物质能量流(贯穿)的能转质过程中,因异构能量(力)流梯度能级的旋向作用(力),使其生成相同形态的偏正质量右旋+1Me同1显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偶质(表现为流进恒星的偏正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偏负质量左旋-1Mr同1显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偶质(表现为流出恒星的偏负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偏零质量中和旋±0Mn同1显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偶质(相对静止的偏零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这是唯一符合这一宇宙观测实证的三变数偶流物质流及贯穿的偶质。如把在现有学科实验、观测中得到的单一结论运用在宇宙中,则不能得出(单一结论只能证认了宇宙能量物质三变数正负零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偶质偶体的其中之一,却又忽略了宇宙能量物质另外三变数正负零同时性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偶质的其中之二,“杨子见歧路而泣之”)宇宙三变数能量力作用(贯穿)自然生成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亚里士多德的”以太”偶体偶质梯度能级同时性的三变数。

自然同时性三变数能量,即正能外力+1Fe<bxq>负能斥力-1Fr<bxq>零能和力±0Fn贯穿生成正质量+1Me<bxq>负质量-1Mr<bxq>零质量±0Mn的新力学基础物理理论,更有助于诠释应用物理中存在的程序歧路。

40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隐3物质:宇宙能量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外力(外力+1Fe)<bxq>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斥力(斥力-1Fr)<bxq>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和力(中间力±0Fn)正负零同时性的三变数

该专题是宇宙新系统科学关于能量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外力+1Fe)<bxq>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斥力-1Fr)偶流的专题:该专题主要围绕宇宙能量偏正能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外力+1Fe)流<bxq>偏负能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斥力-1Fr)流偶流之间对称交错对流所形成的宇宙梯度能级立体的、左中右旋构体的、正负零状态的偏正变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外力+1Fe)偶流<bxq>偏负变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斥力-1Fr)偶流的讨论,是正能变(偏正变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流)偶流、负能变(偏负变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流)偶流、零能变(偏零变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流)偶流立体交错对流三变数宇宙正负零(偏正能变右旋+1<bxq>偏负能变左旋-1)偶流的专题解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流-1Fr、亚里士多德的“四因”流+1Fe、亚里士多德“四因”流±0Fn。

假设以引力、斥力的观点,在同体(同一载体中)中,既有右旋正能量(“引力”所理解的偏正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流、偏正右旋+1流、偏正变力、偏正作用、偏正收缩、偏正核聚变、偏正向心、偏正以太、偏正阴阳、偏正太极、偏正惯性、偏正整体、偏正绝对、偏正强力、偏正+1、偏正暗物质=暗能量、……)偶流,又有左旋负能量(“斥力”所理解的偏负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流、偏负左旋-1流、偏负变力、偏负作用、偏负离心、偏负膨胀、偏负核裂变、偏负离心、偏负以太、偏负阴阳、偏负太极、偏负惯性、偏负个体、偏负相对、偏负弱力、偏负-1、偏负暗物质=暗能量、……)偶流,其实质是不存在,是假矛盾体;而单有右旋正能量(“引力”所理解的偏正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流、偏正右旋+1流、偏正变力、偏正作用、偏正收缩、偏正核聚变、偏正向心、偏正以太、偏正阴阳、偏正太极、偏正惯性、偏…整数、偏正绝对、偏强力、偏正+1、偏正暗物质=暗能量、……)偶流,或单有左旋负能量(“斥力”所理解的偏负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流、偏负左旋-1流、偏负变力、偏负作用、偏负离心、偏负膨胀、偏负以太、偏负阴阳、偏负太极、偏负惯性、偏负个体、偏负相对、偏负弱力、偏负-1、偏负暗物质=暗能量、……)偶流,也是不存在的。因此,以上所述引力、斥力的力学观不可以有作为,且也不会产生正、负、零三变数,即“引力偏正右旋+1流<->斥力偏负左旋-1流<->中和力偏零和旋±0流”这三种力学形态。(注:即便是其他力学观,如果不阐述力的载体和力的来源,以及力是否双大双小正负顺逆的交错相互作用、摩擦±0节点、对流和对抗交换/转换,也是不可以有作为的)。

宇宙是同一能量因偏压交错对流分正负两能,正负能是统一的整体。宇宙自然现象之间是相互关联的。宇宙充满了拥挤的能量,拥挤的能量为一常量,常量的能量同±0能量,即±0偏压(常量的±0能量也同±0物质=不可视觉暗物质),宇宙常量能量(±0En能量)的偏压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才能相互拥挤,将宇宙背景能量(偏正压+1Ee偶流)立体聚射注入进质量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进而在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焦点对抗、转换/交换为天体辐射能量(偏负压-1Er偶流),这就是能量偏压的聚射(能转质)和辐射(质转能),即正能量(偏正能量+1Ee偶流)和负能量(偏负能量-1Er偶流)的形成过程。如用波的高低频率表述,即短波高频(正能量右旋+1Ee偶流)聚射流进天体转换/交换-长波低频(负能量左旋-1Er偶流)辐射流出质量天体。在以质量天体为中心形成的立体的、梯度能级的负能量(负能量-1Er流)偶流晕球中,同时又有正能量(宇宙背景正能量+1Ee流)对质量天体的聚射(贯穿)通过,使其晕球中立体的正、负变数能量流偏压对流起来,形成由强至弱的三维立体交错对流的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外力+1Fe)流<bxq>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斥力-1Fr)流偶体偶流范围场=局域区时空的立体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外力+1Fe)流<bxq>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斥力-1Fr)流偶体偶流晕球,形成立体双向交错对流的任意点摩擦和相互作用。梯度能级偏正能变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外力+1Fe)偶流(偏正压梯度能级右旋构体)、偏负能变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斥力-1Fr)偶流(偏负压梯度能级左旋构体)、偏零能变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和力±0Fn)偶流(零偏压梯度能级中和旋构体)是三变数同时性的宇宙正负零——正能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外力+1Fe)流<bxq>负能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斥力-1Fr)流<bxq>零能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和力±0Fn)流)偶流。

所谓“偶”是正确的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即源自不同载体对抗形成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异构偏正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斥力-1Fr)流偶流的配对。正负能量(偏正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流<bxq>偏负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流)偶流对称交错对流而形成的能量流(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流<bxq>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流)偶流是一矛盾体。正负能量(偏正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bxq>偏负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偶流立体对称交错对流纠缠于一体,形成的进出质量天体的两组偏正负压的、立体双向梯度的、左右旋构的能量流(偏正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流<bxq>偏负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流)偶流,为不同载体的正负能量流相互配对,而不是只有单一的正能量流的独立的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外力流,或单一负能量流的独立的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斥力流,故称之为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

由宇宙正能变(偏正能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外力+1Fe流)偶流、负能变(偏负能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斥力-1Fr流)偶流、零能变(偏零能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中间力±0Fn流)偶流立体交错对流形成的三变数(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外力+1Fe流<bxq>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 斥力-1Fr流<bxq>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和力±0Fn流)偶流,是现今唯一定性诠释宇宙自然现象的三变数(偏正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和力±0Fn流)偶体偶流范式组合本。特此公告。

宇宙能量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弹性拥挤,流进和流出,是能量偏压和能量三变数(偏正变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外力+1Fe流<bxq>偏负变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斥力-1Fr流<bxq>偏零和变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和力±0Fn流)偶射流形成的机理。能量以质量天体为对象,立体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形成同时性的立体交错对流正负零三变数(偏正变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外力+1Fe流<bxq>偏负变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斥力-1Fr流<bxq>偏零和变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和力±0Fn流)的能量偶流,这是万物动力机理和物质拆分<bxq>复合的源泉。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作用力,以质量天体为载体的力,只能是斥力(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斥力),记为:-1Fr;源自背景物质空间的力,只能是外力(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外力),记为:+1Fe,外力与斥力对称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对抗的焦点(转换/交换±0节点或天体中心=靶心)只能是零和力、中间力(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和力),记为:±0Fn。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对应的矛盾体,质量天体流出负能量流即为负能量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斥力流,宇宙背景(空间)物质正能量流进质量天体即为正能量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外力流,它们之间相互对称双向交错对流、摩擦中而配对。

科学观测ss433恒星,证实恒星具有同时性的三重性物质流,而正能变右旋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外力+1Fe)偶流(表现为流进恒星的偏正物质流)、负能变左旋同1隐3亚里士多德四因(斥力-1Fr)偶流(表现为流出恒星的偏负物质流)、零能变中和旋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和力±0Fn)偶流(相对静止的偏零物质流)则是唯一符合这一宇宙观测实证的三变数偶体物质流。如把在现有学科实验、观测中得到的单一结论运用在宇宙中,则不能得出(单一结论只能证认了宇宙能量物质三变数正负零偏正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和力±0Fn)流偶流力的其中之一,却又忽略了宇宙能量物质另外三变数正负零同时性偏正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和力±0Fn)流偶流力的其中之二,“杨子见歧路而泣之”)宇宙偏正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中间力±0Fn)流偶体偶流梯度能级同时性的三变数。

自然同时性三变数能量,即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外力+1Fe)<bxq>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斥力-1Fr)<bxq>同1隐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中间力±0Fn)的新力学基础物理理论,更有助于诠释应用物理中存在的程序歧路。

404、亚里士多德的“四因”显3物质:宇宙右旋正质量+1Me同1显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bxq>左旋负质量-1Mr同1显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bxq>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正负零同时性三变数

该专题是宇宙新力学系统科学关于能量作用下(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bxq>负质量-1Mr同1显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偶体的专题:该专题主要是对宇宙能量贯穿作用下,对偏正质量+1Me同1显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bxq>偏负质量-1Mr同1显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偶体流之间对称交错对流所形成的宇宙梯度能级立体的、左中右旋构体的、正负零状态的(正质量同1显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bxq>负质量同1显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bxq>零质量同1显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偶质偶体的诠释,是对正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正质量+1Me同1显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旋进质量)、负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负质量-1Mr同1显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旋出质量)、零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零质量±0Mn同1显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摩擦±0节点)立体交错对流三变数宇宙正负零(正质量同1显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bxq>负质量同1显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bxq>零质量同1显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偶质偶体的专题解读显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1Mr、亚里士多德的“四因”+1Me、亚里士多德的“四因”±0Mn。

假设以引力、斥力的观点,在同体(同一载体中)中,既有右旋正能量+1Ee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右旋(“引力”所理解的偏正显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偶质偶体,又有左旋负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左旋(“斥力”所理解的偏负显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偶质偶体,其实质是不存在的,是假矛盾体;而单有右旋正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右旋(“引力”所理解的偏正显3,亚里士多德“四因”)偶质偶体,或单有左旋负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左旋(“斥力”所理解的偏负显3,亚里士多德“四因”)偶质偶体,也是不存在的。因此,以上所述引力、斥力的力学观不可以有作为,且也不会产生正、负、零三变数,即“引力偏正右旋+1偶质<bxq>斥力偏负左旋-1Fr偶质<bxq>中和力偏零和旋±0偶质”这三种力作用(贯穿)下的三种质量形态。(注:除此以外,即便是其他力的作用,如不说明力的载体和来源,以及此力是否双向大双向小正负顺逆的交错相互作用、摩擦±0节点、对流和对抗交换/转换,也是不可以有作为的)。

宇宙是同一能量因偏压交错对流分正负两能,正负能是统一的整体。宇宙自然现象之间是相互关联的。宇宙充满了拥挤的能量,拥挤的能量为一常量,常量的能量同±0能量,即±0偏压(常量的±0能量也同±0物质=不可视觉暗物质),宇宙常量能量(±0能量)的偏压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才能相互拥挤,将宇宙背景能量(偏正压+1偶流)立体聚射注入进质量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进而在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焦点对抗、转换/交换为天体辐射能量(偏负压-1偶流),这就是能量偏压的聚射(能转质)和辐射(质转能),即正能量(偏正能量+1Ee偶流)和负能量(偏负能量-1Er偶流)的形成过程。如用波的高低频率表述,即短波高频(正能量右旋+1Ee偶流)聚射流进天体转换/交换-长波低频(负能量左旋-1Er偶流)辐射流出质量天体。在以质量天体为中心形成的立体的、梯度能级的负能量(负能量-1Er流)偶流晕球中,同时又有正能量(宇宙背景正能量+1Ee流)对质量天体的聚射(贯穿)通过,使其晕球中立体的正、负变数能量流偏压对流起来,形成由强至弱的三维立体交错对流的正能量+1Ee流<bxq>负能量-1Er流偶流偶体范围场=局域区时空的立体正能量+1Ee<bxq>负能量-1Er流偶体偶流晕球,形成立体双向bxq交错对流的任意点摩擦和贯穿。偏正能量+1Ee流、偏负能量流-1Er、偏零能量±0En流以各自不同的波频率贯穿了各自不同的梯度能级偏正质量+1Me显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偶体偶质(偏正压梯度能级右旋构体)、偏负质量-1Mr显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偶体偶质(偏负压梯度能级左旋构体)、偏零质量显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偶体偶质(零偏压梯度能级中和旋构体)是三变数同时性的宇宙正负零(正质量+1Me同1显3,亚里士多德“四因”<bxq>负质量-1Mr同1显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bxq>零质量±0Mn同1显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偶质偶体。

所谓“偶”是正确的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即源自不同载体对抗和相互作用形成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异构(偏正质量+1Me显3,亚里士多德“四因”<bxq>偏负质量-1Mr显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偶质偶体的配对。正负能量(偏正能量+1Ee流<bxq>偏负能量-1Er流)偶流对称交错对流而形成的能量流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bxq>负质量-1Mr同1显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偶质偶体是一矛盾体。正负能量贯穿的偏正质量+1Me显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bxq>偏负质量-1Mr显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的偶质偶体立体对称交错纠缠于一体,形成的进出质量天体的两组偏正负压的、立体双向梯度的、左右旋构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偏正质量+1Me显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bxq>偏负质量-1Mr显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偶质偶体,始终为不同载体的正负质量左右旋构体相互配对,而不是只有单一的正能量流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独立的右旋构同1显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正质量体,或单一负能量流贯穿的(负质量-1Mr同1显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独立的左旋构同1显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负质量体,故称之为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

由宇宙偏右旋正能外力+1Fe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偶质体、偏左旋负能斥力-1Fr贯穿的(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偶质体、偏中和旋零能中间力±0Fn贯穿的(偏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偶质体立体交错对流形成的三变数(右旋正质量+1Me显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bxq>左旋负质量-1Mr显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bxq>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偶质偶体,是现今唯一定性诠释宇宙自然现象的三变数(右旋偏正质量+1Me显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bxq>左旋偏负质量-1Mr显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bxq>中和旋偏零质量±0Mn显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偶质偶体范式组合本。特此公告。

宇宙能量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弹性拥挤,流进和流出,是能量偏压和能量三变数(偏正能外力+1Fe流<bxq>偏负能斥力-1Fr流<bxq>偏零能中间力±0Fn流)偶能偶流形成的机理。偶能偶流以质量天体为对象,立体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形成同时性的立体交错对流正负零三变数,因此,异结构能量惯性贯穿作用形成的异结构质量体是从属于异结构能量力形态(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亚里士多德“四因”<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的偶体偶质,这是万物动力机理和物质拆分<bxq>复合的源泉。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对应矛盾体,受源自质量天体负能量(斥力-1Fr)的作用(贯穿)生成负质量-1Mr同1显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受宇宙背景(空间)正能量(外力+1Fe)的作用(贯穿)生成正质量+1Me同1显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它们之间相互对称双向bxq交错对流、摩擦而配对,任意摩擦点为焦点对抗转换/交换波频的±0节点,也即零质量点的特征交汇区点。

力的本质是能量。因此,以质量天体为载体的(负能量辐射)力,只能是斥力(负能量斥力),记为:-1Er=-1Fr,源自背景空间的(正能量聚射)力,只能是外力(正能量外力),记为:+1Ee=+1Fe,外力与斥力对称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对抗的焦点(转换/交换±0节点或天体中心=靶心)中和的(零能量)力,只能是零和力、中间力,记为:±0En=±0Fn;以正能外力+1Fe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正质量+1Me;以负能斥力-1Fr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负质量-1Mr;以零能和力±0Fn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零质量±0Mn。

科学观测ss433恒星,证实恒星具有同时性的三重性物质流,在三重性物质能量流(贯穿)的能转质过程中,因异构能量(力)流梯度能级的旋向作用(力),使其生成相同形态的偏正质量右旋+1Me同1显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偶质(表现为流进恒星的偏正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偏负质量左旋-1Mr同1显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偶质(表现为流出恒星的偏负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偏零质量中和旋±0Mn同1显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偶质(相对静止的偏零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这是唯一符合这一宇宙观测实证的三变数偶流物质流及贯穿的偶质。如把在现有学科实验、观测中得到的单一结论运用在宇宙中,则不能得出(单一结论只能证认了宇宙能量物质三变数正负零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偶质偶体的其中之一,却又忽略了宇宙能量物质另外三变数正负零同时性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偶质的其中之二,“杨子见歧路而泣之”)宇宙三变数能量力作用(贯穿)自然生成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亚里士多德的“四因”偶体偶质梯度能级同时性的三变数。

自然同时性三变数能量,即正能外力+1Fe<bxq>负能斥力-1Fr<bxq>零能和力±0Fn贯穿生成正质量+1Me<bxq>负质量-1Mr<bxq>零质量±0Mn的新力学基础物理理论,更有助于诠释应用物理中存在的程序歧路。

405、泰勒斯的“水本原”隐3物质:宇宙能量同1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外力(外力+1Fe)<bxq>同1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斥力(斥力-1Fr)<bxq>同1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和力(中间力±0Fn)正负零同时性的三变数

该专题是宇宙新系统科学关于能量同1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外力+1Fe)<bxq>同1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斥力-1Fr)偶流的专题:该专题主要围绕宇宙能量偏正能同1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外力+1Fe)流<bxq>偏负能同1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斥力-1Fr)流偶流之间对称交错对流所形成的宇宙梯度能级立体的、左中右旋构体的、正负零状态的偏正变同1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外力+1Fe)偶流<bxq>偏负变同1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斥力-1Fr)偶流的讨论,是正能变(偏正变同1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流)偶流、负能变(偏负变同1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因流)偶流、零能变(偏零变同1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流)偶流立体交错对流三变数宇宙正负零(偏正能变右旋+1<bxq>偏负能变左旋-1)偶流的专题解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流-1Fr、泰勒斯的“水本原”流+1Fe、泰勒斯的“水本原”流±0Fn。

假设以引力、斥力的观点,在同体(同一载体中)中,既有右旋正能量(“引力”所理解的偏正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流、偏正右旋+1流、偏正变力、偏正作用、偏正收缩、偏正核聚变、偏正向心、偏正以太、偏正阴阳、偏正太极、偏正惯性、偏正整体、偏正绝对、偏正强力、偏正+1、偏正暗物质=暗能量、……)偶流,又有左旋负能量(“斥力”所理解的偏负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流、偏负左旋-1流、偏负变力、偏负作用、偏负离心、偏负膨胀、偏负核裂变、偏负离心、偏负以太、偏负阴阳、偏负太极、偏负惯性、偏负个体、偏负相对、偏负弱力、偏负-1、偏负暗物质=暗能量、……)偶流,其实质是不存在,是假矛盾体;而单有右旋正能量(“引力”所理解的偏正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流、偏正右旋+1流、偏正变力、偏正作用、偏正收缩、偏正核聚变、偏正向心、偏正以太、偏正阴阳、偏正太极、偏正惯性、偏…整数、偏正绝对、偏强力、偏正+1、偏正暗物质=暗能量、……)偶流,或单有左旋负能量(“斥力”所理解的偏负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流、偏负左旋-1流、偏负变力、偏负作用、偏负离心、偏负膨胀、偏负以太、偏负阴阳、偏负太极、偏负惯性、偏负个体、偏负相对、偏负弱力、偏负-1、偏负暗物质=暗能量、……)偶流,也是不存在的。因此,以上所述引力、斥力的力学观不可以有作为,且也不会产生正、负、零三变数,即“引力偏正右旋+1流<->斥力偏负左旋-1流<->中和力偏零和旋±0流”这三种力学形态。(注:即便是其他力学观,如果不阐述力的载体和力的来源,以及力是否双大双小正负顺逆的交错相互作用、摩擦±0节点、对流和对抗交换/转换,也是不可以有作为的)。

宇宙是同一能量因偏压交错对流分正负两能,正负能是统一的整体。宇宙自然现象之间是相互关联的。宇宙充满了拥挤的能量,拥挤的能量为一常量,常量的能量同±0能量,即±0偏压(常量的±0能量也同±0物质=不可视觉暗物质),宇宙常量能量(±0En能量)的偏压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才能相互拥挤,将宇宙背景能量(偏正压+1Ee偶流)立体聚射注入进质量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进而在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焦点对抗、转换/交换为天体辐射能量(偏负压-1Er偶流),这就是能量偏压的聚射(能转质)和辐射(质转能),即正能量(偏正能量+1Ee偶流)和负能量(偏负能量-1Er偶流)的形成过程。如用波的高低频率表述,即短波高频(正能量右旋+1Ee偶流)聚射流进天体转换/交换-长波低频(负能量左旋-1Er偶流)辐射流出质量天体。在以质量天体为中心形成的立体的、梯度能级的负能量(负能量-1Er流)偶流晕球中,同时又有正能量(宇宙背景正能量+1Ee流)对质量天体的聚射(贯穿)通过,使其晕球中立体的正、负变数能量流偏压对流起来,形成由强至弱的三维立体交错对流的同1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外力+1Fe)流<bxq>同1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斥力-1Fr)流偶体偶流范围场=局域区时空的立体同1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外力+1Fe)流<bxq>同1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斥力-1Fr)流偶体偶流晕球,形成立体双向交错对流的任意点摩擦和相互作用。梯度能级偏正能变同1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外力+1Fe)偶流(偏正压梯度能级右旋构体)、偏负能变同1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斥力-1Fr)偶流(偏负压梯度能级左旋构体)、偏零能变同1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和力±0Fn)偶流(零偏压梯度能级中和旋构体)是三变数同时性的宇宙正负零——正能同1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外力+1Fe)流<bxq>负能同1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斥力-1Fr)流<bxq>零能同1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和力±0Fn)流)偶流。

所谓“偶”是正确的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即源自不同载体对抗形成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异构偏正同1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斥力-1Fr)流偶流的配对。正负能量(偏正同1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流<bxq>偏负同1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流)偶流对称交错对流而形成的能量流(同1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流<bxq>同1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流)偶流是一矛盾体。正负能量(偏正同1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bxq>偏负同1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偶流立体对称交错对流纠缠于一体,形成的进出质量天体的两组偏正负压的、立体双向梯度的、左右旋构的能量流(偏正同1隐3,泰勒斯的“水夲原“流<bxq>偏负同1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流)偶流,为不同载体的正负能量流相互配对,而不是只有单一的正能量流的独立的同1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外力流,或单一负能量流的独立的同1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斥力流,故称之为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

由宇宙正能变(偏正能同1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外力+1Fe流)偶流、负能变(偏负能同1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斥力-1Fr流)偶流、零能变(偏零能同1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中间力±0Fn流)偶流立体交错对流形成的三变数(同1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外力+1Fe流<bxq>同1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斥力-1Fr流<bxq>同1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和力±0Fn流)偶流,是现今唯一定性诠释宇宙自然现象的三变数(偏正同1隐3泰勒斯水本原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和力±0Fn流)偶体偶流范式组合本。特此公告。

宇宙能量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弹性拥挤,流进和流出,是能量偏压和能量三变数(偏正变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外力+1Fe流<bxq>偏负变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斥力-1Fr流<bxq>偏零和变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和力±0Fn流)偶射流形成的机理。能量以质量天体为对象,立体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形成同时性的立体交错对流正负零三变数(偏正变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外力+1Fe流<bxq>偏负变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斥力-1Fr流<bxq>偏零和变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和力±0Fn流)的能量偶流,这是万物动力机理和物质拆分<bxq>复合的源泉。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作用力,以质量天体为载体的力,只能是斥力(同1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斥力),记为:-1Fr,源自背景物质空间的力,只能是外力(同1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外力),记为:+1Fe,外力与斥力对称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对抗的焦点(转换/交换±0节点或天体中心=靶心)只能是零和力、中间力(同1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和力),记为:±0Fn。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对应的矛盾体,质量天体流出负能量流即为负能量同1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斥力流,宇宙背景(空间)物质正能量流进质量天体即为正能量同1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外力流,它们之间相互对称双向交错对流、摩擦中而配对。

科学观测ss433恒星,证实恒星具有同时性的三重性物质流,而正能变右旋同1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外力+1Fe)偶流(表现为流进恒星的偏正物质流)、负能变左旋同1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斥力-1Fr)偶流(表现为流出恒星的偏负物质流)、零能变中和旋同1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和力±0Fn)偶流(相对静止的偏零物质流)则是唯一符合这一宇宙观测实证的三变数偶体物质流。如把在现有学科实验、观测中得到的单一结论运用在宇宙中,则不能得出(单一结论只能证认了宇宙能量物质三变数正负零偏正同1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和力±0Fn)流偶流力的其中之一,却又忽略了宇宙能量物质另外三变数正负零同时性偏正同1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和力±0Fn)流偶流力的其中之二,“杨子见歧路而泣之”)宇宙偏正同1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中间力±0Fn)流偶体偶流梯度能级同时性的三变数。

自然同时性三变数能量,即同1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外力+1Fe)<bxq>同1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斥力-1Fr)<bxq>同1隐3,泰勒斯的“水本原”(中间力±0Fn)的新力学基础物理理论,更有助于诠释应用物理中存在的程序歧路。

406、泰勒斯的“水本原”显3物质:宇宙右旋正质量+1Me同1显3,泰勒斯的“水本原”<bxq>左旋负质量-1Mr同1显3,泰勒斯的“水本原”<bxq>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泰勒斯的“水本原”正负零同时性三变数

该专题是宇宙新力学系统科学关于能量作用下(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泰勒斯的“水本原”<bxq>负质量-1Mr同1显3,泰勒斯的“水本原”偶体的专题:该专题主要是对宇宙能量贯穿作用下,对偏正质量+1Me同1显3,泰勒斯的“水本原”<bxq>偏负质量-1Mr同1显3,泰勒斯的“水本原”偶体流之间对称交错对流所形成的宇宙梯度能级立体的、左中右旋构体的、正负零状态的(正质量同1显3,泰勒斯的“水本原”<bxq>负质量同1显3,泰勒斯的“水本原”<bxq>零质量同1显3,泰勒斯的“水本原”)偶质偶体的诠释,是对正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正质量+1Me同1显3,泰勒斯的“水本原”(旋进质量)、负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负质量-1Mr同1显3,泰勒斯的“水本原”(旋出质量)、零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零质量±0Mn同1显3,泰勒斯的“水本原”(摩擦±0节点)立体交错对流三变数宇宙正负零(正质量同1显3,泰勒斯的“水本原”<bxq>负质量同1显3,泰勒斯的“水本原”<bxq>零质量同1显3,泰勒斯的“水本原”)偶质偶体的专题解读显3:泰勒斯的“水本原”-1Mr、泰勒斯的“水本原”+1Me、泰勒斯的“水本原”±0Mn。

假设以引力、斥力的观点,在同体(同一载体中)中,既有右旋正能量+1Ee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右旋(“引力”所理解的偏正显3,泰勒斯的“水本原”)偶质偶体,又有左旋负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左旋(“斥力”所理解的偏负显3,泰勒斯的“水本原”)偶质偶体,其实质是不存在的,是假矛盾体;而单有右旋正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右旋(“引力”所理解的偏正显3,泰勒斯的“水本原”)偶质偶体,或单有左旋负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左旋(“斥力”所理解的偏负显3,泰勒斯的“水本原”)偶质偶体,也是不存在的。因此,以上所述引力、斥力的力学观不可以有作为,且也不会产生正、负、零三变数,即“引力偏正右旋+1偶质<bxq>斥力偏负左旋-1Fr偶质<bxq>中和力偏零和旋±0偶质”这三种力作用(贯穿)下的三种质量形态。(注:除此以外,即便是其他力的作用,如不说明力的载体和来源,以及此力是否双向大双向小正负顺逆的交错相互作用、摩擦±0节点、对流和对抗交换/转换,也是不可以有作为的)。

宇宙是同一能量因偏压交错对流分正负两能,正负能是统一的整体。宇宙自然现象之间是相互关联的。宇宙充满了拥挤的能量,拥挤的能量为一常量,常量的能量同±0能量,即±0偏压(常量的±0能量也同±0物质=不可视觉暗物质),宇宙常量能量(±0能量)的偏压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才能相互拥挤,将宇宙背景能量(偏正压+1偶流)立体聚射注入进质量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进而在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焦点对抗、转换/交换为天体辐射能量(偏负压-1偶流),这就是能量偏压的聚射(能转质)和辐射(质转能),即正能量(偏正能量+1Ee偶流)和负能量(偏负能量-1Er偶流)的形成过程。如用波的高低频率表述,即短波高频(正能量右旋+1Ee偶流)聚射流进天体转换/交换-长波低频(负能量左旋-1Er偶流)辐射流出质量天体。在以质量天体为中心形成的立体的、梯度能级的负能量(负能量-1Er流)偶流晕球中,同时又有正能量(宇宙背景正能量+1Ee流)对质量天体的聚射(贯穿)通过,使其晕球中立体的正、负变数能量流偏压对流起来,形成由强至弱的三维立体交错对流的正能量+1Ee流<bxq>负能量-1Er流偶流偶体范围场=局域区时空的立体正能量+1Ee<bxq>负能量-1Er流偶体偶流晕球,形成立体双向bxq交错对流的任意点摩擦和贯穿。偏正能量+1Ee流、偏负能量流-1Er、偏零能量±0En流以各自不同的波频率贯穿了各自不同的梯度能级偏正质量+1Me显3,泰勒斯的“水本原”偶体偶质(偏正压梯度能级右旋构体)、偏负质量-1Mr显3,泰勒斯的“水本原”偶体偶质(偏负压梯度能级左旋构体)、偏零质量显3,泰勒斯的“水本原”偶体偶质(零偏压梯度能级中和旋构体)是三变数同时性的宇宙正负零(正质量+1Me同1显3,泰勒斯的“水本原”<bxq>负质量-1Mr同1显3,泰勒斯的“水本原”<bxq>零质量±0Mn同1显3,泰勒斯的“水本原”)偶质偶体。

所谓“偶”是正确的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即源自不同载体对抗和相互作用形成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异构(偏正质量+1Me显3,泰勒斯的“水本原”<bxq>偏负质量-1Mr显3,泰勒斯的“水本原”)偶质偶体的配对。正负能量(偏正能量+1Ee流<bxq>偏负能量-1Er流)偶流对称交错对流而形成的能量流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泰勒斯的“水本原”<bxq>负质量-1Mr同1显3,泰勒斯的“水本原”)偶质偶体是一矛盾体。正负能量贯穿的偏正质量+1Me显3,泰勒斯的“水本原”<bxq>偏负质量-1Mr显3,泰勒斯的“水本原”的偶质偶体立体对称交错纠缠于一体,形成的进出质量天体的两组偏正负压的、立体双向梯度的、左右旋构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偏正质量+1Me显3,泰勒斯的“水本原”<bxq>偏负质量-1Mr显3,泰勒斯的“水本原”)偶质偶体,始终为不同载体的正负质量左右旋构体相互配对,而不是只有单一的正能量流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泰勒斯的“水本原”)独立的右旋构同1显3,泰勒斯的“水本原”正质量体,或单一负能量流贯穿的(负质量-1Mr同1显3,泰勒斯的“水本原”)独立的左旋构同1显3,泰勒斯的“水本原”负质量体,故称之为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

由宇宙偏右旋正能外力+1Fe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泰勒斯“水本原”)偶质体、偏左旋负能斥力-1Fr贯穿的(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泰勒斯的“水本原”)偶质体、偏中和旋零能中间力±0Fn贯穿的(偏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泰勒斯的“水本原”)偶质体立体交错对流形成的三变数(右旋正质量+1Me显3,泰勒斯的“水本原”<bxq>左旋负质量-1Mr显3,泰勒斯的“水本原”<bxq>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泰勒斯的“水本原”)偶质偶体,是现今唯一定性诠释宇宙自然现象的三变数(右旋偏正质量+1Me显3,泰勒斯的“水本原”<bxq>左旋偏负质量-1Mr显3,泰勒斯的“水本原”<bxq>中和旋偏零质量±0Mn显3,泰勒斯的“水本原”)偶质偶体范式组合本。特此公告。

宇宙能量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弹性拥挤,流进和流出,是能量偏压和能量三变数(偏正能外力+1Fe流<bxq>偏负能斥力-1Fr流<bxq>偏零能中间力±0Fn流)偶能偶流形成的机理。偶能偶流以质量天体为对象,立体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形成同时性的立体交错对流正负零三变数,因此,异结构能量惯性贯穿作用形成的异结构质量体是从属于异结构能量力形态(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泰勒斯的“水本原”<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泰勒斯的“水本原”<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泰勒斯的“水本原”)的偶体偶质,这是万物动力机理和物质拆分<bxq>复合的源泉。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对应矛盾体,受源自质量天体负能量(斥力-1Fr)的作用(贯穿)生成负质量-1Mr同1显3,泰勒斯的“水本原”,受宇宙背景(空间)正能量(外力+1Fe)的作用(贯穿)生成正质量+1Me同1显3,泰勒斯的“水本原”,它们之间相互对称双向bxq交错对流、摩擦而配对,任意摩擦点为焦点对抗转换/交换波频的±0节点,也即零质量点的特征交汇区点。

力的本质是能量。因此,以质量天体为载体的(负能量辐射)力,只能是斥力(负能量斥力),记为:-1Er=-1Fr,源自背景空间的(正能量聚射)力,只能是外力(正能量外力),记为:+1Ee=+1Fe,外力与斥力对称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对抗的焦点(转换/交换±0节点或天体中心=靶心)中和的(零能量)力,只能是零和力、中间力,记为:±0En=±0Fn;以正能外力+1Fe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正质量+1Me;以负能斥力-1Fr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负质量-1Mr;以零能和力±0Fn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零质量±0Mn。

科学观测ss433恒星,证实恒星具有同时性的三重性物质流,在三重性物质能量流(贯穿)的能转质过程中,因异构能量(力)流梯度能级的旋向作用(力),使其生成相同形态的偏正质量右旋+1Me同1显3,泰勒斯的“水本原”偶质(表现为流进恒星的偏正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偏负质量左旋-1Mr同1显3,泰勒斯的“水本原”偶质(表现为流出恒星的偏负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偏零质量中和旋±0Mn同1显3,泰勒斯的“水本原”偶质(相对静止的偏零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这是唯一符合这一宇宙观测实证的三变数偶流物质流及贯穿的偶质。如把在现有学科实验、观测中得到的单一结论运用在宇宙中,则不能得出(单一结论只能证认了宇宙能量物质三变数正负零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泰勒斯的“水本原”<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泰勒斯的“水本原”<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泰勒斯的“水本原”偶质偶体的其中之一,却又忽略了宇宙能量物质另外三变数正负零同时性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泰勒斯的“水本原”<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泰勒斯的“水本原”<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泰勒斯的“水本原”偶质的其中之二,“杨子见歧路而泣之”)宇宙三变数能量力作用(贯穿)自然生成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泰勒斯的“水本原”<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泰勒斯的“水本原”<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泰勒斯的“水本原”偶体偶质梯度能级同时性的三变数。

自然同时性三变数能量,即正能外力+1Fe<bxq>负能斥力-1Fr<bxq>零能和力±0Fn贯穿生成正质量+1Me<bxq>负质量-1Mr<bxq>零质量±0Mn的新力学基础物理理论,更有助于诠释应用物理中存在的程序歧路。

407、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隐3物质:宇宙能量同1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外力(外力+1Fe)<bxq>同1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斥力(斥力-1Fr)<bxq>同1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和力(中间力±0Fn)正负零同时性的三变数

该专题是宇宙新系统科学关于能量同1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外力+1Fe)<bxq>同1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斥力-1Fr)偶流的专题:该专题主要围绕宇宙能量偏正能同1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外力+1Fe)流<bxq>偏负能同1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斥力-1Fr)流偶流之间对称交错对流所形成的宇宙梯度能级立体的、左中右旋构体的、正负零状态的偏正变同1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外力+1Fe)偶流<bxq>偏负变同1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斥力-1Fr)偶流的讨论,是正能变(偏正变同1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流)偶流、负能变(偏负变同1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流)偶流、零能变(偏零变同1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流)偶流立体交错对流三变数宇宙正负零(偏正能变右旋+1<bxq>偏负能变左旋-1)偶流的专题解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流-1Fr、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流+1Fe、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流±0Fn。

假设以引力、斥力的观点,在同体(同一载体中)中,既有右旋正能量(“引力”所理解的偏正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流、偏正右旋+1流、偏正变力、偏正作用、偏正收缩、偏正核聚变、偏正向心、偏正以太、偏正阴阳、偏正太极、偏正惯性、偏正整体、偏正绝对、偏正强力、偏正+1、偏正暗物质=暗能量、……)偶流,又有左旋负能量(“斥力”所理解的偏负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流、偏负左旋-1流、偏负变力、偏负作用、偏负离心、偏负膨胀、偏负核裂变、偏负离心、偏负以太、偏负阴阳、偏负太极、偏负惯性、偏负个体、偏负相对、偏负弱力、偏负-1、偏负暗物质=暗能量、……)偶流,其实质是不存在,是假矛盾体;而单有右旋正能量(“引力”所理解的偏正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流、偏正右旋+1流、偏正变力、偏正作用、偏正收缩、偏正核聚变、偏正向心、偏正以太、偏正阴阳、偏正太极、偏正惯性、偏…整数、偏正绝对、偏强力、偏正+1、偏正暗物质=暗能量、……)偶流,或单有左旋负能量(“斥力”所理解的偏负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流、偏负左旋-1流、偏负变力、偏负作用、偏负离心、偏负膨胀、偏负以太、偏负阴阳、偏负太极、偏负惯性、偏负个体、偏负相对、偏负弱力、偏负-1、偏负暗物质=暗能量、……)偶流,也是不存在的。因此,以上所述引力、斥力的力学观不可以有作为,且也不会产生正、负、零三变数,即“引力偏正右旋+1流<->斥力偏负左旋-1流<->中和力偏零和旋±0流”这三种力学形态。(注:即便是其他力学观,如果不阐述力的载体和力的来源,以及力是否双大双小正负顺逆的交错相互作用、摩擦±0节点、对流和对抗交换/转换,也是不可以有作为的)。

宇宙是同一能量因偏压交错对流分正负两能,正负能是统一的整体。宇宙自然现象之间是相互关联的。宇宙充满了拥挤的能量,拥挤的能量为一常量,常量的能量同±0能量,即±0偏压(常量的±0能量也同±0物质=不可视觉暗物质),宇宙常量能量(±0En能量)的偏压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才能相互拥挤,将宇宙背景能量(偏正压+1Ee偶流)立体聚射注入进质量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进而在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焦点对抗、转换/交换为天体辐射能量(偏负压-1Er偶流),这就是能量偏压的聚射(能转质)和辐射(质转能),即正能量(偏正能量+1Ee偶流)和负能量(偏负能量-1Er偶流)的形成过程。如用波的高低频率表述,即短波高频(正能量右旋+1Ee偶流)聚射流进天体转换/交换-长波低频(负能量左旋-1Er偶流)辐射流出质量天体。在以质量天体为中心形成的立体的、梯度能级的负能量(负能量-1Er流)偶流晕球中,同时又有正能量(宇宙背景正能量+1Ee流)对质量天体的聚射(贯穿)通过,使其晕球中立体的正、负变数能量流偏压对流起来,形成由强至弱的三维立体交错对流的同1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外力+1Fe)流<bxq>同1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斥力-1Fr)流偶体偶流范围场=局域区时空的立体同1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外力+1Fe)流<bxq>同1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斥力-1Fr)流偶体偶流晕球,形成立体双向交错对流的任意点摩擦和相互作用。梯度能级偏正能变同1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外力+1Fe)偶流(偏正压梯度能级右旋构体)、偏负能变同1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斥力-1Fr)偶流(偏负压梯度能级左旋构体)、偏零能变同1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和力±0Fn)偶流(零偏压梯度能级中和旋构体)是三变数同时性的宇宙正负零——正能同1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外力+1Fe)流<bxq>负能同1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斥力-1Fr)流<bxq>零能同1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和力±0Fn)流)偶流。

所谓“偶”是正确的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即源自不同载体对抗形成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异构偏正同1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斥力-1Fr)流偶流的配对。正负能量(偏正同1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流<bxq>偏负同1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流)偶流对称交错对流而形成的能量流(同1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流<bxq>同1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流)偶流是一矛盾体。正负能量(偏正同1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bxq>偏负同1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偶流立体对称交错对流纠缠于一体,形成的进出质量天体的两组偏正负压的、立体双向梯度的、左右旋构的能量流(偏正同1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流<bxq>偏负同1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流)偶流,为不同载体的正负能量流相互配对,而不是只有单一的正能量流的独立的同1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外力流,或单一负能量流的独立的同1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斥力流,故称之为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

由宇宙正能变(偏正能同1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外力+1Fe流)偶流、负能变(偏负能同1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斥力-1Fr流)偶流、零能变(偏零能同1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中间力±0Fn流)偶流立体交错对流形成的三变数(同1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外力+1Fe流<bxq>同1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斥力-1Fr流<bxq>同1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和力±0Fn流)偶流,是现今唯一定性诠释宇宙自然现象的三变数(偏正同1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和力±0Fn流)偶体偶流范式组合本。特此公告。

宇宙能量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弹性拥挤,流进和流出,是能量偏压和能量三变数(偏正变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外力+1Fe流<bxq>偏负变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斥力-1Fr流<bxq>偏零和变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和力±0Fn流)偶射流形成的机理。能量以质量天体为对象,立体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形成同时性的立体交错对流正负零三变数(偏正变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外力+1Fe流<bxq>偏负变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斥力-1Fr流<bxq>偏零和变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和力±0Fn流)的能量偶流,这是万物动力机理和物质拆分<bxq>复合的源泉。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作用力,以质量天体为载体的力,只能是斥力(同1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斥力),记为:-1Fr,源自背景物质空间的力,只能是外力(同1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外力),记为:+1Fe,外力与斥力对称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对抗的焦点(转换/交换±0节点或天体中心=靶心)只能是零和力、中间力(同1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和力),记为:±0Fn。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对应的矛盾体,质量天体流出负能量流即为负能量同1隐3阿那克西曼德混沌物斥力流,宇宙背景(空间)物质正能量流进质量天体即为正能量同1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外力流,它们之间相互对称双向交错对流、摩擦中而配对。

科学观测ss433恒星,证实恒星具有同时性的三重性物质流,而正能变右旋同1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外力+1Fe)偶流(表现为流进恒星的偏正物质流)、负能变左旋同1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斥力-1Fr)偶流(表现为流出恒星的偏负物质流)、零能变中和旋同1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和力±0Fn)偶流(相对静止的偏零物质流)则是唯一符合这一宇宙观测实证的三变数偶体物质流。如把在现有学科实验、观测中得到的单一结论运用在宇宙中,则不能得出(单一结论只能证认了宇宙能量物质三变数正负零偏正同1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和力±0Fn)流偶流力的其中之一,却又忽略了宇宙能量物质另外三变数正负零同时性偏正同1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和力±0Fn)流偶流力的其中之二,“杨子见歧路而泣之”)宇宙偏正同1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中间力±0Fn)流偶体偶流梯度能级同时性的三变数。

自然同时性三变数能量,即同1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外力+1Fe)<bxq>同1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斥力-1Fr)<bxq>同1隐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中间力±0Fn)的新力学基础物理理论,更有助于诠释应用物理中存在的程序歧路。

408、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显3物质:宇宙右旋正质量+1Me同1显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bxq>左旋负质量-1Mr同1显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bxq>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正负零同时性三变数

该专题是宇宙新力学系统科学关于能量作用下(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bxq>负质量-1Mr同1显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偶体的专题:该专题主要是对宇宙能量贯穿作用下,对偏正质量+1Me同1显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bxq>偏负质量-1Mr同1显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偶体流之间对称交错对流所形成的宇宙梯度能级立体的、左中右旋构体的、正负零状态的(正质量同1显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bxq>负质量同1显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bxq>零质量同1显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偶质偶体的诠释,是对正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正质量+1Me同1显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旋进质量)、负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负质量-1Mr同1显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旋出质量)、零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零质量±0Mn同1显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摩擦±0节点)立体交错对流三变数宇宙正负零(正质量同1显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bxq>负质量同1显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bxq>零质量同1显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偶质偶体的专题解读显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1Mr、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1Me、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0Mn。

假设以引力、斥力的观点,在同体(同一载体中)中,既有右旋正能量+1Ee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右旋(“引力”所理解的偏正显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偶质偶体,又有左旋负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左旋(“斥力”所理解的偏负显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偶质偶体,其实质是不存在的,是假矛盾体;而单有右旋正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右旋(“引力”所理解的偏正显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偶质偶体,或单有左旋负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左旋(“斥力”所理解的偏负显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偶质偶体,也是不存在的。因此,以上所述引力、斥力的力学观不可以有作为,且也不会产生正、负、零三变数,即“引力偏正右旋+1偶质<bxq>斥力偏负左旋-1Fr偶质<bxq>中和力偏零和旋±0偶质”这三种力作用(贯穿)下的三种质量形态。(注:除此以外,即便是其他力的作用,如不说明力的载体和来源,以及此力是否双向大双向小正负顺逆的交错相互作用、摩擦±0节点、对流和对抗交换/转换,也是不可以有作为的)。

宇宙是同一能量因偏压交错对流分正负两能,正负能是统一的整体。宇宙自然现象之间是相互关联的。宇宙充满了拥挤的能量,拥挤的能量为一常量,常量的能量同±0能量,即±0偏压(常量的±0能量也同±0物质=不可视觉暗物质),宇宙常量能量(±0能量)的偏压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才能相互拥挤,将宇宙背景能量(偏正压+1偶流)立体聚射注入进质量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进而在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焦点对抗、转换/交换为天体辐射能量(偏负压-1偶流),这就是能量偏压的聚射(能转质)和辐射(质转能),即正能量(偏正能量+1Ee偶流)和负能量(偏负能量-1Er偶流)的形成过程。如用波的高低频率表述,即短波高频(正能量右旋+1Ee偶流)聚射流进天体转换/交换-长波低频(负能量左旋-1Er偶流)辐射流出质量天体。在以质量天体为中心形成的立体的、梯度能级的负能量(负能量-1Er流)偶流晕球中,同时又有正能量(宇宙背景正能量+1Ee流)对质量天体的聚射(贯穿)通过,使其晕球中立体的正、负变数能量流偏压对流起来,形成由强至弱的三维立体交错对流的正能量+1Ee流<bxq>负能量-1Er流偶流偶体范围场=局域区时空的立体正能量+1Ee<bxq>负能量-1Er流偶体偶流晕球,形成立体双向bxq交错对流的任意点摩擦和贯穿。偏正能量+1Ee流、偏负能量流-1Er、偏零能量±0En流以各自不同的波频率贯穿了各自不同的梯度能级偏正质量+1Me显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偶体偶质(偏正压梯度能级右旋构体)、偏负质量-1Mr显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偶体偶质(偏负压梯度能级左旋构体)、偏零质量显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偶体偶质(零偏压梯度能级中和旋构体)是三变数同时性的宇宙正负零(正质量+1Me同1显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bxq>负质量-1Mr同1显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bxq>零质量±0Mn同1显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偶质偶体。

所谓“偶”是正确的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即源自不同载体对抗和相互作用形成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异构(偏正质量+1Me显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bxq>偏负质量-1Mr显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偶质偶体的配对。正负能量(偏正能量+1Ee流<bxq>偏负能量-1Er流)偶流对称交错对流而形成的能量流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bxq>负质量-1Mr同1显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偶质偶体是一矛盾体。正负能量贯穿的偏正质量+1Me显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bxq>偏负质量-1Mr显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的偶质偶体立体对称交错纠缠于一体,形成的进出质量天体的两组偏正负压的、立体双向梯度的、左右旋构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偏正质量+1Me显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bxq>偏负质量-1Mr显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偶质偶体,始终为不同载体的正负质量左右旋构体相互配对,而不是只有单一的正能量流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独立的右旋构同1显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正质量体,或单一负能量流贯穿的(负质量-1Mr同1显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独立的左旋构同1显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负质量体,故称之为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

由宇宙偏右旋正能外力+1Fe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阿那克可西曼德的“混沌物”)偶质体、偏左旋负能斥力-1Fr贯穿的(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偶质体、偏中和旋零能中间力±0Fn贯穿的(偏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偶质体立体交错对流形成的三变数(右旋正质量+1Me显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bxq>左旋负质量-1Mr显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bxq>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偶质偶体,是现今唯一定性诠释宇宙自然现象的三变数(右旋偏正质量+1Me显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bxq>左旋偏负质量-1Mr显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bxq>中和旋偏零质量±0Mn显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偶质偶体范式组合本。特此公告。

宇宙能量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弹性拥挤,流进和流出,是能量偏压和能量三变数(偏正能外力+1Fe流<bxq>偏负能斥力-1Fr流<bxq>偏零能中间力±0Fn流)偶能偶流形成的机理。偶能偶流以质量天体为对象,立体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形成同时性的立体交错对流正负零三变数,因此,异结构能量惯性贯穿作用形成的异结构质量体是从属于异结构能量力形态(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的偶体偶质,这是万物动力机理和物质拆分<bxq>复合的源泉。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对应矛盾体,受源自质量天体负能量(斥力-1Fr)的作用(贯穿)生成负质量-1Mr同1显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受宇宙背景(空间)正能量(外力+1Fe)的作用(贯穿)生成正质量+1Me同1显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它们之间相互对称双向bxq交错对流、摩擦而配对,任意摩擦点为焦点对抗转换/交换波频的±0节点,也即零质量点的特征交汇区点。

力的本质是能量。因此,以质量天体为载体的(负能量辐射)力,只能是斥力(负能量斥力),记为:-1Er=-1Fr,源自背景空间的(正能量聚射)力,只能是外力(正能量外力),记为:+1Ee=+1Fe,外力与斥力对称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对抗的焦点(转换/交换±0节点或天体中心=靶心)中和的(零能量)力,只能是零和力、中间力,记为:±0En=±0Fn;以正能外力+1Fe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正质量+1Me;以负能斥力-1Fr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负质量-1Mr;以零能和力±0Fn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零质量±0Mn。

科学观测ss433恒星,证实恒星具有同时性的三重性物质流,在三重性物质能量流(贯穿)的能转质过程中,因异构能量(力)流梯度能级的旋向作用(力),使其生成相同形态的偏正质量右旋+1Me同1显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偶质(表现为流进恒星的偏正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偏负质量左旋-1Mr同1显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偶质(表现为流出恒星的偏负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偏零质量中和旋±0Mn同1显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偶质(相对静止的偏零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这是唯一符合这一宇宙观测实证的三变数偶流物质流及贯穿的偶质。如把在现有学科实验、观测中得到的单一结论运用在宇宙中,则不能得出(单一结论只能证认了宇宙能量物质三变数正负零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阿那克西曼德“混沌物”<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偶质偶体的其中之一,却又忽略了宇宙能量物质另外三变数正负零同时性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偶质的其中之二,“杨子见歧路而泣之”)宇宙三变数能量力作用(贯穿)自然生成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阿那克西曼德的“混沌物”偶体偶质梯度能级同时性的三变数。

自然同时性三变数能量,即正能外力+1Fe<bxq>负能斥力-1Fr<bxq>零能和力±0Fn贯穿生成正质量+1Me<bxq>负质量-1Mr<bxq>零质量±0Mn的新力学基础物理理论,更有助于诠释应用物理中存在的程序歧路。

409、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隐3物质:宇宙能量同1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外力(外力+1Fe)<bxq>同1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斥力(斥力-1Fr)<bxq>同1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和力(中间力±0Fn)正负零同时性的三变数

该专题是宇宙新系统科学关于能量同1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外力+1Fe)<bxq>同1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斥力-1Fr)偶流的专题:该专题主要围绕宇宙能量偏正能同1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外力+1Fe)流<bxq>偏负能同1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斥力-1Fr)流偶流之间对称交错对流所形成的宇宙梯度能级立体的、左中右旋构体的、正负零状态的偏正变同1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外力+1Fe)偶流<bxq>偏负变同1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斥力-1Fr)偶流的讨论,是正能变(偏正变同1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流)偶流、负能变(偏负变同1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流)偶流、零能变(偏零变同1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流)偶流立体交错对流三变数宇宙正负零(偏正能变右旋+1<bxq>偏负能变左旋-1)偶流的专题解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流-1Fr、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流+1Fe、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流±0Fn。

假设以引力、斥力的观点,在同体(同一载体中)中,既有右旋正能量(“引力”所理解的偏正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流、偏正右旋+1流、偏正变力、偏正作用、偏正收缩、偏正核聚变、偏正向心、偏正以太、偏正阴阳、偏正太极、偏正惯性、偏正整体、偏正绝对、偏正强力、偏正+1、偏正暗物质=暗能量、……)偶流,又有左旋负能量(“斥力”所理解的偏负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流、偏负左旋-1流、偏负变力、偏负作用、偏负离心、偏负膨胀、偏负核裂变、偏负离心、偏负以太、偏负阴阳、偏负太极、偏负惯性、偏负个体、偏负相对、偏负弱力、偏负-1、偏负暗物质=暗能量、……)偶流,其实质是不存在,是假矛盾体;而单有右旋正能量(“引力”所理解的偏正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流、偏正右旋+1流、偏正变力、偏正作用、偏正收缩、偏正核聚变、偏正向心、偏正以太、偏正阴阳、偏正太极、偏正惯性、偏…整数、偏正绝对、偏强力、偏正+1、偏正暗物质=暗能量、……)偶流,或单有左旋负能量(“斥力”所理解的偏负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流、偏负左旋-1流、偏负变力、偏负作用、偏负离心、偏负膨胀、偏负以太、偏负阴阳、偏负太极、偏负惯性、偏负个体、偏负相对、偏负弱力、偏负-1、偏负暗物质=暗能量、……)偶流,也是不存在的。因此,以上所述引力、斥力的力学观不可以有作为,且也不会产生正、负、零三变数,即“引力偏正右旋+1流<->斥力偏负左旋-1流<->中和力偏零和旋±0流”这三种力学形态。(注:即便是其他力学观,如果不阐述力的载体和力的来源,以及力是否双大双小正负顺逆的交错相互作用、摩擦±0节点、对流和对抗交换/转换,也是不可以有作为的)。

宇宙是同一能量因偏压交错对流分正负两能,正负能是统一的整体。宇宙自然现象之间是相互关联的。宇宙充满了拥挤的能量,拥挤的能量为一常量,常量的能量同±0能量,即±0偏压(常量的±0能量也同±0物质=不可视觉暗物质),宇宙常量能量(±0En能量)的偏压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才能相互拥挤,将宇宙背景能量(偏正压+1Ee偶流)立体聚射注入进质量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进而在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焦点对抗、转换/交换为天体辐射能量(偏负压-1Er偶流),这就是能量偏压的聚射(能转质)和辐射(质转能),即正能量(偏正能量+1Ee偶流)和负能量(偏负能量-1Er偶流)的形成过程。如用波的高低频率表述,即短波高频(正能量右旋+1Ee偶流)聚射流进天体转换/交换-长波低频(负能量左旋-1Er偶流)辐射流出质量天体。在以质量天体为中心形成的立体的、梯度能级的负能量(负能量-1Er流)偶流晕球中,同时又有正能量(宇宙背景正能量+1Ee流)对质量天体的聚射(贯穿)通过,使其晕球中立体的正、负变数能量流偏压对流起来,形成由强至弱的三维立体交错对流的同1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外力+1Fe)流<bxq>同1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斥力-1Fr)流偶体偶流范围场=局域区时空的立体同1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外力+1Fe)流<bxq>同1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斥力-1Fr)流偶体偶流晕球,形成立体双向交错对流的任意点摩擦和相互作用。梯度能级偏正能变同1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外力+1Fe)偶流(偏正压梯度能级右旋构体)、偏负能变同1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斥力-1Fr)偶流(偏负压梯度能级左旋构体)、偏零能变同1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和力±0Fn)偶流(零偏压梯度能级中和旋构体)是三变数同时性的宇宙正负零——正能同1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外力+1Fe)流<bxq>负能同1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斥力-1Fr)流<bxq>零能同1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和力±0Fn)流)偶流。

所谓“偶”是正确的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即源自不同载体对抗形成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异构偏正同1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斥力-1Fr)流偶流的配对。正负能量(偏正同1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流<bxq>偏负同1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流)偶流对称交错对流而形成的能量流(同1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流<bxq>同1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流)偶流是一矛盾体。正负能量(偏正同1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bxq>偏负同1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偶流立体对称交错对流纠缠于一体,形成的进出质量天体的两组偏正负压的、立体双向梯度的、左右旋构的能量流(偏正同1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流<bxq>偏负同1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流)偶流,为不同载体的正负能量流相互配对,而不是只有单一的正能量流的独立的同1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外力流,或单一负能量流的独立的同1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斥力流,故称之为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

由宇宙正能变(偏正能同1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外力+1Fe流)偶流、负能变(偏负能同1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斥力-1Fr流)偶流、零能变(偏零能同1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中间力±0Fn流)偶流立体交错对流形成的三变数(同1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外力+1Fe流<bxq>同1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斥力-1Fr流<bxq>同1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和力±0Fn流)偶流,是现今唯一定性诠释宇宙自然现象的三变数(偏正同1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和力±0Fn流)偶体偶流范式组合本。特此公告。

宇宙能量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弹性拥挤,流进和流出,是能量偏压和能量三变数(偏正变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外力+1Fe流<bxq>偏负变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斥力-1Fr流<bxq>偏零和变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和力±0Fn流)偶射流形成的机理。能量以质量天体为对象,立体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形成同时性的立体交错对流正负零三变数(偏正变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外力+1Fe流<bxq>偏负变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斥力-1Fr流<bxq>偏零和变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和力±0Fn流)的能量偶流,这是万物动力机理和物质拆分<bxq>复合的源泉。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作用力,以质量天体为载体的力,只能是斥力(同1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斥力),记为:-1Fr,源自背景物质空间的力,只能是外力(同1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外力),记为:+1Fe,外力与斥力对称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对抗的焦点(转换/交换±0节点或天体中心=靶心)只能是零和力、中间力(同1隐3,阿那克西米尼“气本原”和力),记为:±0Fn。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对应的矛盾体,质量天体流出负能量流即为负能量同1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斥力流,宇宙背景(空间)物质正能量流进质量天体即为正能量同1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外力流,它们之间相互对称双向交错对流、摩擦中而配对。

科学观测ss433恒星,证实恒星具有同时性的三重性物质流,而正能变右旋同1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外力+1Fe)偶流(表现为流进恒星的偏正物质流)、负能变左旋同1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斥力-1Fr)偶流(表现为流出恒星的偏负物质流)、零能变中和旋同1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和力±0Fn)偶流(相对静止的偏零物质流)则是唯一符合这一宇宙观测实证的三变数偶体物质流。如把在现有学科实验、观测中得到的单一结论运用在宇宙中,则不能得出(单一结论只能证认了宇宙能量物质三变数正负零偏正同1隐3,阿那克西米尼“气本原”(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和力±0Fn)流偶流力的其中之一,却又忽略了宇宙能量物质另外三变数正负零同时性偏正同1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和力±0Fn)流偶流力的其中之二,“杨子见歧路而泣之”)宇宙偏正同1隐3,阿那克西米尼“气本原”(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阿那克西米尼“气本原”(中间力±0Fn)流偶体偶流梯度能级同时性的三变数。

自然同时性三变数能量,即同1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外力+1Fe)<bxq>同1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斥力-1Fr)<bxq>同1隐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中间力±0Fn)的新力学基础物理理论,更有助于诠释应用物理中存在的程序歧路。

410、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显3物质:宇宙右旋正质量+1Me同1显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bxq>左旋负质量-1Mr同1显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bxq>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正负零同时性三变数

该专题是宇宙新力学系统科学关于能量作用下(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bxq>负质量-1Mr同1显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偶体的专题:该专题主要是对宇宙能量贯穿作用下,对偏正质量+1Me同1显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bxq>偏负质量-1Mr同1显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偶体流之间对称交错对流所形成的宇宙梯度能级立体的、左中右旋构体的、正负零状态的(正质量同1显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bxq>负质量同1显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bxq>零质量同1显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偶质偶体的诠释,是对正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正质量+1Me同1显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旋进质量)、负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负质量-1Mr同1显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旋出质量)、零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零质量±0Mn同1显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摩擦±0节点)立体交错对流三变数宇宙正负零(正质量同1显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bxq>负质量同1显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bxq>零质量同1显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偶质偶体的专题解读显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1Mr、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1Me、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0Mn。

假设以引力、斥力的观点,在同体(同一载体中)中,既有右旋正能量+1Ee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右旋(“引力”所理解的偏正显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偶质偶体,又有左旋负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左旋(“斥力”所理解的偏负显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偶质偶体,其实质是不存在的,是假矛盾体;而单有右旋正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右旋(“引力”所理解的偏正显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偶质偶体,或单有左旋负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左旋(“斥力”所理解的偏负显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偶质偶体,也是不存在的。因此,以上所述引力、斥力的力学观不可以有作为,且也不会产生正、负、零三变数,即“引力偏正右旋+1偶质<bxq>斥力偏负左旋-1Fr偶质<bxq>中和力偏零和旋±0偶质”这三种力作用(贯穿)下的三种质量形态。(注:除此以外,即便是其他力的作用,如不说明力的载体和来源,以及此力是否双向大双向小正负顺逆的交错相互作用、摩擦±0节点、对流和对抗交换/转换,也是不可以有作为的)。

宇宙是同一能量因偏压交错对流分正负两能,正负能是统一的整体。宇宙自然现象之间是相互关联的。宇宙充满了拥挤的能量,拥挤的能量为一常量,常量的能量同±0能量,即±0偏压(常量的±0能量也同±0物质=不可视觉暗物质),宇宙常量能量(±0能量)的偏压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才能相互拥挤,将宇宙背景能量(偏正压+1偶流)立体聚射注入进质量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进而在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焦点对抗、转换/交换为天体辐射能量(偏负压-1偶流),这就是能量偏压的聚射(能转质)和辐射(质转能),即正能量(偏正能量+1Ee偶流)和负能量(偏负能量-1Er偶流)的形成过程。如用波的高低频率表述,即短波高频(正能量右旋+1Ee偶流)聚射流进天体转换/交换-长波低频(负能量左旋-1Er偶流)辐射流出质量天体。在以质量天体为中心形成的立体的、梯度能级的负能量(负能量-1Er流)偶流晕球中,同时又有正能量(宇宙背景正能量+1Ee流)对质量天体的聚射(贯穿)通过,使其晕球中立体的正、负变数能量流偏压对流起来,形成由强至弱的三维立体交错对流的正能量+1Ee流<bxq>负能量-1Er流偶流偶体范围场=局域区时空的立体正能量+1Ee<bxq>负能量-1Er流偶体偶流晕球,形成立体双向bxq交错对流的任意点摩擦和贯穿。偏正能量+1Ee流、偏负能量流-1Er、偏零能量±0En流以各自不同的波频率贯穿了各自不同的梯度能级偏正质量+1Me显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偶体偶质(偏正压梯度能级右旋构体)、偏负质量-1Mr显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偶体偶质(偏负压梯度能级左旋构体)、偏零质量显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偶体偶质(零偏压梯度能级中和旋构体)是三变数同时性的宇宙正负零(正质量+1Me同1显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bxq>负质量-1Mr同1显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bxq>零质量±0Mn同1显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偶质偶体。

所谓“偶”是正确的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即源自不同载体对抗和相互作用形成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异构(偏正质量+1Me显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bxq>偏负质量-1Mr显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偶质偶体的配对。正负能量(偏正能量+1Ee流<bxq>偏负能量-1Er流)偶流对称交错对流而形成的能量流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bxq>负质量-1Mr同1显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偶质偶体是一矛盾体。正负能量贯穿的偏正质量+1Me显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bxq>偏负质量-1Mr显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的偶质偶体立体对称交错纠缠于一体,形成的进出质量天体的两组偏正负压的、立体双向梯度的、左右旋构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偏正质量+1Me显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bxq>偏负质量-1Mr显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偶质偶体,始终为不同载体的正负质量左右旋构体相互配对,而不是只有单一的正能量流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独立的右旋构同1显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正质量体,或单一负能量流贯穿的(负质量-1Mr同1显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独立的左旋构同1显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负质量体,故称之为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

由宇宙偏右旋正能外力+1Fe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阿那克可西米尼的“气本原”)偶质体、偏左旋负能斥力-1Fr贯穿的(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偶质体、偏中和旋零能中间力±0Fn贯穿的(偏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阿那克西米尼没“气本原”)偶质体立体交错对流形成的三变数(右旋正质量+1Me显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bxq>左旋负质量-1Mr显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bxq>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偶质偶体,是现今唯一定性诠释宇宙自然现象的三变数(右旋偏正质量+1Me显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bxq>左旋偏负质量-1Mr显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bxq>中和旋偏零质量±0Mn显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偶质偶体范式组合本。特此公告。

宇宙能量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弹性拥挤,流进和流出,是能量偏压和能量三变数(偏正能外力+1Fe流<bxq>偏负能斥力-1Fr流<bxq>偏零能中间力±0Fn流)偶能偶流形成的机理。偶能偶流以质量天体为对象,立体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形成同时性的立体交错对流正负零三变数,因此,异结构能量惯性贯穿作用形成的异结构质量体是从属于异结构能量力形态(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的偶体偶质,这是万物动力机理和物质拆分<bxq>复合的源泉。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对应矛盾体,受源自质量天体负能量(斥力-1Fr)的作用(贯穿)生成负质量-1Mr同1显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受宇宙背景(空间)正能量(外力+1Fe)的作用(贯穿)生成正质量+1Me同1显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它们之间相互对称双向bxq交错对流、摩擦而配对,任意摩擦点为焦点对抗转换/交换波频的±0节点,也即零质量点的特征交汇区点。

力的本质是能量。因此,以质量天体为载体的(负能量辐射)力,只能是斥力(负能量斥力),记为:-1Er=-1Fr,源自背景空间的(正能量聚射)力,只能是外力(正能量外力),记为:+1Ee=+1Fe,外力与斥力对称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对抗的焦点(转换/交换±0节点或天体中心=靶心)中和的(零能量)力,只能是零和力、中间力,记为:±0En=±0Fn;以正能外力+1Fe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正质量+1Me;以负能斥力-1Fr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负质量-1Mr;以零能和力±0Fn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零质量±0Mn。

科学观测ss433恒星,证实恒星具有同时性的三重性物质流,在三重性物质能量流(贯穿)的能转质过程中,因异构能量(力)流梯度能级的旋向作用(力),使其生成相同形态的偏正质量右旋+1Me同1显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偶质(表现为流进恒星的偏正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偏负质量左旋-1Mr同1显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偶质(表现为流出恒星的偏负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偏零质量中和旋±0Mn同1显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偶质(相对静止的偏零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这是唯一符合这一宇宙观测实证的三变数偶流物质流及贯穿的偶质。如把在现有学科实验、观测中得到的单一结论运用在宇宙中,则不能得出(单一结论只能证认了宇宙能量物质三变数正负零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偶质偶体的其中之一,却又忽略了宇宙能量物质另外三变数正负零同时性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偶质的其中之二,“杨子见歧路而泣之”)宇宙三变数能量力作用(贯穿)自然生成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阿那克西米尼的“气本原”偶体偶质梯度能级同时性的三变数。

自然同时性三变数能量,即正能外力+1Fe<bxq>负能斥力-1Fr<bxq>零能和力±0Fn贯穿生成正质量+1Me<bxq>负质量-1Mr<bxq>零质量±0Mn的新力学基础物理理论,更有助于诠释应用物理中存在的程序歧路。

411、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奴斯”同1隐3物质:宇宙能量同1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外力外力+1Fe)<bxq>同1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斥力(斥力-1Fr)<bxq>同1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和力(中间力±0Fn)正负零同时性的三变数

该专题是宇宙新系统科学关于能量同1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外力+1Fe)<bxq>同1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斥力-1Fr)偶流的专题:该专题主要围绕宇宙能量偏正能同1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外力+1Fe)流<bxq>偏负能同1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斥力-1Fr)流偶流之间对称交错对流所形成的宇宙梯度能级立体的、左中右旋构体的、正负零状态的偏正变同1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外力+1Fe)偶流<bxq>偏负变同1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斥力-1Fr)偶流的讨论,是正能变(偏正变同1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流)偶流、负能变(偏负变同1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流)偶流、零能变(偏零变同1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流)偶流立体交错对流三变数宇宙正负零(偏正能变右旋+1<bxq>偏负能变左旋-1)偶流的专题解读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流-1Fr、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流+1Fe、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流±0Fn。

假设以引力、斥力的观点,在同体(同一载体中)中,既有右旋正能量(“引力”所理解的偏正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流、偏正右旋+1流、偏正变力、偏正作用、偏正收缩、偏正核聚变、偏正向心、偏正以太、偏正阴阳、偏正太极、偏正惯性、偏正整体、偏正绝对、偏正强力、偏正+1、偏正暗物质=暗能量、……)偶流,又有左旋负能量(“斥力”所理解的偏负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流、偏负左旋-1流、偏负变力、偏负作用、偏负离心、偏负膨胀、偏负核裂变、偏负离心、偏负以太、偏负阴阳、偏负太极、偏负惯性、偏负个体、偏负相对、偏负弱力、偏负-1、偏负暗物质=暗能量、……)偶流,其实质是不存在,是假矛盾体;而单有右旋正能量(“引力”所理解的偏正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流、偏正右旋+1流、偏正变力、偏正作用、偏正收缩、偏正核聚变、偏正向心、偏正以太、偏正阴阳、偏正太极、偏正惯性、偏…整数、偏正绝对、偏强力、偏正+1、偏正暗物质=暗能量、……)偶流,或单有左旋负能量(“斥力”所理解的偏负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流、偏负左旋-1流、偏负变力、偏负作用、偏负离心、偏负膨胀、偏负以太、偏负阴阳、偏负太极、偏负惯性、偏负个体、偏负相对、偏负弱力、偏负-1、偏负暗物质=暗能量、……)偶流,也是不存在的。因此,以上所述引力、斥力的力学观不可以有作为,且也不会产生正、负、零三变数,即“引力偏正右旋+1流<->斥力偏负左旋-1流<->中和力偏零和旋±0流”这三种力学形态。(注:即便是其他力学观,如果不阐述力的载体和力的来源,以及力是否双大双小正负顺逆的交错相互作用、摩擦±0节点、对流和对抗交换/转换,也是不可以有作为的)。

宇宙是同一能量因偏压交错对流分正负两能,正负能是统一的整体。宇宙自然现象之间是相互关联的。宇宙充满了拥挤的能量,拥挤的能量为一常量,常量的能量同±0能量,即±0偏压(常量的±0能量也同±0物质=不可视觉暗物质),宇宙常量能量(±0En能量)的偏压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才能相互拥挤,将宇宙背景能量(偏正压+1Ee偶流)立体聚射注入进质量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进而在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焦点对抗、转换/交换为天体辐射能量(偏负压-1Er偶流),这就是能量偏压的聚射(能转质)和辐射(质转能),即正能量(偏正能量+1Ee偶流)和负能量(偏负能量-1Er偶流)的形成过程。如用波的高低频率表述,即短波高频(正能量右旋+1Ee偶流)聚射流进天体转换/交换-长波低频(负能量左旋-1Er偶流)辐射流出质量天体。在以质量天体为中心形成的立体的、梯度能级的负能量(负能量-1Er流)偶流晕球中,同时又有正能量(宇宙背景正能量+1Ee流)对质量天体的聚射(贯穿)通过,使其晕球中立体的正、负变数能量流偏压对流起来,形成由强至弱的三维立体交错对流的同1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外力+1Fe)流<bxq>同1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斥力-1Fr)流偶体偶流范围场=局域区时空的立体同1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外力+1Fe)流<bxq>同1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斥力-1Fr)流偶体偶流晕球,形成立体双向交错对流的任意点摩擦和相互作用。梯度能级偏正能变同1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外力+1Fe)偶流(偏正压梯度能级右旋构体)、偏负能变同1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斥力-1Fr)偶流(偏负压梯度能级左旋构体)、偏零能变同1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和力±0Fn)偶流(零偏压梯度能级中和旋构体)是三变数同时性的宇宙正负零——正能同1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外力+1Fe)流<bxq>负能同1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斥力-1Fr)流<bxq>零能同1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和力±0Fn)流)偶流。

所谓“偶”是正确的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即源自不同载体对抗形成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异构偏正同1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斥力-1Fr)流偶流的配对。正负能量(偏正同1隐3,阿那克萨哥拉“种子”流<bxq>偏负同1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流)偶流对称交错对流而形成的能量流(同1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流<bxq>同1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流)偶流是一矛盾体。正负能量(偏正同1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bxq>偏负同1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偶流立体对称交错对流纠缠于一体,形成的进出质量天体的两组偏正负压的、立体双向梯度的、左右旋构的能量流(偏正同1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流<bxq>偏负同1隐3,阿那克萨哥拉“种子”流)偶流,为不同载体的正负能量流相互配对,而不是只有单一的正能量流的独立的同1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外力流,或单一负能量流的独立的同1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斥力流,故称之为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

由宇宙正能变(偏正能同1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外力+1Fe流)偶流、负能变(偏负能同1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斥力-1Fr流)偶流、零能变(偏零能同1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中间力±0Fn流)偶流立体交错对流形成的三变数(同1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外力+1Fe流<bxq>同1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斥力-1Fr流<bxq>同1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和力±0Fn流)偶流,是现今唯一定性诠释宇宙自然现象的三变数(偏正同1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和力±0Fn流)偶体偶流范式组合本。特此公告。

宇宙能量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弹性拥挤,流进和流出,是能量偏压和能量三变数(偏正变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外力+1Fe流<bxq>偏负变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斥力-1Fr流<bxq>偏零和变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和力±0Fn流)偶射流形成的机理。能量以质量天体为对象,立体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形成同时性的立体交错对流正负零三变数(偏正变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外力+1Fe流<bxq>偏负变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斥力-1Fr流<bxq>偏零和变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和力±0Fn流)的能量偶流,这是万物动力机理和物质拆分<bxq>复合的源泉。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作用力,以质量天体为载体的力,只能是斥力(同1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斥力),记为:-1Fr,源自背景物质空间的力,只能是外力(同1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外力),记为:+1Fe,外力与斥力对称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对抗的焦点(转换/交换±0节点或天体中心=靶心)只能是零和力、中间力(同1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和力),记为:±0Fn。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对应的矛盾体,质量天体流出负能量流即为负能量同1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斥力流,宇宙背景(空间)物质正能量流进质量天体即为正能量同1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外力流,它们之间相互对称双向交错对流、摩擦中而配对。

科学观测ss433恒星,证实恒星具有同时性的三重性物质流,而正能变右旋同1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外力+1Fe)偶流(表现为流进恒星的偏正物质流)、负能变左旋同1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斥力-1Fr)偶流(表现为流出恒星的偏负物质流)、零能变中和旋同1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和力±0Fn)偶流(相对静止的偏零物质流)则是唯一符合这一宇宙观测实证的三变数偶体物质流。如把在现有学科实验、观测中得到的单一结论运用在宇宙中,则不能得出(单一结论只能证认了宇宙能量物质三变数正负零偏正同1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和力±0Fn)流偶流力的其中之一,却又忽略了宇宙能量物质另外三变数正负零同时性偏正同1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和力±0Fn)流偶流力的其中之二,“杨子见歧路而泣之”)宇宙偏正同1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中间力±0Fn)流偶体偶流梯度能级同时性的三变数。

自然同时性三变数能量,即同1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外力+1Fe)<bxq>同1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斥力-1Fr)<bxq>同1隐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中间力±0Fn)的新力学基础物理理论,更有助于诠释应用物理中存在的程序歧路。

412、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奴斯”显3物质:宇宙右旋正质量+1Me同1显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bxq>左旋负质量-1Mr同1显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bxq>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正负零同时性三变数

该专题是宇宙新力学系统科学关于能量作用下(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bxq>负质量-1Mr同1显3,阿那克萨哥拉种子偶体的专题:该专题主要是对宇宙能量贯穿作用下,对偏正质量+1Me同1显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bxq>偏负质量-1Mr同1显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偶体流之间对称交错对流所形成的宇宙梯度能级立体的、左中右旋构体的、正负零状态的(正质量同1显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bxq>负质量同1显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bxq>零质量同1显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偶质偶体的诠释,是对正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正质量+1Me同1显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旋进质量)、负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负质量-1Mr同1显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旋出质量)、零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零质量±0Mn同1显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摩擦±0节点)立体交错对流三变数宇宙正负零(正质量同1显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bxq>负质量同1显3,阿那克萨哥拉“种子“<bxq>零质量同1显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偶质偶体的专题解读显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1Mr、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1Me、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0Mn。

假设以引力、斥力的观点,在同体(同一载体中)中,既有右旋正能量+1Ee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右旋(“引力”所理解的偏正显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偶质偶体,又有左旋负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左旋(“斥力”所理解的偏负显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偶质偶体,其实质是不存在的,是假矛盾体;而单有右旋正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右旋(“引力”所理解的偏正显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偶质偶体,或单有左旋负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左旋(“斥力”所理解的偏负显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偶质偶体,也是不存在的。因此,以上所述引力、斥力的力学观不可以有作为,且也不会产生正、负、零三变数,即“引力偏正右旋+1偶质<bxq>斥力偏负左旋-1Fr偶质<bxq>中和力偏零和旋±0偶质”这三种力作用(贯穿)下的三种质量形态。(注:除此以外,即便是其他力的作用,如不说明力的载体和来源,以及此力是否双向大双向小正负顺逆的交错相互作用、摩擦±0节点、对流和对抗交换/转换,也是不可以有作为的)

宇宙是同一能量因偏压交错对流分正负两能,正负能是统一的整体。宇宙自然现象之间是相互关联的。宇宙充满了拥挤的能量,拥挤的能量为一常量,常量的能量同±0能量,即±0偏压(常量的±0能量也同±0物质=不可视觉暗物质),宇宙常量能量(±0能量)的偏压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才能相互拥挤,将宇宙背景能量(偏正压+1偶流)立体聚射注入进质量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进而在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焦点对抗、转换/交换为天体辐射能量(偏负压-1偶流),这就是能量偏压的聚射(能转质)和辐射(质转能),即正能量(偏正能量+1Ee偶流)和负能量(偏负能量-1Er偶流)的形成过程。如用波的高低频率表述,即短波高频(正能量右旋+1Ee偶流)聚射流进天体转换/交换-长波低频(负能量左旋-1Er偶流)辐射流出质量天体。在以质量天体为中心形成的立体的、梯度能级的负能量(负能量-1Er流)偶流晕球中,同时又有正能量(宇宙背景正能量+1Ee流)对质量天体的聚射(贯穿)通过,使其晕球中立体的正、负变数能量流偏压对流起来,形成由强至弱的三维立体交错对流的正能量+1Ee流<bxq>负能量-1Er流偶流偶体范围场=局域区时空的立体正能量+1Ee<bxq>负能量-1Er流偶体偶流晕球,形成立体双向bxq交错对流的任意点摩擦和贯穿。偏正能量+1Ee流、偏负能量流-1Er、偏零能量±0En流以各自不同的波频率贯穿了各自不同的梯度能级偏正质量+1Me显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偶体偶质(偏正压梯度能级右旋构体)、偏负质量-1Mr显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偶体偶质(偏负压梯度能级左旋构体)、偏零质量显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偶体偶质(零偏压梯度能级中和旋构体)是三变数同时性的宇宙正负零(正质量+1Me同1显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bxq>负质量-1Mr同1显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bxq>零质量±0Mn同1显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偶质偶体。

所谓“偶”是正确的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即源自不同载体对抗和相互作用形成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异构(偏正质量+1Me显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bxq>偏负质量-1Mr显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偶质偶体的配对。正负能量(偏正能量+1Ee流<bxq>偏负能量-1Er流)偶流对称交错对流而形成的能量流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bxq>负质量-1Mr同1显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偶质偶体是一矛盾体。正负能量贯穿的偏正质量+1Me显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bxq>偏负质量-1Mr显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的偶质偶体立体对称交错纠缠于一体,形成的进出质量天体的两组偏正负压的、立体双向梯度的、左右旋构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偏正质量+1Me显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bxq>偏负质量-1Mr显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偶质偶体,始终为不同载体的正负质量左右旋构体相互配对,而不是只有单一的正能量流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独立的右旋构同1显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正质量体,或单一负能量流贯穿的(负质量-1Mr同1显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独立的左旋构同1显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负质量体,故称之为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

由宇宙偏右旋正能外力+1Fe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偶质体、偏左旋负能斥力-1Fr贯穿的(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偶质体、偏中和旋零能中间力±0Fn贯穿的(偏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偶质体立体交错对流形成的三变数(右旋正质量+1Me显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bxq>左旋负质量-1Mr显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bxq>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偶质偶体,是现今唯一定性诠释宇宙自然现象的三变数(右旋偏正质量+1Me显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bxq>左旋偏负质量-1Mr显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bxq>中和旋偏零质量±0Mn显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偶质偶体范式组合本。特此公告。

宇宙能量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弹性拥挤,流进和流出,是能量偏压和能量三变数(偏正能外力+1Fe流<bxq>偏负能斥力-1Fr流<bxq>偏零能中间力±0Fn流)偶能偶流形成的机理。偶能偶流以质量天体为对象,立体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形成同时性的立体交错对流正负零三变数,因此,异结构能量惯性贯穿作用形成的异结构质量体是从属于异结构能量力形态(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的偶体偶质,这是万物动力机理和物质拆分<bxq>复合的源泉。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对应矛盾体,受源自质量天体负能量(斥力-1Fr)的作用(贯穿)生成负质量-1Mr同1显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受宇宙背景(空间)正能量(外力+1Fe)的作用(贯穿)生成正质量+1Me同1显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它们之间相互对称双向bxq交错对流、摩擦而配对,任意摩擦点为焦点对抗转换/交换波频的±0节点,也即零质量点的特征交汇区点。

力的本质是能量。因此,以质量天体为载体的(负能量辐射)力,只能是斥力(负能量斥力),记为:-1Er=-1Fr,源自背景空间的(正能量聚射)力,只能是外力(正能量外力),记为:+1Ee=+1Fe,外力与斥力对称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对抗的焦点(转换/交换±0节点或天体中心=靶心)中和的(零能量)力,只能是零和力、中间力,记为:±0En=±0Fn;以正能外力+1Fe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正质量+1Me;以负能斥力-1Fr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负质量-1Mr;以零能和力±0Fn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零质量±0Mn。

科学观测ss433恒星,证实恒星具有同时性的三重性物质流,在三重性物质能量流(贯穿)的能转质过程中,因异构能量(力)流梯度能级的旋向作用(力),使其生成相同形态的偏正质量右旋+1Me同1显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偶质(表现为流进恒星的偏正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偏负质量左旋-1Mr同1显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偶质(表现为流出恒星的偏负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偏零质量中和旋±0Mn同1显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偶质(相对静止的偏零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这是唯一符合这一宇宙观测实证的三变数偶流物质流及贯穿的偶质。如把在现有学科实验、观测中得到的单一结论运用在宇宙中,则不能得出(单一结论只能证认了宇宙能量物质三变数正负零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偶质偶体的其中之一,却又忽略了宇宙能量物质另外三变数正负零同时性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偶质的其中之二,“杨子见歧路而泣之”)宇宙三变数能量力作用(贯穿)自然生成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阿那克萨哥拉的“种子”偶体偶质梯度能级同时性的三变数。

自然同时性三变数能量,即正能外力+1Fe<bxq>负能斥力-1Fr<bxq>零能和力±0Fn贯穿生成正质量+1Me<bxq>负质量-1Mr<bxq>零质量±0Mn的新力学基础物理理论,更有助于诠释应用物理中存在的程序歧路。

41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隐3物质:宇宙能量同1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外力(外力+1Fe)<bxq>同1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斥力(斥力-1Fr)<bxq>同1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和力(中间力±0Fn)正负零同时性的三变数

该专题是宇宙新系统科学关于能量同1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外力+1Fe)<bxq>同1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斥力-1Fr)偶流的专题:该专题主要围绕宇宙能量偏正能同1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外力+1Fe)流<bxq>偏负能同1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斥力-1Fr)流偶流之间对称交错对流所形成的宇宙梯度能级立体的、左中右旋构体的、正负零状态的偏正变同1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外力+1Fe)偶流<bxq>偏负变同1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斥力-1Fr)偶流的讨论,是正能变(偏正变同1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流)偶流、负能变(偏负变同1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流)偶流、零能变(偏零变同1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流)偶流立体交错对流三变数宇宙正负零(偏正能变右旋+1<bxq>偏负能变左旋-1)偶流的专题解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流-1Fr、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流+1Fe、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流±0Fn。

假设以引力、斥力的观点,在同体(同一载体中)中,既有右旋正能量(“引力”所理解的偏正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流、偏正右旋+1流、偏正变力、偏正作用、偏正收缩、偏正核聚变、偏正向心、偏正以太、偏正阴阳、偏正太极、偏正惯性、偏正整体、偏正绝对、偏正强力、偏正+1、偏正暗物质=暗能量、……)偶流,又有左旋负能量(“斥力”所理解的偏负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流、偏负左旋-1流、偏负变力、偏负作用、偏负离心、偏负膨胀、偏负核裂变、偏负离心、偏负以太、偏负阴阳、偏负太极、偏负惯性、偏负个体、偏负相对、偏负弱力、偏负-1、偏负暗物质=暗能量、……)偶流,其实质是不存在,是假矛盾体;而单有右旋正能量(“引力”所理解的偏正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流、偏正右旋+1流、偏正变力、偏正作用、偏正收缩、偏正核聚变、偏正向心、偏正以太、偏正阴阳、偏正太极、偏正惯性、偏…整数、偏正绝对、偏强力、偏正+1、偏正暗物质=暗能量、……)偶流,或单有左旋负能量(“斥力”所理解的偏负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流、偏负左旋-1流、偏负变力、偏负作用、偏负离心、偏负膨胀、偏负以太、偏负阴阳、偏负太极、偏负惯性、偏负个体、偏负相对、偏负弱力、偏负-1、偏负暗物质=暗能量、……)偶流,也是不存在的。因此,以上所述引力、斥力的力学观不可以有作为,且也不会产生正、负、零三变数,即“引力偏正右旋+1流<->斥力偏负左旋-1流<->中和力偏零和旋±0流”这三种力学形态。(注:即便是其他力学观,如果不阐述力的载体和力的来源,以及力是否双大双小正负顺逆的交错相互作用、摩擦±0节点、对流和对抗交换/转换,也是不可以有作为的)。

宇宙是同一能量因偏压交错对流分正负两能,正负能是统一的整体。宇宙自然现象之间是相互关联的。宇宙充满了拥挤的能量,拥挤的能量为一常量,常量的能量同±0能量,即±0偏压(常量的±0能量也同±0物质=不可视觉暗物质),宇宙常量能量(±0En能量)的偏压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才能相互拥挤,将宇宙背景能量(偏正压+1Ee偶流)立体聚射注入进质量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进而在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焦点对抗、转换/交换为天体辐射能量(偏负压-1Er偶流),这就是能量偏压的聚射(能转质)和辐射(质转能),即正能量(偏正能量+1Ee偶流)和负能量(偏负能量-1Er偶流)的形成过程。如用波的高低频率表述,即短波高频(正能量右旋+1Ee偶流)聚射流进天体转换/交换-长波低频(负能量左旋-1Er偶流)辐射流出质量天体。在以质量天体为中心形成的立体的、梯度能级的负能量(负能量-1Er流)偶流晕球中,同时又有正能量(宇宙背景正能量+1Ee流)对质量天体的聚射(贯穿)通过,使其晕球中立体的正、负变数能量流偏压对流起来,形成由强至弱的三维立体交错对流的同1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外力+1Fe)流<bxq>同1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斥力-1Fr)流偶体偶流范围场=局域区时空的立体同1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外力+1Fe)流<bxq>同1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斥力-1Fr)流偶体偶流晕球,形成立体双向交错对流的任意点摩擦和相互作用。梯度能级偏正能变同1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外力+1Fe)偶流(偏正压梯度能级右旋构体)、偏负能变同1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斥力-1Fr)偶流(偏负压梯度能级左旋构体)、偏零能变同1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和力±0Fn)偶流(零偏压梯度能级中和旋构体)是三变数同时性的宇宙正负零——正能同1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外力+1Fe)流<bxq>负能同1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斥力-1Fr)流<bxq>零能同1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和力±0Fn)流偶流。

所谓“偶”是正确的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即源自不同载体对抗形成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异构偏正同1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斥力-1Fr)流偶流的配对。正负能量(偏正同1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流<bxq>偏负同1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流)偶流对称交错对流而形成的能量流(同1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流<bxq>同1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流)偶流是一矛盾体。正负能量(偏正同1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bxq>偏负同1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偶流立体对称交错对流纠缠于一体,形成的进出质量天体的两组偏正负压的、立体双向梯度的、左右旋构的能量流(偏正同1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流<bxq>偏负同1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流)偶流,为不同载体的正负能量流相互配对,而不是只有单一的正能量流的独立的同1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外力流,或单一负能量流的独立的同1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斥力流,故称之为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

由宇宙正能变(偏正能同1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外力+1Fe流)偶流、负能变(偏负能同1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斥力-1Fr流)偶流、零能变(偏零能同1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中间力±0Fn流)偶流立体交错对流形成的三变数(同1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外力+1Fe流<bxq>同1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斥力-1Fr流<bxq>同1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和力±0Fn流)偶流,是现今唯一定性诠释宇宙自然现象的三变数(偏正同1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和力±0Fn流)偶体偶流范式组合本。特此公告。

宇宙能量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弹性拥挤,流进和流出,是能量偏压和能量三变数(偏正变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外力+1Fe流<bxq>偏负变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斥力-1Fr流<bxq>偏零和变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和力±0Fn流)偶射流形成的机理。能量以质量天体为对象,立体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形成同时性的立体交错对流正负零三变数(偏正变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外力+1Fe流<bxq>偏负变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斥力-1Fr流<bxq>偏零和变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和力±0Fn流)的能量偶流,这是万物动力机理和物质拆分<bxq>复合的源泉。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作用力,以质量天体为载体的力,只能是斥力(同1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斥力),记为:-1Fr,源自背景物质空间的力,只能是外力(同1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外力),记为:+1Fe,外力与斥力对称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对抗的焦点(转换/交换±0节点或天体中心=靶心)只能是零和力、中间力(同1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和力),记为:±0Fn。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对应的矛盾体,质量天体流出负能量流即为负能量同1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斥力流,宇宙背景(空间)物质正能量流进质量天体即为正能量同1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外力流,它们之间相互对称双向交错对流、摩擦中而配对。

科学观测ss433恒星,证实恒星具有同时性的三重性物质流,而正能变右旋同1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外力+1Fe)偶流(表现为流进恒星的偏正物质流)、负能变左旋同1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斥力-1Fr)偶流(表现为流出恒星的偏负物质流)、零能变中和旋同1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和力±0Fn)偶流(相对静止的偏零物质流)则是唯一符合这一宇宙观测实证的三变数偶体物质流。如把在现有学科实验、观测中得到的单一结论运用在宇宙中,则不能得出(单一结论只能证认了宇宙能量物质三变数正负零偏正同1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和力±0Fn)流偶流力的其中之一,却又忽略了宇宙能量物质另外三变数正负零同时性偏正同1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和力±0Fn)流偶流力的其中之二,“杨子见歧路而泣之”)宇宙偏正同1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中间力±0Fn)流偶体偶流梯度能级同时性的三变数。

自然同时性三变数能量,即同1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外力+1Fe)<bxq>同1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斥力-1Fr)<bxq>同1隐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中间力±0Fn)的新力学基础物理理论,更有助于诠释应用物理中存在的程序歧路。

414、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显3物质:宇宙右旋正质量+1Me同1显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bxq>左旋负质量-1Mr同1显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bxq>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正负零同时性三变数

该专题是宇宙新力学系统科学关于能量作用下(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bxq>负质量-1Mr同1显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偶体的专题:该专题主要是对宇宙能量贯穿作用下,对偏正质量+1Me同1显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bxq>偏负质量-1Mr同1显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偶体流之间对称交错对流所形成的宇宙梯度能级立体的、左中右旋构体的、正负零状态的(正质量同1显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bxq>负质量同1显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bxq>零质量同1显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偶质偶体的诠释,是对正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正质量+1Me同1显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旋进质量)、负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负质量-1Mr同1显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旋出质量)、零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零质量±0Mn同1显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摩擦±0节点)立体交错对流三变数宇宙正负零(正质量同1显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bxq>负质量同1显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bxq>零质量同1显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偶质偶体的专题解读显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1Mr、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1Me、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0Mn。

假设以引力、斥力的观点,在同体(同一载体中)中,既有右旋正能量+1Ee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右旋(“引力”所理解的偏正显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偶质偶体,又有左旋负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左旋(“斥力”所理解的偏负显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偶质偶体,其实质是不存在的,是假矛盾体;而单有右旋正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右旋(“引力”所理解的偏正显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偶质偶体,或单有左旋负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左旋(“斥力”所理解的偏负显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偶质偶体,也是不存在的。因此,以上所述引力、斥力的力学观不可以有作为,且也不会产生正、负、零三变数,即“引力偏正右旋+1偶质<bxq>斥力偏负左旋-1Fr偶质<bxq>中和力偏零和旋±0偶质”这三种力作用(贯穿)下的三种质量形态。(注:除此以外,即便是其他力的作用,如不说明力的载体和来源,以及此力是否双向大双向小正负顺逆的交错相互作用、摩擦±0节点、对流和对抗交换/转换,也是不可以有作为的)。

宇宙是同一能量因偏压交错对流分正负两能,正负能是统一的整体。宇宙自然现象之间是相互关联的。宇宙充满了拥挤的能量,拥挤的能量为一常量,常量的能量同±0能量,即±0偏压(常量的±0能量也同±0物质=不可视觉暗物质),宇宙常量能量(±0能量)的偏压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才能相互拥挤,将宇宙背景能量(偏正压+1偶流)立体聚射注入进质量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进而在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焦点对抗、转换/交换为天体辐射能量(偏负压-1偶流),这就是能量偏压的聚射(能转质)和辐射(质转能),即正能量(偏正能量+1Ee偶流)和负能量(偏负能量-1Er偶流)的形成过程。如用波的高低频率表述,即短波高频(正能量右旋+1Ee偶流)聚射流进天体转换/交换-长波低频(负能量左旋-1Er偶流)辐射流出质量天体。在以质量天体为中心形成的立体的、梯度能级的负能量(负能量-1Er流)偶流晕球中,同时又有正能量(宇宙背景正能量+1Ee流)对质量天体的聚射(贯穿)通过,使其晕球中立体的正、负变数能量流偏压对流起来,形成由强至弱的三维立体交错对流的正能量+1Ee流<bxq>负能量-1Er流偶流偶体范围场=局域区时空的立体正能量+1Ee<bxq>负能量-1Er流偶体偶流晕球,形成立体双向bxq交错对流的任意点摩擦和贯穿。偏正能量+1Ee流、偏负能量流-1Er、偏零能量±0En流以各自不同的波频率贯穿了各自不同的梯度能级偏正质量+1Me显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偶体偶质(偏正压梯度能级右旋构体)、偏负质量-1Mr显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偶体偶质(偏负压梯度能级左旋构体)、偏零质量显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偶体偶质(零偏压梯度能级中和旋构体)是三变数同时性的宇宙正负零(正质量+1Me同1显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bxq>负质量-1Mr同1显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bxq>零质量±0Mn同1显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偶质偶体。

所谓“偶”是正确的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即源自不同载体对抗和相互作用形成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异构(偏正质量+1Me显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bxq>偏负质量-1Mr显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偶质偶体的配对。正负能量(偏正能量+1Ee流<bxq>偏负能量-1Er流)偶流对称交错对流而形成的能量流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bxq>负质量-1Mr同1显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偶质偶体是一矛盾体。正负能量贯穿的偏正质量+1Me显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bxq>偏负质量-1Mr显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的偶质偶体立体对称交错纠缠于一体,形成的进出质量天体的两组偏正负压的、立体双向梯度的、左右旋构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偏正质量+1Me显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bxq>偏负质量-1Mr显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偶质偶体,始终为不同载体的正负质量左右旋构体相互配对,而不是只有单一的正能量流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独立的右旋构同1显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正质量体,或单一负能量流贯穿的(负质量-1Mr同1显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独立的左旋构同1显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负质量体,故称之为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

由宇宙偏右旋正能外力+1Fe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偶质体、偏左旋负能斥力-1Fr贯穿的(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偶质体、偏中和旋零能中间力±0Fn贯穿的(偏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偶质体立体交错对流形成的三变数(右旋正质量+1Me显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bxq>左旋负质量-1Mr显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bxq>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赫拉克利物的“火本原”)偶质偶体,是现今唯一定性诠释宇宙自然现象的三变数(右旋偏正质量+1Me显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bxq>左旋偏负质量-1Mr显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bxq>中和旋偏零质量±0Mn显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偶质偶体范式组合本。特此公告。

宇宙能量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弹性拥挤,流进和流出,是能量偏压和能量三变数(偏正能外力+1Fe流<bxq>偏负能斥力-1Fr流<bxq>偏零能中间力±0Fn流)偶能偶流形成的机理。偶能偶流以质量天体为对象,立体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形成同时性的立体交错对流正负零三变数,因此,异结构能量惯性贯穿作用形成的异结构质量体是从属于异结构能量力形态(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的偶体偶质,这是万物动力机理和物质拆分<bxq>复合的源泉。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对应矛盾体,受源自质量天体负能量(斥力-1Fr)的作用(贯穿)生成负质量-1Mr同1显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受宇宙背景(空间)正能量(外力+1Fe)的作用(贯穿)生成正质量+1Me同1显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它们之间相互对称双向bxq交错对流、摩擦而配对,任意摩擦点为焦点对抗转换/交换波频的±0节点,也即零质量点的特征交汇区点。

力的本质是能量。因此,以质量天体为载体的(负能量辐射)力,只能是斥力(负能量斥力),记为:-1Er=-1Fr,源自背景空间的(正能量聚射)力,只能是外力(正能量外力),记为:+1Ee=+1Fe,外力与斥力对称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对抗的焦点(转换/交换±0节点或天体中心=靶心)中和的(零能量)力,只能是零和力、中间力,记为:±0En=±0Fn;以正能外力+1Fe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正质量+1Me;以负能斥力-1Fr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负质量-1Mr;以零能和力±0Fn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零质量±0Mn。

科学观测ss433恒星,证实恒星具有同时性的三重性物质流,在三重性物质能量流(贯穿)的能转质过程中,因异构能量(力)流梯度能级的旋向作用(力),使其生成相同形态的偏正质量右旋+1Me同1显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偶质(表现为流进恒星的偏正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偏负质量左旋-1Mr同1显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偶质(表现为流出恒星的偏负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偏零质量中和旋±0Mn同1显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偶质(相对静止的偏零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这是唯一符合这一宇宙观测实证的三变数偶流物质流及贯穿的偶质。如把在现有学科实验、观测中得到的单一结论运用在宇宙中,则不能得出(单一结论只能证认了宇宙能量物质三变数正负零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偶质偶体的其中之一,却又忽略了宇宙能量物质另外三变数正负零同时性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偶质的其中之二,“杨子见歧路而泣之”)宇宙三变数能量力作用(贯穿)自然生成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偶体偶质梯度能级同时性的三变数。

自然同时性三变数能量,即正能外力+1Fe<bxq>负能斥力-1Fr<bxq>零能和力±0Fn贯穿生成正质量+1Me<bxq>负质量-1Mr<bxq>零质量±0Mn的新力学基础物理理论,更有助于诠释应用物理中存在的程序歧路。

415、恩培多克勒的“四根”隐3物质:宇宙能量同1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外力(外力+1Fe)<bxq>同1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斥力(斥力-1Fr)<bxq>同1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和力(中间力±0Fn)正负零同时性的三变数

该专题是宇宙新系统科学关于能量同1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外力+1Fe)<bxq>同1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斥力-1Fr)偶流的专题:该专题主要围绕宇宙能量偏正能同1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外力+1Fe)流<bxq>偏负能同1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斥力-1Fr)流偶流之间对称交错对流所形成的宇宙梯度能级立体的、左中右旋构体的、正负零状态的偏正变同1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外力+1Fe)偶流<bxq>偏负变同1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斥力-1Fr)偶流的讨论,是正能变(偏正变同1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流)偶流、负能变(偏负变同1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流)偶流、零能变(偏零变同1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流)偶流立体交错对流三变数宇宙正负零(偏正能变右旋+1<bxq>偏负能变左旋-1)偶流的专题解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流-1Fr、恩培多克勒的“四根”流+1Fe、恩培多克勒的“四根”流±0Fn。

假设以引力、斥力的观点,在同体(同一载体中)中,既有右旋正能量(“引力”所理解的偏正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流、偏正右旋+1流、偏正变力、偏正作用、偏正收缩、偏正核聚变、偏正向心、偏正以太、偏正阴阳、偏正太极、偏正惯性、偏正整体、偏正绝对、偏正强力、偏正+1、偏正暗物质=暗能量、……)偶流,又有左旋负能量(“斥力”所理解的偏负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流、偏负左旋-1流、偏负变力、偏负作用、偏负离心、偏负膨胀、偏负核裂变、偏负离心、偏负以太、偏负阴阳、偏负太极、偏负惯性、偏负个体、偏负相对、偏负弱力、偏负-1、偏负暗物质=暗能量、……)偶流,其实质是不存在,是假矛盾体;而单有右旋正能量(“引力”所理解的偏正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流、偏正右旋+1流、偏正变力、偏正作用、偏正收缩、偏正核聚变、偏正向心、偏正以太、偏正阴阳、偏正太极、偏正惯性、偏…整数、偏正绝对、偏强力、偏正+1、偏正暗物质=暗能量、……)偶流,或单有左旋负能量(“斥力”所理解的偏负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流、偏负左旋-1流、偏负变力、偏负作用、偏负离心、偏负膨胀、偏负以太、偏负阴阳、偏负太极、偏负惯性、偏负个体、偏负相对、偏负弱力、偏负-1、偏负暗物质=暗能量、……)偶流,也是不存在的。因此,以上所述引力、斥力的力学观不可以有作为,且也不会产生正、负、零三变数,即“引力偏正右旋+1流<->斥力偏负左旋-1流<->中和力偏零和旋±0流”这三种力学形态。(注:即便是其他力学观,如果不阐述力的载体和力的来源,以及力是否双大双小正负顺逆的交错相互作用、摩擦±0节点、对流和对抗交换/转换,也是不可以有作为的)。

宇宙是同一能量因偏压交错对流分正负两能,正负能是统一的整体。宇宙自然现象之间是相互关联的。宇宙充满了拥挤的能量,拥挤的能量为一常量,常量的能量同±0能量,即±0偏压(常量的±0能量也同±0物质=不可视觉暗物质),宇宙常量能量(±0En能量)的偏压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才能相互拥挤,将宇宙背景能量(偏正压+1Ee偶流)立体聚射注入进质量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进而在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焦点对抗、转换/交换为天体辐射能量(偏负压-1Er偶流),这就是能量偏压的聚射(能转质)和辐射(质转能),即正能量(偏正能量+1Ee偶流)和负能量(偏负能量-1Er偶流)的形成过程。如用波的高低频率表述,即短波高频(正能量右旋+1Ee偶流)聚射流进天体转换/交换-长波低频(负能量左旋-1Er偶流)辐射流出质量天体。在以质量天体为中心形成的立体的、梯度能级的负能量(负能量-1Er流)偶流晕球中,同时又有正能量(宇宙背景正能量+1Ee流)对质量天体的聚射(贯穿)通过,使其晕球中立体的正、负变数能量流偏压对流起来,形成由强至弱的三维立体交错对流的同1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外力+1Fe)流<bxq>同1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斥力-1Fr)流偶体偶流范围场=局域区时空的立体同1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外力+1Fe)流<bxq>同1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斥力-1Fr)流偶体偶流晕球,形成立体双向交错对流的任意点摩擦和相互作用。梯度能级偏正能变同1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外力+1Fe)偶流(偏正压梯度能级右旋构体)、偏负能变同1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斥力-1Fr)偶流(偏负压梯度能级左旋构体)、偏零能变同1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和力±0Fn)偶流(零偏压梯度能级中和旋构体)是三变数同时性的宇宙正负零——正能同1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外力+1Fe)流<bxq>负能同1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斥力-1Fr)流<bxq>零能同1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和力±0Fn)流)偶流。

所谓“偶”是正确的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即源自不同载体对抗形成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异构偏正同1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斥力-1Fr)流偶流的配对。正负能量(偏正同1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流<bxq>偏负同1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流)偶流对称交错对流而形成的能量流(同1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流<bxq>同1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流)偶流是一矛盾体。正负能量(偏正同1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bxq>偏负同1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偶流立体对称交错对流纠缠于一体,形成的进出质量天体的两组偏正负压的、立体双向梯度的、左右旋构的能量流(偏正同1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流<bxq>偏负同1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流)偶流,为不同载体的正负能量流相互配对,而不是只有单一的正能量流的独立的同1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外力流,或单一负能量流的独立的同1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斥力流,故称之为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

由宇宙正能变(偏正能同1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外力+1Fe流)偶流、负能变(偏负能同1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斥力-1Fr流)偶流、零能变(偏零能同1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中间力±0Fn流)偶流立体交错对流形成的三变数(同1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外力+1Fe流<bxq>同1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斥力-1Fr流<bxq>同1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和力±0Fn流)偶流,是现今唯一定性诠释宇宙自然现象的三变数(偏正同1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和力±0Fn流)偶体偶流范式组合本。特此公告。

宇宙能量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弹性拥挤,流进和流出,是能量偏压和能量三变数(偏正变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外力+1Fe流<bxq>偏负变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斥力-1Fr流<bxq>偏零和变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和力±0Fn流)偶射流形成的机理。能量以质量天体为对象,立体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形成同时性的立体交错对流正负零三变数(偏正变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外力+1Fe流<bxq>偏负变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斥力-1Fr流<bxq>偏零和变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和力±0Fn流)的能量偶流,这是万物动力机理和物质拆分<bxq>复合的源泉。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作用力,以质量天体为载体的力,只能是斥力(同1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斥力),记为:-1Fr,源自背景物质空间的力,只能是外力(同1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外力),记为:+1Fe,外力与斥力对称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对抗的焦点(转换/交换±0节点或天体中心=靶心)只能是零和力、中间力(同1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和力),记为:±0Fn。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对应的矛盾体,质量天体流出负能量流即为负能量同1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斥力流,宇宙背景(空间)物质正能量流进质量天体即为正能量同1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外力流,它们之间相互对称双向交错对流、摩擦中而配对。

科学观测ss433恒星,证实恒星具有同时性的三重性物质流,而正能变右旋同1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外力+1Fe)偶流(表现为流进恒星的偏正物质流)、负能变左旋同1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斥力-1Fr)偶流(表现为流出恒星的偏负物质流)、零能变中和旋同1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和力±0Fn)偶流(相对静止的偏零物质流)则是唯一符合这一宇宙观测实证的三变数偶体物质流。如把在现有学科实验、观测中得到的单一结论运用在宇宙中,则不能得出(单一结论只能证认了宇宙能量物质三变数正负零偏正同1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恩培多克勒,“四根“(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和力±0Fn)流偶流力的其中之一,却又忽略了宇宙能量物质另外三变数正负零同时性偏正同1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和力±0Fn)流偶流力的其中之二,“杨子见歧路而泣之”)宇宙偏正同1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中间力±0Fn)流偶体偶流梯度能级同时性的三变数。

自然同时性三变数能量,即同1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外力+1Fe)<bxq>同1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斥力-1Fr)<bxq>同1隐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中间力±0Fn)的新力学基础物理理论,更有助于诠释应用物理中存在的程序歧路。

416、恩培多克勒的“四根”显3物质:宇宙右旋正质量+1Me同1显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bxq>左旋负质量-1Mr同1显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bxq>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正负零同时性三变数

该专题是宇宙新力学系统科学关于能量作用下(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bxq>负质量-1Mr同1显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偶体的专题:该专题主要是对宇宙能量贯穿作用下,对偏正质量+1Me同1显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bxq>偏负质量-1Mr同1显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偶体流之间对称交错对流所形成的宇宙梯度能级立体的、左中右旋构体的、正负零状态的(正质量同1显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bxq>负质量同1显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bxq>零质量同1显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偶质偶体的诠释,是对正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正质量+1Me同1显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旋进质量)、负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负质量-1Mr同1显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旋出质量)、零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零质量±0Mn同1显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摩擦±0节点)立体交错对流三变数宇宙正负零(正质量同1显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bxq>负质量同1显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bxq>零质量同1显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偶质偶体的专题解读显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1Mr、恩培多克勒的“四根”+1Me、恩培多克勒的“四根”±0Mn。

假设以引力、斥力的观点,在同体(同一载体中)中,既有右旋正能量+1Ee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右旋(“引力”所理解的偏正显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偶质偶体,又有左旋负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左旋(“斥力”所理解的偏负显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偶质偶体,其实质是不存在的,是假矛盾体;而单有右旋正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右旋(“引力”所理解的偏正显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偶质偶体,或单有左旋负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左旋(“斥力”所理解的偏负显3,恩培多义克勒“四根”)偶质偶体,也是不存在的。因此,以上所述引力、斥力的力学观不可以有作为,且也不会产生正、负、零三变数,即“引力偏正右旋+1偶质<bxq>斥力偏负左旋-1Fr偶质<bxq>中和力偏零和旋±0偶质”这三种力作用(贯穿)下的三种质量形态。(注:除此以外,即便是其他力的作用,如不说明力的载体和来源,以及此力是否双向大双向小正负顺逆的交错相互作用、摩擦±0节点、对流和对抗交换/转换,也是不可以有作为的)。

宇宙是同一能量因偏压交错对流分正负两能,正负能是统一的整体。宇宙自然现象之间是相互关联的。宇宙充满了拥挤的能量,拥挤的能量为一常量,常量的能量同±0能量,即±0偏压(常量的±0能量也同±0物质=不可视觉暗物质),宇宙常量能量(±0能量)的偏压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才能相互拥挤,将宇宙背景能量(偏正压+1偶流)立体聚射注入进质量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进而在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焦点对抗、转换/交换为天体辐射能量(偏负压-1偶流),这就是能量偏压的聚射(能转质)和辐射(质转能),即正能量(偏正能量+1Ee偶流)和负能量(偏负能量-1Er偶流)的形成过程。如用波的高低频率表述,即短波高频(正能量右旋+1Ee偶流)聚射流进天体转换/交换-长波低频(负能量左旋-1Er偶流)辐射流出质量天体。在以质量天体为中心形成的立体的、梯度能级的负能量(负能量-1Er流)偶流晕球中,同时又有正能量(宇宙背景正能量+1Ee流)对质量天体的聚射(贯穿)通过,使其晕球中立体的正、负变数能量流偏压对流起来,形成由强至弱的三维立体交错对流的正能量+1Ee流<bxq>负能量-1Er流偶流偶体范围场=局域区时空的立体正能量+1Ee<bxq>负能量-1Er流偶体偶流晕球,形成立体双向bxq交错对流的任意点摩擦和贯穿。偏正能量+1Ee流、偏负能量流-1Er、偏零能量±0En流以各自不同的波频率贯穿了各自不同的梯度能级偏正质量+1Me显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偶体偶质(偏正压梯度能级右旋构体)、偏负质量-1Mr显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偶体偶质(偏负压梯度能级左旋构体)、偏零质量显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偶体偶质(零偏压梯度能级中和旋构体)是三变数同时性的宇宙正负零(正质量+1Me同1显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bxq>负质量-1Mr同1显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bxq>零质量±0Mn同1显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偶质偶体。

所谓“偶”是正确的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即源自不同载体对抗和相互作用形成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异构(偏正质量+1Me显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bxq>偏负质量-1Mr显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偶质偶体的配对。正负能量(偏正能量+1Ee流<bxq>偏负能量-1Er流)偶流对称交错对流而形成的能量流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bxq>负质量-1Mr同1显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偶质偶体是一矛盾体。正负能量贯穿的偏正质量+1Me显3,恩培多克勒“四根”<bxq>偏负质量-1Mr显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的偶质偶体立体对称交错纠缠于一体,形成的进出质量天体的两组偏正负压的、立体双向梯度的、左右旋构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偏正质量+1Me显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bxq>偏负质量-1Mr显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偶质偶体,始终为不同载体的正负质量左右旋构体相互配对,而不是只有单一的正能量流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独立的右旋构同1显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正质量体,或单一负能量流贯穿的(负质量-1Mr同1显3,恩培多克勒“四根”)独立的左旋构同1显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负质量体,故称之为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

由宇宙偏右旋正能外力+1Fe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偶质体、偏左旋负能斥力-1Fr贯穿的(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偶质体、偏中和旋零能中间力±0Fn贯穿的(偏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偶质体立体交错对流形成的三变数(右旋正质量+1Me显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bxq>左旋负质量-1Mr显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bxq>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偶质偶体,是现今唯一定性诠释宇宙自然现象的三变数(右旋偏正质量+1Me显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bxq>左旋偏负质量-1Mr显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bxq>中和旋偏零质量±0Mn显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偶质偶体范式组合本。特此公告。

宇宙能量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弹性拥挤,流进和流出,是能量偏压和能量三变数(偏正能外力+1Fe流<bxq>偏负能斥力-1Fr流<bxq>偏零能中间力±0Fn流)偶能偶流形成的机理。偶能偶流以质量天体为对象,立体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形成同时性的立体交错对流正负零三变数,因此,异结构能量惯性贯穿作用形成的异结构质量体是从属于异结构能量力形态(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的偶体偶质,这是万物动力机理和物质拆分<bxq>复合的源泉。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对应矛盾体,受源自质量天体负能量(斥力-1Fr)的作用(贯穿)生成负质量-1Mr同1显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受宇宙背景(空间)正能量(外力+1Fe)的作用(贯穿)生成正质量+1Me同1显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它们之间相互对称双向bxq交错对流、摩擦而配对,任意摩擦点为焦点对抗转换/交换波频的±0节点,也即零质量点的特征交汇区点。

力的本质是能量。因此,以质量天体为载体的(负能量辐射)力,只能是斥力(负能量斥力),记为:-1Er=-1Fr,源自背景空间的(正能量聚射)力,只能是外力(正能量外力),记为:+1Ee=+1Fe,外力与斥力对称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对抗的焦点(转换/交换±0节点或天体中心=靶心)中和的(零能量)力,只能是零和力、中间力,记为:±0En=±0Fn;以正能外力+1Fe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正质量+1Me;以负能斥力-1Fr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负质量-1Mr;以零能和力±0Fn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零质量±0Mn。

科学观测ss433恒星,证实恒星具有同时性的三重性物质流,在三重性物质能量流(贯穿)的能转质过程中,因异构能量(力)流梯度能级的旋向作用(力),使其生成相同形态的偏正质量右旋+1Me同1显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偶质(表现为流进恒星的偏正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偏负质量左旋-1Mr同1显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偶质(表现为流出恒星的偏负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偏零质量中和旋±0Mn同1显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偶质(相对静止的偏零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这是唯一符合这一宇宙观测实证的三变数偶流物质流及贯穿的偶质。如把在现有学科实验、观测中得到的单一结论运用在宇宙中,则不能得出(单一结论只能证认了宇宙能量物质三变数正负零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偶质偶体的其中之一,却又忽略了宇宙能量物质另外三变数正负零同时性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偶质的其中之二,“杨子见歧路而泣之”)宇宙三变数能量力作用(贯穿)自然生成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恩培多克勒的“四根”偶体偶质梯度能级同时性的三变数。

自然同时性三变数能量,即正能外力+1Fe<bxq>负能斥力-1Fr<bxq>零能和力±0Fn贯穿生成正质量+1Me<bxq>负质量-1Mr<bxq>零质量±0Mn的新力学基础物理理论,更有助于诠释应用物理中存在的程序歧路。

417、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隐3物质:宇宙能量同1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外力(外力+1Fe)<bxq>同1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斥力(斥力-1Fr)<bxq>同1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和力(中间力±0Fn)正负零同时性的三变数

该专题是宇宙新系统科学关于能量同1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外力+1Fe)<bxq>同1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斥力-1Fr)偶流的专题:该专题主要围绕宇宙能量偏正能同1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外力+1Fe)流<bxq>偏负能同1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斥力-1Fr)流偶流之间对称交错对流所形成的宇宙梯度能级立体的、左中右旋构体的、正负零状态的偏正变同1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外力+1Fe)偶流<bxq>偏负变同1隐3,徳谟克利特的“原子旋”(斥力-1Fr)偶流的讨论,是正能变(偏正变同1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流)偶流、负能变(偏负变同1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流)偶流、零能变(偏零变同1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流)偶流立体交错对流三变数宇宙正负零(偏正能变右旋+1<bxq>偏负能变左旋-1)偶流的专题解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流-1Fr、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流+1Fe、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流±0Fn。

假设以引力、斥力的观点,在同体(同一载体中)中,既有右旋正能量(“引力”所理解的偏正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流、偏正右旋+1流、偏正变力、偏正作用、偏正收缩、偏正核聚变、偏正向心、偏正以太、偏正阴阳、偏正太极、偏正惯性、偏正整体、偏正绝对、偏正强力、偏正+1、偏正暗物质=暗能量、……)偶流,又有左旋负能量(“斥力”所理解的偏负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流、偏负左旋-1流、偏负变力、偏负作用、偏负离心、偏负膨胀、偏负核裂变、偏负离心、偏负以太、偏负阴阳、偏负太极、偏负惯性、偏负个体、偏负相对、偏负弱力、偏负-1、偏负暗物质=暗能量、……)偶流,其实质是不存在,是假矛盾体;而单有右旋正能量(“引力”所理解的偏正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流、偏正右旋+1流、偏正变力、偏正作用、偏正收缩、偏正核聚变、偏正向心、偏正以太、偏正阴阳、偏正太极、偏正惯性、偏正整体、偏正绝对、偏强力、偏正+1、偏正暗物质=暗能量、……)偶流,或单有左旋负能量(“斥力”所理解的偏负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流、偏负左旋-1流、偏负变力、偏负作用、偏负离心、偏负膨胀、偏负以太、偏负阴阳、偏负太极、偏负惯性、偏负个体、偏负相对、偏负弱力、偏负-1、偏负暗物质=暗能量、……)偶流,也是不存在的。因此,以上所述引力、斥力的力学观不可以有作为,且也不会产生正、负、零三变数,即“引力偏正右旋+1流<->斥力偏负左旋-1流<->中和力偏零和旋±0流”这三种力学形态。(注:即便是其他力学观,如果不阐述力的载体和力的来源,以及力是否双大双小正负顺逆的交错相互作用、摩擦±0节点、对流和对抗交换/转换,也是不可以有作为的)。

宇宙是同一能量因偏压交错对流分正负两能,正负能是统一的整体。宇宙自然现象之间是相互关联的。宇宙充满了拥挤的能量,拥挤的能量为一常量,常量的能量同±0能量,即±0偏压(常量的±0能量也同±0物质=不可视觉暗物质),宇宙常量能量(±0En能量)的偏压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才能相互拥挤,将宇宙背景能量(偏正压+1Ee偶流)立体聚射注入进质量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进而在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焦点对抗、转换/交换为天体辐射能量(偏负压-1Er偶流),这就是能量偏压的聚射(能转质)和辐射(质转能),即正能量(偏正能量+1Ee偶流)和负能量(偏负能量-1Er偶流)的形成过程。如用波的高低频率表述,即短波高频(正能量右旋+1Ee偶流)聚射流进天体转换/交换-长波低频(负能量左旋-1Er偶流)辐射流出质量天体。在以质量天体为中心形成的立体的、梯度能级的负能量(负能量-1Er流)偶流晕球中,同时又有正能量(宇宙背景正能量+1Ee流)对质量天体的聚射(贯穿)通过,使其晕球中立体的正、负变数能量流偏压对流起来,形成由强至弱的三维立体交错对流的同1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外力+1Fe)流<bxq>同1隐3,德谟克利特“原子旋”(斥力-1Fr)流偶体偶流范围场=局域区时空的立体同1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外力+1Fe)流<bxq>同1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斥力-1Fr)流偶体偶流晕球,形成立体双向交错对流的任意点摩擦和相互作用。梯度能级偏正能变同1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外力+1Fe)偶流(偏正压梯度能级右旋构体)、偏负能变同1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斥力-1Fr)偶流(偏负压梯度能级左旋构体)、偏零能变同1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和力±0Fn)偶流(零偏压梯度能级中和旋构体)是三变数同时性的宇宙正负零——正能同1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外力+1Fe)流<bxq>负能同1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斥力-1Fr)流<bxq>零能同1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和力±0Fn)流偶流。

所谓“偶”是正确的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即源自不同载体对抗形成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异构偏正同1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斥力-1Fr)流偶流的配对。正负能量(偏正同1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流<bxq>偏负同1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流)偶流对称交错对流而形成的能量流(同1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流<bxq>同1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流)偶流是一矛盾体。正负能量(偏正同1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特“<bxq>偏负同1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偶流立体对称交错对流纠缠于一体,形成的进出质量天体的两组偏正负压的、立体双向梯度的、左右旋构的能量流(偏正同1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流<bxq>偏负同1隐3,德漠克利特的“原子旋”流)偶流,为不同载体的正负能量流相互配对,而不是只有单一的正能量流的独立的同1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外力流,或单一负能量流的独立的同1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斥力流,故称之为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

由宇宙正能变(偏正能同1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外力+1Fe流)偶流、负能变(偏负能同1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斥力-1Fr流)偶流、零能变(偏零能同1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中间力±0Fn流)偶流立体交错对流形成的三变数(同1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外力+1Fe流<bxq>同1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斥力-1Fr流<bxq>同1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和力±0Fn流)偶流,是现今唯一定性诠释宇宙自然现象的三变数(偏正同1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和力±0Fn流)偶体偶流范式组合本。特此公告。

宇宙能量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弹性拥挤,流进和流出,是能量偏压和能量三变数(偏正变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外力+1Fe流<bxq>偏负变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斥力-1Fr流<bxq>偏零和变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和力±0Fn流)偶射流形成的机理。能量以质量天体为对象,立体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形成同时性的立体交错对流正负零三变数(偏正变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外力+1Fe流<bxq>偏负变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斥力-1Fr流<bxq>偏零和变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和力±0Fn流)的能量偶流,这是万物动力机理和物质拆分<bxq>复合的源泉。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作用力,以质量天体为载体的力,只能是斥力(同1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斥力),记为:-1Fr,源自背景物质空间的力,只能是外力(同1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外力),记为:+1Fe,外力与斥力对称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对抗的焦点(转换/交换±0节点或天体中心=靶心)只能是零和力、中间力(同1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和力),记为:±0Fn。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对应的矛盾体,质量天体流出负能量流即为负能量同1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斥力流,宇宙背景(空间)物质正能量流进质量天体即为正能量同1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外力流,它们之间相互对称双向交错对流、摩擦中而配对。

科学观测ss433恒星,证实恒星具有同时性的三重性物质流,而正能变右旋同1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外力+1Fe)偶流(表现为流进恒星的偏正物质流)、负能变左旋同1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斥力-1Fr)偶流(表现为流出恒星的偏负物质流)、零能变中和旋同1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和力±0Fn)偶流(相对静止的偏零物质流)则是唯一符合这一宇宙观测实证的三变数偶体物质流。如把在现有学科实验、观测中得到的单一结论运用在宇宙中,则不能得出(单一结论只能证认了宇宙能量物质三变数正负零偏正同1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和力±0Fn)流偶流力的其中之一,却又忽略了宇宙能量物质另外三变数正负零同时性偏正同1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和力±0Fn)流偶流力的其中之二,“杨子见歧路而泣之”)宇宙偏正同1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徳谟克利特的“原子旋“(中间力±0Fn)流偶体偶流梯度能级同时性的三变数。

自然同时性三变数能量,即同1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外力+1Fe)<bxq>同1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斥力-1Fr)<bxq>同1隐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中间力±0Fn)的新力学基础物理理论,更有助于诠释应用物理中存在的程序歧路

418、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显3物质:宇宙右旋正质量+1Me同1显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bxq>左旋负质量-1Mr同1显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bxq>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正负零同时性三变数

该专题是宇宙新力学系统科学关于能量作用下(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bxq>负质量-1Mr同1显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偶体的专题:该专题主要是对宇宙能量贯穿作用下,对偏正质量+1Me同1显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bxq>偏负质量-1Mr同1显3,徳谟克利特的“原子旋”偶体流之间对称交错对流所形成的宇宙梯度能级立体的、左中右旋构体的、正负零状态的(正质量同1显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bxq>负质量同1显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bxq>零质量同1显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偶质偶体的诠释,是对正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正质量+1Me同1显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旋进质量)、负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负质量-1Mr同1显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旋出质量)、零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零质量±0Mn同1显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摩擦±0节点)立体交错对流三变数宇宙正负零(正质量同1显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bxq>负质量同1显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bxq>零质量同1显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偶质偶体的专题解读显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1Mr、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1Me、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0Mn。

假设以引力、斥力的观点,在同体(同一载体中)中,既有右旋正能量+1Ee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右旋(“引力”所理解的偏正显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偶质偶体,又有左旋负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左旋(“斥力”所理解的偏负显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偶质偶体,其实质是不存在的,是假矛盾体;而单有右旋正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右旋(“引力”所理解的偏正显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偶质偶体,或单有左旋负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左旋(“斥力”所理解的偏负显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偶质偶体,也是不存在的。因此,以上所述引力、斥力的力学观不可以有作为,且也不会产生正、负、零三变数,即“引力偏正右旋+1偶质<bxq>斥力偏负左旋-1Fr偶质<bxq>中和力偏零和旋±0偶质”这三种力作用(贯穿)下的三种质量形态。(注:除此以外,即便是其他力的作用,如不说明力的载体和来源,以及此力是否双向大双向小正负顺逆的交错相互作用、摩擦±0节点、对流和对抗交换/转换,也是不可以有作为的)。

宇宙是同一能量因偏压交错对流分正负两能,正负能是统一的整体。宇宙自然现象之间是相互关联的。宇宙充满了拥挤的能量,拥挤的能量为一常量,常量的能量同±0能量,即±0偏压(常量的±0能量也同±0物质=不可视觉暗物质),宇宙常量能量(±0能量)的偏压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才能相互拥挤,将宇宙背景能量(偏正压+1偶流)立体聚射注入进质量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进而在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焦点对抗、转换/交换为天体辐射能量(偏负压-1偶流),这就是能量偏压的聚射(能转质)和辐射(质转能),即正能量(偏正能量+1Ee偶流)和负能量(偏负能量-1Er偶流)的形成过程。如用波的高低频率表述,即短波高频(正能量右旋+1Ee偶流)聚射流进天体转换/交换-长波低频(负能量左旋-1Er偶流)辐射流出质量天体。在以质量天体为中心形成的立体的、梯度能级的负能量(负能量-1Er流)偶流晕球中,同时又有正能量(宇宙背景正能量+1Ee流)对质量天体的聚射(贯穿)通过,使其晕球中立体的正、负变数能量流偏压对流起来,形成由强至弱的三维立体交错对流的正能量+1Ee流<bxq>负能量-1Er流偶流偶体范围场=局域区时空的立体正能量+1Ee<bxq>负能量-1Er流偶体偶流晕球,形成立体双向bxq交错对流的任意点摩擦和贯穿。偏正能量+1Ee流、偏负能量流-1Er、偏零能量±0En流以各自不同的波频率贯穿了各自不同的梯度能级偏正质量+1Me显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偶体偶质(偏正压梯度能级右旋构体)、偏负质量-1Mr显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偶体偶质(偏负压梯度能级左旋构体)、偏零质量显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偶体偶质(零偏压梯度能级中和旋构体)是三变数同时性的宇宙正负零(正质量+1Me同1显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bxq>负质量-1Mr同1显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bxq>零质量±0Mn同1显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偶质偶体。

所谓“偶”是正确的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即源自不同载体对抗和相互作用形成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异构(偏正质量+1Me显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bxq>偏负质量-1Mr显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偶质偶体的配对。正负能量(偏正能量+1Ee流<bxq>偏负能量-1Er流)偶流对称交错对流而形成的能量流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bxq>负质量-1Mr同1显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偶质偶体是一矛盾体。正负能量贯穿的偏正质量+1Me显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bxq>偏负质量-1Mr显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的偶质偶体立体对称交错纠缠于一体,形成的进出质量天体的两组偏正负压的、立体双向梯度的、左右旋构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偏正质量+1Me显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bxq>偏负质量-1Mr显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偶质偶体,始终为不同载体的正负质量左右旋构体相互配对,而不是只有单一的正能量流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独立的右旋构同1显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正质量体,或单一负能量流贯穿的(负质量-1Mr同1显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独立的左旋构同1显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负质量体,故称之为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

由宇宙偏右旋正能外力+1Fe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偶质体、偏左旋负能斥力-1Fr贯穿的(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偶质体、偏中和旋零能中间力±0Fn贯穿的(偏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偶质体立体交错对流形成的三变数(右旋正质量+1Me显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bxq>左旋负质量-1Mr显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bxq>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偶质偶体,是现今唯一定性诠释宇宙自然现象的三变数(右旋偏正质量+1Me显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bxq>左旋偏负质量-1Mr显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bxq>中和旋偏零质量±0Mn显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偶质偶体范式组合本。特此公告。

宇宙能量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弹性拥挤,流进和流出,是能量偏压和能量三变数(偏正能外力+1Fe流<bxq>偏负能斥力-1Fr流<bxq>偏零能中间力±0Fn流)偶能偶流形成的机理。偶能偶流以质量天体为对象,立体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形成同时性的立体交错对流正负零三变数,因此,异结构能量惯性贯穿作用形成的异结构质量体是从属于异结构能量力形态(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的偶体偶质,这是万物动力机理和物质拆分<bxq>复合的源泉。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对应矛盾体,受源自质量天体负能量(斥力-1Fr)的作用(贯穿)生成负质量-1Mr同1显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受宇宙背景(空间)正能量(外力+1Fe)的作用(贯穿)生成正质量+1Me同1显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它们之间相互对称双向bxq交错对流、摩擦而配对,任意摩擦点为焦点对抗转换/交换波频的±0节点,也即零质量点的特征交汇区点。

力的本质是能量。因此,以质量天体为载体的(负能量辐射)力,只能是斥力(负能量斥力),记为:-1Er=-1Fr,源自背景空间的(正能量聚射)力,只能是外力(正能量外力),记为:+1Ee=+1Fe,外力与斥力对称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对抗的焦点(转换/交换±0节点或天体中心=靶心)中和的(零能量)力,只能是零和力、中间力,记为:±0En=±0Fn;以正能外力+1Fe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正质量+1Me;以负能斥力-1Fr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负质量-1Mr;以零能和力±0Fn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零质量±0Mn。

科学观测ss433恒星,证实恒星具有同时性的三重性物质流,在三重性物质能量流(贯穿)的能转质过程中,因异构能量(力)流梯度能级的旋向作用(力),使其生成相同形态的偏正质量右旋+1Me同1显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偶质(表现为流进恒星的偏正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偏负质量左旋-1Mr同1显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偶质(表现为流出恒星的偏负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偏零质量中和旋±0Mn同1显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偶质(相对静止的偏零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这是唯一符合这一宇宙观测实证的三变数偶流物质流及贯穿的偶质。如把在现有学科实验、观测中得到的单一结论运用在宇宙中,则不能得出(单一结论只能证认了宇宙能量物质三变数正负零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偶质偶体的其中之一,却又忽略了宇宙能量物质另外三变数正负零同时性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偶质的其中之二,“杨子见歧路而泣之”)宇宙三变数能量力作用(贯穿)自然生成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德谟克利特的“原子旋”偶体偶质梯度能级同时性的三变数。

自然同时性三变数能量,即正能外力+1Fe<bxq>负能斥力-1Fr<bxq>零能和力±0Fn贯穿生成正质量+1Me<bxq>负质量-1Mr<bxq>零质量±0Mn的新力学基础物理理论,更有助于诠释应用物理中存在的程序歧路。

419、伊壁鸠鲁的“原子”隐3物质:宇宙能量同1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外力(外力+1Fe)<bxq>同1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斥力(斥力-1Fr)<bxq>同1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旋”和力(中间力±0Fn)正负零同时性的三变数

该专题是宇宙新系统科学关于能量同1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外力+1Fe)<bxq>同1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斥力-1Fr)偶流的专题:该专题主要围绕宇宙能量偏正能同1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外力+1Fe)流<bxq>偏负能同1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斥力-1Fr)流偶流之间对称交错对流所形成的宇宙梯度能级立体的、左中右旋构体的、正负零状态的偏正变同1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外力+1Fe)偶流<bxq>偏负变同1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斥力-1Fr)偶流的讨论,是正能变(偏正变同1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流)偶流、负能变(偏负变同1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流)偶流、零能变(偏零变同1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流)偶流立体交错对流三变数宇宙正负零(偏正能变右旋+1<bxq>偏负能变左旋-1)偶流的专题解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流-1Fr、伊壁鸠鲁的“原子”流+1Fe、伊壁鸠鲁的“原子”流±0Fn。

假设以引力、斥力的观点,在同体(同一载体中)中,既有右旋正能量(“引力”所理解的偏正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流、偏正右旋+1流、偏正变力、偏正作用、偏正收缩、偏正核聚变、偏正向心、偏正以太、偏正阴阳、偏正太极、偏正惯性、偏正整体、偏正绝对、偏正强力、偏正+1、偏正暗物质=暗能量、……)偶流,又有左旋负能量(“斥力”所理解的偏负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流、偏负左旋-1流、偏负变力、偏负作用、偏负离心、偏负膨胀、偏负核裂变、偏负离心、偏负以太、偏负阴阳、偏负太极、偏负惯性、偏负个体、偏负相对、偏负弱力、偏负-1、偏负暗物质=暗能量、……)偶流,其实质是不存在,是假矛盾体;而单有右旋正能量(“引力”所理解的偏正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流、偏正右旋+1流、偏正变力、偏正作用、偏正收缩、偏正核聚变、偏正向心、偏正以太、偏正阴阳、偏正太极、偏正惯性、偏…整数、偏正绝对、偏强力、偏正+1、偏正暗物质=暗能量、……)偶流,或单有左旋负能量(“斥力”所理解的偏负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流、偏负左旋-1流、偏负变力、偏负作用、偏负离心、偏负膨胀、偏负以太、偏负阴阳、偏负太极、偏负惯性、偏负个体、偏负相对、偏负弱力、偏负-1、偏负暗物质=暗能量、……)偶流,也是不存在的。因此,以上所述引力、斥力的力学观不可以有作为,且也不会产生正、负、零三变数,即“引力偏正右旋+1流<->斥力偏负左旋-1流<->中和力偏零和旋±0流”这三种力学形态。(注:即便是其他力学观,如果不阐述力的载体和力的来源,以及力是否双大双小正负顺逆的交错相互作用、摩擦±0节点、对流和对抗交换/转换,也是不可以有作为的)。

宇宙是同一能量因偏压交错对流分正负两能,正负能是统一的整体。宇宙自然现象之间是相互关联的。宇宙充满了拥挤的能量,拥挤的能量为一常量,常量的能量同±0能量,即±0偏压(常量的±0能量也同±0物质=不可视觉暗物质),宇宙常量能量(±0En能量)的偏压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才能相互拥挤,将宇宙背景能量(偏正压+1Ee偶流)立体聚射注入进质量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进而在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焦点对抗、转换/交换为天体辐射能量(偏负压-1Er偶流),这就是能量偏压的聚射(能转质)和辐射(质转能),即正能量(偏正能量+1Ee偶流)和负能量(偏负能量-1Er偶流)的形成过程。如用波的高低频率表述,即短波高频(正能量右旋+1Ee偶流)聚射流进天体转换/交换-长波低频(负能量左旋-1Er偶流)辐射流出质量天体。在以质量天体为中心形成的立体的、梯度能级的负能量(负能量-1Er流)偶流晕球中,同时又有正能量(宇宙背景正能量+1Ee流)对质量天体的聚射(贯穿)通过,使其晕球中立体的正、负变数能量流偏压对流起来,形成由强至弱的三维立体交错对流的同1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外力+1Fe)流<bxq>同1隐3,伊壁鸠鲁“原子”(斥力-1Fr)流偶体偶流范围场=局域区时空的立体同1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外力+1Fe)流<bxq>同1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斥力-1Fr)流偶体偶流晕球,形成立体双向交错对流的任意点摩擦和相互作用。梯度能级偏正能变同1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外力+1Fe)偶流(偏正压梯度能级右旋构体)、偏负能变同1隐3,伊璧鸠鲁的“原子”(斥力-1Fr)偶流(偏负压梯度能级左旋构体)、偏零能变同1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和力±0Fn)偶流(零偏压梯度能级中和旋构体)是三变数同时性的宇宙正负零——正能同1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外力+1Fe)流<bxq>负能同1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斥力-1Fr)流<bxq>零能同1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和力±0Fn)流偶流。

所谓“偶”是正确的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即源自不同载体对抗形成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异构偏正同1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斥力-1Fr)流偶流的配对。正负能量(偏正同1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流<bxq>偏负同1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流)偶流对称交错对流而形成的能量流(同1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流<bxq>同1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流)偶流是一矛盾体。正负能量(偏正同1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bxq>偏负同1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偶流立体对称交错对流纠缠于一体,形成的进出质量天体的两组偏正负压的、立体双向梯度的、左右旋构的能量流(偏正同1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流<bxq>偏负同1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流)偶流,为不同载体的正负能量流相互配对,而不是只有单一的正能量流的独立的同1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外力流,或单一负能量流的独立的同1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斥力流,故称之为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

由宇宙正能变(偏正能同1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外力+1Fe流)偶流、负能变(偏负能同1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斥力-1Fr流)偶流、零能变(偏零能同1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中间力±0Fn流)偶流立体交错对流形成的三变数(同1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外力+1Fe流<bxq>同1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斥力-1Fr流<bxq>同1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和力±0Fn流)偶流,是现今唯一定性诠释宇宙自然现象的三变数(偏正同1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和力±0Fn流)偶体偶流范式组合本。特此公告。

宇宙能量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弹性拥挤,流进和流出,是能量偏压和能量三变数(偏正变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外力+1Fe流<bxq>偏负变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斥力-1Fr流<bxq>偏零和变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和力±0Fn流)偶射流形成的机理。能量以质量天体为对象,立体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形成同时性的立体交错对流正负零三变数(偏正变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外力+1Fe流<bxq>偏负变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斥力-1Fr流<bxq>偏零和变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和力±0Fn流)的能量偶流,这是万物动力机理和物质拆分<bxq>复合的源泉。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作用力,以质量天体为载体的力,只能是斥力(同1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斥力),记为:-1Fr,源自背景物质空间的力,只能是外力(同1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外力),记为:+1Fe,外力与斥力对称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对抗的焦点(转换/交换±0节点或天体中心=靶心)只能是零和力、中间力(同1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和力),记为:±0Fn。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对应的矛盾体,质量天体流出负能量流即为负能量同1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斥力流,宇宙背景(空间)物质正能量流进质量天体即为正能量同1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外力流,它们之间相互对称双向交错对流、摩擦中而配对。

科学观测ss433恒星,证实恒星具有同时性的三重性物质流,而正能变右旋同1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外力+1Fe)偶流(表现为流进恒星的偏正物质流)、负能变左旋同1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斥力-1Fr)偶流(表现为流出恒星的偏负物质流)、零能变中和旋同1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和力±0Fn)偶流(相对静止的偏零物质流)则是唯一符合这一宇宙观测实证的三变数偶体物质流。如把在现有学科实验、观测中得到的单一结论运用在宇宙中,则不能得出(单一结论只能证认了宇宙能量物质三变数正负零偏正同1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和力±0Fn)流偶流力的其中之一,却又忽略了宇宙能量物质另外三变数正负零同时性偏正同1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和力±0Fn)流偶流力的其中之二,“杨子见歧路而泣之”)宇宙偏正同1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中间力±0Fn)流偶体偶流梯度能级同时性的三变数。

自然同时性三变数能量,即同1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外力+1Fe)<bxq>同1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斥力-1Fr)<bxq>同1隐3,伊壁鸠鲁的“原子”(中间力±0Fn)的新力学基础物理理论,更有助于诠释应用物理中存在的程序歧路。

420、伊壁鸠鲁的“原子”显3物质:宇宙右旋正质量+1Me同1显3,伊璧鸠鲁的“原子“<bxq>左旋负质量-1Mr同1显3,伊壁鸠鲁的“原子”<bxq>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伊壁鸠鲁的“原子”正负零同时性三变数

该专题是宇宙新力学系统科学关于能量作用下(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伊壁鸠鲁的“原子”<bxq>负质量-1Mr同1显3,伊壁鸠鲁的“原子”偶体的专题:该专题主要是对宇宙能量贯穿作用下,对偏正质量+1Me同1显3,伊壁鸠鲁的“原子”<bxq>偏负质量-1Mr同1显3,伊壁鸠鲁的“原子”偶体流之间对称交错对流所形成的宇宙梯度能级立体的、左中右旋构体的、正负零状态的(正质量同1显3,伊壁鸠鲁的“原子”<bxq>负质量同1显3,伊壁鸠鲁的“原子”<bxq>零质量同1显3,伊壁鸠鲁的“原子”)偶质偶体的诠释,是对正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正质量+1Me同1显3,伊壁鸠鲁的“原子”(旋进质量)、负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负质量-1Mr同1显3,伊壁鸠鲁的“原子”(旋出质量)、零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零质量±0Mn同1显3,伊壁鸠鲁的“原子”(摩擦±0节点)立体交错对流三变数宇宙正负零(正质量同1显3,伊壁鸠鲁的“原子”<bxq>负质量同1显3,伊壁鸠鲁的“原子”<bxq>零质量同1显3,伊壁鸠鲁的“原子”)偶质偶体的专题解读显3:伊壁鸠鲁的“原子”-1Mr、伊壁鸠鲁的“原子”+1Me、伊壁鸠鲁的“原子”±0Mn。

假设以引力、斥力的观点,在同体(同一载体中)中,既有右旋正能量+1Ee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右旋(“引力”所理解的偏正显3,伊壁鸠鲁的“原子”)偶质偶体,又有左旋负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左旋(“斥力”所理解的偏负显3,伊壁鸠鲁的“原子”)偶质偶体,其实质是不存在的,是假矛盾体;而单有右旋正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右旋(“引力”所理解的偏正显3,伊壁鸠鲁的“原子”)偶质偶体,或单有左旋负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左旋(“斥力”所理解的偏负显3,伊壁鸠鲁的“原子”)偶质偶体,也是不存在的。因此,以上所述引力、斥力的力学观不可以有作为,且也不会产生正、负、零三变数,即“引力偏正右旋+1偶质<bxq>斥力偏负左旋-1Fr偶质<bxq>中和力偏零和旋±0偶质”这三种力作用(贯穿)下的三种质量形态。(注:除此以外,即便是其他力的作用,如不说明力的载体和来源,以及此力是否双向大双向小正负顺逆的交错相互作用、摩擦±0节点、对流和对抗交换/转换,也是不可以有作为的)。

宇宙是同一能量因偏压交错对流分正负两能,正负能是统一的整体。宇宙自然现象之间是相互关联的。宇宙充满了拥挤的能量,拥挤的能量为一常量,常量的能量同±0能量,即±0偏压(常量的±0能量也同±0物质=不可视觉暗物质),宇宙常量能量(±0能量)的偏压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才能相互拥挤,将宇宙背景能量(偏正压+1偶流)立体聚射注入进质量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进而在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焦点对抗、转换/交换为天体辐射能量(偏负压-1偶流),这就是能量偏压的聚射(能转质)和辐射(质转能),即正能量(偏正能量+1Ee偶流)和负能量(偏负能量-1Er偶流)的形成过程。如用波的高低频率表述,即短波高频(正能量右旋+1Ee偶流)聚射流进天体转换/交换-长波低频(负能量左旋-1Er偶流)辐射流出质量天体。在以质量天体为中心形成的立体的、梯度能级的负能量(负能量-1Er流)偶流晕球中,同时又有正能量(宇宙背景正能量+1Ee流)对质量天体的聚射(贯穿)通过,使其晕球中立体的正、负变数能量流偏压对流起来,形成由强至弱的三维立体交错对流的正能量+1Ee流<bxq>负能量-1Er流偶流偶体范围场=局域区时空的立体正能量+1Ee<bxq>负能量-1Er流偶体偶流晕球,形成立体双向bxq交错对流的任意点摩擦和贯穿。偏正能量+1Ee流、偏负能量流-1Er、偏零能量±0En流以各自不同的波频率贯穿了各自不同的梯度能级偏正质量+1Me显3,伊壁鸠鲁的“原子”偶体偶质(偏正压梯度能级右旋构体)、偏负质量-1Mr显3,伊壁鸠鲁的“原子”偶体偶质(偏负压梯度能级左旋构体)、偏零质量显3,伊壁鸠鲁的“原子”偶体偶质(零偏压梯度能级中和旋构体)是三变数同时性的宇宙正负零(正质量+1Me同1显3,伊壁鸠鲁的“原子”<bxq>负质量-1Mr同1显3,伊壁鸠鲁的“原子”<bxq>零质量±0Mn同1显3,伊壁鸠鲁的“原子”)偶质偶体。

所谓“偶”是正确的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即源自不同载体对抗和相互作用形成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异构(偏正质量+1Me显3,伊壁鸠鲁的“原子”<bxq>偏负质量-1Mr显3,伊壁鸠鲁的“原子”)偶质偶体的配对。正负能量(偏正能量+1Ee流<bxq>偏负能量-1Er流)偶流对称交错对流而形成的能量流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伊壁鸠鲁的“原子”<bxq>负质量-1Mr同1显3,伊壁鸠鲁的“原子”)偶质偶体是一矛盾体。正负能量贯穿的偏正质量+1Me显3,伊壁鸠鲁的“原子”<bxq>偏负质量-1Mr显3,伊壁鸠鲁的“原子”的偶质偶体立体对称交错纠缠于一体,形成的进出质量天体的两组偏正负压的、立体双向梯度的、左右旋构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偏正质量+1Me显3,伊壁鸠鲁的“原子”<bxq>偏负质量-1Mr显3,伊壁鸠鲁的“原子”)偶质偶体,始终为不同载体的正负质量左右旋构体相互配对,而不是只有单一的正能量流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伊壁鸠鲁的“原子”)独立的右旋构同1显3,伊壁鸠鲁的“原子”正质量体,或单一负能量流贯穿的(负质量-1Mr同1显3,伊壁鸠鲁的“原子”)独立的左旋构同1显3,伊壁鸠鲁的“原子”负质量体,故称之为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

由宇宙偏右旋正能外力+1Fe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伊壁鸠鲁的“原子”)偶质体、偏左旋负能斥力-1Fr贯穿的(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伊壁鸠鲁的“原子”)偶质体、偏中和旋零能中间力±0Fn贯穿的(偏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伊壁鸠鲁的“原子”)偶质体立体交错对流形成的三变数(右旋正质量+1Me显3,伊壁鸠鲁的“原子”<bxq>左旋负质量-1Mr显3,伊壁鸠鲁的“原子”<bxq>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伊壁鸠鲁的“原子”)偶质偶体,是现今唯一定性诠释宇宙自然现象的三变数(右旋偏正质量+1Me显3,伊壁鸠鲁的“原子”<bxq>左旋偏负质量-1Mr显3,伊壁鸠鲁的“原子”<bxq>中和旋偏零质量±0Mn显3,伊壁鸠鲁的“原子”)偶质偶体范式组合本。特此公告。

宇宙能量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弹性拥挤,流进和流出,是能量偏压和能量三变数(偏正能外力+1Fe流<bxq>偏负能斥力-1Fr流<bxq>偏零能中间力±0Fn流)偶能偶流形成的机理。偶能偶流以质量天体为对象,立体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形成同时性的立体交错对流正负零三变数,因此,异结构能量惯性贯穿作用形成的异结构质量体是从属于异结构能量力形态(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伊壁鸠鲁的“原子”<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伊壁鸠鲁的“原子”<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伊壁鸠鲁的“原子”)的偶体偶质,这是万物动力机理和物质拆分<bxq>复合的源泉。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对应矛盾体,受源自质量天体负能量(斥力-1Fr)的作用(贯穿)生成负质量-1Mr同1显3,伊壁鸠鲁的“原子”,受宇宙背景(空间)正能量(外力+1Fe)的作用(贯穿)生成正质量+1Me同1显3,伊壁鸠鲁的“原子”,它们之间相互对称双向bxq交错对流、摩擦而配对,任意摩擦点为焦点对抗转换/交换波频的±0节点,也即零质量点的特征交汇区点。

力的本质是能量。因此,以质量天体为载体的(负能量辐射)力,只能是斥力(负能量斥力),记为:-1Er=-1Fr,源自背景空间的(正能量聚射)力,只能是外力(正能量外力),记为:+1Ee=+1Fe,外力与斥力对称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对抗的焦点(转换/交换±0节点或天体中心=靶心)中和的(零能量)力,只能是零和力、中间力,记为:±0En=±0Fn;以正能外力+1Fe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正质量+1Me;以负能斥力-1Fr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负质量-1Mr;以零能和力±0Fn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零质量±0Mn。

科学观测ss433恒星,证实恒星具有同时性的三重性物质流,在三重性物质能量流(贯穿)的能转质过程中,因异构能量(力)流梯度能级的旋向作用(力),使其生成相同形态的偏正质量右旋+1Me同1显3,伊壁鸠鲁的“原子”偶质(表现为流进恒星的偏正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偏负质量左旋-1Mr同1显3,伊壁鸠鲁的“原子”偶质(表现为流出恒星的偏负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偏零质量中和旋±0Mn同1显3,伊壁鸠鲁的“原子”偶质(相对静止的偏零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这是唯一符合这一宇宙观测实证的三变数偶流物质流及贯穿的偶质。如把在现有学科实验、观测中得到的单一结论运用在宇宙中,则不能得出(单一结论只能证认了宇宙能量物质三变数正负零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伊壁鸠鲁的“原子”<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伊壁鸠鲁的“原子”<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伊壁鸠鲁的“原子”偶质偶体的其中之一,却又忽略了宇宙能量物质另外三变数正负零同时性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伊璧鸠鲁的“原子”<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伊壁鸠鲁的“原子”<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伊壁鸠鲁的“原子”偶质的其中之二,“杨子见歧路而泣之”)宇宙三变数能量力作用(贯穿)自然生成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伊璧鸠鲁的“原子”<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伊壁鸠鲁的“原子”<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伊壁鸠鲁的“原子”偶体偶质梯度能级同时性的三变数。

自然同时性三变数能量,即正能外力+1Fe<bxq>负能斥力-1Fr<bxq>零能和力±0Fn贯穿生成正质量+1Me<bxq>负质量-1Mr<bxq>零质量±0Mn的新力学基础物理理论,更有助于诠释应用物理中存在的程序歧路。

421、卢克莱修的“本原”隐3物质:宇宙能量同1隐3,卢克莱修的“本原”外力(外力+1Fe)<bxq>同1隐3,卢克莱修的“本原”斥力(斥力-1Fr)<bxq>同1隐3,卢克莱修的“本原”和力(中间力±0Fn)正负零同时性的三变数

该专题是宇宙新系统科学关于能量同1隐3,卢克莱修的“本原”(外力+1Fe)<bxq>同1隐3,卢克莱修的“本原”(斥力-1Fr)偶流的专题:该专题主要围绕宇宙能量偏正能同1隐3,卢克莱修的“本原”(外力+1Fe)流<bxq>偏负能同1隐3,卢克莱修的“本原”(斥力-1Fr)流偶流之间对称交错对流所形成的宇宙梯度能级立体的、左中右旋构体的、正负零状态的偏正变同1隐3,卢克莱修的“本原”(外力+1Fe)偶流<bxq>偏负变同1隐3,卢克莱修的“原”(斥力-1Fr)偶流的讨论,是正能变(偏正变同1隐3,卢克来修的“本原”流)偶流、负能变(偏负变同1隐3,卢克莱修的“本原”流)偶流、零能变(偏零变同1隐3,卢克莱修的“本原”流)偶流立体交错对流三变数宇宙正负零(偏正能变右旋+1<bxq>偏负能变左旋-1)偶流的专题解隐3:卢克莱修的“本原”流-1Fr、卢克莱修的“本原”流+1Fe、卢克莱修的“本原”流±0Fn。

假设以引力、斥力的观点,在同体(同一载体中)中,既有右旋正能量(“引力”所理解的偏正隐3,卢克莱修的“本原”流、偏正右旋+1流、偏正变力、偏正作用、偏正收缩、偏正核聚变、偏正向心、偏正以太、偏正阴阳、偏正太极、偏正惯性、偏正整体、偏正绝对、偏正强力、偏正+1、偏正暗物质=暗能量、……)偶流,又有左旋负能量(“斥力”所理解的偏负隐3,卢克莱修的“本原”流、偏负左旋-1流、偏负变力、偏负作用、偏负离心、偏负膨胀、偏负核裂变、偏负离心、偏负以太、偏负阴阳、偏负太极、偏负惯性、偏负个体、偏负相对、偏负弱力、偏负-1、偏负暗物质=暗能量、……)偶流,其实质是不存在,是假矛盾体;而单有右旋正能量(“引力”所理解的偏正隐3,卢克莱修的“本原”流、偏正右旋+1流、偏正变力、偏正作用、偏正收缩、偏正核聚变、偏正向心、偏正以太、偏正阴阳、偏正太极、偏正惯性、偏正整体、偏正绝对、偏强力、偏正+1、偏正暗物质=暗能量、……)偶流,或单有左旋负能量(“斥力”所理解的偏负隐3,卢克莱修的“本原”流、偏负左旋-1流、偏负变力、偏负作用、偏负离心、偏负膨胀、偏负以太、偏负阴阳、偏负太极、偏负惯性、偏负个体、偏负相对、偏负弱力、偏负-1、偏负暗物质=暗能量、……)偶流,也是不存在的。因此,以上所述引力、斥力的力学观不可以有作为,且也不会产生正、负、零三变数,即“引力偏正右旋+1流<->斥力偏负左旋-1流<->中和力偏零和旋±0流”这三种力学形态。(注:即便是其他力学观,如果不阐述力的载体和力的来源,以及力是否双大双小正负顺逆的交错相互作用、摩擦±0节点、对流和对抗交换/转换,也是不可以有作为的)。

宇宙是同一能量因偏压交错对流分正负两能,正负能是统一的整体。宇宙自然现象之间是相互关联的。宇宙充满了拥挤的能量,拥挤的能量为一常量,常量的能量同±0能量,即±0偏压(常量的±0能量也同±0物质=不可视觉暗物质),宇宙常量能量(±0En能量)的偏压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才能相互拥挤,将宇宙背景能量(偏正压+1Ee偶流)立体聚射注入进质量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进而在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焦点对抗、转换/交换为天体辐射能量(偏负压-1Er偶流),这就是能量偏压的聚射(能转质)和辐射(质转能),即正能量(偏正能量+1Ee偶流)和负能量(偏负能量-1Er偶流)的形成过程。如用波的高低频率表述,即短波高频(正能量右旋+1Ee偶流)聚射流进天体转换/交换-长波低频(负能量左旋-1Er偶流)辐射流出质量天体。在以质量天体为中心形成的立体的、梯度能级的负能量(负能量-1Er流)偶流晕球中,同时又有正能量(宇宙背景正能量+1Ee流)对质量天体的聚射(贯穿)通过,使其晕球中立体的正、负变数能量流偏压对流起来,形成由强至弱的三维立体交错对流的同1隐3,卢克莱修的“本原”(外力+1Fe)流(bxq)同1隐3,卢克莱修“本原”(斥力-1Fr)流偶体偶流范围场=局域区时空的立体同1隐3,卢克菜修的“本原”(外力+1Fe)流(bxq)同1隐3,卢克莱修的“本原”(斥力-1Fr)流偶体偶流晕球,形成立体双向交错对流的任意点摩擦和相互作用。梯度能级偏正能变同1隐3,卢克莱修的“本原”(外力+1Fe)偶流(偏正压梯度能级右旋构体)、偏负能变同1隐3,卢克莱修的“本原”(斥力-1Fr)偶流(偏负压梯度能级左旋构体)、偏零能变同1隐3,卢克莱修的“本原”(和力±0Fn)偶流(零偏压梯度能级中和旋构体)是三变数同时性的宇宙正负零——正能同1隐3,卢克莱修的“本原”(外力+1Fe)流(bxq)负能同1隐3,卢克莱修的“本原”(斥力-1Fr)流(bxq)零能同1隐3,卢克莱修的“本原”(和力±0Fn)流偶流。

所谓“偶”是正确的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即源自不同载体对抗形成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异构偏正同1隐3,卢克莱修的“本原”(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卢克莱修的“本原”(斥力-1Fr)流偶流的配对。正负能量(偏正同1隐3,声克莱修的“本原”流(bxq)偏负同1隐3,卢克莱修的“本原”流)偶流对称交错对流而形成的能量流(同1隐3,卢克莱修的“本原”流(bxq)同1隐3,卢克莱修的“本原”流)偶流是一矛盾体。正负能量(偏正同1隐3,卢克莱修的“原子”(bxq)偏负同1隐3,卢克莱修的“本原”)偶流立体对称交错对流纠缠于一体,形成的进出质量天体的两组偏正负压的、立体双向梯度的、左右旋构的能量流(偏正同1隐3,卢克莱修的“本原”流<bxq>偏负同1隐3,卢克莱修的“本原”流)偶流,为不同载体的正负能量流相互配对,而不是只有单一的正能量流的独立的同1隐3,卢克莱修的“本原”外力流,或单一负能量流的独立的同1隐3,卢克莱修的“原子”斥力流,故称之为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

由宇宙正能变(偏正能同1隐3,卢克莱修的“本原”外力+1Fe流)偶流、负能变(偏负能同1隐3,卢克莱修的“本原”斥力-1Fr流)偶流、零能变(偏零能同1隐3,卢克莱修的“本原”中间力±0Fn流)偶流立体交错对流形成的三变数(同1隐3,卢克莱修的“本原”外力+1Fe流(bxq)同1隐3,卢克莱修的“本原”斥力-1Fr流(bxq)同1隐3,卢克莱修的“本原”和力±0Fn流)偶流,是现今唯一定性诠释宇宙自然现象的三变数(偏正同1隐3,卢克莱修的“本原”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卢克莱修的“本原”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卢克莱修的“本原”和力±0Fn流)偶体偶流范式组合本。特此公告。

宇宙能量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弹性拥挤,流进和流出,是能量偏压和能量三变数(偏正变隐3,卢克莱修的“本原”外力+1Fe流(bxq)偏负变隐3,卢克莱修的“本原”斥力-1Fr流(bxq)偏零和变隐3,卢克莱修的“本原”和力±0Fn流)偶射流形成的机理。能量以质量天体为对象,立体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形成同时性的立体交错对流正负零三变数(偏正变隐3,卢克莱修的“本原”外力+1Fe流(bxq)偏负变隐3,卢克莱修的“本原”斥力-1Fr流(bxq)偏零和变隐3,卢克莱修的“本原”和力±0Fn流)的能量偶流,这是万物动力机理和物质拆分(bxq)复合的源泉。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作用力,以质量天体为载体的力,只能是斥力(同1隐3,卢克莱修的“本原”斥力),记为:-1Fr,源自背景物质空间的力,只能是外力(同1隐3,卢克莱修的“本原”外力),记为:+1Fe,外力与斥力对称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对抗的焦点(转换/交换±0节点或天体中心=靶心)只能是零和力、中间力(同1隐3,卢克莱修的“本原”和力),记为:±0Fn。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对应的矛盾体,质量天体流出负能量流即为负能量同1隐3,卢克莱修的“本原”斥力流,宇宙背景(空间)物质正能量流进质量天体即为正能量同1隐3,卢克莱修的“本原”外力流,它们之间相互对称双向交错对流、摩擦中而配对。

科学观测ss433恒星,证实恒星具有同时性的三重性物质流,而正能变右旋同1隐3,卢克莱修的“本原”(外力+1Fe)偶流(表现为流进恒星的偏正物质流)、负能变左旋同1隐3,卢克莱修的“本原”(斥力-1Fr)偶流(表现为流出恒星的偏负物质流)、零能变中和旋同1隐3,卢克莱修的“本原”(和力±0Fn)偶流(相对静止的偏零物质流)则是唯一符合这一宇宙观测实证的三变数偶体物质流。如把在现有学科实验、观测中得到的单一结论运用在宇宙中,则不能得出(单一结论只能证认了宇宙能量物质三变数正负零偏正同1隐3,卢克莱修的“本原”(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卢克莱修的“本原”(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卢克莱修的“本原”(和力±0Fn)流偶流力的其中之一,却又忽略了宇宙能量物质另外三变数正负零同时性偏正同1隐3,卢克莱修的“本原”(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卢克莱修的“本原”(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卢克莱修的“本原”(和力±0Fn)流偶流力的其中之二,“杨子见歧路而泣之”)宇宙偏正同1隐3,卢克莱修的“本原”(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卢克莱修的“本原”(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卢克莱修的“本原”(中间力±0Fn)流偶体偶流梯度能级同时性的三变数。

自然同时性三变数能量,即同1隐3,卢克莱修的“本原”(外力+1Fe)<bxq>同1隐3,卢克莱修的“本原”(斥力-1Fr)(bxq)同1隐3,卢克莱修的“本原”(中间力±0Fn)的新力学基础物理理论,更有助于诠释应用物理中存在的程序歧路。

422、卢克莱修的“本原”显3物质:宇宙右旋正质量+1Me同1显3,卢克莱修的“本原”<bxq>左旋负质量-1Mr同1显3,卢克莱修的“本原”<bxq>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卢克莱修的“本原”正负零同时性三变数

该专题是宇宙新力学系统科学关于能量作用下(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卢克莱修的“本原”<bxq>负质量-1Mr同1显3,卢克莱修的“本原”偶体的专题:该专题主要是对宇宙能量贯穿作用下,对偏正质量+1Me同1显3,卢克莱修的“本原”(bxq)偏负质量-1Mr同1显3,卢克莱修的“本原”偶体流之间对称交错对流所形成的宇宙梯度能级立体的、左中右旋构体的、正负零状态的(正质量同1显3,卢克莱修的“本原”(bxq)负质量同1显3,卢克莱修的“本原”(bxq)零质量同1显3,卢克莱修的“本原”)偶质偶体的诠释,是对正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正质量+1Me同1显3,卢克莱修的“本原”(旋进质量)、负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负质量-1Mr同1显3,卢克莱修的“本原”(旋出质量)、零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零质量±0Mn同1显3,卢克莱修的“本原”(摩擦±0节点)立体交错对流三变数宇宙正负零(正质量同1显3,卢克莱修的“本原”(bxq)负质量同1显3,卢克莱修的“本原”(bxq)零质量同1显3,卢克莱修的“本原”)偶质偶体的专题解读显3:卢克莱修的“本原”-1Mr、卢克莱修的“本原”+1Me、卢克莱修的“本原”±0Mn。

假设以引力、斥力的观点,在同体(同一载体中)中,既有右旋正能量+1Ee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右旋(“引力”所理解的偏正显3,卢克莱修的“本原”)偶质偶体,又有左旋负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左旋(“斥力”所理解的偏负显3,卢克莱修的“本原”)偶质偶体,其实质是不存在的,是假矛盾体;而单有右旋正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右旋(“引力”所理解的偏正显3,卢克莱修的“本原”)偶质偶体,或单有左旋负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左旋(“斥力”所理解的偏负显3,卢克莱修的“本原”)偶质偶体,也是不存在的。因此,以上所述引力、斥力的力学观不可以有作为,且也不会产生正、负、零三变数,即“引力偏正右旋+1偶质<bxq>斥力偏负左旋-1Fr偶质<bxq>中和力偏零和旋±0偶质”这三种力作用(贯穿)下的三种质量形态。(注:除此以外,即便是其他力的作用,如不说明力的载体和来源,以及此力是否双向大双向小正负顺逆的交错相互作用、摩擦±0节点、对流和对抗交换/转换,也是不可以有作为的)。

宇宙是同一能量因偏压交错对流分正负两能,正负能是统一的整体。宇宙自然现象之间是相互关联的。宇宙充满了拥挤的能量,拥挤的能量为一常量,常量的能量同±0能量,即±0偏压(常量的±0能量也同±0物质=不可视觉暗物质),宇宙常量能量(±0能量)的偏压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才能相互拥挤,将宇宙背景能量(偏正压+1偶流)立体聚射注入进质量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进而在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焦点对抗、转换/交换为天体辐射能量(偏负压-1偶流),这就是能量偏压的聚射(能转质)和辐射(质转能),即正能量(偏正能量+1Ee偶流)和负能量(偏负能量-1Er偶流)的形成过程。如用波的高低频率表述,即短波高频(正能量右旋+1Ee偶流)聚射流进天体转换/交换-长波低频(负能量左旋-1Er偶流)辐射流出质量天体。在以质量天体为中心形成的立体的、梯度能级的负能量(负能量-1Er流)偶流晕球中,同时又有正能量(宇宙背景正能量+1Ee流)对质量天体的聚射(贯穿)通过,使其晕球中立体的正、负变数能量流偏压对流起来,形成由强至弱的三维立体交错对流的正能量+1Ee流(bxq)负能量-1Er流偶流偶体范围场=局域区时空的立体正能量+1Ee<bxq>负能量-1Er流偶体偶流晕球,形成立体双向bxq交错对流的任意点摩擦和贯穿。偏正能量+1Ee流、偏负能量流-1Er、偏零能量±0En流以各自不同的波频率贯穿了各自不同的梯度能级偏正质量+1Me显3,卢克莱修的“本原”偶体偶质(偏正压梯度能级右旋构体)、偏负质量-1Mr显3,卢克莱修的“本原”偶体偶质(偏负压梯度能级左旋构体)、偏零质量显3,卢克莱修的“本原”偶体偶质(零偏压梯度能级中和旋构体)是三变数同时性的宇宙正负零(正质量+1Me同1显3,卢克莱修的“本原”(bxq)负质量-1Mr同1显3,卢克莱修的“本原”(bxq)零质量±0Mn同1显3,卢克莱修的“本原”)偶质偶体。

所谓“偶”是正确的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即源自不同载体对抗和相互作用形成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异构(偏正质量+1Me显3,卢克莱修的“本原”(bxq)偏负质量-1Mr显3,卢克莱修的“本原”)偶质偶体的配对。正负能量(偏正能量+1Ee流<bxq>偏负能量-1Er流)偶流对称交错对流而形成的能量流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卢克莱修的“本原”(bxq)负质量-1Mr同1显3,卢克莱修的“本原”)偶质偶体是一矛盾体。正负能量贯穿的偏正质量+1Me显3,卢克莱修的“本原”(bxq)偏负质量-1Mr显3,卢克莱修的“本原”的偶质偶体立体对称交错纠缠于一体,形成的进出质量天体的两组偏正负压的、立体双向梯度的、左右旋构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偏正质量+1Me显3,卢克莱修的“本原”(bxq)偏负质量-1Mr显3,卢克莱修的“本原”)偶质偶体,始终为不同载体的正负质量左右旋构体相互配对,而不是只有单一的正能量流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卢克莱修的“本原”)独立的右旋构同1显3,卢克莱修的“本原”正质量体,或单一负能量流贯穿的(负质量-1Mr同1显3,卢克莱修的“本原”)独立的左旋构同1显3,卢克莱修的“本原”负质量体,故称之为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

由宇宙偏右旋正能外力+1Fe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卢克莱修的“本原”)偶质体、偏左旋负能斥力-1Fr贯穿的(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卢克莱修的“本原”)偶质体、偏中和旋零能中间力±0Fn贯穿的(偏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卢克莱修的“本原”)偶质体立体交错对流形成的三变数(右旋正质量+1Me显3,卢克莱修的“本原”(bxq)左旋负质量-1Mr显3,卢克莱修的“本原”(bxq)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卢克莱修的“本原”)偶质偶体,是现今唯一定性诠释宇宙自然现象的三变数(右旋偏正质量+1Me显3,卢克莱修的“本原”(bxq)左旋偏负质量-1Mr显3,卢克莱修的“本原”(bxq)中和旋偏零质量±0Mn显3,卢克莱修的“本原”)偶质偶体范式组合本。特此公告。

宇宙能量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弹性拥挤,流进和流出,是能量偏压和能量三变数(偏正能外力+1Fe流(bxq)偏负能斥力-1Fr流(bxq)偏零能中间力±0Fn流)偶能偶流形成的机理。偶能偶流以质量天体为对象,立体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形成同时性的立体交错对流正负零三变数,因此,异结构能量惯性贯穿作用形成的异结构质量体是从属于异结构能量力形态(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卢克莱修的“本原”(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卢克莱修的“本原”(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卢克莱修的“本原”)的偶体偶质,这是万物动力机理和物质拆分(bxq)复合的源泉。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对应矛盾体,受源自质量天体负能量(斥力-1Fr)的作用(贯穿)生成负质量-1Mr同1显3,卢克莱修的“本原”,受宇宙背景(空间)正能量(外力+1Fe)的作用(贯穿)生成正质量+1Me同1显3,卢克莱修的“本原”,它们之间相互对称双向bxq交错对流、摩擦而配对,任意摩擦点为焦点对抗转换/交换波频的±0节点,也即零质量点的特征交汇区点。

力的本质是能量。因此,以质量天体为载体的(负能量辐射)力,只能是斥力(负能量斥力),记为:-1Er=-1Fr,源自背景空间的(正能量聚射)力,只能是外力(正能量外力),记为:+1Ee=+1Fe,外力与斥力对称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对抗的焦点(转换/交换±0节点或天体中心=靶心)中和的(零能量)力,只能是零和力、中间力,记为:±0En=±0Fn;以正能外力+1Fe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正质量+1Me;以负能斥力-1Fr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负质量-1Mr;以零能和力±0Fn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零质量±0Mn。

科学观测ss433恒星,证实恒星具有同时性的三重性物质流,在三重性物质能量流(贯穿)的能转质过程中,因异构能量(力)流梯度能级的旋向作用(力),使其生成相同形态的偏正质量右旋+1Me同1显3,卢克莱修的“本原”偶质(表现为流进恒星的偏正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偏负质量左旋-1Mr同1显3,卢克莱修的“本原”偶质(表现为流出恒星的偏负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偏零质量中和旋±0Mn同1显3,卢克莱修的“本原”偶质(相对静止的偏零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这是唯一符合这一宇宙观测实证的三变数偶流物质流及贯穿的偶质。如把在现有学科实验、观测中得到的单一结论运用在宇宙中,则不能得出(单一结论只能证认了宇宙能量物质三变数正负零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卢克莱修的“本原”(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卢克莱修的“本原”(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卢克莱修的“本原”偶质偶体的其中之一,却又忽略了宇宙能量物质另外三变数正负零同时性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卢克莱修的“本原”(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卢克莱修的“本原”(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卢克莱修的“本原”偶质的其中之二,“杨子见歧路而泣之”)宇宙三变数能量力作用(贯穿)自然生成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卢克莱修的“本原”(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卢克莱修的“本原”(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卢克菜修的“本原”偶体偶质梯度能级同时性的三变数。

自然同时性三变数能量,即正能外力+1Fe(bxq)负能斥力-1Fr(bxq)零能和力±0Fn贯穿生成正质量+1Me(bxq)负质量-1Mr(bxq)零质量±0Mn的新力学基础物理理论,更有助于诠释应用物理中存在的程序歧路。

423、克劳修斯的“熵”隐3物质:宇宙能量同1隐3,克劳修斯的“熵”外力(外力+1Fe)<bxq>同1隐3,克劳修斯的“熵”斥力(斥力-1Fr)<bxq>同1隐3,克劳修斯的“熵”和力(中间力±0Fn)正负零同时性的三变数

该专题是宇宙新系统科学关于能量同1隐3,克劳修斯的“熵”(外力+1Fe)<bxq>同1隐3,克劳修斯的“熵”(斥力-1Fr)偶流的专题:该专题主要围绕宇宙能量偏正能同1隐3,克劳修斯的“熵”(外力+1Fe)流<bxq>偏负能同1隐3,克劳修斯的“熵”(斥力-1Fr)流偶流之间对称交错对流所形成的宇宙梯度能级立体的、左中右旋构体的、正负零状态的偏正变同1隐3,克劳修斯的“熵”(外力+1Fe)偶流<bxq>偏负变同1隐3,克劳修斯的“熵”(斥力-1Fr)偶流的讨论,是正能变(偏正变同1隐3,克劳修斯的“熵”流)偶流、负能变(偏负变同1隐3,克劳修斯的“熵”流)偶流、零能变(偏零变同1隐3,克劳修斯的“熵”流)偶流立体交错对流三变数宇宙正负零(偏正能变右旋+1<bxq>偏负能变左旋-1)偶流的专题解隐3,克劳修斯的“熵”流-1Fr、克劳修斯的“熵”流+1Fe、克劳修斯的“熵”流±0Fn。

假设以引力、斥力的观点,在同体(同一载体中)中,既有右旋正能量(“引力”所理解的偏正隐3,克劳修斯的“熵”流、偏正右旋+1流、偏正变力、偏正作用、偏正收缩、偏正核聚变、偏正向心、偏正以太、偏正阴阳、偏正太极、偏正惯性、偏正整体、偏正绝对、偏正强力、偏正+1、偏正暗物质=暗能量、……)偶流,又有左旋负能量(“斥力”所理解的偏负隐3,克劳修斯的“熵”流、偏负左旋-1流、偏负变力、偏负作用、偏负离心、偏负膨胀、偏负核裂变、偏负离心、偏负以太、偏负阴阳、偏负太极、偏负惯性、偏负个体、偏负相对、偏负弱力、偏负-1、偏负暗物质=暗能量、……)偶流,其实质是不存在,是假矛盾体;而单有右旋正能量(“引力”所理解的偏正隐3,克劳修斯的“熵”流、偏正右旋+1流、偏正变力、偏正作用、偏正收缩、偏正核聚变、偏正向心、偏正以太、偏正阴阳、偏正太极、偏正惯性、偏正整体、偏正绝对、偏强力、偏正+1、偏正暗物质=暗能量、……)偶流,或单有左旋负能量(“斥力”所理解的偏负隐3,克劳修斯的“熵”流、偏负左旋-1流、偏负变力、偏负作用、偏负离心、偏负膨胀、偏负以太、偏负阴阳、偏负太极、偏负惯性、偏负个体、偏负相对、偏负弱力、偏负-1、偏负暗物质=暗能量、……)偶流,也是不存在的。因此,以上所述引力、斥力的力学观不可以有作为,且也不会产生正、负、零三变数,即“引力偏正右旋+1流<->斥力偏负左旋-1流<->中和力偏零和旋±0流”这三种力学形态。(注:即便是其他力学观,如果不阐述力的载体和力的来源,以及力是否双大双小正负顺逆的交错相互作用、摩擦±0节点、对流和对抗交换/转换,也是不可以有作为的)。

宇宙是同一能量因偏压交错对流分正负两能,正负能是统一的整体。宇宙自然现象之间是相互关联的。宇宙充满了拥挤的能量,拥挤的能量为一常量,常量的能量同±0能量,即±0偏压(常量的±0能量也同±0物质=不可视觉暗物质),宇宙常量能量(±0En能量)的偏压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才能相互拥挤,将宇宙背景能量(偏正压+1Ee偶流)立体聚射注入进质量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进而在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焦点对抗、转换/交换为天体辐射能量(偏负压-1Er偶流),这就是能量偏压的聚射(能转质)和辐射(质转能),即正能量(偏正能量+1Ee偶流)和负能量(偏负能量-1Er偶流)的形成过程。如用波的高低频率表述,即短波高频(正能量右旋+1Ee偶流)聚射流进天体转换/交换-长波低频(负能量左旋-1Er偶流)辐射流出质量天体。在以质量天体为中心形成的立体的、梯度能级的负能量(负能量-1Er流)偶流晕球中,同时又有正能量(宇宙背景正能量+1Ee流)对质量天体的聚射(贯穿)通过,使其晕球中立体的正、负变数能量流偏压对流起来,形成由强至弱的三维立体交错对流的同1隐3,克劳修斯的“熵”(外力+1Fe)流<bxq>同1隐3,克劳修斯“熵”(斥力-1Fr)流偶体偶流范围场=局域区时空的立体同1隐3,克劳修斯的“熵”(外力+1Fe)流<bxq>同1隐3,克劳修斯的“熵”(斥力-1Fr)流偶体偶流晕球,形成立体双向交错对流的任意点摩擦和相互作用。梯度能级偏正能变同1隐3,克劳修斯的“熵”(外力+1Fe)偶流(偏正压梯度能级右旋构体)、偏负能变同1隐3,克劳修斯的“熵”(斥力-1Fr)偶流(偏负压梯度能级左旋构体)、偏零能变同1隐3,克劳修斯的“熵”(和力±0Fn)偶流(零偏压梯度能级中和旋构体)是三变数同时性的宇宙正负零——正能同1隐3,克劳修斯的“熵”(外力+1Fe)流<bxq>负能同1隐3,克劳修斯的“熵”(斥力-1Fr)流<bxq>零能同1隐3,克劳修斯的“熵”(和力±0Fn)流偶流。

所谓“偶”是正确的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即源自不同载体对抗形成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异构偏正同1隐3,克劳修斯的“熵”(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克劳修斯的“熵”(斥力-1Fr)流偶流的配对。正负能量(偏正同1隐3,克劳修斯的“熵”流<bxq>偏负同1隐3,克劳修斯的“熵”流)偶流对称交错对流而形成的能量流(同1隐3,克劳修斯的“熵”流<bxq>同1隐3,克劳修斯的“熵”流)偶流是一矛盾体。正负能量(偏正同1隐3,克劳修斯的“熵”<bxq>偏负同1隐3,克劳修斯的“熵”)偶流立体对称交错对流纠缠于一体,形成的进出质量天体的两组偏正负压的、立体双向梯度的、左右旋构的能量流(偏正同1隐3,克劳修斯的“熵”流<bxq>偏负同1隐3,克劳修斯的“熵”流)偶流,为不同载体的正负能量流相互配对,而不是只有单一的正能量流的独立的同1隐3,克劳修斯的“熵”外力流,或单一负能量流的独立的同1隐3,克劳修斯的“熵”斥力流,故称之为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

由宇宙正能变(偏正能同1隐3,克劳修斯的“熵”外力+1Fe流)偶流、负能变(偏负能同1隐3,克劳修斯的“熵”斥力-1Fr流)偶流、零能变(偏零能同1隐3,克劳修斯的“熵”中间力±0Fn流)偶流立体交错对流形成的三变数(同1隐3,克劳修斯的“熵”外力+1Fe流<bxq>同1隐3,克劳修斯的“熵”斥力-1Fr流<bxq>同1隐3,克劳修斯的“克劳修斯“和力±0Fn流)偶流,是现今唯一定性诠释宇宙自然现象的三变数(偏正同1隐3,克劳修斯的“熵”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克劳修斯的“熵”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克劳修斯的“熵”和力±0Fn流)偶体偶流范式组合本。特此公告。

宇宙能量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弹性拥挤,流进和流出,是能量偏压和能量三变数(偏正变隐3,克劳修斯的“熵”外力+1Fe流<bxq>偏负变隐3,克劳修斯的“熵”斥力-1Fr流<bxq>偏零和变隐3,克劳修斯的“熵”和力±0Fn流)偶射流形成的机理。能量以质量天体为对象,立体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形成同时性的立体交错对流正负零三变数(偏正变隐3,克劳修斯的“熵”外力+1Fe流<bxq>偏负变隐3,克劳修斯的“熵”斥力-1Fr流<bxq>偏零和变隐3,克劳修斯的“熵”和力±0Fn流)的能量偶流,这是万物动力机理和物质拆分<bxq>复合的源泉。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作用力,以质量天体为载体的力,只能是斥力(同1隐3,克劳修斯的“熵”斥力),记为:-1Fr,源自背景物质空间的力,只能是外力(同1隐3,克劳修斯的“熵”外力),记为:+1Fe,外力与斥力对称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对抗的焦点(转换/交换±0节点或天体中心=靶心)只能是零和力、中间力(同1隐3,克劳修斯的“熵”和力),记为:±0Fn。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对应的矛盾体,质量天体流出负能量流即为负能量同1隐3,克劳修斯的“熵”斥力流,宇宙背景(空间)物质正能量流进质量天体即为正能量同1隐3,克劳修斯的“熵”外力流,它们之间相互对称双向交错对流、摩擦中而配对。

科学观测ss433恒星,证实恒星具有同时性的三重性物质流,而正能变右旋同1隐3,克劳修斯的“熵”(外力+1Fe)偶流(表现为流进恒星的偏正物质流)、负能变左旋同1隐3,克劳修斯的“熵”(斥力-1Fr)偶流(表现为流出恒星的偏负物质流)、零能变中和旋同1隐3,克劳修斯的“熵”(和力±0Fn)偶流(相对静止的偏零物质流)则是唯一符合这一宇宙观测实证的三变数偶体物质流。如把在现有学科实验、观测中得到的单一结论运用在宇宙中,则不能得出(单一结论只能证认了宇宙能量物质三变数正负零偏正同1隐3,克劳修斯的“熵”(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克劳修斯的“熵”(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克劳修斯的“熵”(和力±0Fn)流偶流力的其中之一,却又忽略了宇宙能量物质另外三变数正负零同时性偏正同1隐3,克劳修斯的“熵”(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克劳修斯的“熵”(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克劳修斯的“熵”(和力±0Fn)流偶流力的其中之二,“杨子见歧路而泣之”)宇宙偏正同1隐3,克劳修斯的“熵”(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克劳修斯的“熵”(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克劳修斯的“熵”(中间力±0Fn)流偶体偶流梯度能级同时性的三变数。

自然同时性三变数能量,即同1隐3,克劳修斯的“熵”(外力+1Fe)<bxq>同1隐3,克劳修斯的“熵”(斥力-1Fr)<bxq>同1隐3,克劳修斯的“熵”(中间力±0Fn)的新力学基础物理理论,更有助于诠释应用物理中存在的程序歧路。

424、克劳修斯的“熵”显3物质:宇宙右旋正质量+1Me同1显3,克劳修斯的“熵”<bxq>左旋负质量-1Mr同1显3,克劳修斯的“熵”<bxq>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克劳修斯的“熵”正负零同时性三变数

该专题是宇宙新力学系统科学关于能量作用下(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克劳修斯的“熵”<bxq>负质量-1Mr同1显3,克劳修斯的“熵”偶体的专题:该专题主要是对宇宙能量贯穿作用下,对偏正质量+1Me同1显3,克劳修斯的“熵”<bxq>偏负质量-1Mr同1显3,克劳修斯的“熵”偶体流之间对称交错对流所形成的宇宙梯度能级立体的、左中右旋构体的、正负零状态的(正质量同1显3,克劳修斯的“熵”<bxq>负质量同1显3,克劳修斯的“熵”<bxq>零质量同1显3,克劳修斯的“熵”)偶质偶体的诠释,是对正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正质量+1Me同1显3,克劳修斯的“熵”(旋进质量)、负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负质量-1Mr同1显3,克劳修斯的“熵”(旋出质量)、零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零质量±0Mn同1显3,克劳修斯的“熵”(摩擦±0节点)立体交错对流三变数宇宙正负零(正质量同1显3,克劳修斯的“熵”<bxq>负质量同1显3,克劳修斯的“熵”<bxq>零质量同1显3,克劳修斯的“熵”)偶质偶体的专题解读显3:克劳修斯的“熵”-1Mr、克劳修斯的“熵”+1Me、克劳修斯的“熵”±0Mn。

假设以引力、斥力的观点,在同体(同一载体中)中,既有右旋正能量+1Ee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右旋(“引力”所理解的偏正显3,克劳修斯的“熵”)偶质偶体,又有左旋负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左旋(“斥力”所理解的偏负显3,克劳修斯的“熵”)偶质偶体,其实质是不存在的,是假矛盾体;而单有右旋正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右旋(“引力”所理解的偏正显3,克劳修斯的“熵”)偶质偶体,或单有左旋负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左旋(“斥力”所理解的偏负显3,克劳修斯的“熵”)偶质偶体,也是不存在的。因此,以上所述引力、斥力的力学观不可以有作为,且也不会产生正、负、零三变数,即“引力偏正右旋+1偶质<bxq>斥力偏负左旋-1Fr偶质<bxq>中和力偏零和旋±0偶质”这三种力作用(贯穿)下的三种质量形态。(注:除此以外,即便是其他力的作用,如不说明力的载体和来源,以及此力是否双向大双向小正负顺逆的交错相互作用、摩擦±0节点、对流和对抗交换/转换,也是不可以有作为的)。

宇宙是同一能量因偏压交错对流分正负两能,正负能是统一的整体。宇宙自然现象之间是相互关联的。宇宙充满了拥挤的能量,拥挤的能量为一常量,常量的能量同±0能量,即±0偏压(常量的±0能量也同±0物质=不可视觉暗物质),宇宙常量能量(±0能量)的偏压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才能相互拥挤,将宇宙背景能量(偏正压+1偶流)立体聚射注入进质量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进而在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焦点对抗、转换/交换为天体辐射能量(偏负压-1偶流),这就是能量偏压的聚射(能转质)和辐射(质转能),即正能量(偏正能量+1Ee偶流)和负能量(偏负能量-1Er偶流)的形成过程。如用波的高低频率表述,即短波高频(正能量右旋+1Ee偶流)聚射流进天体转换/交换-长波低频(负能量左旋-1Er偶流)辐射流出质量天体。在以质量天体为中心形成的立体的、梯度能级的负能量(负能量-1Er流)偶流晕球中,同时又有正能量(宇宙背景正能量+1Ee流)对质量天体的聚射(贯穿)通过,使其晕球中立体的正、负变数能量流偏压对流起来,形成由强至弱的三维立体交错对流的正能量+1Ee流<bxq>负能量-1Er流偶流偶体范围场=局域区时空的立体正能量+1Ee<bxq>负能量-1Er流偶体偶流晕球,形成立体双向bxq交错对流的任意点摩擦和贯穿。偏正能量+1Ee流、偏负能量流-1Er、偏零能量±0En流以各自不同的波频率贯穿了各自不同的梯度能级偏正质量+1Me显3,克劳修斯的“熵”偶体偶质(偏正压梯度能级右旋构体)、偏负质量-1Mr显3,克劳修斯的“熵”偶体偶质(偏负压梯度能级左旋构体)、偏零质量显3,克劳修斯的“熵”偶体偶质(零偏压梯度能级中和旋构体)是三变数同时性的宇宙正负零(正质量+1Me同1显3,克劳修斯的“熵”<bxq>负质量-1Mr同1显3,克劳修斯的“熵”<bxq>零质量±0Mn同1显3,克劳修斯的“熵”)偶质偶体。

所谓“偶”是正确的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即源自不同载体对抗和相互作用形成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异构(偏正质量+1Me显3,克劳修斯的“熵”<bxq>偏负质量-1Mr显3,克劳修斯的“熵”)偶质偶体的配对。正负能量(偏正能量+1Ee流<bxq>偏负能量-1Er流)偶流对称交错对流而形成的能量流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克劳修斯的“熵”<bxq>负质量-1Mr同1显3,克劳修斯的“熵”)偶质偶体是一矛盾体。正负能量贯穿的偏正质量+1Me显3,克劳修斯的“熵”<bxq>偏负质量-1Mr显3,克劳修斯的“熵”的偶质偶体立体对称交错纠缠于一体,形成的进出质量天体的两组偏正负压的、立体双向梯度的、左右旋构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偏正质量+1Me显3,克劳修斯的“熵”<bxq>偏负质量-1Mr显3,克劳修斯的“熵”)偶质偶体,始终为不同载体的正负质量左右旋构体相互配对,而不是只有单一的正能量流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克劳修斯的“熵”)独立的右旋构同1显3,克劳修斯的“熵”正质量体,或单一负能量流贯穿的(负质量-1Mr同1显3,克劳修斯的“熵”)独立的左旋构同1显3,克劳修斯的“熵”负质量体,故称之为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

由宇宙偏右旋正能外力+1Fe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克劳修斯“熵”)偶质体、偏左旋负能斥力-1Fr贯穿的(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克劳修斯的“熵”)偶质体、偏中和旋零能中间力±0Fn贯穿的(偏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克劳修斯的“熵”)偶质体立体交错对流形成的三变数(右旋正质量+1Me显3,克劳修斯的“熵”<bxq>左旋负质量-1Mr显3,克劳修斯的“熵”<bxq>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克劳修斯的“熵”)偶质偶体,是现今唯一定性诠释宇宙自然现象的三变数(右旋偏正质量+1Me显3,克劳修斯的“熵”<bxq>左旋偏负质量-1Mr显3,克劳修斯的“熵”<bxq>中和旋偏零质量±0Mn显3,克劳修斯的“熵”)偶质偶体范式组合本。特此公告。

宇宙能量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弹性拥挤,流进和流出,是能量偏压和能量三变数(偏正能外力+1Fe流<bxq>偏负能斥力-1Fr流<bxq>偏零能中间力±0Fn流)偶能偶流形成的机理。偶能偶流以质量天体为对象,立体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形成同时性的立体交错对流正负零三变数,因此,异结构能量惯性贯穿作用形成的异结构质量体是从属于异结构能量力形态(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克劳修斯的“熵”<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克劳修斯的“熵”<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克劳修斯的“熵”)的偶体偶质,这是万物动力机理和物质拆分<bxq>复合的源泉。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对应矛盾体,受源自质量天体负能量(斥力-1Fr)的作用(贯穿)生成负质量-1Mr同1显3,克劳修斯的“熵”,受宇宙背景(空间)正能量(外力+1Fe)的作用(贯穿)生成正质量+1Me同1显3,克劳修斯的“熵”,它们之间相互对称双向bxq交错对流、摩擦而配对,任意摩擦点为焦点对抗转换/交换波频的±0节点,也即零质量点的特征交汇区点。

力的本质是能量。因此,以质量天体为载体的(负能量辐射)力,只能是斥力(负能量斥力),记为:-1Er=-1Fr,源自背景空间的(正能量聚射)力,只能是外力(正能量外力),记为:+1Ee=+1Fe,外力与斥力对称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对抗的焦点(转换/交换±0节点或天体中心=靶心)中和的(零能量)力,只能是零和力、中间力,记为:±0En=±0Fn;以正能外力+1Fe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正质量+1Me;以负能斥力-1Fr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负质量-1Mr;以零能和力±0Fn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零质量±0Mn。

科学观测ss433恒星,证实恒星具有同时性的三重性物质流,在三重性物质能量流(贯穿)的能转质过程中,因异构能量(力)流梯度能级的旋向作用(力),使其生成相同形态的偏正质量右旋+1Me同1显3,克劳修斯的“熵”偶质(表现为流进恒星的偏正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偏负质量左旋-1Mr同1显3,克劳修斯的“熵”偶质(表现为流出恒星的偏负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偏零质量中和旋±0Mn同1显3,克劳修斯的“熵”偶质(相对静止的偏零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这是唯一符合这一宇宙观测实证的三变数偶流物质流及贯穿的偶质。如把在现有学科实验、观测中得到的单一结论运用在宇宙中,则不能得出(单一结论只能证认了宇宙能量物质三变数正负零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克劳修斯的“熵”<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克劳修斯的“熵”<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克劳修斯的“熵”偶质偶体的其中之一,却又忽略了宇宙能量物质另外三变数正负零同时性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克劳修斯的“熵”<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克劳修斯的“熵”<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克劳修斯的“熵”偶质的其中之二,“杨子见歧路而泣之”)宇宙三变数能量力作用(贯穿)自然生成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克劳修斯的“熵”<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克劳修斯的“熵”<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克劳修斯的“熵”偶体偶质梯度能级同时性的三变数。

自然同时性三变数能量,即正能外力+1Fe<bxq>负能斥力-1Fr<bxq>零能和力±0Fn贯穿生成正质量+1Me<bxq>负质量-1Mr<bxq>零质量±0Mn的新力学基础物理理论,更有助于诠释应用物理中存在的程序歧路。

425、康德的“满云雾”隐3物质:宇宙能量同1隐3,康德的“满云雾”外力(外力+1Fe)<bxq>同1隐3,康德的“满云雾”斥力(斥力-1Fr)<bxq>同1隐3,康德的“满云雾”和力(中间力±0Fn)正负零同时性的三变数

该专题是宇宙新系统科学关于能量同1隐3,康德的“满云雾”(外力+1Fe)<bxq>同1隐3,康德的“满云雾”(斥力-1Fr)偶流的专题:该专题主要围绕宇宙能量偏正能同1隐3,康德的“满云雾”(外力+1Fe)流<bxq>偏负能同1隐3,康德的“满云雾”(斥力-1Fr)流偶流之间对称交错对流所形成的宇宙梯度能级立体的、左中右旋构体的、正负零状态的偏正变同1隐3,康德的“满云雾”(外力+1Fe)偶流<bxq>偏负变同1隐3,康德的“满云雾”(斥力-1Fr)偶流的讨论,是正能变(偏正变同1隐3,康德的“满云雾”流)偶流、负能变(偏负变同1隐3,康德的“满云雾”流)偶流、零能变(偏零变同1隐3,康德的“满云雾”流)偶流立体交错对流三变数宇宙正负零(偏正能变右旋+1<bxq>偏负能变左旋-1)偶流的专题解隐3:康德的“满云雾”流-1Fr、康德的“满云雾”流+1Fe、康德的“满云雾”流±0Fn。

假设以引力、斥力的观点,在同体(同一载体中)中,既有右旋正能量(“引力”所理解的偏正隐3,康德的“满云雾”流、偏正右旋+1流、偏正变力、偏正作用、偏正收缩、偏正核聚变、偏正向心、偏正以太、偏正阴阳、偏正太极、偏正惯性、偏正整体、偏正绝对、偏正强力、偏正+1、偏正暗物质=暗能量、……)偶流,又有左旋负能量(“斥力”所理解的偏负隐3,康德的“满云雾”流、偏负左旋-1流、偏负变力、偏负作用、偏负离心、偏负膨胀、偏负核裂变、偏负离心、偏负以太、偏负阴阳、偏负太极、偏负惯性、偏负个体、偏负相对、偏负弱力、偏负-1、偏负暗物质=暗能量、……)偶流,其实质是不存在,是假矛盾体;而单有右旋正能量(“引力”所理解的偏正隐3,康德的“满云雾”流、偏正右旋+1流、偏正变力、偏正作用、偏正收缩、偏正核聚变、偏正向心、偏正以太、偏正阴阳、偏正太极、偏正惯性、偏正整体、偏正绝对、偏强力、偏正+1、偏正暗物质=暗能量、……)偶流,或单有左旋负能量(“斥力”所理解的偏负隐3,康德的“满云雾”流、偏负左旋-1流、偏负变力、偏负作用、偏负离心、偏负膨胀、偏负以太、偏负阴阳、偏负太极、偏负惯性、偏负个体、偏负相对、偏负弱力、偏负-1、偏负暗物质=暗能量、……)偶流,也是不存在的。因此,以上所述引力、斥力的力学观不可以有作为,且也不会产生正、负、零三变数,即“引力偏正右旋+1流<->斥力偏负左旋-1流<->中和力偏零和旋±0流”这三种力学形态。(注:即便是其他力学观,如果不阐述力的载体和力的来源,以及力是否双大双小正负顺逆的交错相互作用、摩擦±0节点、对流和对抗交换/转换,也是不可以有作为的)。

宇宙是同一能量因偏压交错对流分正负两能,正负能是统一的整体。宇宙自然现象之间是相互关联的。宇宙充满了拥挤的能量,拥挤的能量为一常量,常量的能量同±0能量,即±0偏压(常量的±0能量也同±0物质=不可视觉暗物质),宇宙常量能量(±0En能量)的偏压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才能相互拥挤,将宇宙背景能量(偏正压+1Ee偶流)立体聚射注入进质量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进而在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焦点对抗、转换/交换为天体辐射能量(偏负压-1Er偶流),这就是能量偏压的聚射(能转质)和辐射(质转能),即正能量(偏正能量+1Ee偶流)和负能量(偏负能量-1Er偶流)的形成过程。如用波的高低频率表述,即短波高频(正能量右旋+1Ee偶流)聚射流进天体转换/交换-长波低频(负能量左旋-1Er偶流)辐射流出质量天体。在以质量天体为中心形成的立体的、梯度能级的负能量(负能量-1Er流)偶流晕球中,同时又有正能量(宇宙背景正能量+1Ee流)对质量天体的聚射(贯穿)通过,使其晕球中立体的正、负变数能量流偏压对流起来,形成由强至弱的三维立体交错对流的同1隐3,康德的“满云雾”(外力+1Fe)流<bxq>同1隐3,康德的“满云雾”(斥力-1Fr)流偶体偶流范围场=局域区时空的立体同1隐3,康德的“满云雾”(外力+1Fe)流<bxq>同1隐3,康德的“满云雾”(斥力-1Fr)流偶体偶流晕球,形成立体双向交错对流的任意点摩擦和相互作用。梯度能级偏正能变同1隐3,康德的“满云雾”(外力+1Fe)偶流(偏正压梯度能级右旋构体)、偏负能变同1隐3,康德的“满云雾”(斥力-1Fr)偶流(偏负压梯度能级左旋构体)、偏零能变同1隐3,康德的“满云雾”(和力±0Fn)偶流(零偏压梯度能级中和旋构体)是三变数同时性的宇宙正负零——正能同1隐3,康德的“满云雾”(外力+1Fe)流<bxq>负能同1隐3,康德的“满云雾”(斥力-1Fr)流<bxq>零能同1隐3,康德的“满云雾”(和力±0Fn)流偶流。

所谓“偶”是正确的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即源自不同载体对抗形成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异构偏正同1隐3,康德的“满云雾”(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康德的“满云雾”(斥力-1Fr)流偶流的配对。正负能量(偏正同1隐3,康德的“满云雾”流<bxq>偏负同1隐3,康德的“满云雾”流)偶流对称交错对流而形成的能量流(同1隐3,康德的“满云雾”流<bxq>同1隐3,康德的“满云雾”流)偶流是一矛盾体。正负能量(偏正同1隐3,康德的“满云雾”<bxq>偏负同1隐3,康德的“满云雾”)偶流立体对称交错对流纠缠于一体,形成的进出质量天体的两组偏正负压的、立体双向梯度的、左右旋构的能量流(偏正同1隐3,康德的“满云雾”流<bxq>偏负同1隐3,康德的“满云雾”流)偶流,为不同载体的正负能量流相互配对,而不是只有单一的正能量流的独立的同1隐3,康德的“满云雾”外力流,或单一负能量流的独立的同1隐3,康德的“满云雾”斥力流,故称之为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

由宇宙正能变(偏正能同1隐3,康德的“满云雾”外力+1Fe流)偶流、负能变(偏负能同1隐3,康德的“满云雾”斥力-1Fr流)偶流、零能变(偏零能同1隐3,康德的“满云雾”中间力±0Fn流)偶流立体交错对流形成的三变数(同1隐3,康德的“满云雾”外力+1Fe流<bxq>同1隐3,康德的“满云雾”斥力-1Fr流<bxq>同1隐3,康德的“满云雾”和力±0Fn流)偶流,是现今唯一定性诠释宇宙自然现象的三变数(偏正同1隐3,康德的“满云雾”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康德的“满云雾”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康德的“满云雾”和力±0Fn流)偶体偶流范式组合本。特此公告。

宇宙能量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弹性拥挤,流进和流出,是能量偏压和能量三变数(偏正变隐3,康德的“满云雾”外力+1Fe流<bxq>偏负变隐3,康德的“满云雾”斥力-1Fr流<bxq>偏零和变隐3,康德的“满云雾”和力±0Fn流)偶射流形成的机理。能量以质量天体为对象,立体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形成同时性的立体交错对流正负零三变数(偏正变隐3,康德的“满云雾”外力+1Fe流<bxq>偏负变隐3,康德的“满云雾”斥力-1Fr流<bxq>偏零和变隐3,康德的“满云雾”和力±0Fn流)的能量偶流,这是万物动力机理和物质拆分<bxq>复合的源泉。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作用力,以质量天体为载体的力,只能是斥力(同1隐3,康德的“满云雾”斥力),记为:-1Fr,源自背景物质空间的力,只能是外力(同1隐3,康德的“满云雾”外力),记为:+1Fe,外力与斥力对称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对抗的焦点(转换/交换±0节点或天体中心=靶心)只能是零和力、中间力(同1隐3,康德的“满云雾”和力),记为:±0Fn。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对应的矛盾体,质量天体流出负能量流即为负能量同1隐3,康德的“满云雾”斥力流,宇宙背景(空间)物质正能量流进质量天体即为正能量同1隐3,康德的“满云雾”外力流,它们之间相互对称双向交错对流、摩擦中而配对。

科学观测ss433恒星,证实恒星具有同时性的三重性物质流,而正能变右旋同1隐3,康德的“满云雾”(外力+1Fe)偶流(表现为流进恒星的偏正物质流)、负能变左旋同1隐3,康德的“满云雾”(斥力-1Fr)偶流(表现为流出恒星的偏负物质流)、零能变中和旋同1隐3,康德的“满云雾”(和力±0Fn)偶流(相对静止的偏零物质流)则是唯一符合这一宇宙观测实证的三变数偶体物质流。如把在现有学科实验、观测中得到的单一结论运用在宇宙中,则不能得出(单一结论只能证认了宇宙能量物质三变数正负零偏正同1隐3,康德的“满云雾”(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康德的“满云雾”(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康德的“满云雾”(和力±0Fn)流偶流力的其中之一,却又忽略了宇宙能量物质另外三变数正负零同时性偏正同1隐3,康德的“满云雾”(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康德的“满云雾”(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康德的“满云雾”(和力±0Fn)流偶流力的其中之二,“杨子见歧路而泣之”)宇宙偏正同1隐3,康德的“满云雾”(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康德的“满云雾”(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康德的“满云雾”(中间力±0Fn)流偶体偶流梯度能级同时性的三变数。

自然同时性三变数能量,即同1隐3,康德的“满云雾”(外力+1Fe)<bxq>同1隐3,康德的“满云雾”(斥力-1Fr)<bxq>同1隐3,康德的“满云雾”(中间力±0Fn)的新力学基础物理理论,更有助于诠释应用物理中存在的程序歧路。

426、康德的“满云雾”显3物质:宇宙右旋正质量+1Me同1显3,康德的“满云雾”<bxq>左旋负质量-1Mr同1显3,康德的“满云雾”<bxq>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康德的“满云雾”正负零同时性三变数

该专题是宇宙新力学系统科学关于能量作用下(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康德的“满云雾”<bxq>负质量-1Mr同1显3,康德的“满云雾”偶体的专题:该专题主要是对宇宙能量贯穿作用下,对偏正质量+1Me同1显3,康德的“满云雾”<bxq>偏负质量-1Mr同1显3,康德的“满云雾”偶体流之间对称交错对流所形成的宇宙梯度能级立体的、左中右旋构体的、正负零状态的(正质量同1显3,一康德的“满云雾”<bxq>负质量同1显3,康德的“满云雾”<bxq>零质量同1显3,康德的“满云雾”)偶质偶体的诠释,是对正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正质量+1Me同1显3,康德的“满云雾”(旋进质量)、负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负质量-1Mr同1显3,康德的“满云雾”(旋出质量)、零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零质量±0Mn同1显3,康德的“满云雾”(摩擦±0节点)立体交错对流三变数宇宙正负零(正质量同1显3,康德的“满云雾”<bxq>负质量同1显3,康德的“满云雾”<bxq>零质量同1显3,康德的“满云雾”)偶质偶体的专题解读显3:康德的“满云雾”-1Mr、康德的“满云雾”+1Me、康德的“满云雾”±0Mn。

假设以引力、斥力的观点,在同体(同一载体中)中,既有右旋正能量+1Ee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右旋(“引力”所理解的偏正显3,康德的“满云雾”)偶质偶体,又有左旋负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左旋(“斥力”所理解的偏负显3,康德的“满云雾”)偶质偶体,其实质是不存在的,是假矛盾体;而单有右旋正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右旋(“引力”所理解的偏正显3,康德的”满云雾“)偶质偶体,或单有左旋负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左旋(“斥力”所理解的偏负显3,康德的“满云雾”)偶质偶体,也是不存在的。因此,以上所述引力、斥力的力学观不可以有作为,且也不会产生正、负、零三变数,即“引力偏正右旋+1偶质<bxq>斥力偏负左旋-1Fr偶质<bxq>中和力偏零和旋±0偶质”这三种力作用(贯穿)下的三种质量形态。(注:除此以外,即便是其他力的作用,如不说明力的载体和来源,以及此力是否双向大双向小正负顺逆的交错相互作用、摩擦±0节点、对流和对抗交换/转换,也是不可以有作为的)。

宇宙是同一能量因偏压交错对流分正负两能,正负能是统一的整体。宇宙自然现象之间是相互关联的。宇宙充满了拥挤的能量,拥挤的能量为一常量,常量的能量同±0能量,即±0偏压(常量的±0能量也同±0物质=不可视觉暗物质),宇宙常量能量(±0能量)的偏压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才能相互拥挤,将宇宙背景能量(偏正压+1偶流)立体聚射注入进质量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进而在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焦点对抗、转换/交换为天体辐射能量(偏负压-1偶流),这就是能量偏压的聚射(能转质)和辐射(质转能),即正能量(偏正能量+1Ee偶流)和负能量(偏负能量-1Er偶流)的形成过程。如用波的高低频率表述,即短波高频(正能量右旋+1Ee偶流)聚射流进天体转换/交换-长波低频(负能量左旋-1Er偶流)辐射流出质量天体。在以质量天体为中心形成的立体的、梯度能级的负能量(负能量-1Er流)偶流晕球中,同时又有正能量(宇宙背景正能量+1Ee流)对质量天体的聚射(贯穿)通过,使其晕球中立体的正、负变数能量流偏压对流起来,形成由强至弱的三维立体交错对流的正能量+1Ee流<bxq>负能量-1Er流偶流偶体范围场=局域区时空的立体正能量+1Ee<bxq>负能量-1Er流偶体偶流晕球,形成立体双向bxq交错对流的任意点摩擦和贯穿。偏正能量+1Ee流、偏负能量流-1Er、偏零能量±0En流以各自不同的波频率贯穿了各自不同的梯度能级偏正质量+1Me显3,康德的“满云雾”偶体偶质(偏正压梯度能级右旋构体)、偏负质量-1Mr显3,康德的“满云雾”偶体偶质(偏负压梯度能级左旋构体)、偏零质量显3,康德的“满云雾”偶体偶质(零偏压梯度能级中和旋构体)是三变数同时性的宇宙正负零(正质量+1Me同1显3,康德的“满云雾”<bxq>负质量-1Mr同1显3,康德的“满云雾”<bxq>零质量±0Mn同1显3,康德的“满云雾”)偶质偶体。

所谓“偶”是正确的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即源自不同载体对抗和相互作用形成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异构(偏正质量+1Me显3,康德的“满云雾”<bxq>偏负质量-1Mr显3,康德的“满云雾”)偶质偶体的配对。正负能量(偏正能量+1Ee流<bxq>偏负能量-1Er流)偶流对称交错对流而形成的能量流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康德的“满云雾”<bxq>负质量-1Mr同1显3,康德的“满云雾”)偶质偶体是一矛盾体。正负能量贯穿的偏正质量+1Me显3,康德的“满云雾”<bxq>偏负质量-1Mr显3,康德的“满云雾”的偶质偶体立体对称交错纠缠于一体,形成的进出质量天体的两组偏正负压的、立体双向梯度的、左右旋构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偏正质量+1Me显3,康德的“满云雾”<bxq>偏负质量-1Mr显3,康德的“满云雾”)偶质偶体,始终为不同载体的正负质量左右旋构体相互配对,而不是只有单一的正能量流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康德的“满云雾”)独立的右旋构同1显3,康德的“满云雾”正质量体,或单一负能量流贯穿的(负质量-1Mr同1显3,康德的“满云雾”)独立的左旋构同1显3,康德的“满云雾”负质量体,故称之为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

由宇宙偏右旋正能外力+1Fe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康德“满云雾”)偶质体、偏左旋负能斥力-1Fr贯穿的(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康德的“满云雾”)偶质体、偏中和旋零能中间力±0Fn贯穿的(偏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康德的“满云雾”)偶质体立体交错对流形成的三变数(右旋正质量+1Me显3,康德的“满云雾”<bxq>左旋负质量-1Mr显3,康德的“满云雾”<bxq>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康德的“满云雾”)偶质偶体,是现今唯一定性诠释宇宙自然现象的三变数(右旋偏正质量+1Me显3,康德的“满云雾”<bxq>左旋偏负质量-1Mr显3,满云雾的“熵“<bxq>中和旋偏零质量±0Mn显3,康德的“满云雾”)偶质偶体范式组合本。特此公告。

宇宙能量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弹性拥挤,流进和流出,是能量偏压和能量三变数(偏正能外力+1Fe流<bxq>偏负能斥力-1Fr流<bxq>偏零能中间力±0Fn流)偶能偶流形成的机理。偶能偶流以质量天体为对象,立体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形成同时性的立体交错对流正负零三变数,因此,异结构能量惯性贯穿作用形成的异结构质量体是从属于异结构能量力形态(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康德的“满云雾”<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康德的“满云雾”<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康德的“满云雾”)的偶体偶质,这是万物动力机理和物质拆分<bxq>复合的源泉。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对应矛盾体,受源自质量天体负能量(斥力-1Fr)的作用(贯穿)生成负质量-1Mr同1显3,康德的“满云雾”,受宇宙背景(空间)正能量(外力+1Fe)的作用(贯穿)生成正质量+1Me同1显3,康德的“满云雾”,它们之间相互对称双向bxq交错对流、摩擦而配对,任意摩擦点为焦点对抗转换/交换波频的±0节点,也即零质量点的特征交汇区点。

力的本质是能量。因此,以质量天体为载体的(负能量辐射)力,只能是斥力(负能量斥力),记为:-1Er=-1Fr,源自背景空间的(正能量聚射)力,只能是外力(正能量外力),记为:+1Ee=+1Fe,外力与斥力对称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对抗的焦点(转换/交换±0节点或天体中心=靶心)中和的(零能量)力,只能是零和力、中间力,记为:±0En=±0Fn;以正能外力+1Fe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正质量+1Me;以负能斥力-1Fr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负质量-1Mr;以零能和力±0Fn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零质量±0Mn。

科学观测ss433恒星,证实恒星具有同时性的三重性物质流,在三重性物质能量流(贯穿)的能转质过程中,因异构能量(力)流梯度能级的旋向作用(力),使其生成相同形态的偏正质量右旋+1Me同1显3,康德的“满云雾”偶质(表现为流进恒星的偏正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偏负质量左旋-1Mr同1显3,康德的“满云雾”偶质(表现为流出恒星的偏负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偏零质量中和旋±0Mn同1显3,康德的“满云雾”偶质(相对静止的偏零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这是唯一符合这一宇宙观测实证的三变数偶流物质流及贯穿的偶质。如把在现有学科实验、观测中得到的单一结论运用在宇宙中,则不能得出(单一结论只能证认了宇宙能量物质三变数正负零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康德的“满云雾”<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康德的“满云雾”<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康德的“满云雾”偶质偶体的其中之一,却又忽略了宇宙能量物质另外三变数正负零同时性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康德的“满云雾”<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康德的“满云雾”<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康德的“满云雾”偶质的其中之二,“杨子见歧路而泣之”)宇宙三变数能量力作用(贯穿)自然生成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康德的“满云雾”<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康德的“满云雾”<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康德的“满云雾”偶体偶质梯度能级同时性的三变数。

自然同时性三变数能量,即正能外力+1Fe<bxq>负能斥力-1Fr<bxq>零能和力±0Fn贯穿生成正质量+1Me<bxq>负质量-1Mr<bxq>零质量±0Mn的新力学基础物理理论,更有助于诠释应用物理中存在的程序歧路。

427、黑格尔的“惯性物质”隐3物质:宇宙能量同1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外力(外力+1Fe)<bxq>同1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斥力(斥力-1Fr)<bxq>同1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和力(中间力±0Fn)正负零同时性的三变数

该专题是宇宙新系统科学关于能量同1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外力+1Fe)<bxq>同1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斥力-1Fr)偶流的专题:该专题主要围绕宇宙能量偏正能同1隐3,黒格尔的“惯性物质”(外力+1Fe)流<bxq>偏负能同1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斥力-1Fr)流偶流之间对称交错对流所形成的宇宙梯度能级立体的、左中右旋构体的、正负零状态的偏正变同1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外力+1Fe)偶流<bxq>偏负变同1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斥力-1Fr)偶流的讨论,是正能变(偏正变同1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流)偶流、负能变(偏负变同1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流)偶流、零能变(偏零变同1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流)偶流立体交错对流三变数宇宙正负零(偏正能变右旋+1<bxq>偏负能变左旋-1)偶流的专题解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流-1Fr、黑格尔的“惯性物质”流+1Fe、黑格尔的“惯性物质”流±0Fn。

假设以引力、斥力的观点,在同体(同一载体中)中,既有右旋正能量(“引力”所理解的偏正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流、偏正右旋+1流、偏正变力、偏正作用、偏正收缩、偏正核聚变、偏正向心、偏正以太、偏正阴阳、偏正太极、偏正惯性、偏正整体、偏正绝对、偏正强力、偏正+1、偏正暗物质=暗能量、……)偶流,又有左旋负能量(“斥力”所理解的偏负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流、偏负左旋-1流、偏负变力、偏负作用、偏负离心、偏负膨胀、偏负核裂变、偏负离心、偏负以太、偏负阴阳、偏负太极、偏负惯性、偏负个体、偏负相对、偏负弱力、偏负-1、偏负暗物质=暗能量、……)偶流,其实质是不存在,是假矛盾体;而单有右旋正能量(“引力”所理解的偏正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流、偏正右旋+1流、偏正变力、偏正作用、偏正收缩、偏正核聚变、偏正向心、偏正以太、偏正阴阳、偏正太极、偏正惯性、偏正整体、偏正绝对、偏强力、偏正+1、偏正暗物质=暗能量、……)偶流,或单有左旋负能量(“斥力”所理解的偏负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流、偏负左旋-1流、偏负变力、偏负作用、偏负离心、偏负膨胀、偏负以太、偏负阴阳、偏负太极、偏负惯性、偏负个体、偏负相对、偏负弱力、偏负-1、偏负暗物质=暗能量、……)偶流,也是不存在的。因此,以上所述引力、斥力的力学观不可以有作为,且也不会产生正、负、零三变数,即“引力偏正右旋+1流<->斥力偏负左旋-1流<->中和力偏零和旋±0流”这三种力学形态。(注:即便是其他力学观,如果不阐述力的载体和力的来源,以及力是否双大双小正负顺逆的交错相互作用、摩擦±0节点、对流和对抗交换/转换,也是不可以有作为的)。

宇宙是同一能量因偏压交错对流分正负两能,正负能是统一的整体。宇宙自然现象之间是相互关联的。宇宙充满了拥挤的能量,拥挤的能量为一常量,常量的能量同±0能量,即±0偏压(常量的±0能量也同±0物质=不可视觉暗物质),宇宙常量能量(±0En能量)的偏压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才能相互拥挤,将宇宙背景能量(偏正压+1Ee偶流)立体聚射注入进质量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进而在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焦点对抗、转换/交换为天体辐射能量(偏负压-1Er偶流),这就是能量偏压的聚射(能转质)和辐射(质转能),即正能量(偏正能量+1Ee偶流)和负能量(偏负能量-1Er偶流)的形成过程。如用波的高低频率表述,即短波高频(正能量右旋+1Ee偶流)聚射流进天体转换/交换-长波低频(负能量左旋-1Er偶流)辐射流出质量天体。在以质量天体为中心形成的立体的、梯度能级的负能量(负能量-1Er流)偶流晕球中,同时又有正能量(宇宙背景正能量+1Ee流)对质量天体的聚射(贯穿)通过,使其晕球中立体的正、负变数能量流偏压对流起来,形成由强至弱的三维立体交错对流的同1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外力+1Fe)流<bxq>同1隐3,黑格尔“惯性物质”(斥力-1Fr)流偶体偶流范围场=局域区时空的立体同1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外力+1Fe)流<bxq>同1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斥力-1Fr)流偶体偶流晕球,形成立体双向交错对流的任意点摩擦和相互作用。梯度能级偏正能变同1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外力+1Fe)偶流(偏正压梯度能级右旋构体)、偏负能变同1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斥力-1Fr)偶流(偏负压梯度能级左旋构体)、偏零能变同1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和力±0Fn)偶流(零偏压梯度能级中和旋构体)是三变数同时性的宇宙正负零——正能同1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外力+1Fe)流<bxq>负能同1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斥力-1Fr)流<bxq>零能同1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和力±0Fn)流偶流。

所谓“偶”是正确的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即源自不同载体对抗形成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异构偏正同1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斥力-1Fr)流偶流的配对。正负能量(偏正同1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流<bxq>偏负同1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流)偶流对称交错对流而形成的能量流(同1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流<bxq>同1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流)偶流是一矛盾体。正负能量(偏正同1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bxq>偏负同1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偶流立体对称交错对流纠缠于一体,形成的进出质量天体的两组偏正负压的、立体双向梯度的、左右旋构的能量流(偏正同1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流<bxq>偏负同1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流)偶流,为不同载体的正负能量流相互配对,而不是只有单一的正能量流的独立的同1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外力流,或单一负能量流的独立的同1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斥力流,故称之为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

由宇宙正能变(偏正能同1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外力+1Fe流)偶流、负能变(偏负能同1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斥力-1Fr流)偶流、零能变(偏零能同1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中间力±0Fn流)偶流立体交错对流形成的三变数(同1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外力+1Fe流<bxq>同1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斥力-1Fr流<bxq>同1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和力±0Fn流)偶流,是现今唯一定性诠释宇宙自然现象的三变数(偏正同1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和力±0Fn流)偶体偶流范式组合本。特此公告。

宇宙能量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弹性拥挤,流进和流出,是能量偏压和能量三变数(偏正变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外力+1Fe流<bxq>偏负变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斥力-1Fr流<bxq>偏零和变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和力±0Fn流)偶射流形成的机理。能量以质量天体为对象,立体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形成同时性的立体交错对流正负零三变数(偏正变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外力+1Fe流<bxq>偏负变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斥力-1Fr流<bxq>偏零和变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和力±0Fn流)的能量偶流,这是万物动力机理和物质拆分<bxq>复合的源泉。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作用力,以质量天体为载体的力,只能是斥力(同1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斥力),记为:-1Fr,源自背景物质空间的力,只能是外力(同1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外力),记为:+1Fe,外力与斥力对称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对抗的焦点(转换/交换±0节点或天体中心=靶心)只能是零和力、中间力(同1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和力),记为:±0Fn。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对应的矛盾体,质量天体流出负能量流即为负能量同1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斥力流,宇宙背景(空间)物质正能量流进质量天体即为正能量同1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外力流,它们之间相互对称双向交错对流、摩擦中而配对。

科学观测ss433恒星,证实恒星具有同时性的三重性物质流,而正能变右旋同1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外力+1Fe)偶流(表现为流进恒星的偏正物质流)、负能变左旋同1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斥力-1Fr)偶流(表现为流出恒星的偏负物质流)、零能变中和旋同1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和力±0Fn)偶流(相对静止的偏零物质流)则是唯一符合这一宇宙观测实证的三变数偶体物质流。如把在现有学科实验、观测中得到的单一结论运用在宇宙中,则不能得出(单一结论只能证认了宇宙能量物质三变数正负零偏正同1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和力±0Fn)流偶流力的其中之一,却又忽略了宇宙能量物质另外三变数正负零同时性偏正同1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和力±0Fn)流偶流力的其中之二,“杨子见歧路而泣之”)宇宙偏正同1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黒格尔的“惯性物质“(中间力±0Fn)流偶体偶流梯度能级同时性的三变数。

自然同时性三变数能量,即同1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外力+1Fe)<bxq>同1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斥力-1Fr)<bxq>同1隐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中间力±0Fn)的新力学基础物理理论,更有助于诠释应用物理中存在的程序歧路

428、黑格尔的“惯性物质”显3物质:宇宙右旋正质量+1Me同1显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bxq>左旋负质量-1Mr同1显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bxq>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正负零同时性三变数

该专题是宇宙新力学系统科学关于能量作用下(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bxq>负质量-1Mr同1显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偶体的专题:该专题主要是对宇宙能量贯穿作用下,对偏正质量+1Me同1显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bxq>偏负质量-1Mr同1显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偶体流之间对称交错对流所形成的宇宙梯度能级立体的、左中右旋构体的、正负零状态的(正质量同1显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bxq>负质量同1显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bxq>零质量同1显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偶质偶体的诠释,是对正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正质量+1Me同1显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旋进质量)、负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负质量-1Mr同1显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旋出质量)、零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零质量±0Mn同1显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摩擦±0节点)立体交错对流三变数宇宙正负零(正质量同1显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bxq>负质量同1显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bxq>零质量同1显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偶质偶体的专题解读显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1Mr、黑格尔的“惯性物质”+1Me、黑格尔的“惯性物质”±0Mn。

假设以引力、斥力的观点,在同体(同一载体中)中,既有右旋正能量+1Ee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右旋(“引力”所理解的偏正显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偶质偶体,又有左旋负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左旋(“斥力”所理解的偏负显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偶质偶体,其实质是不存在的,是假矛盾体;而单有右旋正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右旋(“引力”所理解的偏正显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偶质偶体,或单有左旋负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左旋(“斥力”所理解的偏负显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偶质偶体,也是不存在的。因此,以上所述引力、斥力的力学观不可以有作为,且也不会产生正、负、零三变数,即“引力偏正右旋+1偶质<bxq>斥力偏负左旋-1Fr偶质<bxq>中和力偏零和旋±0偶质”这三种力作用(贯穿)下的三种质量形态。(注:除此以外,即便是其他力的作用,如不说明力的载体和来源,以及此力是否双向大双向小正负顺逆的交错相互作用、摩擦±0节点、对流和对抗交换/转换,也是不可以有作为的)。

宇宙是同一能量因偏压交错对流分正负两能,正负能是统一的整体。宇宙自然现象之间是相互关联的。宇宙充满了拥挤的能量,拥挤的能量为一常量,常量的能量同±0能量,即±0偏压(常量的±0能量也同±0物质=不可视觉暗物质),宇宙常量能量(±0能量)的偏压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才能相互拥挤,将宇宙背景能量(偏正压+1偶流)立体聚射注入进质量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进而在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焦点对抗、转换/交换为天体辐射能量(偏负压-1偶流),这就是能量偏压的聚射(能转质)和辐射(质转能),即正能量(偏正能量+1Ee偶流)和负能量(偏负能量-1Er偶流)的形成过程。如用波的高低频率表述,即短波高频(正能量右旋+1Ee偶流)聚射流进天体转换/交换-长波低频(负能量左旋-1Er偶流)辐射流出质量天体。在以质量天体为中心形成的立体的、梯度能级的负能量(负能量-1Er流)偶流晕球中,同时又有正能量(宇宙背景正能量+1Ee流)对质量天体的聚射(贯穿)通过,使其晕球中立体的正、负变数能量流偏压对流起来,形成由强至弱的三维立体交错对流的正能量+1Ee流<bxq>负能量-1Er流偶流偶体范围场=局域区时空的立体正能量+1Ee<bxq>负能量-1Er流偶体偶流晕球,形成立体双向bxq交错对流的任意点摩擦和贯穿。偏正能量+1Ee流、偏负能量流-1Er、偏零能量±0En流以各自不同的波频率贯穿了各自不同的梯度能级偏正质量+1Me显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偶体偶质(偏正压梯度能级右旋构体)、偏负质量-1Mr显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偶体偶质(偏负压梯度能级左旋构体)、偏零质量显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偶体偶质(零偏压梯度能级中和旋构体)是三变数同时性的宇宙正负零(正质量+1Me同1显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bxq>负质量-1Mr同1显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bxq>零质量±0Mn同1显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偶质偶体。

所谓“偶”是正确的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即源自不同载体对抗和相互作用形成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异构(偏正质量+1Me显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bxq>偏负质量-1Mr显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偶质偶体的配对。正负能量(偏正能量+1Ee流<bxq>偏负能量-1Er流)偶流对称交错对流而形成的能量流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bxq>负质量-1Mr同1显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偶质偶体是一矛盾体。正负能量贯穿的偏正质量+1Me显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bxq>偏负质量-1Mr显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的偶质偶体立体对称交错纠缠于一体,形成的进出质量天体的两组偏正负压的、立体双向梯度的、左右旋构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偏正质量+1Me显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bxq>偏负质量-1Mr显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偶质偶体,始终为不同载体的正负质量左右旋构体相互配对,而不是只有单一的正能量流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独立的右旋构同1显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正质量体,或单一负能量流贯穿的(负质量-1Mr同1显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独立的左旋构同1显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负质量体,故称之为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

由宇宙偏右旋正能外力+1Fe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偶质体、偏左旋负能斥力-1Fr贯穿的(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偶质体、偏中和旋零能中间力±0Fn贯穿的(偏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偶质体立体交错对流形成的三变数(右旋正质量+1Me显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bxq>左旋负质量-1Mr显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bxq>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偶质偶体,是现今唯一定性诠释宇宙自然现象的三变数(右旋偏正质量+1Me显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bxq>左旋偏负质量-1Mr显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bxq>中和旋偏零质量±0Mn显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偶质偶体范式组合本。特此公告。

宇宙能量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弹性拥挤,流进和流出,是能量偏压和能量三变数(偏正能外力+1Fe流<bxq>偏负能斥力-1Fr流<bxq>偏零能中间力±0Fn流)偶能偶流形成的机理。偶能偶流以质量天体为对象,立体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形成同时性的立体交错对流正负零三变数,因此,异结构能量惯性贯穿作用形成的异结构质量体是从属于异结构能量力形态(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的偶体偶质,这是万物动力机理和物质拆分<bxq>复合的源泉。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对应矛盾体,受源自质量天体负能量(斥力-1Fr)的作用(贯穿)生成负质量-1Mr同1显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受宇宙背景(空间)正能量(外力+1Fe)的作用(贯穿)生成正质量+1Me同1显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它们之间相互对称双向bxq交错对流、摩擦而配对,任意摩擦点为焦点对抗转换/交换波频的±0节点,也即零质量点的特征交汇区点。

力的本质是能量。因此,以质量天体为载体的(负能量辐射)力,只能是斥力(负能量斥力),记为:-1Er=-1Fr,源自背景空间的(正能量聚射)力,只能是外力(正能量外力),记为:+1Ee=+1Fe,外力与斥力对称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对抗的焦点(转换/交换±0节点或天体中心=靶心)中和的(零能量)力,只能是零和力、中间力,记为:±0En=±0Fn;以正能外力+1Fe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正质量+1Me;以负能斥力-1Fr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负质量-1Mr;以零能和力±0Fn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零质量±0Mn。

科学观测ss433恒星,证实恒星具有同时性的三重性物质流,在三重性物质能量流(贯穿)的能转质过程中,因异构能量(力)流梯度能级的旋向作用(力),使其生成相同形态的偏正质量右旋+1Me同1显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偶质(表现为流进恒星的偏正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偏负质量左旋-1Mr同1显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偶质(表现为流出恒星的偏负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偏零质量中和旋±0Mn同1显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偶质(相对静止的偏零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这是唯一符合这一宇宙观测实证的三变数偶流物质流及贯穿的偶质。如把在现有学科实验、观测中得到的单一结论运用在宇宙中,则不能得出(单一结论只能证认了宇宙能量物质三变数正负零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偶质偶体的其中之一,却又忽略了宇宙能量物质另外三变数正负零同时性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偶质的其中之二,“杨子见歧路而泣之”)宇宙三变数能量力作用(贯穿)自然生成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黑格尔的“惯性物质”偶体偶质梯度能级同时性的三变数。

自然同时性三变数能量,即正能外力+1Fe<bxq>负能斥力-1Fr<bxq>零能和力±0Fn贯穿生成正质量+1Me<bxq>负质量-1Mr<bxq>零质量±0Mn的新力学基础物理理论,更有助于诠释应用物理中存在的程序歧路。

429、劳厄的“光波物”隐3物质:宇宙能量同1隐3,劳厄的“光波物”外力(外力+1Fe)<bxq>同1隐3,劳厄的“光波物”斥力(斥力-1Fr)<bxq>同1隐3,劳厄的“光波物”和力(中间力±0Fn)正负零同时性的三变数

该专题是宇宙新系统科学关于能量同1隐3,劳厄的“光波物”(外力+1Fe)<bxq>同1隐3,劳厄的“光波物”(斥力-1Fr)偶流的专题:该专题主要围绕宇宙能量偏正能同1隐3,劳厄的“光波物”(外力+1Fe)流<bxq>偏负能同1隐3,劳厄的“光波物”(斥力-1Fr)流偶流之间对称交错对流所形成的宇宙梯度能级立体的、左中右旋构体的、正负零状态的偏正变同1隐3,劳厄的“光波物”(外力+1Fe)偶流<bxq>偏负变同1隐3,劳厄的“光波物”(斥力-1Fr)偶流的讨论,是正能变(偏正变同1隐3,劳厄的“光波物”流)偶流、负能变(偏负变同1隐3,劳厄的“光波物”流)偶流、零能变(偏零变同1隐3,劳厄的“光波物”流)偶流立体交错对流三变数宇宙正负零(偏正能变右旋+1<bxq>偏负能变左旋-1)偶流的专题解隐3:劳厄的“光波物”流-1Fr、劳厄的“光波物”流+1Fe、劳厄的“光波物”流±0Fn。

假设以引力、斥力的观点,在同体(同一载体中)中,既有右旋正能量(“引力”所理解的偏正隐3,劳厄的“光波物”流、偏正右旋+1流、偏正变力、偏正作用、偏正收缩、偏正核聚变、偏正向心、偏正以太、偏正阴阳、偏正太极、偏正惯性、偏正整体、偏正绝对、偏正强力、偏正+1、偏正暗物质=暗能量、……)偶流,又有左旋负能量(“斥力”所理解的偏负隐3,劳厄的“光波物”流、偏负左旋-1流、偏负变力、偏负作用、偏负离心、偏负膨胀、偏负核裂变、偏负离心、偏负以太、偏负阴阳、偏负太极、偏负惯性、偏负个体、偏负相对、偏负弱力、偏负-1、偏负暗物质=暗能量、……)偶流,其实质是不存在,是假矛盾体;而单有右旋正能量(“引力”所理解的偏正隐3,劳厄的“光波物”流、偏正右旋+1流、偏正变力、偏正作用、偏正收缩、偏正核聚变、偏正向心、偏正以太、偏正阴阳、偏正太极、偏正惯性、偏正整体、偏正绝对、偏强力、偏正+1、偏正暗物质=暗能量、……)偶流,或单有左旋负能量(“斥力”所理解的偏负隐3,劳厄的“光波物”流、偏负左旋-1流、偏负变力、偏负作用、偏负离心、偏负膨胀、偏负以太、偏负阴阳、偏负太极、偏负惯性、偏负个体、偏负相对、偏负弱力、偏负-1、偏负暗物质=暗能量、……)偶流,也是不存在的。因此,以上所述引力、斥力的力学观不可以有作为,且也不会产生正、负、零三变数,即“引力偏正右旋+1流<->斥力偏负左旋-1流<->中和力偏零和旋±0流”这三种力学形态。(注:即便是其他力学观,如果不阐述力的载体和力的来源,以及力是否双大双小正负顺逆的交错相互作用、摩擦±0节点、对流和对抗交换/转换,也是不可以有作为的)。

宇宙是同一能量因偏压交错对流分正负两能,正负能是统一的整体。宇宙自然现象之间是相互关联的。宇宙充满了拥挤的能量,拥挤的能量为一常量,常量的能量同±0能量,即±0偏压(常量的±0能量也同±0物质=不可视觉暗物质),宇宙常量能量(±0En能量)的偏压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才能相互拥挤,将宇宙背景能量(偏正压+1Ee偶流)立体聚射注入进质量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进而在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焦点对抗、转换/交换为天体辐射能量(偏负压-1Er偶流),这就是能量偏压的聚射(能转质)和辐射(质转能),即正能量(偏正能量+1Ee偶流)和负能量(偏负能量-1Er偶流)的形成过程。如用波的高低频率表述,即短波高频(正能量右旋+1Ee偶流)聚射流进天体转换/交换-长波低频(负能量左旋-1Er偶流)辐射流出质量天体。在以质量天体为中心形成的立体的、梯度能级的负能量(负能量-1Er流)偶流晕球中,同时又有正能量(宇宙背景正能量+1Ee流)对质量天体的聚射(贯穿)通过,使其晕球中立体的正、负变数能量流偏压对流起来,形成由强至弱的三维立体交错对流的同1隐3,劳厄的“光波物”(外力+1Fe)流<bxq>同1隐3,劳厄“光波物”(斥力-1Fr)流偶体偶流范围场=局域区时空的立体同1隐3,劳厄的“光波物”(外力+1Fe)流<bxq>同1隐3,劳厄的“光波物”(斥力-1Fr)流偶体偶流晕球,形成立体双向交错对流的任意点摩擦和相互作用。梯度能级偏正能变同1隐3,劳厄的“光波物”(外力+1Fe)偶流(偏正压梯度能级右旋构体)、偏负能变同1隐3,劳厄的“光波物”(斥力-1Fr)偶流(偏负压梯度能级左旋构体)、偏零能变同1隐3,劳厄的“光波物”(和力±0Fn)偶流(零偏压梯度能级中和旋构体)是三变数同时性的宇宙正负零——正能同1隐3,劳厄的“光波物”(外力+1Fe)流<bxq>负能同1隐3,劳厄的“光波物”(斥力-1Fr)流<bxq>零能同1隐3,劳厄的“光波物”(和力±0Fn)流偶流。

所谓“偶”是正确的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即源自不同载体对抗形成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异构偏正同1隐3,劳厄的“光波物”(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劳厄的“光波物”(斥力-1Fr)流偶流的配对。正负能量(偏正同1隐3,劳厄的“光波物”流<bxq>偏负同1隐3,劳厄的“光波物”流)偶流对称交错对流而形成的能量流(同1隐3,劳厄的“光波物”流<bxq>同1隐3,劳厄的“光波物”流)偶流是一矛盾体。正负能量(偏正同1隐3,劳厄的“光波物”<bxq>偏负同1隐3,劳厄的“光波物”)偶流立体对称交错对流纠缠于一体,形成的进出质量天体的两组偏正负压的、立体双向梯度的、左右旋构的能量流(偏正同1隐3,劳厄的“光波物”流<bxq>偏负同1隐3,劳厄的“光波物”流)偶流,为不同载体的正负能量流相互配对,而不是只有单一的正能量流的独立的同1隐3,劳厄的“光波物”外力流,或单一负能量流的独立的同1隐3,劳厄的“光波物”斥力流,故称之为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

由宇宙正能变(偏正能同1隐3,劳厄的“光波物”外力+1Fe流)偶流、负能变(偏负能同1隐3,劳厄的“光波物”斥力-1Fr流)偶流、零能变(偏零能同1隐3,劳厄的“光波物”中间力±0Fn流)偶流立体交错对流形成的三变数(同1隐3,劳厄的“光波物”外力+1Fe流<bxq>同1隐3,劳厄的“光波物”斥力-1Fr流<bxq>同1隐3,劳厄的“光波物”和力±0Fn流)偶流,是现今唯一定性诠释宇宙自然现象的三变数(偏正同1隐3,劳厄的“光波物”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劳厄的“光波物”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劳厄的“光波物”和力±0Fn流)偶体偶流范式组合本。特此公告。

宇宙能量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弹性拥挤,流进和流出,是能量偏压和能量三变数(偏正变隐3,劳厄的“光波物”外力+1Fe流<bxq>偏负变隐3,劳厄的“光波物”斥力-1Fr流<bxq>偏零和变隐3,劳厄的“光波物”和力±0Fn流)偶射流形成的机理。能量以质量天体为对象,立体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形成同时性的立体交错对流正负零三变数(偏正变隐3,劳厄的“光波物”外力+1Fe流<bxq>偏负变隐3,劳厄的“光波物”斥力-1Fr流<bxq>偏零和变隐3,劳厄的“光波物”和力±0Fn流)的能量偶流,这是万物动力机理和物质拆分<bxq>复合的源泉。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作用力,以质量天体为载体的力,只能是斥力(同1隐3,劳厄的“光波物”斥力),记为:-1Fr,源自背景物质空间的力,只能是外力(同1隐3,劳厄的“光波物”外力),记为:+1Fe,外力与斥力对称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对抗的焦点(转换/交换±0节点或天体中心=靶心)只能是零和力、中间力(同1隐3,劳厄的“光波物”和力),记为:±0Fn。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对应的矛盾体,质量天体流出负能量流即为负能量同1隐3,劳厄的“光波物”斥力流,宇宙背景(空间)物质正能量流进质量天体即为正能量同1隐3,劳厄的“光波物”外力流,它们之间相互对称双向交错对流、摩擦中而配对。

科学观测ss433恒星,证实恒星具有同时性的三重性物质流,而正能变右旋同1隐3,劳厄的“光波物”(外力+1Fe)偶流(表现为流进恒星的偏正物质流)、负能变左旋同1隐3,劳厄的“光波物”(斥力-1Fr)偶流(表现为流出恒星的偏负物质流)、零能变中和旋同1隐3,劳厄的“光波物”(和力±0Fn)偶流(相对静止的偏零物质流)则是唯一符合这一宇宙观测实证的三变数偶体物质流。如把在现有学科实验、观测中得到的单一结论运用在宇宙中,则不能得出(单一结论只能证认了宇宙能量物质三变数正负零偏正同1隐3,劳厄的“光波物”(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劳厄的“光波物”(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劳厄的“光波物”(和力±0Fn)流偶流力的其中之一,却又忽略了宇宙能量物质另外三变数正负零同时性偏正同1隐3,劳厄的“光波物”(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劳厄的“光波物”(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劳厄的“光波物”(和力±0Fn)流偶流力的其中之二,“杨子见歧路而泣之”)宇宙偏正同1隐3,劳厄的“光波物”(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劳厄的“光波物”(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劳厄的“光波物”(中间力±0Fn)流偶体偶流梯度能级同时性的三变数。

自然同时性三变数能量,即同1隐3,劳厄的“光波物”(外力+1Fe)<bxq>同1隐3,劳厄的“光波物”(斥力-1Fr)<bxq>同1隐3,劳厄的“光波物”(中间力±0Fn)的新力学基础物理理论,更有助于诠释应用物理中存在的程序歧路。

430、劳厄的“光波物”显3物质:宇宙右旋正质量+1Me同1显3,劳厄的“光波物”<bxq>左旋负质量-1Mr同1显3,劳厄的“光波物”<bxq>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劳厄的“光波物”正负零同时性三变数

该专题是宇宙新力学系统科学关于能量作用下(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劳厄的“光波物”<bxq>负质量-1Mr同1显3,劳厄的“光波物”偶体的专题:该专题主要是对宇宙能量贯穿作用下,对偏正质量+1Me同1显3,劳厄的“光波物”<bxq>偏负质量-1Mr同1显3,劳厄的“光波物”偶体流之间对称交错对流所形成的宇宙梯度能级立体的、左中右旋构体的、正负零状态的(正质量同1显3,劳厄的“光波物”<bxq>负质量同1显3,劳厄的“光波物”<bxq>零质量同1显3,劳厄的“光波物”)偶质偶体的诠释,是对正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正质量+1Me同1显3,劳厄的“光波物”(旋进质量)、负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负质量-1Mr同1显3,劳厄的“光波物”(旋出质量)、零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零质量±0Mn同1显3,劳厄的“光波物”(摩擦±0节点)立体交错对流三变数宇宙正负零(正质量同1显3,劳厄的“光波物”<bxq>负质量同1显3,劳厄的“光波物”<bxq>零质量同1显3,劳厄的“光波物”)偶质偶体的专题解读显3:劳厄的“光波物”-1Mr、劳厄的“光波物”+1Me、劳厄的“光波物”±0Mn。

假设以引力、斥力的观点,在同体(同一载体中)中,既有右旋正能量+1Ee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右旋(“引力”所理解的偏正显3,劳厄的“光波物”)偶质偶体,又有左旋负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左旋(“斥力”所理解的偏负显3,劳厄的“光波物”)偶质偶体,其实质是不存在的,是假矛盾体;而单有右旋正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右旋(“引力”所理解的偏正显3,劳厄的“光波物”)偶质偶体,或单有左旋负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左旋(“斥力”所理解的偏负显3,劳厄的“光波物”)偶质偶体,也是不存在的。因此,以上所述引力、斥力的力学观不可以有作为,且也不会产生正、负、零三变数,即“引力偏正右旋+1偶质<bxq>斥力偏负左旋-1Fr偶质<bxq>中和力偏零和旋±0偶质”这三种力作用(贯穿)下的三种质量形态。(注:除此以外,即便是其他力的作用,如不说明力的载体和来源,以及此力是否双向大双向小正负顺逆的交错相互作用、摩擦±0节点、对流和对抗交换/转换,也是不可以有作为的)。

宇宙是同一能量因偏压交错对流分正负两能,正负能是统一的整体。宇宙自然现象之间是相互关联的。宇宙充满了拥挤的能量,拥挤的能量为一常量,常量的能量同±0能量,即±0偏压(常量的±0能量也同±0物质=不可视觉暗物质),宇宙常量能量(±0能量)的偏压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才能相互拥挤,将宇宙背景能量(偏正压+1偶流)立体聚射注入进质量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进而在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焦点对抗、转换/交换为天体辐射能量(偏负压-1偶流),这就是能量偏压的聚射(能转质)和辐射(质转能),即正能量(偏正能量+1Ee偶流)和负能量(偏负能量-1Er偶流)的形成过程。如用波的高低频率表述,即短波高频(正能量右旋+1Ee偶流)聚射流进天体转换/交换-长波低频(负能量左旋-1Er偶流)辐射流出质量天体。在以质量天体为中心形成的立体的、梯度能级的负能量(负能量-1Er流)偶流晕球中,同时又有正能量(宇宙背景正能量+1Ee流)对质量天体的聚射(贯穿)通过,使其晕球中立体的正、负变数能量流偏压对流起来,形成由强至弱的三维立体交错对流的正能量+1Ee流<bxq>负能量-1Er流偶流偶体范围场=局域区时空的立体正能量+1Ee<bxq>负能量-1Er流偶体偶流晕球,形成立体双向bxq交错对流的任意点摩擦和贯穿。偏正能量+1Ee流、偏负能量流-1Er、偏零能量±0En流以各自不同的波频率贯穿了各自不同的梯度能级偏正质量+1Me显3,劳厄的“光波物”偶体偶质(偏正压梯度能级右旋构体)、偏负质量-1Mr显3,劳厄的“光波物”偶体偶质(偏负压梯度能级左旋构体)、偏零质量显3,劳厄的“光波物”偶体偶质(零偏压梯度能级中和旋构体)是三变数同时性的宇宙正负零(正质量+1Me同1显3,劳厄的“光波物”<bxq>负质量-1Mr同1显3,劳厄的“光波物”<bxq>零质量±0Mn同1显3,劳厄的“光波物”)偶质偶体。

所谓“偶”是正确的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即源自不同载体对抗和相互作用形成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异构(偏正质量+1Me显3,劳厄的“光波物”<bxq>偏负质量-1Mr显3,劳厄的“光波物”)偶质偶体的配对。正负能量(偏正能量+1Ee流<bxq>偏负能量-1Er流)偶流对称交错对流而形成的能量流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劳厄的“光波物”<bxq>负质量-1Mr同1显3,劳厄的“光波物”)偶质偶体是一矛盾体。正负能量贯穿的偏正质量+1Me显3,劳厄的“光波物”<bxq>偏负质量-1Mr显3,劳厄的“光波物”的偶质偶体立体对称交错纠缠于一体,形成的进出质量天体的两组偏正负压的、立体双向梯度的、左右旋构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偏正质量+1Me显3,劳厄的“光波物”<bxq>偏负质量-1Mr显3,劳厄的“光波物”)偶质偶体,始终为不同载体的正负质量左右旋构体相互配对,而不是只有单一的正能量流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劳厄的“光波物”)独立的右旋构同1显3,劳厄的“光波物”正质量体,或单一负能量流贯穿的(负质量-1Mr同1显3,劳厄的“光波物”)独立的左旋构同1显3,劳厄的“光波物”负质量体,故称之为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

由宇宙偏右旋正能外力+1Fe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劳厄的“光波物”)偶质体、偏左旋负能斥力-1Fr贯穿的(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劳厄的“光波物”)偶质体、偏中和旋零能中间力±0Fn贯穿的(偏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劳厄的“光波物”)偶质体立体交错对流形成的三变数(右旋正质量+1Me显3,劳厄的“光波物”<bxq>左旋负质量-1Mr显3,劳厄的“光波物”<bxq>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劳厄的“光波物”)偶质偶体,是现今唯一定性诠释宇宙自然现象的三变数(右旋偏正质量+1Me显3,劳厄的“光波物”<bxq>左旋偏负质量-1Mr显3,劳厄的“光波物”<bxq>中和旋偏零质量±0Mn显3,劳厄的“光波物”)偶质偶体范式组合本。特此公告。

宇宙能量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弹性拥挤,流进和流出,是能量偏压和能量三变数(偏正能外力+1Fe流<bxq>偏负能斥力-1Fr流<bxq>偏零能中间力±0Fn流)偶能偶流形成的机理。偶能偶流以质量天体为对象,立体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形成同时性的立体交错对流正负零三变数,因此,异结构能量惯性贯穿作用形成的异结构质量体是从属于异结构能量力形态(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劳厄的“光波物”<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劳厄的“光波物”<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劳厄的“光波物”)的偶体偶质,这是万物动力机理和物质拆分<bxq>复合的源泉。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对应矛盾体,受源自质量天体负能量(斥力-1Fr)的作用(贯穿)生成负质量-1Mr同1显3,劳厄的“光波物”,受宇宙背景(空间)正能量(外力+1Fe)的作用(贯穿)生成正质量+1Me同1显3,劳厄的“光波物”,它们之间相互对称双向bxq交错对流、摩擦而配对,任意摩擦点为焦点对抗转换/交换波频的±0节点,也即零质量点的特征交汇区点。

力的本质是能量。因此,以质量天体为载体的(负能量辐射)力,只能是斥力(负能量斥力),记为:-1Er=-1Fr,源自背景空间的(正能量聚射)力,只能是外力(正能量外力),记为:+1Ee=+1Fe,外力与斥力对称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对抗的焦点(转换/交换±0节点或天体中心=靶心)中和的(零能量)力,只能是零和力、中间力,记为:±0En=±0Fn;以正能外力+1Fe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正质量+1Me;以负能斥力-1Fr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负质量-1Mr;以零能和力±0Fn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零质量±0Mn。

科学观测ss433恒星,证实恒星具有同时性的三重性物质流,在三重性物质能量流(贯穿)的能转质过程中,因异构能量(力)流梯度能级的旋向作用(力),使其生成相同形态的偏正质量右旋+1Me同1显3,劳厄的“光波物”偶质(表现为流进恒星的偏正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偏负质量左旋-1Mr同1显3,劳厄的“光波物”偶质(表现为流出恒星的偏负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偏零质量中和旋±0Mn同1显3,劳厄的“光波物”偶质(相对静止的偏零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这是唯一符合这一宇宙观测实证的三变数偶流物质流及贯穿的偶质。如把在现有学科实验、观测中得到的单一结论运用在宇宙中,则不能得出(单一结论只能证认了宇宙能量物质三变数正负零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劳厄的“光波物”<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劳厄的“光波物”<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劳厄的“光波物”偶质偶体的其中之一,却又忽略了宇宙能量物质另外三变数正负零同时性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劳厄的“光波物”<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劳厄的“光波物”<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劳厄的“光波物”偶质的其中之二,“杨子见歧路而泣之”)宇宙三变数能量力作用(贯穿)自然生成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劳厄的“光波物”<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劳厄的“光波物”<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劳厄的“光波物”偶体偶质梯度能级同时性的三变数。

自然同时性三变数能量,即正能外力+1Fe<bxq>负能斥力-1Fr<bxq>零能和力±0Fn贯穿生成正质量+1Me<bxq>负质量-1Mr<bxq>零质量±0Mn的新力学基础物理理论,更有助于诠释应用物理中存在的程序歧路。

431、狄拉克的“海洋”隐3物质:宇宙能量同1隐3,狄拉克的“海洋”外力(外力+1Fe)<bxq>同1隐3,狄拉克的“海洋”斥力(斥力-1Fr)<bxq>同1隐3,狄拉克的“海洋”和力(中间力±0Fn)正负零同时性的三变数

该专题是宇宙新系统科学关于能量同1隐3,狄拉克的“海洋”(外力+1Fe)<bxq>同1隐3,狄拉克的“海洋”(斥力-1Fr)偶流的专题:该专题主要围绕宇宙能量偏正能同1隐3,狄拉克的“海洋”(外力+1Fe)流<bxq>偏负能同1隐3,狄拉克的“海洋”(斥力-1Fr)流偶流之间对称交错对流所形成的宇宙梯度能级立体的、左中右旋构体的、正负零状态的偏正变同1隐3,狄拉克的“海洋”(外力+1Fe)偶流<bxq>偏负变同1隐3,狄拉克的“海洋”(斥力-1Fr)偶流的讨论,是正能变(偏正变同1隐3,狄拉克的“海洋”流)偶流、负能变(偏负变同1隐3,狄拉克的“海洋”流)偶流、零能变(偏零变同1隐3,狄拉克的“海洋”流)偶流立体交错对流三变数宇宙正负零(偏正能变右旋+1<bxq>偏负能变左旋-1)偶流的专题解隐3:狄拉克的“海洋”流-1Fr、狄拉克的“海洋”流+1Fe、狄拉克的“海洋”流±0Fn。

假设以引力、斥力的观点,在同体(同一载体中)中,既有右旋正能量(“引力”所理解的偏正隐3,狄拉克的“海洋”流、偏正右旋+1流、偏正变力、偏正作用、偏正收缩、偏正核聚变、偏正向心、偏正以太、偏正阴阳、偏正太极、偏正惯性、偏正整体、偏正绝对、偏正强力、偏正+1、偏正暗物质=暗能量、……)偶流,又有左旋负能量(“斥力”所理解的偏负隐3,狄拉克的“海洋”流、偏负左旋-1流、偏负变力、偏负作用、偏负离心、偏负膨胀、偏负核裂变、偏负离心、偏负以太、偏负阴阳、偏负太极、偏负惯性、偏负个体、偏负相对、偏负弱力、偏负-1、偏负暗物质=暗能量、……)偶流,其实质是不存在,是假矛盾体;而单有右旋正能量(“引力”所理解的偏正隐3,狄拉克的“海洋”流、偏正右旋+1流、偏正变力、偏正作用、偏正收缩、偏正核聚变、偏正向心、偏正以太、偏正阴阳、偏正太极、偏正惯性、偏正整体、偏正绝对、偏强力、偏正+1、偏正暗物质=暗能量、……)偶流,或单有左旋负能量(“斥力”所理解的偏负隐3,狄拉克的“海洋”流、偏负左旋-1流、偏负变力、偏负作用、偏负离心、偏负膨胀、偏负以太、偏负阴阳、偏负太极、偏负惯性、偏负个体、偏负相对、偏负弱力、偏负-1、偏负暗物质=暗能量、……)偶流,也是不存在的。因此,以上所述引力、斥力的力学观不可以有作为,且也不会产生正、负、零三变数,即“引力偏正右旋+1流<->斥力偏负左旋-1流<->中和力偏零和旋±0流”这三种力学形态。(注:即便是其他力学观,如果不阐述力的载体和力的来源,以及力是否双大双小正负顺逆的交错相互作用、摩擦±0节点、对流和对抗交换/转换,也是不可以有作为的)。

宇宙是同一能量因偏压交错对流分正负两能,正负能是统一的整体。宇宙自然现象之间是相互关联的。宇宙充满了拥挤的能量,拥挤的能量为一常量,常量的能量同±0能量,即±0偏压(常量的±0能量也同±0物质=不可视觉暗物质),宇宙常量能量(±0En能量)的偏压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才能相互拥挤,将宇宙背景能量(偏正压+1Ee偶流)立体聚射注入进质量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进而在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焦点对抗、转换/交换为天体辐射能量(偏负压-1Er偶流),这就是能量偏压的聚射(能转质)和辐射(质转能),即正能量(偏正能量+1Ee偶流)和负能量(偏负能量-1Er偶流)的形成过程。如用波的高低频率表述,即短波高频(正能量右旋+1Ee偶流)聚射流进天体转换/交换-长波低频(负能量左旋-1Er偶流)辐射流出质量天体。在以质量天体为中心形成的立体的、梯度能级的负能量(负能量-1Er流)偶流晕球中,同时又有正能量(宇宙背景正能量+1Ee流)对质量天体的聚射(贯穿)通过,使其晕球中立体的正、负变数能量流偏压对流起来,形成由强至弱的三维立体交错对流的同1隐3,狄拉克的“海洋”(外力+1Fe)流<bxq>同1隐3,狄拉克的“海洋”(斥力-1Fr)流偶体偶流范围场=局域区时空的立体同1隐3,狄拉克的“海洋”(外力+1Fe)流<bxq>同1隐3,狄拉克的“海洋”(斥力-1Fr)流偶体偶流晕球,形成立体双向交错对流的任意点摩擦和相互作用。梯度能级偏正能变同1隐3,狄拉克的“海洋”(外力+1Fe)偶流(偏正压梯度能级右旋构体)、偏负能变同1隐3,狄拉克的“海洋”(斥力-1Fr)偶流(偏负压梯度能级左旋构体)、偏零能变同1隐3,狄拉克的“海洋”(和力±0Fn)偶流(零偏压梯度能级中和旋构体)是三变数同时性的宇宙正负零——正能同1隐3,狄拉克的“海洋”(外力+1Fe)流<bxq>负能同1隐3,狄拉克的“海洋”(斥力-1Fr)流<bxq>零能同1隐3,狄拉克的“海洋”(和力±0Fn)流偶流。

所谓“偶”是正确的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即源自不同载体对抗形成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异构偏正同1隐3,狄拉克的“海洋”(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狄拉克的“海洋”(斥力-1Fr)流偶流的配对。正负能量(偏正同1隐3,狄拉克的“海洋”流<bxq>偏负同1隐3,狄拉克的“海洋”流)偶流对称交错对流而形成的能量流(同1隐3,狄拉克的“海洋”流<bxq>同1隐3,狄拉克的“海洋”流)偶流是一矛盾体。正负能量(偏正同1隐3,狄拉克的“海洋”<bxq>偏负同1隐3,狄拉克的“海洋”)偶流立体对称交错对流纠缠于一体,形成的进出质量天体的两组偏正负压的、立体双向梯度的、左右旋构的能量流(偏正同1隐3,狄拉克的“海洋”流<bxq>偏负同1隐3,狄拉克的“海洋”流)偶流,为不同载体的正负能量流相互配对,而不是只有单一的正能量流的独立的同1隐3,狄拉克的“海洋”外力流,或单一负能量流的独立的同1隐3,狄拉克的“海洋”斥力流,故称之为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

由宇宙正能变(偏正能同1隐3,狄拉克的“海洋”外力+1Fe流)偶流、负能变(偏负能同1隐3,狄拉克的“海洋”斥力-1Fr流)偶流、零能变(偏零能同1隐3,狄拉克的“海洋”中间力±0Fn流)偶流立体交错对流形成的三变数(同1隐3,狄拉克的“海洋”外力+1Fe流<bxq>同1隐3,狄拉克的“海洋”斥力-1Fr流<bxq>同1隐3,狄拉克的“海洋”和力±0Fn流)偶流,是现今唯一定性诠释宇宙自然现象的三变数(偏正同1隐3,狄拉克的“海洋”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狄拉克的“海洋”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狄拉克的“海洋”和力±0Fn流)偶体偶流范式组合本。特此公告。

宇宙能量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弹性拥挤,流进和流出,是能量偏压和能量三变数(偏正变隐3,狄拉克的“海洋”外力+1Fe流<bxq>偏负变隐3,狄拉克的“海洋”斥力-1Fr流<bxq>偏零和变隐3,狄拉克的“海洋”和力±0Fn流)偶射流形成的机理。能量以质量天体为对象,立体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形成同时性的立体交错对流正负零三变数(偏正变隐3,狄拉克的“海洋”外力+1Fe流<bxq>偏负变隐3,狄拉克的“海洋”斥力-1Fr流<bxq>偏零和变隐3,狄拉克的“海洋”和力±0Fn流)的能量偶流,这是万物动力机理和物质拆分<bxq>复合的源泉。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作用力,以质量天体为载体的力,只能是斥力(同1隐3,狄拉克的“海洋”斥力),记为:-1Fr,源自背景物质空间的力,只能是外力(同1隐3,狄拉克的“海洋”外力),记为:+1Fe,外力与斥力对称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对抗的焦点(转换/交换±0节点或天体中心=靶心)只能是零和力、中间力(同1隐3,狄拉克的“海洋”和力),记为:±0Fn。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对应的矛盾体,质量天体流出负能量流即为负能量同1隐3,狄拉克的“海洋”斥力流,宇宙背景(空间)物质正能量流进质量天体即为正能量同1隐3,狄拉克的“海洋”外力流,它们之间相互对称双向交错对流、摩擦中而配对。

科学观测ss433恒星,证实恒星具有同时性的三重性物质流,而正能变右旋同1隐3,狄拉克的“海洋”(外力+1Fe)偶流(表现为流进恒星的偏正物质流)、负能变左旋同1隐3,狄拉克的“海洋”(斥力-1Fr)偶流(表现为流出恒星的偏负物质流)、零能变中和旋同1隐3,狄拉克的“海洋”(和力±0Fn)偶流(相对静止的偏零物质流)则是唯一符合这一宇宙观测实证的三变数偶体物质流。如把在现有学科实验、观测中得到的单一结论运用在宇宙中,则不能得出(单一结论只能证认了宇宙能量物质三变数正负零偏正同1隐3,狄拉克的“海洋”(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狄拉克的“海洋”(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狄拉克的“海洋”(和力±0Fn)流偶流力的其中之一,却又忽略了宇宙能量物质另外三变数正负零同时性偏正同1隐3,狄拉克的“海洋”(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狄拉克的“海洋”(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狄拉克的“海洋”(和力±0Fn)流偶流力的其中之二,“杨子见歧路而泣之”)宇宙偏正同1隐3,狄拉克的“海洋”(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狄拉克的“海洋”(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狄拉克的“海洋”(中间力±0Fn)流偶体偶流梯度能级同时性的三变数。

自然同时性三变数能量,即同1隐3,狄拉克的“海洋”(外力+1Fe)<bxq>同1隐3,狄拉克的“海洋”(斥力-1Fr)<bxq>同1隐3,狄拉克的“海洋”(中间力±0Fn)的新力学基础物理理论,更有助于诠释应用物理中存在的程序歧路。

432、狄拉克的“海洋”显3物质:宇宙右旋正质量+1Me同1显3,狄拉克的“海洋”<bxq>左旋负质量-1Mr同1显3,狄拉克的“海洋”<bxq>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狄拉克的“海洋”正负零同时性三变数

该专题是宇宙新力学系统科学关于能量作用下(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狄拉克的“海洋”<bxq>负质量-1Mr同1显3,狄拉克的“海洋”偶体的专题:该专题主要是对宇宙能量贯穿作用下,对偏正质量+1Me同1显3,狄拉克的“海洋”<bxq>偏负质量-1Mr同1显3,狄拉克的“海洋”偶体流之间对称交错对流所形成的宇宙梯度能级立体的、左中右旋构体的、正负零状态的(正质量同1显3,狄拉克的“海洋”<bxq>负质量同1显3,狄拉克的“海洋”<bxq>零质量同1显3,狄拉克的“海洋”)偶质偶体的诠释,是对正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正质量+1Me同1显3,狄拉克的“海洋”(旋进质量)、负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负质量-1Mr同1显3,狄拉克的“海洋”(旋出质量)、零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零质量±0Mn同1显3,狄拉克的“海洋”(摩擦±0节点)立体交错对流三变数宇宙正负零(正质量同1显3,狄拉克的“海洋”<bxq>负质量同1显3,狄拉克的“海洋”<bxq>零质量同1显3,狄拉克的“海洋”)偶质偶体的专题解读显3:狄拉克的“海洋”-1Mr、狄拉克的“海洋”+1Me、狄拉克的“海洋”±0Mn。

假设以引力、斥力的观点,在同体(同一载体中)中,既有右旋正能量+1Ee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右旋(“引力”所理解的偏正显3,狄拉克的“海洋”)偶质偶体,又有左旋负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左旋(“斥力”所理解的偏负显3,狄拉克的“海洋”)偶质偶体,其实质是不存在的,是假矛盾体;而单有右旋正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右旋(“引力”所理解的偏正显3,狄拉克的”海洋“)偶质偶体,或单有左旋负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左旋(“斥力”所理解的偏负显3,狄拉克的“海洋”)偶质偶体,也是不存在的。因此,以上所述引力、斥力的力学观不可以有作为,且也不会产生正、负、零三变数,即“引力偏正右旋+1偶质<bxq>斥力偏负左旋-1Fr偶质<bxq>中和力偏零和旋±0偶质”这三种力作用(贯穿)下的三种质量形态。(注:除此以外,即便是其他力的作用,如不说明力的载体和来源,以及此力是否双向大双向小正负顺逆的交错相互作用、摩擦±0节点、对流和对抗交换/转换,也是不可以有作为的)。

宇宙是同一能量因偏压交错对流分正负两能,正负能是统一的整体。宇宙自然现象之间是相互关联的。宇宙充满了拥挤的能量,拥挤的能量为一常量,常量的能量同±0能量,即±0偏压(常量的±0能量也同±0物质=不可视觉暗物质),宇宙常量能量(±0能量)的偏压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才能相互拥挤,将宇宙背景能量(偏正压+1偶流)立体聚射注入进质量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进而在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焦点对抗、转换/交换为天体辐射能量(偏负压-1偶流),这就是能量偏压的聚射(能转质)和辐射(质转能),即正能量(偏正能量+1Ee偶流)和负能量(偏负能量-1Er偶流)的形成过程。如用波的高低频率表述,即短波高频(正能量右旋+1Ee偶流)聚射流进天体转换/交换-长波低频(负能量左旋-1Er偶流)辐射流出质量天体。在以质量天体为中心形成的立体的、梯度能级的负能量(负能量-1Er流)偶流晕球中,同时又有正能量(宇宙背景正能量+1Ee流)对质量天体的聚射(贯穿)通过,使其晕球中立体的正、负变数能量流偏压对流起来,形成由强至弱的三维立体交错对流的正能量+1Ee流<bxq>负能量-1Er流偶流偶体范围场=局域区时空的立体正能量+1Ee<bxq>负能量-1Er流偶体偶流晕球,形成立体双向bxq交错对流的任意点摩擦和贯穿。偏正能量+1Ee流、偏负能量流-1Er、偏零能量±0En流以各自不同的波频率贯穿了各自不同的梯度能级偏正质量+1Me显3,狄拉克的“海洋”偶体偶质(偏正压梯度能级右旋构体)、偏负质量-1Mr显3,狄拉克的“海洋”偶体偶质(偏负压梯度能级左旋构体)、偏零质量显3,狄拉克的“海洋”偶体偶质(零偏压梯度能级中和旋构体)是三变数同时性的宇宙正负零(正质量+1Me同1显3,狄拉克的“海洋”<bxq>负质量-1Mr同1显3,狄拉克的“海洋”<bxq>零质量±0Mn同1显3,狄拉克的“海洋”)偶质偶体。

所谓“偶”是正确的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即源自不同载体对抗和相互作用形成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异构(偏正质量+1Me显3,狄拉克的“海洋”<bxq>偏负质量-1Mr显3,狄拉克的“海洋”)偶质偶体的配对。正负能量(偏正能量+1Ee流<bxq>偏负能量-1Er流)偶流对称交错对流而形成的能量流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狄拉克的“海洋”<bxq>负质量-1Mr同1显3,狄拉克的“海洋”)偶质偶体是一矛盾体。正负能量贯穿的偏正质量+1Me显3,狄拉克的“海洋”<bxq>偏负质量-1Mr显3,狄拉克的“海洋”的偶质偶体立体对称交错纠缠于一体,形成的进出质量天体的两组偏正负压的、立体双向梯度的、左右旋构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偏正质量+1Me显3,狄拉克的“海洋”<bxq>偏负质量-1Mr显3,狄拉克的“海洋”)偶质偶体,始终为不同载体的正负质量左右旋构体相互配对,而不是只有单一的正能量流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狄拉克的“海洋”)独立的右旋构同1显3,狄拉克的“海洋”正质量体,或单一负能量流贯穿的(负质量-1Mr同1显3,狄拉克的“海洋”)独立的左旋构同1显3,狄拉克的“海洋”负质量体,故称之为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

由宇宙偏右旋正能外力+1Fe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狄拉克的“海洋”)偶质体、偏左旋负能斥力-1Fr贯穿的(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狄拉克的“海洋”)偶质体、偏中和旋零能中间力±0Fn贯穿的(偏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狄拉克的“海洋”)偶质体立体交错对流形成的三变数(右旋正质量+1Me显3,狄拉克的“海洋”<bxq>左旋负质量-1Mr显3,狄拉克的“海洋”<bxq>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狄拉克的“海洋”)偶质偶体,是现今唯一定性诠释宇宙自然现象的三变数(右旋偏正质量+1Me显3,狄拉克的“海洋”<bxq>左旋偏负质量-1Mr显3,狄拉克的“海洋”<bxq>中和旋偏零质量±0Mn显3,狄拉克的“海洋”)偶质偶体范式组合本。特此公告。

宇宙能量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弹性拥挤,流进和流出,是能量偏压和能量三变数(偏正能外力+1Fe流<bxq>偏负能斥力-1Fr流<bxq>偏零能中间力±0Fn流)偶能偶流形成的机理。偶能偶流以质量天体为对象,立体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形成同时性的立体交错对流正负零三变数,因此,异结构能量惯性贯穿作用形成的异结构质量体是从属于异结构能量力形态(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狄拉克的“海洋”<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狄拉克的“海洋”<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狄拉克的“海洋”)的偶体偶质,这是万物动力机理和物质拆分<bxq>复合的源泉。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对应矛盾体,受源自质量天体负能量(斥力-1Fr)的作用(贯穿)生成负质量-1Mr同1显3,狄拉克的“海洋”,受宇宙背景(空间)正能量(外力+1Fe)的作用(贯穿)生成正质量+1Me同1显3,狄拉克的“海洋”,它们之间相互对称双向bxq交错对流、摩擦而配对,任意摩擦点为焦点对抗转换/交换波频的±0节点,也即零质量点的特征交汇区点。

力的本质是能量。因此,以质量天体为载体的(负能量辐射)力,只能是斥力(负能量斥力),记为:-1Er=-1Fr,源自背景空间的(正能量聚射)力,只能是外力(正能量外力),记为:+1Ee=+1Fe,外力与斥力对称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对抗的焦点(转换/交换±0节点或天体中心=靶心)中和的(零能量)力,只能是零和力、中间力,记为:±0En=±0Fn;以正能外力+1Fe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正质量+1Me;以负能斥力-1Fr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负质量-1Mr;以零能和力±0Fn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零质量±0Mn。

科学观测ss433恒星,证实恒星具有同时性的三重性物质流,在三重性物质能量流(贯穿)的能转质过程中,因异构能量(力)流梯度能级的旋向作用(力),使其生成相同形态的偏正质量右旋+1Me同1显3,狄拉克的“海洋”偶质(表现为流进恒星的偏正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偏负质量左旋-1Mr同1显3,狄拉克的“海洋”偶质(表现为流出恒星的偏负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偏零质量中和旋±0Mn同1显3,狄拉克的“海洋”偶质(相对静止的偏零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这是唯一符合这一宇宙观测实证的三变数偶流物质流及贯穿的偶质。如把在现有学科实验、观测中得到的单一结论运用在宇宙中,则不能得出(单一结论只能证认了宇宙能量物质三变数正负零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狄拉克的“海洋”<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狄拉克的“海洋”<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狄拉克的“海洋”偶质偶体的其中之一,却又忽略了宇宙能量物质另外三变数正负零同时性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狄拉克的“海洋”<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狄拉克的“海洋”<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狄拉克的“海洋”偶质的其中之二,“杨子见歧路而泣之”)宇宙三变数能量力作用(贯穿)自然生成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狄拉克的“海洋”<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狄拉克的“海洋”<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狄拉克的“海洋”偶体偶质梯度能级同时性的三变数。

自然同时性三变数能量,即正能外力+1Fe<bxq>负能斥力-1Fr<bxq>零能和力±0Fn贯穿生成正质量+1Me<bxq>负质量-1Mr<bxq>零质量±0Mn的新力学基础物理理论,更有助于诠释应用物理中存在的程序歧路。

433、韦维卡南达的“阿卡沙”隐3物质:宇宙能量同1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外力(外力+1Fe)<bxq>同1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斥力(斥力-1Fr)<bxq>同1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和力(中间力±0Fn)正负零同时性的三变数

该专题是宇宙新系统科学关于能量同1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外力+1Fe)<bxq>同1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斥力-1Fr)偶流的专题:该专题主要围绕宇宙能量偏正能同1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外力+1Fe)流<bxq>偏负能同1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斥力-1Fr)流偶流之间对称交错对流所形成的宇宙梯度能级立体的、左中右旋构体的、正负零状态的偏正变同1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外力+1Fe)偶流<bxq>偏负变同1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斥力-1Fr)偶流的讨论,是正能变(偏正变同1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流)偶流、负能变(偏负变同1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流)偶流、零能变(偏零变同1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流)偶流立体交错对流三变数宇宙正负零(偏正能变右旋+1<bxq>偏负能变左旋-1)偶流的专题解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流-1Fr、卡南达的“阿卡沙”流+1Fe、卡南达的“阿卡沙”流±0Fn。

假设以引力、斥力的观点,在同体(同一载体中)中,既有右旋正能量(“引力”所理解的偏正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流、偏正右旋+1流、偏正变力、偏正作用、偏正收缩、偏正核聚变、偏正向心、偏正以太、偏正阴阳、偏正太极、偏正惯性、偏正整体、偏正绝对、偏正强力、偏正+1、偏正暗物质=暗能量、……)偶流,又有左旋负能量(“斥力”所理解的偏负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流、偏负左旋-1流、偏负变力、偏负作用、偏负离心、偏负膨胀、偏负核裂变、偏负离心、偏负以太、偏负阴阳、偏负太极、偏负惯性、偏负个体、偏负相对、偏负弱力、偏负-1、偏负暗物质=暗能量、……)偶流,其实质是不存在,是假矛盾体;而单有右旋正能量(“引力”所理解的偏正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流、偏正右旋+1流、偏正变力、偏正作用、偏正收缩、偏正核聚变、偏正向心、偏正以太、偏正阴阳、偏正太极、偏正惯性、偏正整体、偏正绝对、偏强力、偏正+1、偏正暗物质=暗能量、……)偶流,或单有左旋负能量(“斥力”所理解的偏负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流、偏负左旋-1流、偏负变力、偏负作用、偏负离心、偏负膨胀、偏负以太、偏负阴阳、偏负太极、偏负惯性、偏负个体、偏负相对、偏负弱力、偏负-1、偏负暗物质=暗能量、……)偶流,也是不存在的。因此,以上所述引力、斥力的力学观不可以有作为,且也不会产生正、负、零三变数,即“引力偏正右旋+1流<->斥力偏负左旋-1流<->中和力偏零和旋±0流”这三种力学形态。(注:即便是其他力学观,如果不阐述力的载体和力的来源,以及力是否双大双小正负顺逆的交错相互作用、摩擦±0节点、对流和对抗交换/转换,也是不可以有作为的)。

宇宙是同一能量因偏压交错对流分正负两能,正负能是统一的整体。宇宙自然现象之间是相互关联的。宇宙充满了拥挤的能量,拥挤的能量为一常量,常量的能量同±0能量,即±0偏压(常量的±0能量也同±0物质=不可视觉暗物质),宇宙常量能量(±0En能量)的偏压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才能相互拥挤,将宇宙背景能量(偏正压+1Ee偶流)立体聚射注入进质量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进而在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焦点对抗、转换/交换为天体辐射能量(偏负压-1Er偶流),这就是能量偏压的聚射(能转质)和辐射(质转能),即正能量(偏正能量+1Ee偶流)和负能量(偏负能量-1Er偶流)的形成过程。如用波的高低频率表述,即短波高频(正能量右旋+1Ee偶流)聚射流进天体转换/交换-长波低频(负能量左旋-1Er偶流)辐射流出质量天体。在以质量天体为中心形成的立体的、梯度能级的负能量(负能量-1Er流)偶流晕球中,同时又有正能量(宇宙背景正能量+1Ee流)对质量天体的聚射(贯穿)通过,使其晕球中立体的正、负变数能量流偏压对流起来,形成由强至弱的三维立体交错对流的同1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外力+1Fe)流<bxq>同1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斥力-1Fr)流偶体偶流范围场=局域区时空的立体同1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外力+1Fe)流<bxq>同1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斥力-1Fr)流偶体偶流晕球,形成立体双向交错对流的任意点摩擦和相互作用。梯度能级偏正能变同1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外力+1Fe)偶流(偏正压梯度能级右旋构体)、偏负能变同1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斥力-1Fr)偶流(偏负压梯度能级左旋构体)、偏零能变同1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和力±0Fn)偶流(零偏压梯度能级中和旋构体)是三变数同时性的宇宙正负零——正能同1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外力+1Fe)流<bxq>负能同1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斥力-1Fr)流<bxq>零能同1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和力±0Fn)流偶流。

所谓“偶”是正确的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即源自不同载体对抗形成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异构偏正同1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斥力-1Fr)流偶流的配对。正负能量(偏正同1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流<bxq>偏负同1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流)偶流对称交错对流而形成的能量流(同1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流<bxq>同1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流)偶流是一矛盾体。正负能量(偏正同1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bxq>偏负同1隐3,卡南达的“海洋“)偶流立体对称交错对流纠缠于一体,形成的进出质量天体的两组偏正负压的、立体双向梯度的、左右旋构的能量流(偏正同1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流<bxq>偏负同1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流)偶流,为不同载体的正负能量流相互配对,而不是只有单一的正能量流的独立的同1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外力流,或单一负能量流的独立的同1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斥力流,故称之为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

由宇宙正能变(偏正能同1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外力+1Fe流)偶流、负能变(偏负能同1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斥力-1Fr流)偶流、零能变(偏零能同1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中间力±0Fn流)偶流立体交错对流形成的三变数(同1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外力+1Fe流<bxq>同1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斥力-1Fr流<bxq>同1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和力±0Fn流)偶流,是现今唯一定性诠释宇宙自然现象的三变数(偏正同1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和力±0Fn流)偶体偶流范式组合本。特此公告。

宇宙能量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弹性拥挤,流进和流出,是能量偏压和能量三变数(偏正变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外力+1Fe流<bxq>偏负变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斥力-1Fr流<bxq>偏零和变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和力±0Fn流)偶射流形成的机理。能量以质量天体为对象,立体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形成同时性的立体交错对流正负零三变数(偏正变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外力+1Fe流<bxq>偏负变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斥力-1Fr流<bxq>偏零和变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和力±0Fn流)的能量偶流,这是万物动力机理和物质拆分<bxq>复合的源泉。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作用力,以质量天体为载体的力,只能是斥力(同1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斥力),记为:-1Fr,源自背景物质空间的力,只能是外力(同1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外力),记为:+1Fe,外力与斥力对称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对抗的焦点(转换/交换±0节点或天体中心=靶心)只能是零和力、中间力(同1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和力),记为:±0Fn。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对应的矛盾体,质量天体流出负能量流即为负能量同1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斥力流,宇宙背景(空间)物质正能量流进质量天体即为正能量同1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外力流,它们之间相互对称双向交错对流、摩擦中而配对。

科学观测ss433恒星,证实恒星具有同时性的三重性物质流,而正能变右旋同1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外力+1Fe)偶流(表现为流进恒星的偏正物质流)、负能变左旋同1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斥力-1Fr)偶流(表现为流出恒星的偏负物质流)、零能变中和旋同1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和力±0Fn)偶流(相对静止的偏零物质流)则是唯一符合这一宇宙观测实证的三变数偶体物质流。如把在现有学科实验、观测中得到的单一结论运用在宇宙中,则不能得出(单一结论只能证认了宇宙能量物质三变数正负零偏正同1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和力±0Fn)流偶流力的其中之一,却又忽略了宇宙能量物质另外三变数正负零同时性偏正同1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和力±0Fn)流偶流力的其中之二,“杨子见歧路而泣之”)宇宙偏正同1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中间力±0Fn)流偶体偶流梯度能级同时性的三变数。

自然同时性三变数能量,即同1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外力+1Fe)<bxq>同1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斥力-1Fr)<bxq>同1隐3,卡南达的“阿卡沙”(中间力±0Fn)的新力学基础物理理论,更有助于诠释应用物理中存在的程序歧路。

434、韦维卡南达的“阿卡沙”显3物质:宇宙右旋正质量+1Me同1显3,卡南达的“阿卡沙”<bxq>左旋负质量-1Mr同1显3,卡南达的“阿卡沙”<bxq>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卡南达的“阿卡沙”正负零同时性三变数

该专题是宇宙新力学系统科学关于能量作用下(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卡南达的“阿卡沙”<bxq>负质量-1Mr同1显3,卡南达的“阿卡沙”偶体的专题:该专题主要是对宇宙能量贯穿作用下,对偏正质量+1Me同1显3,卡南达的“阿卡沙”<bxq>偏负质量-1Mr同1显3,卡南达的“阿卡沙”偶体流之间对称交错对流所形成的宇宙梯度能级立体的、左中右旋构体的、正负零状态的(正质量同1显3,卡南达的“阿卡沙”<bxq>负质量同1显3,卡南达的“阿卡沙”<bxq>零质量同1显3,卡南达的“阿卡沙”)偶质偶体的诠释,是对正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正质量+1Me同1显3,卡南达的“阿卡沙”(旋进质量)、负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负质量-1Mr同1显3,卡南达的“海洋“(旋出质量)、零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零质量±0Mn同1显3,卡南达的“阿卡沙”(摩擦±0节点)立体交错对流三变数宇宙正负零(正质量同1显3,卡南达的“阿卡沙”<bxq>负质量同1显3,卡南达的“阿卡沙”<bxq>零质量同1显3,卡南达的“阿卡沙”)偶质偶体的专题解读显3:卡南达的“阿卡沙”-1Mr、卡南达的“阿卡沙”+1Me、卡南达的“阿卡沙”±0Mn。

假设以引力、斥力的观点,在同体(同一载体中)中,既有右旋正能量+1Ee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右旋(“引力”所理解的偏正显3,卡南达的“阿卡沙”)偶质偶体,又有左旋负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左旋(“斥力”所理解的偏负显3,卡南达的“阿卡沙”)偶质偶体,其实质是不存在的,是假矛盾体;而单有右旋正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右旋(“引力”所理解的偏正显3,卡南达的“阿卡沙”)偶质偶体,或单有左旋负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左旋(“斥力”所理解的偏负显3,卡南达的“阿卡沙”)偶质偶体,也是不存在的。因此,以上所述引力、斥力的力学观不可以有作为,且也不会产生正、负、零三变数,即“引力偏正右旋+1偶质<bxq>斥力偏负左旋-1Fr偶质<bxq>中和力偏零和旋±0偶质”这三种力作用(贯穿)下的三种质量形态。(注:除此以外,即便是其他力的作用,如不说明力的载体和来源,以及此力是否双向大双向小正负顺逆的交错相互作用、摩擦±0节点、对流和对抗交换/转换,也是不可以有作为的)。

宇宙是同一能量因偏压交错对流分正负两能,正负能是统一的整体。宇宙自然现象之间是相互关联的。宇宙充满了拥挤的能量,拥挤的能量为一常量,常量的能量同±0能量,即±0偏压(常量的±0能量也同±0物质=不可视觉暗物质),宇宙常量能量(±0能量)的偏压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才能相互拥挤,将宇宙背景能量(偏正压+1偶流)立体聚射注入进质量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进而在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焦点对抗、转换/交换为天体辐射能量(偏负压-1偶流),这就是能量偏压的聚射(能转质)和辐射(质转能),即正能量(偏正能量+1Ee偶流)和负能量(偏负能量-1Er偶流)的形成过程。如用波的高低频率表述,即短波高频(正能量右旋+1Ee偶流)聚射流进天体转换/交换-长波低频(负能量左旋-1Er偶流)辐射流出质量天体。在以质量天体为中心形成的立体的、梯度能级的负能量(负能量-1Er流)偶流晕球中,同时又有正能量(宇宙背景正能量+1Ee流)对质量天体的聚射(贯穿)通过,使其晕球中立体的正、负变数能量流偏压对流起来,形成由强至弱的三维立体交错对流的正能量+1Ee流<bxq>负能量-1Er流偶流偶体范围场=局域区时空的立体正能量+1Ee<bxq>负能量-1Er流偶体偶流晕球,形成立体双向bxq交错对流的任意点摩擦和贯穿。偏正能量+1Ee流、偏负能量流-1Er、偏零能量±0En流以各自不同的波频率贯穿了各自不同的梯度能级偏正质量+1Me显3,卡南达的“阿卡沙”偶体偶质(偏正压梯度能级右旋构体)、偏负质量-1Mr显3,卡南达的“阿卡沙”偶体偶质(偏负压梯度能级左旋构体)、偏零质量显3,卡南达的“阿卡沙”偶体偶质(零偏压梯度能级中和旋构体)是三变数同时性的宇宙正负零(正质量+1Me同1显3,卡南达的“阿卡沙”<bxq>负质量-1Mr同1显3,卡南达的“阿卡沙”<bxq>零质量±0Mn同1显3,卡南达的“阿卡沙”)偶质偶体。

所谓“偶”是正确的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即源自不同载体对抗和相互作用形成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异构(偏正质量+1Me显3,卡南达的“阿卡沙”<bxq>偏负质量-1Mr显3,卡南达的“阿卡沙”)偶质偶体的配对。正负能量(偏正能量+1Ee流<bxq>偏负能量-1Er流)偶流对称交错对流而形成的能量流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卡南达的“阿卡沙”<bxq>负质量-1Mr同1显3,卡南达的“阿卡沙”)偶质偶体是一矛盾体。正负能量贯穿的偏正质量+1Me显3,卡南达的“阿卡沙”<bxq>偏负质量-1Mr显3,卡南达的“阿卡沙”的偶质偶体立体对称交错纠缠于一体,形成的进出质量天体的两组偏正负压的、立体双向梯度的、左右旋构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偏正质量+1Me显3,卡南达的“阿卡沙”<bxq>偏负质量-1Mr显3,卡南达的“阿卡沙”)偶质偶体,始终为不同载体的正负质量左右旋构体相互配对,而不是只有单一的正能量流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卡南达的“阿卡沙”)独立的右旋构同1显3,卡南达的“阿卡沙”正质量体,或单一负能量流贯穿的(负质量-1Mr同1显3,卡南达的“阿卡沙”)独立的左旋构同1显3,卡南达的“阿卡沙”负质量体,故称之为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

由宇宙偏右旋正能外力+1Fe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卡南达的“阿卡沙”)偶质体、偏左旋负能斥力-1Fr贯穿的(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卡南达的“阿卡沙”)偶质体、偏中和旋零能中间力±0Fn贯穿的(偏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卡南达的“阿卡沙”)偶质体立体交错对流形成的三变数(右旋正质量+1Me显3,卡南达的“阿卡沙”<bxq>左旋负质量-1Mr显3,卡南达的“阿卡沙”<bxq>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卡南达的“阿卡沙”)偶质偶体,是现今唯一定性诠释宇宙自然现象的三变数(右旋偏正质量+1Me显3,卡南达的“阿卡沙”<bxq>左旋偏负质量-1Mr显3,卡南达的“阿卡沙”<bxq>中和旋偏零质量±0Mn显3,卡南达的“阿卡沙”)偶质偶体范式组合本。特此公告。

宇宙能量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弹性拥挤,流进和流出,是能量偏压和能量三变数(偏正能外力+1Fe流<bxq>偏负能斥力-1Fr流<bxq>偏零能中间力±0Fn流)偶能偶流形成的机理。偶能偶流以质量天体为对象,立体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形成同时性的立体交错对流正负零三变数,因此,异结构能量惯性贯穿作用形成的异结构质量体是从属于异结构能量力形态(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卡南达的“阿卡沙”<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卡南达的“阿卡沙”<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卡南达的“阿卡沙”)的偶体偶质,这是万物动力机理和物质拆分<bxq>复合的源泉。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对应矛盾体,受源自质量天体负能量(斥力-1Fr)的作用(贯穿)生成负质量-1Mr同1显3,卡南达的“阿卡沙”,受宇宙背景(空间)正能量(外力+1Fe)的作用(贯穿)生成正质量+1Me同1显3,卡南达的“阿卡沙”,它们之间相互对称双向bxq交错对流、摩擦而配对,任意摩擦点为焦点对抗转换/交换波频的±0节点,也即零质量点的特征交汇区点。

力的本质是能量。因此,以质量天体为载体的(负能量辐射)力,只能是斥力(负能量斥力),记为:-1Er=-1Fr,源自背景空间的(正能量聚射)力,只能是外力(正能量外力),记为:+1Ee=+1Fe,外力与斥力对称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对抗的焦点(转换/交换±0节点或天体中心=靶心)中和的(零能量)力,只能是零和力、中间力,记为:±0En=±0Fn;以正能外力+1Fe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正质量+1Me;以负能斥力-1Fr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负质量-1Mr;以零能和力±0Fn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零质量±0Mn。

科学观测ss433恒星,证实恒星具有同时性的三重性物质流,在三重性物质能量流(贯穿)的能转质过程中,因异构能量(力)流梯度能级的旋向作用(力),使其生成相同形态的偏正质量右旋+1Me同1显3,卡南达的“阿卡沙”偶质(表现为流进恒星的偏正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偏负质量左旋-1Mr同1显3,卡南达的“阿卡沙”偶质(表现为流出恒星的偏负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偏零质量中和旋±0Mn同1显3,卡南达的“阿卡沙”偶质(相对静止的偏零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这是唯一符合这一宇宙观测实证的三变数偶流物质流及贯穿的偶质。如把在现有学科实验、观测中得到的单一结论运用在宇宙中,则不能得出(单一结论只能证认了宇宙能量物质三变数正负零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卡南达的“阿卡沙”<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卡南达的“阿卡沙”<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卡南达的“阿卡沙”偶质偶体的其中之一,却又忽略了宇宙能量物质另外三变数正负零同时性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卡南达的“阿卡沙”<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卡南达的“阿卡沙”<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卡南达的“阿卡沙”偶质的其中之二,“杨子见歧路而泣之”)宇宙三变数能量力作用(贯穿)自然生成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卡南达的“阿卡沙”<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卡南达的“阿卡沙”<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卡南达的“阿卡沙”偶体偶质梯度能级同时性的三变数。

自然同时性三变数能量,即正能外力+1Fe<bxq>负能斥力-1Fr<bxq>零能和力±0Fn贯穿生成正质量+1Me<bxq>负质量-1Mr<bxq>零质量±0Mn的新力学基础物理理论,更有助于诠释应用物理中存在的程序歧路。

435、拉玆洛的“涟漪”隐3物质:宇宙能量同1隐3,拉玆洛的“涟漪”外力(外力+1Fe)<bxq>同1隐3,拉玆洛的“涟漪”斥力(斥力-1Fr)<bxq>同1隐3,拉兹洛的“涟漪”和力(中间力±0Fn)正负零同时性的三变数

该专题是宇宙新系统科学关于能量同1隐3,拉玆洛的“涟漪”(外力+1Fe)<bxq>同1隐3,拉玆洛的“涟漪”(斥力-1Fr)偶流的专题:该专题主要围绕宇宙能量偏正能同1隐3,拉兹洛的“涟漪”(外力+1Fe)流<bxq>偏负能同1隐3,拉兹洛的“涟漪”(斥力-1Fr)流偶流之间对称交错对流所形成的宇宙梯度能级立体的、左中右旋构体的、正负零状态的偏正变同1隐3,拉玆洛的“涟漪”(外力+1Fe)偶流<bxq>偏负变同1隐3,拉玆洛的“涟漪”(斥力-1Fr)偶流的讨论,是正能变(偏正变同1隐3,拉玆洛的“涟漪”流)偶流、负能变(偏负变同1隐3,拉玆洛的“涟漪”流)偶流、零能变(偏零变同1隐3,拉玆洛的“涟漪”流)偶流立体交错对流三变数宇宙正负零(偏正能变右旋+1<bxq>偏负能变左旋-1)偶流的专题解读隐3:拉玆洛的“涟漪”流-1Fr、拉玆洛的“涟漪”流+1Fe、拉玆洛的“涟漪”流±0Fn。

假设以引力、斥力的观点,在同体(同一载体中)中,既有右旋正能量(“引力”所理解的偏正隐3,拉玆洛的“涟漪”流、偏正右旋+1流、偏正变力、偏正作用、偏正收缩、偏正核聚变、偏正向心、偏正以太、偏正阴阳、偏正太极、偏正惯性、偏正整体、偏正绝对、偏正强力、偏正+1、偏正暗物质=暗能量、……)偶流,又有左旋负能量(“斥力”所理解的偏负隐3,拉玆洛的“涟漪”流、偏负左旋-1流、偏负变力、偏负作用、偏负离心、偏负膨胀、偏负核裂变、偏负离心、偏负以太、偏负阴阳、偏负太极、偏负惯性、偏负个体、偏负相对、偏负弱力、偏负-1、偏负暗物质=暗能量、……)偶流,其实质是不存在,是假矛盾体;而单有右旋正能量(“引力”所理解的偏正隐3,拉玆洛的“涟漪”流、偏正右旋+1流、偏正变力、偏正作用、偏正收缩、偏正核聚变、偏正向心、偏正以太、偏正阴阳、偏正太极、偏正惯性、偏正整体、偏正绝对、偏强力、偏正+1、偏正暗物质=暗能量、……)偶流,或单有左旋负能量(“斥力”所理解的偏负隐3,拉玆洛的“涟漪”流、偏负左旋-1流、偏负变力、偏负作用、偏负离心、偏负膨胀、偏负以太、偏负阴阳、偏负太极、偏负惯性、偏负个体、偏负相对、偏负弱力、偏负-1、偏负暗物质=暗能量、……)偶流,也是不存在的。因此,以上所述引力、斥力的力学观不可以有作为,且也不会产生正、负、零三变数,即“引力偏正右旋+1流<->斥力偏负左旋-1流<->中和力偏零和旋±0流”这三种力学形态。(注:即便是其他力学观,如果不阐述力的载体和力的来源,以及力是否双大双小正负顺逆的交错相互作用、摩擦±0节点、对流和对抗交换/转换,也是不可以有作为的)。

宇宙是同一能量因偏压交错对流分正负两能,正负能是统一的整体。宇宙自然现象之间是相互关联的。宇宙充满了拥挤的能量,拥挤的能量为一常量,常量的能量同±0能量,即±0偏压(常量的±0能量也同±0物质=不可视觉暗物质),宇宙常量能量(±0En能量)的偏压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才能相互拥挤,将宇宙背景能量(偏正压+1Ee偶流)立体聚射注入进质量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进而在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焦点对抗、转换/交换为天体辐射能量(偏负压-1Er偶流),这就是能量偏压的聚射(能转质)和辐射(质转能),即正能量(偏正能量+1Ee偶流)和负能量(偏负能量-1Er偶流)的形成过程。如用波的高低频率表述,即短波高频(正能量右旋+1Ee偶流)聚射流进天体转换/交换-长波低频(负能量左旋-1Er偶流)辐射流出质量天体。在以质量天体为中心形成的立体的、梯度能级的负能量(负能量-1Er流)偶流晕球中,同时又有正能量(宇宙背景正能量+1Ee流)对质量天体的聚射(贯穿)通过,使其晕球中立体的正、负变数能量流偏压对流起来,形成由强至弱的三维立体交错对流的同1隐3,拉玆洛的“涟漪”(外力+1Fe)流<bxq>同1隐3,拉兹洛的“涟漪”(斥力-1Fr)流偶体偶流范围场=局域区时空的立体同1隐3,拉兹洛的“涟漪”(外力+1Fe)流<bxq>同1隐3,拉玆洛的“涟漪”(斥力-1Fr)流偶体偶流晕球,形成立体双向交错对流的任意点摩擦和相互作用。梯度能级偏正能变同1隐3,拉玆洛的“涟漪”(外力+1Fe)偶流(偏正压梯度能级右旋构体)、偏负能变同1隐3,拉玆洛的“涟漪”(斥力-1Fr)偶流(偏负压梯度能级左旋构体)、偏零能变同1隐3,拉玆洛的“涟漪”(和力±0Fn)偶流(零偏压梯度能级中和旋构体)是三变数同时性的宇宙正负零——正能同1隐3,拉玆洛的“涟漪”(外力+1Fe)流<bxq>负能同1隐3,拉玆洛的“涟漪”(斥力-1Fr)流<bxq>零能同1隐3,拉玆洛的“涟漪”(和力±0Fn)流偶流。

所谓“偶”是正确的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即源自不同载体对抗形成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异构偏正同1隐3,拉玆洛的“涟漪”(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拉玆洛的“涟漪”(斥力-1Fr)流偶流的配对。正负能量(偏正同1隐3,拉玆洛的“涟漪”流<bxq>偏负同1隐3,拉玆洛的“涟漪”流)偶流对称交错对流而形成的能量流(同1隐3,拉玆洛的“涟漪”流<bxq>同1隐3,拉玆洛的“涟漪”流)偶流是一矛盾体。正负能量(偏正同1隐3,拉玆洛的“涟漪”<bxq>偏负同1隐3,拉玆洛的“涟漪”)偶流立体对称交错对流纠缠于一体,形成的进出质量天体的两组偏正负压的、立体双向梯度的、左右旋构的能量流(偏正同1隐3,拉玆洛的“涟漪”流<bxq>偏负同1隐3,拉玆洛的“涟漪”流)偶流,为不同载体的正负能量流相互配对,而不是只有单一的正能量流的独立的同1隐3,拉玆洛的“涟漪”外力流,或单一负能量流的独立的同1隐3,拉玆洛的“涟漪”斥力流,故称之为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

由宇宙正能变(偏正能同1隐3,拉兹洛的“涟漪”外力+1Fe流)偶流、负能变(偏负能同1隐3,拉兹洛的“涟漪”斥力-1Fr流)偶流、零能变(偏零能同1隐3,拉玆洛的“涟漪”中间力±0Fn流)偶流立体交错对流形成的三变数(同1隐3,拉兹洛的“涟漪“外力+1Fe流<bxq>同1隐3,拉玆洛的“涟漪”斥力-1Fr流<bxq>同1隐3,拉玆洛的“涟漪”和力±0Fn流)偶流,是现今唯一定性诠释宇宙自然现象的三变数(偏正同1隐3,拉玆洛的“涟漪”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拉玆洛的“涟漪”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拉玆洛的“涟漪”和力±0Fn流)偶体偶流范式组合本。特此公告。

宇宙能量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弹性拥挤,流进和流出,是能量偏压和能量三变数(偏正变隐3,拉玆洛的“涟漪”外力+1Fe流<bxq>偏负变隐3,拉玆洛的“涟漪”斥力-1Fr流<bxq>偏零和变隐3,拉玆洛的“涟漪”和力±0Fn流)偶射流形成的机理。能量以质量天体为对象,立体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形成同时性的立体交错对流正负零三变数(偏正变隐3,拉玆洛的“涟漪”外力+1Fe流<bxq>偏负变隐3,拉玆洛的“涟漪”斥力-1Fr流<bxq>偏零和变隐3,拉玆洛的“涟漪”和力±0Fn流)的能量偶流,这是万物动力机理和物质拆分<bxq>复合的源泉。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作用力,以质量天体为载体的力,只能是斥力(同1隐3,拉玆洛的“涟漪”斥力),记为:-1Fr,源自背景物质空间的力,只能是外力(同1隐3,拉玆洛的“涟漪”外力),记为:+1Fe,外力与斥力对称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对抗的焦点(转换/交换±0节点或天体中心=靶心)只能是零和力、中间力(同1隐3,拉玆洛的“涟漪”和力),记为:±0Fn。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对应的矛盾体,质量天体流出负能量流即为负能量同1隐3,拉玆洛的“涟漪”斥力流,宇宙背景(空间)物质正能量流进质量天体即为正能量同1隐3,拉玆洛的“涟漪”外力流,它们之间相互对称双向交错对流、摩擦中而配对。

科学观测ss433恒星,证实恒星具有同时性的三重性物质流,而正能变右旋同1隐3,拉玆洛的“涟漪”(外力+1Fe)偶流(表现为流进恒星的偏正物质流)、负能变左旋同1隐3,拉玆洛的“涟漪”(斥力-1Fr)偶流(表现为流出恒星的偏负物质流)、零能变中和旋同1隐3,拉玆洛的“涟漪”(和力±0Fn)偶流(相对静止的偏零物质流)则是唯一符合这一宇宙观测实证的三变数偶体物质流。如把在现有学科实验、观测中得到的单一结论运用在宇宙中,则不能得出(单一结论只能证认了宇宙能量物质三变数正负零偏正同1隐3,拉玆洛的“涟漪”(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拉玆洛的“涟漪”(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拉玆洛的“涟漪”(和力±0Fn)流偶流力的其中之一,却又忽略了宇宙能量物质另外三变数正负零同时性偏正同1隐3,拉玆洛的“涟漪”(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拉玆洛的“涟漪”(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拉玆洛的“涟漪”(和力±0Fn)流偶流力的其中之二,“杨子见歧路而泣之”)宇宙偏正同1隐3,拉玆洛的“涟漪”(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拉玆洛的“涟漪”(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拉玆洛的“涟漪”(中间力±0Fn)流偶体偶流梯度能级同时性的三变数。

自然同时性三变数能量,即同1隐3,拉玆洛的“涟漪”(外力+1Fe)<bxq>同1隐3,拉玆洛的“涟漪”(斥力-1Fr)<bxq>同1隐3,拉玆洛的“涟漪”(中间力±0Fn)的新力学基础物理理论,更有助于诠释应用物理中存在的程序歧路。

436、拉玆洛的“涟漪”显3物质:宇宙右旋正质量+1Me同1显3,拉玆洛的“涟漪”<bxq>左旋负质量-1Mr同1显3,拉玆洛的“涟漪”<bxq>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拉玆洛的“涟漪”正负零同时性三变数

该专题是宇宙新力学系统科学关于能量作用下(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拉玆洛的“涟漪”<bxq>负质量-1Mr同1显3,拉玆洛的“涟漪”偶体的专题:该专题主要是对宇宙能量贯穿作用下,对偏正质量+1Me同1显3,拉玆洛的“涟漪”<bxq>偏负质量-1Mr同1显3,拉玆洛的“涟漪”偶体流之间对称交错对流所形成的宇宙梯度能级立体的、左中右旋构体的、正负零状态的(正质量同1显3,拉玆洛的“涟漪”<bxq>负质量同1显3,拉玆洛的“涟漪”<bxq>零质量同1显3,拉玆洛的“涟漪”)偶质偶体的诠释,是对正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正质量+1Me同1显3,拉玆洛的“涟漪”(旋进质量)、负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负质量-1Mr同1显3,拉玆洛的“涟漪”(旋出质量)、零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零质量±0Mn同1显3,拉玆洛的“涟漪”(摩擦±0节点)立体交错对流三变数宇宙正负零(正质量同1显3,拉玆洛的“涟漪”<bxq>负质量同1显3,拉玆洛的“涟漪”<bxq>零质量同1显3,拉玆洛的“涟漪”)偶质偶体的专题解读显3:拉玆洛的“涟漪”-1Mr、拉玆洛的“涟漪”+1Me、拉玆洛的“涟漪”±0Mn。

假设以引力、斥力的观点,在同体(同一载体中)中,既有右旋正能量+1Ee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右旋(“引力”所理解的偏正显3,拉玆洛的“涟漪”)偶质偶体,又有左旋负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左旋(“斥力”所理解的偏负显3,拉玆洛的“涟漪”)偶质偶体,其实质是不存在的,是假矛盾体;而单有右旋正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右旋(“引力”所理解的偏正显3,拉兹洛的”涟漪“)偶质偶体,或单有左旋负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左旋(“斥力”所理解的偏负显3,拉兹洛的“涟漪”)偶质偶体,也是不存在的。因此,以上所述引力、斥力的力学观不可以有作为,且也不会产生正、负、零三变数,即“引力偏正右旋+1偶质<bxq>斥力偏负左旋-1Fr偶质<bxq>中和力偏零和旋±0偶质”这三种力作用(贯穿)下的三种质量形态。(注:除此以外,即便是其他力的作用,如不说明力的载体和来源,以及此力是否双向大双向小正负顺逆的交错相互作用、摩擦±0节点、对流和对抗交换/转换,也是不可以有作为的)。

宇宙是同一能量因偏压交错对流分正负两能,正负能是统一的整体。宇宙自然现象之间是相互关联的。宇宙充满了拥挤的能量,拥挤的能量为一常量,常量的能量同±0能量,即±0偏压(常量的±0能量也同±0物质=不可视觉暗物质),宇宙常量能量(±0能量)的偏压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才能相互拥挤,将宇宙背景能量(偏正压+1偶流)立体聚射注入进质量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进而在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焦点对抗、转换/交换为天体辐射能量(偏负压-1偶流),这就是能量偏压的聚射(能转质)和辐射(质转能),即正能量(偏正能量+1Ee偶流)和负能量(偏负能量-1Er偶流)的形成过程。如用波的高低频率表述,即短波高频(正能量右旋+1Ee偶流)聚射流进天体转换/交换-长波低频(负能量左旋-1Er偶流)辐射流出质量天体。在以质量天体为中心形成的立体的、梯度能级的负能量(负能量-1Er流)偶流晕球中,同时又有正能量(宇宙背景正能量+1Ee流)对质量天体的聚射(贯穿)通过,使其晕球中立体的正、负变数能量流偏压对流起来,形成由强至弱的三维立体交错对流的正能量+1Ee流<bxq>负能量-1Er流偶流偶体范围场=局域区时空的立体正能量+1Ee<bxq>负能量-1Er流偶体偶流晕球,形成立体双向bxq交错对流的任意点摩擦和贯穿。偏正能量+1Ee流、偏负能量流-1Er、偏零能量±0En流以各自不同的波频率贯穿了各自不同的梯度能级偏正质量+1Me显3,拉玆洛的“涟漪”偶体偶质(偏正压梯度能级右旋构体)、偏负质量-1Mr显3,拉玆洛的“涟漪”偶体偶质(偏负压梯度能级左旋构体)、偏零质量显3,拉玆洛的“涟漪”偶体偶质(零偏压梯度能级中和旋构体)是三变数同时性的宇宙正负零(正质量+1Me同1显3,拉兹洛的“涟漪”<bxq>负质量-1Mr同1显3,拉玆洛的“涟漪”<bxq>零质量±0Mn同1显3,拉玆洛的“涟漪”)偶质偶体。

所谓“偶”是正确的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即源自不同载体对抗和相互作用形成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异构(偏正质量+1Me显3,拉玆洛的“涟漪”<bxq>偏负质量-1Mr显3,拉玆洛的“涟漪”)偶质偶体的配对。正负能量(偏正能量+1Ee流<bxq>偏负能量-1Er流)偶流对称交错对流而形成的能量流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拉玆洛的“涟漪”<bxq>负质量-1Mr同1显3,拉兹洛的“涟漪”)偶质偶体是一矛盾体。正负能量贯穿的偏正质量+1Me显3,拉玆洛的“涟漪”<bxq>偏负质量-1Mr显3,拉玆洛的“涟漪”的偶质偶体立体对称交错纠缠于一体,形成的进出质量天体的两组偏正负压的、立体双向梯度的、左右旋构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偏正质量+1Me显3,拉玆洛的“涟漪”<bxq>偏负质量-1Mr显3,拉玆洛的“涟漪”)偶质偶体,始终为不同载体的正负质量左右旋构体相互配对,而不是只有单一的正能量流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拉玆洛的“涟漪”)独立的右旋构同1显3,拉玆洛的“涟漪”正质量体,或单一负能量流贯穿的(负质量-1Mr同1显3,拉玆洛的“涟漪”)独立的左旋构同1显3,拉兹洛的“涟漪”负质量体,故称之为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

由宇宙偏右旋正能外力+1Fe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拉兹洛的“涟漪”)偶质体、偏左旋负能斥力-1Fr贯穿的(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拉玆洛的“涟漪”)偶质体、偏中和旋零能中间力±0Fn贯穿的(偏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拉玆洛的“涟漪”)偶质体立体交错对流形成的三变数(右旋正质量+1Me显3,拉玆洛的“涟漪”<bxq>左旋负质量-1Mr显3,拉玆洛的“涟漪”<bxq>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拉玆洛的“涟漪”)偶质偶体,是现今唯一定性诠释宇宙自然现象的三变数(右旋偏正质量+1Me显3,拉玆洛的“涟漪”<bxq>左旋偏负质量-1Mr显3,拉玆洛的“涟漪”<bxq>中和旋偏零质量±0Mn显3,拉玆洛的“涟漪”)偶质偶体范式组合本。特此公告。

宇宙能量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弹性拥挤,流进和流出,是能量偏压和能量三变数(偏正能外力+1Fe流<bxq>偏负能斥力-1Fr流<bxq>偏零能中间力±0Fn流)偶能偶流形成的机理。偶能偶流以质量天体为对象,立体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形成同时性的立体交错对流正负零三变数,因此,异结构能量惯性贯穿作用形成的异结构质量体是从属于异结构能量力形态(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拉兹洛的“涟漪”<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拉玆洛的“涟漪”<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拉玆洛的“涟漪”)的偶体偶质,这是万物动力机理和物质拆分<bxq>复合的源泉。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对应矛盾体,受源自质量天体负能量(斥力-1Fr)的作用(贯穿)生成负质量-1Mr同1显3,拉玆洛的“涟漪”,受宇宙背景(空间)正能量(外力+1Fe)的作用(贯穿)生成正质量+1Me同1显3,拉兹洛的“涟漪”,它们之间相互对称双向bxq交错对流、摩擦而配对,任意摩擦点为焦点对抗转换/交换波频的±0节点,也即零质量点的特征交汇区点。

力的本质是能量。因此,以质量天体为载体的(负能量辐射)力,只能是斥力(负能量斥力),记为:-1Er=-1Fr,源自背景空间的(正能量聚射)力,只能是外力(正能量外力),记为:+1Ee=+1Fe,外力与斥力对称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对抗的焦点(转换/交换±0节点或天体中心=靶心)中和的(零能量)力,只能是零和力、中间力,记为:±0En=±0Fn;以正能外力+1Fe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正质量+1Me;以负能斥力-1Fr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负质量-1Mr;以零能和力±0Fn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零质量±0Mn。

科学观测ss433恒星,证实恒星具有同时性的三重性物质流,在三重性物质能量流(贯穿)的能转质过程中,因异构能量(力)流梯度能级的旋向作用(力),使其生成相同形态的偏正质量右旋+1Me同1显3,拉玆洛的“涟漪”偶质(表现为流进恒星的偏正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偏负质量左旋-1Mr同1显3,拉玆洛的“涟漪”偶质(表现为流出恒星的偏负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偏零质量中和旋±0Mn同1显3,拉玆洛的“涟漪”偶质(相对静止的偏零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这是唯一符合这一宇宙观测实证的三变数偶流物质流及贯穿的偶质。如把在现有学科实验、观测中得到的单一结论运用在宇宙中,则不能得出(单一结论只能证认了宇宙能量物质三变数正负零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拉玆洛的“涟漪”<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拉兹洛的“涟漪”<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拉玆洛的“涟漪”偶质偶体的其中之一,却又忽略了宇宙能量物质另外三变数正负零同时性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拉玆洛的“涟漪”<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拉玆洛的“涟漪”<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拉玆洛的“涟漪”偶质的其中之二,“杨子见歧路而泣之”)宇宙三变数能量力作用(贯穿)自然生成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拉玆洛的“涟漪”<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拉玆洛的“涟漪”<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拉玆洛的“涟漪”偶体偶质梯度能级同时性的三变数。

自然同时性三变数能量,即正能外力+1Fe<bxq>负能斥力-1Fr<bxq>零能和力±0Fn贯穿生成正质量+1Me<bxq>负质量-1Mr<bxq>零质量±0Mn的新力学基础物理理论,更有助于诠释应用物理中存在的程序歧路。

437、戴森的“宇宙波澜”隐3物质:宇宙能量同1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外力(外力+1Fe)<bxq>同1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斥力(斥力-1Fr)<bxq>同1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和力(中间力±0Fn)正负零同时性的三变数

该专题是宇宙新系统科学关于能量同1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外力+1Fe)<bxq>同1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斥力-1Fr)偶流的专题:该专题主要围绕宇宙能量偏正能同1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外力+1Fe)流<bxq>偏负能同1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斥力-1Fr)流偶流之间对称交错对流所形成的宇宙梯度能级立体的、左中右旋构体的、正负零状态的偏正变同1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外力+1Fe)偶流<bxq>偏负变同1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斥力-1Fr)偶流的讨论,是正能变(偏正变同1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流)偶流、负能变(偏负变同1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流)偶流、零能变(偏零变同1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流)偶流立体交错对流三变数宇宙正负零(偏正能变右旋+1<bxq>偏负能变左旋-1)偶流的专题解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流-1Fr、戴森的“宇宙波澜”流+1Fe、戴森的“宇宙波澜”流±0Fn。

假设以引力、斥力的观点,在同体(同一载体中)中,既有右旋正能量(“引力”所理解的偏正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流、偏正右旋+1流、偏正变力、偏正作用、偏正收缩、偏正核聚变、偏正向心、偏正以太、偏正阴阳、偏正太极、偏正惯性、偏正整体、偏正绝对、偏正强力、偏正+1、偏正暗物质=暗能量、……)偶流,又有左旋负能量(“斥力”所理解的偏负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流、偏负左旋-1流、偏负变力、偏负作用、偏负离心、偏负膨胀、偏负核裂变、偏负离心、偏负以太、偏负阴阳、偏负太极、偏负惯性、偏负个体、偏负相对、偏负弱力、偏负-1、偏负暗物质=暗能量、……)偶流,其实质是不存在,是假矛盾体;而单有右旋正能量(“引力”所理解的偏正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流、偏正右旋+1流、偏正变力、偏正作用、偏正收缩、偏正核聚变、偏正向心、偏正以太、偏正阴阳、偏正太极、偏正惯性、偏正整体、偏正绝对、偏强力、偏正+1、偏正暗物质=暗能量、……)偶流,或单有左旋负能量(“斥力”所理解的偏负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流、偏负左旋-1流、偏负变力、偏负作用、偏负离心、偏负膨胀、偏负以太、偏负阴阳、偏负太极、偏负惯性、偏负个体、偏负相对、偏负弱力、偏负-1、偏负暗物质=暗能量、……)偶流,也是不存在的。因此,以上所述引力、斥力的力学观不可以有作为,且也不会产生正、负、零三变数,即“引力偏正右旋+1流<->斥力偏负左旋-1流<->中和力偏零和旋±0流”这三种力学形态。(注:即便是其他力学观,如果不阐述力的载体和力的来源,以及力是否双大双小正负顺逆的交错相互作用、摩擦±0节点、对流和对抗交换/转换,也是不可以有作为的)。

宇宙是同一能量因偏压交错对流分正负两能,正负能是统一的整体。宇宙自然现象之间是相互关联的。宇宙充满了拥挤的能量,拥挤的能量为一常量,常量的能量同±0能量,即±0偏压(常量的±0能量也同±0物质=不可视觉暗物质),宇宙常量能量(±0En能量)的偏压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才能相互拥挤,将宇宙背景能量(偏正压+1Ee偶流)立体聚射注入进质量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进而在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焦点对抗、转换/交换为天体辐射能量(偏负压-1Er偶流),这就是能量偏压的聚射(能转质)和辐射(质转能),即正能量(偏正能量+1Ee偶流)和负能量(偏负能量-1Er偶流)的形成过程。如用波的高低频率表述,即短波高频(正能量右旋+1Ee偶流)聚射流进天体转换/交换-长波低频(负能量左旋-1Er偶流)辐射流出质量天体。在以质量天体为中心形成的立体的、梯度能级的负能量(负能量-1Er流)偶流晕球中,同时又有正能量(宇宙背景正能量+1Ee流)对质量天体的聚射(贯穿)通过,使其晕球中立体的正、负变数能量流偏压对流起来,形成由强至弱的三维立体交错对流的同1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外力+1Fe)流<bxq>同1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斥力-1Fr)流偶体偶流范围场=局域区时空的立体同1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外力+1Fe)流<bxq>同1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斥力-1Fr)流偶体偶流晕球,形成立体双向交错对流的任意点摩擦和相互作用。梯度能级偏正能变同1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外力+1Fe)偶流(偏正压梯度能级右旋构体)、偏负能变同1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斥力-1Fr)偶流(偏负压梯度能级左旋构体)、偏零能变同1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和力±0Fn)偶流(零偏压梯度能级中和旋构体)是三变数同时性的宇宙正负零——正能同1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外力+1Fe)流<bxq>负能同1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斥力-1Fr)流<bxq>零能同1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和力±0Fn)流偶流。

所谓“偶”是正确的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即源自不同载体对抗形成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异构偏正同1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斥力-1Fr)流偶流的配对。正负能量(偏正同1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流<bxq>偏负同1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流)偶流对称交错对流而形成的能量流(同1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流<bxq>同1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流)偶流是一矛盾体。正负能量(偏正同1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bxq>偏负同1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偶流立体对称交错对流纠缠于一体,形成的进出质量天体的两组偏正负压的、立体双向梯度的、左右旋构的能量流(偏正同1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流<bxq>偏负同1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流)偶流,为不同载体的正负能量流相互配对,而不是只有单一的正能量流的独立的同1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外力流,或单一负能量流的独立的同1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斥力流,故称之为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

由宇宙正能变(偏正能同1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外力+1Fe流)偶流、负能变(偏负能同1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斥力-1Fr流)偶流、零能变(偏零能同1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中间力±0Fn流)偶流立体交错对流形成的三变数(同1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外力+1Fe流<bxq>同1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斥力-1Fr流<bxq>同1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和力±0Fn流)偶流,是现今唯一定性诠释宇宙自然现象的三变数(偏正同1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和力±0Fn流)偶体偶流范式组合本。特此公告。

宇宙能量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弹性拥挤,流进和流出,是能量偏压和能量三变数(偏正变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外力+1Fe流<bxq>偏负变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斥力-1Fr流<bxq>偏零和变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和力±0Fn流)偶射流形成的机理。能量以质量天体为对象,立体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形成同时性的立体交错对流正负零三变数(偏正变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外力+1Fe流<bxq>偏负变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斥力-1Fr流<bxq>偏零和变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和力±0Fn流)的能量偶流,这是万物动力机理和物质拆分<bxq>复合的源泉。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作用力,以质量天体为载体的力,只能是斥力(同1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斥力),记为:-1Fr,源自背景物质空间的力,只能是外力(同1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外力),记为:+1Fe,外力与斥力对称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对抗的焦点(转换/交换±0节点或天体中心=靶心)只能是零和力、中间力(同1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和力),记为:±0Fn。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对应的矛盾体,质量天体流出负能量流即为负能量同1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斥力流,宇宙背景(空间)物质正能量流进质量天体即为正能量同1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外力流,它们之间相互对称双向交错对流、摩擦中而配对。

科学观测ss433恒星,证实恒星具有同时性的三重性物质流,而正能变右旋同1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外力+1Fe)偶流(表现为流进恒星的偏正物质流)、负能变左旋同1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斥力-1Fr)偶流(表现为流出恒星的偏负物质流)、零能变中和旋同1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和力±0Fn)偶流(相对静止的偏零物质流)则是唯一符合这一宇宙观测实证的三变数偶体物质流。如把在现有学科实验、观测中得到的单一结论运用在宇宙中,则不能得出(单一结论只能证认了宇宙能量物质三变数正负零偏正同1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和力±0Fn)流偶流力的其中之一,却又忽略了宇宙能量物质另外三变数正负零同时性偏正同1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和力±0Fn)流偶流力的其中之二,“杨子见歧路而泣之”)宇宙偏正同1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中间力±0Fn)流偶体偶流梯度能级同时性的三变数。

自然同时性三变数能量,即同1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外力+1Fe)<bxq>同1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斥力-1Fr)<bxq>同1隐3,戴森的“宇宙波澜”(中间力±0Fn)的新力学基础物理理论,更有助于诠释应用物理中存在的程序歧路。

438、戴森的“宇宙波澜”显3物质:宇宙右旋正质量+1Me同1显3,戴森的“宇宙波澜”<bxq>左旋负质量-1Mr同1显3,戴森的“宇宙波澜”<bxq>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戴森的“宇宙波澜”正负零同时性三变数

该专题是宇宙新力学系统科学关于能量作用下(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戴森的“宇宙波澜”<bxq>负质量-1Mr同1显3,戴森的“宇宙波澜”偶体的专题:该专题主要是对宇宙能量贯穿作用下,对偏正质量+1Me同1显3,戴森的“宇宙波澜”<bxq>偏负质量-1Mr同1显3,戴森的“宇宙波澜”偶体流之间对称交错对流所形成的宇宙梯度能级立体的、左中右旋构体的、正负零状态的(正质量同1显3,戴森的“宇宙波澜”<bxq>负质量同1显3,戴森的“宇宙波澜”<bxq>零质量同1显3,戴森的“宇宙波澜”)偶质偶体的诠释,是对正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正质量+1Me同1显3,戴森的“宇宙波澜”(旋进质量)、负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负质量-1Mr同1显3,戴森的“宇宙波澜”(旋出质量)、零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零质量±0Mn同1显3,戴森的“宇宙波澜”(摩擦±0节点)立体交错对流三变数宇宙正负零(正质量同1显3,戴森的“宇宙波澜”<bxq>负质量同1显3,戴森的“宇宙波澜”<bxq>零质量同1显3,戴森的“宇宙波澜”)偶质偶体的专题解读显3,戴森的“宇宙波澜”-1Mr、戴森的“宇宙波澜”+1Me、戴森的“宇宙波澜”±0Mn。

假设以引力、斥力的观点,在同体(同一载体中)中,既有右旋正能量+1Ee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右旋(“引力”所理解的偏正显3,戴森的“宇宙波澜”)偶质偶体,又有左旋负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左旋(“斥力”所理解的偏负显3,戴森的“宇宙波澜”)偶质偶体,其实质是不存在的,是假矛盾体;而单有右旋正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右旋(“引力”所理解的偏正显3,戴森的“宇宙波澜”)偶质偶体,或单有左旋负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左旋(“斥力”所理解的偏负显3,戴森的“宇宙波澜”)偶质偶体,也是不存在的。因此,以上所述引力、斥力的力学观不可以有作为,且也不会产生正、负、零三变数,即“引力偏正右旋+1偶质<bxq>斥力偏负左旋-1Fr偶质<bxq>中和力偏零和旋±0偶质”这三种力作用(贯穿)下的三种质量形态。(注:除此以外,即便是其他力的作用,如不说明力的载体和来源,以及此力是否双向大双向小正负顺逆的交错相互作用、摩擦±0节点、对流和对抗交换/转换,也是不可以有作为的)。

宇宙是同一能量因偏压交错对流分正负两能,正负能是统一的整体。宇宙自然现象之间是相互关联的。宇宙充满了拥挤的能量,拥挤的能量为一常量,常量的能量同±0能量,即±0偏压(常量的±0能量也同±0物质=不可视觉暗物质),宇宙常量能量(±0能量)的偏压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才能相互拥挤,将宇宙背景能量(偏正压+1偶流)立体聚射注入进质量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进而在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焦点对抗、转换/交换为天体辐射能量(偏负压-1偶流),这就是能量偏压的聚射(能转质)和辐射(质转能),即正能量(偏正能量+1Ee偶流)和负能量(偏负能量-1Er偶流)的形成过程。如用波的高低频率表述,即短波高频(正能量右旋+1Ee偶流)聚射流进天体转换/交换-长波低频(负能量左旋-1Er偶流)辐射流出质量天体。在以质量天体为中心形成的立体的、梯度能级的负能量(负能量-1Er流)偶流晕球中,同时又有正能量(宇宙背景正能量+1Ee流)对质量天体的聚射(贯穿)通过,使其晕球中立体的正、负变数能量流偏压对流起来,形成由强至弱的三维立体交错对流的正能量+1Ee流<bxq>负能量-1Er流偶流偶体范围场=局域区时空的立体正能量+1Ee<bxq>负能量-1Er流偶体偶流晕球,形成立体双向bxq交错对流的任意点摩擦和贯穿。偏正能量+1Ee流、偏负能量流-1Er、偏零能量±0En流以各自不同的波频率贯穿了各自不同的梯度能级偏正质量+1Me显3,戴森的“宇宙波澜”偶体偶质(偏正压梯度能级右旋构体)、偏负质量-1Mr显3,戴森的“宇宙波澜”偶体偶质(偏负压梯度能级左旋构体)、偏零质量显3,戴森的“宇宙波澜”偶体偶质(零偏压梯度能级中和旋构体)是三变数同时性的宇宙正负零(正质量+1Me同1显3,戴森的“宇宙波澜”<bxq>负质量-1Mr同1显3,戴森的“宇宙波澜”<bxq>零质量±0Mn同1显3,戴森的“宇宙波澜”)偶质偶体。

所谓“偶”是正确的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即源自不同载体对抗和相互作用形成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异构(偏正质量+1Me显3,戴森的“宇宙波澜”<bxq>偏负质量-1Mr显3,戴森的“宇宙波澜”)偶质偶体的配对。正负能量(偏正能量+1Ee流<bxq>偏负能量-1Er流)偶流对称交错对流而形成的能量流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戴森的“宇宙波澜”<bxq>负质量-1Mr同1显3,戴森的“宇宙波澜”)偶质偶体是一矛盾体。正负能量贯穿的偏正质量+1Me显3,戴森的“宇宙波澜”<bxq>偏负质量-1Mr显3,戴森的“宇宙波澜”的偶质偶体立体对称交错纠缠于一体,形成的进出质量天体的两组偏正负压的、立体双向梯度的、左右旋构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偏正质量+1Me显3,戴森的“宇宙波澜”<bxq>偏负质量-1Mr显3,戴森的“宇宙波澜”)偶质偶体,始终为不同载体的正负质量左右旋构体相互配对,而不是只有单一的正能量流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戴森的“宇宙波澜”)独立的右旋构同1显3,戴森的“宇宙波澜”正质量体,或单一负能量流贯穿的(负质量-1Mr同1显3,戴森的“宇宙波澜”)独立的左旋构同1显3,戴森的“宇宙波澜”负质量体,故称之为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

由宇宙偏右旋正能外力+1Fe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戴森的“宇宙波澜”)偶质体、偏左旋负能斥力-1Fr贯穿的(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戴森的“宇宙波澜”)偶质体、偏中和旋零能中间力±0Fn贯穿的(偏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戴森的“宇宙波澜”)偶质体立体交错对流形成的三变数(右旋正质量+1Me显3,戴森的“宇宙波澜”<bxq>左旋负质量-1Mr显3,戴森的“宇宙波澜”<bxq>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戴森的“宇宙波澜”)偶质偶体,是现今唯一定性诠释宇宙自然现象的三变数(右旋偏正质量+1Me显3,戴森的“宇宙波澜”<bxq>左旋偏负质量-1Mr显3,戴森的“宇宙波澜”<bxq>中和旋偏零质量±0Mn显3,戴森的“宇宙波澜”)偶质偶体范式组合本。特此公告。

宇宙能量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弹性拥挤,流进和流出,是能量偏压和能量三变数(偏正能外力+1Fe流<bxq>偏负能斥力-1Fr流<bxq>偏零能中间力±0Fn流)偶能偶流形成的机理。偶能偶流以质量天体为对象,立体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形成同时性的立体交错对流正负零三变数,因此,异结构能量惯性贯穿作用形成的异结构质量体是从属于异结构能量力形态(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戴森的“宇宙波澜”<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戴森的“宇宙波澜”<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戴森的“宇宙波澜”)的偶体偶质,这是万物动力机理和物质拆分<bxq>复合的源泉。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对应矛盾体,受源自质量天体负能量(斥力-1Fr)的作用(贯穿)生成负质量-1Mr同1显3,戴森的“宇宙波澜”,受宇宙背景(空间)正能量(外力+1Fe)的作用(贯穿)生成正质量+1Me同1显3,戴森的“宇宙波澜”,它们之间相互对称双向bxq交错对流、摩擦而配对,任意摩擦点为焦点对抗转换/交换波频的±0节点,也即零质量点的特征交汇区点。

力的本质是能量。因此,以质量天体为载体的(负能量辐射)力,只能是斥力(负能量斥力),记为:-1Er=-1Fr,源自背景空间的(正能量聚射)力,只能是外力(正能量外力),记为:+1Ee=+1Fe,外力与斥力对称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对抗的焦点(转换/交换±0节点或天体中心=靶心)中和的(零能量)力,只能是零和力、中间力,记为:±0En=±0Fn;以正能外力+1Fe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正质量+1Me;以负能斥力-1Fr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负质量-1Mr;以零能和力±0Fn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零质量±0Mn。

科学观测ss433恒星,证实恒星具有同时性的三重性物质流,在三重性物质能量流(贯穿)的能转质过程中,因异构能量(力)流梯度能级的旋向作用(力),使其生成相同形态的偏正质量右旋+1Me同1显3,戴森的“宇宙波澜”偶质(表现为流进恒星的偏正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偏负质量左旋-1Mr同1显3,戴森的“宇宙波澜”偶质(表现为流出恒星的偏负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偏零质量中和旋±0Mn同1显3,戴森的“宇宙波澜”偶质(相对静止的偏零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这是唯一符合这一宇宙观测实证的三变数偶流物质流及贯穿的偶质。如把在现有学科实验、观测中得到的单一结论运用在宇宙中,则不能得出(单一结论只能证认了宇宙能量物质三变数正负零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戴森的“宇宙波澜”<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戴森的“宇宙波澜”<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载体的“宇宙波澜”偶质偶体的其中之一,却又忽略了宇宙能量物质另外三变数正负零同时性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戴森的“宇宙波澜”<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戴森的“宇宙波澜”<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戴森的“宇宙波澜”偶质的其中之二,“杨子见歧路而泣之”)宇宙三变数能量力作用(贯穿)自然生成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戴森的“宇宙波澜”<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戴森的“宇宙波澜”<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戴森的“宇宙波澜”偶体偶质梯度能级同时性的三变数。

自然同时性三变数能量,即正能外力+1Fe<bxq>负能斥力-1Fr<bxq>零能和力±0Fn贯穿生成正质量+1Me<bxq>负质量-1Mr<bxq>零质量±0Mn的新力学基础物理理论,更有助于诠释应用物理中存在的程序歧路。

439、惠勒的“时空泡沫”隐3物质:宇宙能量同1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外力(外力+1Fe)<bxq>同1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斥力(斥力-1Fr)<bxq>同1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和力(中间力±0Fn)正负零同时性的三变数

该专题是宇宙新系统科学关于能量同1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外力+1Fe)<bxq>同1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斥力-1Fr)偶流的专题:该专题主要围绕宇宙能量偏正能同1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外力+1Fe)流<bxq>偏负能同1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斥力-1Fr)流偶流之间对称交错对流所形成的宇宙梯度能级立体的、左中右旋构体的、正负零状态的偏正变同1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外力+1Fe)偶流<bxq>偏负变同1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斥力-1Fr)偶流的讨论,是正能变(偏正变同1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流)偶流、负能变(偏负变同1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流)偶流、零能变(偏零变同1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流)偶流立体交错对流三变数宇宙正负零(偏正能变右旋+1<bxq>偏负能变左旋-1)偶流的专题解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流-1Fr、惠勒的“时空泡沫”流+1Fe、惠勒的“时空泡沫”流±0Fn。

假设以引力、斥力的观点,在同体(同一载体中)中,既有右旋正能量(“引力”所理解的偏正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流、偏正右旋+1流、偏正变力、偏正作用、偏正收缩、偏正核聚变、偏正向心、偏正以太、偏正阴阳、偏正太极、偏正惯性、偏正整体、偏正绝对、偏正强力、偏正+1、偏正暗物质=暗能量、……)偶流,又有左旋负能量(“斥力”所理解的偏负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流、偏负左旋-1流、偏负变力、偏负作用、偏负离心、偏负膨胀、偏负核裂变、偏负离心、偏负以太、偏负阴阳、偏负太极、偏负惯性、偏负个体、偏负相对、偏负弱力、偏负-1、偏负暗物质=暗能量、……)偶流,其实质是不存在,是假矛盾体;而单有右旋正能量(“引力”所理解的偏正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流、偏正右旋+1流、偏正变力、偏正作用、偏正收缩、偏正核聚变、偏正向心、偏正以太、偏正阴阳、偏正太极、偏正惯性、偏正整体、偏正绝对、偏强力、偏正+1、偏正暗物质=暗能量、……)偶流,或单有左旋负能量(“斥力”所理解的偏负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流、偏负左旋-1流、偏负变力、偏负作用、偏负离心、偏负膨胀、偏负以太、偏负阴阳、偏负太极、偏负惯性、偏负个体、偏负相对、偏负弱力、偏负-1、偏负暗物质=暗能量、……)偶流,也是不存在的。因此,以上所述引力、斥力的力学观不可以有作为,且也不会产生正、负、零三变数,即“引力偏正右旋+1流<->斥力偏负左旋-1流<->中和力偏零和旋±0流”这三种力学形态。(注:即便是其他力学观,如果不阐述力的载体和力的来源,以及力是否双大双小正负顺逆的交错相互作用、摩擦±0节点、对流和对抗交换/转换,也是不可以有作为的)。

宇宙是同一能量因偏压交错对流分正负两能,正负能是统一的整体。宇宙自然现象之间是相互关联的。宇宙充满了拥挤的能量,拥挤的能量为一常量,常量的能量同±0能量,即±0偏压(常量的±0能量也同±0物质=不可视觉暗物质),宇宙常量能量(±0En能量)的偏压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才能相互拥挤,将宇宙背景能量(偏正压+1Ee偶流)立体聚射注入进质量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进而在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焦点对抗、转换/交换为天体辐射能量(偏负压-1Er偶流),这就是能量偏压的聚射(能转质)和辐射(质转能),即正能量(偏正能量+1Ee偶流)和负能量(偏负能量-1Er偶流)的形成过程。如用波的高低频率表述,即短波高频(正能量右旋+1Ee偶流)聚射流进天体转换/交换-长波低频(负能量左旋-1Er偶流)辐射流出质量天体。在以质量天体为中心形成的立体的、梯度能级的负能量(负能量-1Er流)偶流晕球中,同时又有正能量(宇宙背景正能量+1Ee流)对质量天体的聚射(贯穿)通过,使其晕球中立体的正、负变数能量流偏压对流起来,形成由强至弱的三维立体交错对流的同1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外力+1Fe)流<bxq>同1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斥力-1Fr)流偶体偶流范围场=局域区时空的立体同1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外力+1Fe)流<bxq>同1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斥力-1Fr)流偶体偶流晕球,形成立体双向交错对流的任意点摩擦和相互作用。梯度能级偏正能变同1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外力+1Fe)偶流(偏正压梯度能级右旋构体)、偏负能变同1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斥力-1Fr)偶流(偏负压梯度能级左旋构体)、偏零能变同1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和力±0Fn)偶流(零偏压梯度能级中和旋构体)是三变数同时性的宇宙正负零——正能同1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外力+1Fe)流<bxq>负能同1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斥力-1Fr)流<bxq>零能同1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和力±0Fn)流偶流。

所谓“偶”是正确的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即源自不同载体对抗形成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异构偏正同1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斥力-1Fr)流偶流的配对。正负能量(偏正同1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流<bxq>偏负同1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流)偶流对称交错对流而形成的能量流(同1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流<bxq>同1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流)偶流是一矛盾体。正负能量(偏正同1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bxq>偏负同1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偶流立体对称交错对流纠缠于一体,形成的进出质量天体的两组偏正负压的、立体双向梯度的、左右旋构的能量流(偏正同1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流<bxq>偏负同1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流)偶流,为不同载体的正负能量流相互配对,而不是只有单一的正能量流的独立的同1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外力流,或单一负能量流的独立的同1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斥力流,故称之为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

由宇宙正能变(偏正能同1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外力+1Fe流)偶流、负能变(偏负能同1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斥力-1Fr流)偶流、零能变(偏零能同1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中间力±0Fn流)偶流立体交错对流形成的三变数(同1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外力+1Fe流<bxq>同1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斥力-1Fr流<bxq>同1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和力±0Fn流)偶流,是现今唯一定性诠释宇宙自然现象的三变数(偏正同1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惠勤的“时空泡沫“和力±0Fn流)偶体偶流范式组合本。特此公告。

宇宙能量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弹性拥挤,流进和流出,是能量偏压和能量三变数(偏正变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外力+1Fe流<bxq>偏负变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斥力-1Fr流<bxq>偏零和变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和力±0Fn流)偶射流形成的机理。能量以质量天体为对象,立体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形成同时性的立体交错对流正负零三变数(偏正变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外力+1Fe流<bxq>偏负变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斥力-1Fr流<bxq>偏零和变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和力±0Fn流)的能量偶流,这是万物动力机理和物质拆分<bxq>复合的源泉。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作用力,以质量天体为载体的力,只能是斥力(同1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斥力),记为:-1Fr,源自背景物质空间的力,只能是外力(同1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外力),记为:+1Fe,外力与斥力对称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对抗的焦点(转换/交换±0节点或天体中心=靶心)只能是零和力、中间力(同1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和力),记为:±0Fn。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对应的矛盾体,质量天体流出负能量流即为负能量同1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斥力流,宇宙背景(空间)物质正能量流进质量天体即为正能量同1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外力流,它们之间相互对称双向交错对流、摩擦中而配对。

科学观测ss433恒星,证实恒星具有同时性的三重性物质流,而正能变右旋同1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外力+1Fe)偶流(表现为流进恒星的偏正物质流)、负能变左旋同1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斥力-1Fr)偶流(表现为流出恒星的偏负物质流)、零能变中和旋同1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和力±0Fn)偶流(相对静止的偏零物质流)则是唯一符合这一宇宙观测实证的三变数偶体物质流。如把在现有学科实验、观测中得到的单一结论运用在宇宙中,则不能得出(单一结论只能证认了宇宙能量物质三变数正负零偏正同1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惠勤的“时空泡沫“(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和力±0Fn)流偶流力的其中之一,却又忽略了宇宙能量物质另外三变数正负零同时性偏正同1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和力±0Fn)流偶流力的其中之二,“杨子见歧路而泣之”)宇宙偏正同1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中间力±0Fn)流偶体偶流梯度能级同时性的三变数。

自然同时性三变数能量,即同1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外力+1Fe)<bxq>同1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斥力-1Fr)<bxq>同1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中间力±0Fn)的新力学基础物理理论,更有助于诠释应用物理中存在的程序歧路。

440、惠勒的“时空泡沫”显3物质:宇宙右旋正质量+1Me同1显3,惠勒的“时空泡沫”(bxq)左旋负质量-1Mr同1显3,惠勒的“时空泡沫”(bxq)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惠勒的“时空泡沫”正负零同时性三变数

该专题是宇宙新力学系统科学关于能量作用下(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惠勒的“时空泡沫”(bxq)负质量-1Mr同1显3,惠勒的“时空泡沫”偶体的专题:该专题主要是对宇宙能量贯穿作用下,对偏正质量+1Me同1显3,惠勒的“时空泡沫”(bxq)偏负质量-1Mr同1显3,惠勒的“时空泡沫”偶体流之间对称交错对流所形成的宇宙梯度能级立体的、左中右旋构体的、正负零状态的(正质量同1显3,惠勒的“时空泡沫”(bxq)负质量同1显3,惠勒的“时空泡沫”(bxq)零质量同1显3,惠勒的“时空泡沫”)偶质偶体的诠释,是对正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正质量+1Me同1显3,惠勒的“时空泡沫”(旋进质量)、负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负质量-1Mr同1显3,惠勒的“时空泡沫”(旋出质量)、零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零质量±0Mn同1显3,惠勒的“时空泡沫”(摩擦±0节点)立体交错对流三变数宇宙正负零(正质量同1显3,惠勒的“时空泡沫”(bxq)负质量同1显3,惠勒的“时空泡沫”bxq零质量同1显3,惠勒的“时空泡沫”)偶质偶体的专题解读显3,惠勒的“时空泡沫”-1Mr、惠勒的“时空泡沫”+1Me、惠勒的“时空泡沫”±0Mn。

假设以引力、斥力的观点,在同体(同一载体中)中,既有右旋正能量+1Ee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右旋(“引力”所理解的偏正显3,惠勒的“时空泡沫”)偶质偶体,又有左旋负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左旋(“斥力”所理解的偏负显3,惠勒的“时空泡沫”)偶质偶体,其实质是不存在的,是假矛盾体;而单有右旋正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右旋(“引力”所理解的偏正显3,惠勒的”时空泡沫“)偶质偶体,或单有左旋负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左旋(“斥力”所理解的偏负显3,惠勒的“时空泡沫”)偶质偶体,也是不存在的。因此,以上所述引力、斥力的力学观不可以有作为,且也不会产生正、负、零三变数,即“引力偏正右旋+1偶质(bxq)斥力偏负左旋-1Fr偶质(bxq)中和力偏零和旋±0偶质”这三种力作用(贯穿)下的三种质量形态。(注:除此以外,即便是其他力的作用,如不说明力的载体和来源,以及此力是否双向大双向小正负顺逆的交错相互作用、摩擦±0节点、对流和对抗交换/转换,也是不可以有作为的)。

宇宙是同一能量因偏压交错对流分正负两能,正负能是统一的整体。宇宙自然现象之间是相互关联的。宇宙充满了拥挤的能量,拥挤的能量为一常量,常量的能量同±0能量,即±0偏压(常量的±0能量也同±0物质=不可视觉暗物质),宇宙常量能量(±0能量)的偏压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才能相互拥挤,将宇宙背景能量(偏正压+1偶流)立体聚射注入进质量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进而在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焦点对抗、转换/交换为天体辐射能量(偏负压-1偶流),这就是能量偏压的聚射(能转质)和辐射(质转能),即正能量(偏正能量+1Ee偶流)和负能量(偏负能量-1Er偶流)的形成过程。如用波的高低频率表述,即短波高频(正能量右旋+1Ee偶流)聚射流进天体转换/交换-长波低频(负能量左旋-1Er偶流)辐射流出质量天体。在以质量天体为中心形成的立体的、梯度能级的负能量(负能量-1Er流)偶流晕球中,同时又有正能量(宇宙背景正能量+1Ee流)对质量天体的聚射(贯穿)通过,使其晕球中立体的正、负变数能量流偏压对流起来,形成由强至弱的三维立体交错对流的正能量+1Ee流bxq负能量-1Er流偶流偶体范围场=局域区时空的立体正能量+1Ee流(bxq)负能量-1Er流偶体偶流晕球,形成立体双向(bxq)交错对流的任意点摩擦和贯穿。偏正能量+1Ee流、偏负能量流-1Er、偏零能量±0En流以各自不同的波频率贯穿了各自不同的梯度能级偏正质量+1Me显3,惠勒的“时空泡沫”偶体偶质(偏正压梯度能级右旋构体)、偏负质量-1Mr显3,惠勒的“时空泡沫”偶体偶质(偏负压梯度能级左旋构体)、偏零质量显3,惠勒的“时空泡沫”偶体偶质(零偏压梯度能级中和旋构体)是三变数同时性的宇宙正负零(正质量+1Me同1显3,惠勒的“时空泡沫”(bxq)负质量-1Mr同1显3,惠勒的“时空泡沫”(bxq)零质量±0Mn同1显3,惠勒的“时空泡沫”)偶质偶体。

所谓“偶”是正确的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即源自不同载体对抗和相互作用形成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异构(偏正质量+1Me显3,惠勒的“时空泡沫”(bxq)偏负质量-1Mr显3,惠勒的“时空泡沫”)偶质偶体的配对。正负能量(偏正能量+1Ee流(bxq)偏负能量-1Er流)偶流对称交错对流而形成的能量流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惠勒的“时空泡沫”(bxq)负质量-1Mr同1显3,惠勒的“时空泡沫”)偶质偶体是一矛盾体。正负能量贯穿的偏正质量+1Me显3,惠勒的“时空泡沫”(bxq)偏负质量-1Mr显3,惠勒的“时空泡沫”的偶质偶体立体对称交错纠缠于一体,形成的进出质量天体的两组偏正负压的、立体双向梯度的、左右旋构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偏正质量+1Me显3,惠勒的“时空泡沫”(bxq)偏负质量-1Mr显3,惠勒的“时空泡沫”)偶质偶体,始终为不同载体的正负质量左右旋构体相互配对,而不是只有单一的正能量流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惠勒的“时空泡沫”)独立的右旋构同1显3,惠勒的“时空泡沫”正质量体,或单一负能量流贯穿的(负质量-1Mr同1显3,惠勒的“时空泡沫”)独立的左旋构同1显3,惠勒的“时空泡沫”负质量体,故称之为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

由宇宙偏右旋正能外力+1Fe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惠勒的“时空泡沫”)偶质体、偏左旋负能斥力-1Fr贯穿的(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惠勒的“时空泡沫”)偶质体、偏中和旋零能中间力±0Fn贯穿的(偏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惠勒的“时空泡沫”)偶质体立体交错对流形成的三变数(右旋正质量+1Me显3,惠勒的“宇宙波澜“(bxq)左旋负质量-1Mr显3,惠勒的“时空泡沫”(bxq)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惠勒的“时空泡沫”)偶质偶体,是现今唯一定性诠释宇宙自然现象的三变数(右旋偏正质量+1Me显3,惠勒的“时空泡沫”(bxq)左旋偏负质量-1Mr显3,惠勒的“时空泡沫”(bxq)中和旋偏零质量±0Mn显3,惠勒的“时空泡沫”)偶质偶体范式组合本。特此公告。

宇宙能量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弹性拥挤,流进和流出,是能量偏压和能量三变数(偏正能外力+1Fe流(bxq)偏负能斥力-1Fr流(bxq)偏零能中间力±0Fn流)偶能偶流形成的机理。偶能偶流以质量天体为对象,立体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形成同时性的立体交错对流正负零三变数,因此,异结构能量惯性贯穿作用形成的异结构质量体是从属于异结构能量力形态(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惠勒的“时空泡沫”(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惠勒的“时空泡沫”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惠勒的“时空泡沫”)的偶体偶质,这是万物动力机理和物质拆分(bxq)复合的源泉。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对应矛盾体,受源自质量天体负能量(斥力-1Fr)的作用(贯穿)生成负质量-1Mr同1显3,惠勒的“时空泡沫”,受宇宙背景(空间)正能量(外力+1Fe)的作用(贯穿)生成正质量+1Me同1显3,惠勒的“时空泡沫”,它们之间相互对称双向(bxq)交错对流、摩擦而配对,任意摩擦点为焦点对抗转换/交换波频的±0节点,也即零质量点的特征交汇区点。

力的本质是能量。因此,以质量天体为载体的(负能量辐射)力,只能是斥力(负能量斥力),记为:-1Er=-1Fr,源自背景空间的(正能量聚射)力,只能是外力(正能量外力),记为:+1Ee=+1Fe,外力与斥力对称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对抗的焦点(转换/交换±0节点或天体中心=靶心)中和的(零能量)力,只能是零和力、中间力,记为:±0En=±0Fn;以正能外力+1Fe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正质量+1Me;以负能斥力-1Fr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负质量-1Mr;以零能和力±0Fn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零质量±0Mn。

科学观测ss433恒星,证实恒星具有同时性的三重性物质流,在三重性物质能量流(贯穿)的能转质过程中,因异构能量(力)流梯度能级的旋向作用(力),使其生成相同形态的偏正质量右旋+1Me同1显3,惠勒的“时空泡沫”偶质(表现为流进恒星的偏正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偏负质量左旋-1Mr同1显3,惠勒的“时空泡沫”偶质(表现为流出恒星的偏负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偏零质量中和旋±0Mn同1显3,惠勒的“时空泡沫”偶质(相对静止的偏零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这是唯一符合这一宇宙观测实证的三变数偶流物质流及贯穿的偶质。如把在现有学科实验、观测中得到的单一结论运用在宇宙中,则不能得出(单一结论只能证认了宇宙能量物质三变数正负零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惠勒的“时空泡沫”(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惠勒的“时空泡沫”(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惠勒的“时空泡沫”偶质偶体的其中之一,却又忽略了宇宙能量物质另外三变数正负零同时性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惠勒的“时空泡沫”(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惠勒的“时空泡沫”(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惠勒的“时空泡沫”偶质的其中之二,“杨子见歧路而泣之”)宇宙三变数能量力作用(贯穿)自然生成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惠勒的“时空泡沫”(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惠勒的“时空泡沫”(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惠勒的“时空泡沫”偶体偶质梯度能级同时性的三变数。

自然同时性三变数能量,即正能外力+1Fe、(bxq)负能斥力-1Fr、bxq零能和力±0Fn贯穿生成正质量+1Me、(bxq)负质量-1Mr(bxq)零质量±0Mn的新力学基础物理理论,更有助于诠释应用物理中存在的程序歧路。

441、笛卡儿的“旋涡”隐3物质:宇宙能量同1隐3,笛卡儿的“旋涡”外力(外力+1Fe)(bxq)同1隐3,笛卡儿的“旋涡”斥力(斥力-1Fr)(bxq)同1隐3,笛卡儿的“旋涡”和力(中间力±0Fn)正负零同时性的三变数

该专题是宇宙新系统科学关于能量同1隐3,笛卡儿的“旋涡”(外力+1Fe)(bxq)同1隐3,笛卡儿的“旋涡”(斥力-1Fr)偶流的专题:该专题主要围绕宇宙能量偏正能同1隐3,笛卡儿的“旋涡”(外力+1Fe)流(bxq)偏负能同1隐3,笛卡儿的“旋涡”(斥力-1Fr)流偶流之间对称交错对流所形成的宇宙梯度能级立体的、左中右旋构体的、正负零状态的偏正变同1隐3,笛卡儿的“旋涡”(外力+1Fe)偶流(bxq)偏负变同1隐3,笛卡儿的“旋涡”(斥力-1Fr)偶流的讨论,是正能变(偏正变同1隐3,笛卡儿的“旋涡”流)偶流、负能变(偏负变同1隐3,笛卡儿的“旋涡”流)偶流、零能变(偏零变同1隐3,笛卡儿的“旋涡”流)偶流立体交错对流三变数宇宙正负零(偏正能变右旋+1(bxq)偏负能变左旋-1)偶流的专题解读隐3:笛卡儿的“旋涡”流-1Fr、笛卡儿的“旋涡”流+1Fe、笛卡儿的“旋涡”流±0Fn。

假设以引力、斥力的观点,在同体(同一载体中)中,既有右旋正能量(“引力”所理解的偏正隐3,笛卡儿的“旋涡”流、偏正右旋+1流、偏正变力、偏正作用、偏正收缩、偏正核聚变、偏正向心、偏正以太、偏正阴阳、偏正太极、偏正惯性、偏正整体、偏正绝对、偏正强力、偏正+1、偏正暗物质=暗能量、……)偶流,又有左旋负能量(“斥力”所理解的偏负隐3,笛卡儿的“旋涡”流、偏负左旋-1流、偏负变力、偏负作用、偏负离心、偏负膨胀、偏负核裂变、偏负离心、偏负以太、偏负阴阳、偏负太极、偏负惯性、偏负个体、偏负相对、偏负弱力、偏负-1、偏负暗物质=暗能量、……)偶流,其实质是不存在,是假矛盾体;而单有右旋正能量(“引力”所理解的偏正隐3,笛卡儿的“旋涡”流、偏正右旋+1流、偏正变力、偏正作用、偏正收缩、偏正核聚变、偏正向心、偏正以太、偏正阴阳、偏正太极、偏正惯性、偏正整体、偏正绝对、偏强力、偏正+1、偏正暗物质=暗能量、……)偶流,或单有左旋负能量(“斥力”所理解的偏负隐3,笛卡儿的“旋涡”流、偏负左旋-1流、偏负变力、偏负作用、偏负离心、偏负膨胀、偏负以太、偏负阴阳、偏负太极、偏负惯性、偏负个体、偏负相对、偏负弱力、偏负-1、偏负暗物质=暗能量、……)偶流,也是不存在的。因此,以上所述引力、斥力的力学观不可以有作为,且也不会产生正、负、零三变数,即“引力偏正右旋+1流<->斥力偏负左旋-1流<->中和力偏零和旋±0流”这三种力学形态。(注:即便是其他力学观,如果不阐述力的载体和力的来源,以及力是否双大双小正负顺逆的交错相互作用、摩擦±0节点、对流和对抗交换/转换,也是不可以有作为的)。

宇宙是同一能量因偏压交错对流分正负两能,正负能是统一的整体。宇宙自然现象之间是相互关联的。宇宙充满了拥挤的能量,拥挤的能量为一常量,常量的能量同±0能量,即±0偏压(常量的±0能量也同±0物质=不可视觉暗物质),宇宙常量能量(±0En能量)的偏压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才能相互拥挤,将宇宙背景能量(偏正压+1Ee偶流)立体聚射注入进质量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进而在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焦点对抗、转换/交换为天体辐射能量(偏负压-1Er偶流),这就是能量偏压的聚射(能转质)和辐射(质转能),即正能量(偏正能量+1Ee偶流)和负能量(偏负能量-1Er偶流)的形成过程。如用波的高低频率表述,即短波高频(正能量右旋+1Ee偶流)聚射流进天体转换/交换-长波低频(负能量左旋-1Er偶流)辐射流出质量天体。在以质量天体为中心形成的立体的、梯度能级的负能量(负能量-1Er流)偶流晕球中,同时又有正能量(宇宙背景正能量+1Ee流)对质量天体的聚射(贯穿)通过,使其晕球中立体的正、负变数能量流偏压对流起来,形成由强至弱的三维立体交错对流的同1隐3,笛卡儿的“旋涡”(外力+1Fe)流(bxq)同1隐3,笛卡儿的“旋涡”(斥力-1Fr)流偶体偶流范围场=局域区时空的立体同1隐3,笛卡儿的“旋涡”(外力+1Fe)流(bxq)同1隐3,笛卡儿的“旋涡”(斥力-1Fr)流偶体偶流晕球,形成立体双向交错对流的任意点摩擦和相互作用。梯度能级偏正能变同1隐3,笛卡儿的“旋涡”(外力+1Fe)偶流(偏正压梯度能级右旋构体)、偏负能变同1隐3,笛卡儿的“旋涡”(斥力-1Fr)偶流(偏负压梯度能级左旋构体)、偏零能变同1隐3,笛卡儿的“旋涡”(和力±0Fn)偶流(零偏压梯度能级中和旋构体)是三变数同时性的宇宙正负零——正能同1隐3,笛卡儿的“旋涡”(外力+1Fe)流(bxq)负能同1隐3,笛卡儿的“旋涡”(斥力-1Fr)流(bxq)零能同1隐3,笛卡儿的“旋涡”(和力±0Fn)流偶流。

所谓“偶”是正确的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即源自不同载体对抗形成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异构偏正同1隐3,笛卡儿的“旋涡”(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笛卡儿的“旋涡”(斥力-1Fr)流偶流的配对。正负能量(偏正同1隐3,笛卡儿的“旋涡”流(bxq)偏负同1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流)偶流对称交错对流而形成的能量流(同1隐3,笛卡儿的“旋涡”流(bxq)同1隐3,惠勒的“时空泡沫“流)偶流是一矛盾体。正负能量(偏正同1隐3,笛卡儿的“旋涡”(bxq)偏负同1隐3,笛卡儿的“旋涡”)偶流立体对称交错对流纠缠于一体,形成的进出质量天体的两组偏正负压的、立体双向梯度的、左右旋构的能量流(偏正同1隐3,笛卡儿的“旋涡”流<bxq>偏负同1隐3,笛卡儿的“旋涡”流)偶流,为不同载体的正负能量流相互配对,而不是只有单一的正能量流的独立的同1隐3,笛卡儿的“旋涡”外力流,或单一负能量流的独立的同1隐3,笛卡儿的“旋涡”斥力流,故称之为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

由宇宙正能变(偏正能同1隐3,笛卡儿的“旋涡”外力+1Fe流)偶流、负能变(偏负能同1隐3,笛卡儿的“旋涡”斥力-1Fr流)偶流、零能变(偏零能同1隐3,笛卡儿的“旋涡”中间力±0Fn流)偶流立体交错对流形成的三变数(同1隐3,笛卡儿的“旋涡”外力+1Fe流(bxq)同1隐3,笛卡儿的“旋涡”斥力-1Fr流(bxq)同1隐3,笛卡儿的“旋涡”和力±0Fn流)偶流,是现今唯一定性诠释宇宙自然现象的三变数(偏正同1隐3,笛卡儿的“旋涡”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笛卡儿的“旋涡”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笛卡儿的“旋涡”和力±0Fn流)偶体偶流范式组合本。特此公告。

宇宙能量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弹性拥挤,流进和流出,是能量偏压和能量三变数(偏正变隐3,笛卡儿的“旋涡”外力+1Fe流(bxq)偏负变隐3,笛卡儿的“旋涡”斥力-1Fr流(bxq)偏零和变隐3,笛卡儿的“旋涡”和力±0Fn流)偶射流形成的机理。能量以质量天体为对象,立体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形成同时性的立体交错对流正负零三变数(偏正变隐3,笛卡儿的“旋涡”外力+1Fe流(bxq)偏负变隐3,笛卡儿的“旋涡”斥力-1Fr流(bxq)偏零和变隐3,笛卡儿的“旋涡”和力±0Fn流)的能量偶流,这是万物动力机理和物质拆分(bxq)复合的源泉。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作用力,以质量天体为载体的力,只能是斥力(同1隐3,笛卡儿的“旋涡”斥力),记为:-1Fr,源自背景物质空间的力,只能是外力(同1隐3,笛卡儿的“旋涡”外力),记为:+1Fe,外力与斥力对称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对抗的焦点(转换/交换±0节点或天体中心=靶心)只能是零和力、中间力(同1隐3,笛卡儿的“旋涡”和力),记为:±0Fn。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对应的矛盾体,质量天体流出负能量流即为负能量同1隐3,笛卡儿的“旋涡”斥力流,宇宙背景(空间)物质正能量流进质量天体即为正能量同1隐3,笛卡儿的“旋涡”外力流,它们之间相互对称双向交错对流、摩擦中而配对。

科学观测ss433恒星,证实恒星具有同时性的三重性物质流,而正能变右旋同1隐3,笛卡儿的“旋涡”(外力+1Fe)偶流(表现为流进恒星的偏正物质流)、负能变左旋同1隐3,笛卡儿的“旋涡”(斥力-1Fr)偶流(表现为流出恒星的偏负物质流)、零能变中和旋同1隐3,笛卡儿的“旋涡”(和力±0Fn)偶流(相对静止的偏零物质流)则是唯一符合这一宇宙观测实证的三变数偶体物质流。如把在现有学科实验、观测中得到的单一结论运用在宇宙中,则不能得出(单一结论只能证认了宇宙能量物质三变数正负零偏正同1隐3,笛卡儿的“旋涡”(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笛卡儿的“旋涡”(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笛卡儿的“旋涡”(和力±0Fn)流偶流力的其中之一,却又忽略了宇宙能量物质另外三变数正负零同时性偏正同1隐3,笛卡儿的“旋涡”(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笛卡儿的“旋涡”(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笛卡儿的“旋涡”(和力±0Fn)流偶流力的其中之二,“杨子见歧路而泣之”)宇宙偏正同1隐3,笛卡儿的“旋涡”(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笛卡儿的“旋涡”(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笛卡儿的“旋涡”(中间力±0Fn)流偶体偶流梯度能级同时性的三变数。

自然同时性三变数能量,即同1隐3,笛卡儿的“旋涡”(外力+1Fe)(bxq)同1隐3,笛卡儿的“旋涡”(斥力-1Fr)(bxq)同1隐3,笛卡儿的“旋涡”(中间力±0Fn)的新力学基础物理理论,更有助于诠释应用物理中存在的程序歧路。

442、笛卡儿的“旋涡”显3物质:宇宙右旋正质量+1Me同1显3,笛卡儿的“旋涡”(bxq)左旋负质量-1Mr同1显3,笛卡儿的“旋涡”(bxq)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笛卡儿的“旋涡”正负零同时性三变数

该专题是宇宙新力学系统科学关于能量作用下(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笛卡儿的“旋涡”(bxq)负质量-1Mr同1显3,笛卡儿的“旋涡”偶体的专题:该专题主要是对宇宙能量贯穿作用下,对偏正质量+1Me同1显3,笛卡儿的“旋涡”(bxq)偏负质量-1Mr同1显3,笛卡儿的“旋涡”偶体流之间对称交错对流所形成的宇宙梯度能级立体的、左中右旋构体的、正负零状态的(正质量同1显3,笛卡儿的“旋涡”(bxq)负质量同1显3,笛卡儿的“旋涡”(bxq)零质量同1显3,笛卡儿的“旋涡”)偶质偶体的诠释,是对正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正质量+1Me同1显3,笛卡儿的“旋涡”(旋进质量)、负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负质量-1Mr同1显3,笛卡儿的“旋涡”(旋出质量)、零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零质量±0Mn同1显3,笛卡儿的“旋涡”(摩擦±0节点)立体交错对流三变数宇宙正负零(正质量同1显3,笛卡儿的“旋涡”(bxq)负质量同1显3,笛卡儿的“旋涡”(bxq)零质量同1显3,笛卡儿的“旋涡”)偶质偶体的专题解读显3,笛卡儿的“旋涡”-1Mr、笛卡儿的“旋涡”+1Me、笛卡儿的“旋涡”±0Mn。

假设以引力、斥力的观点,在同体(同一载体中)中,既有右旋正能量+1Ee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右旋(“引力”所理解的偏正显3,笛卡儿的“旋涡”)偶质偶体,又有左旋负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左旋(“斥力”所理解的偏负显3,笛卡儿的“旋涡”)偶质偶体,其实质是不存在的,是假矛盾体;而单有右旋正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右旋(“引力”所理解的偏正显3,笛卡儿的“旋涡”)偶质偶体,或单有左旋负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左旋(“斥力”所理解的偏负显3,笛卡儿的“旋涡”)偶质偶体,也是不存在的。因此,以上所述引力、斥力的力学观不可以有作为,且也不会产生正、负、零三变数,即“引力偏正右旋+1偶质(bxq)斥力偏负左旋-1Fr偶质(bxq)中和力偏零和旋±0偶质”这三种力作用(贯穿)下的三种质量形态。(注:除此以外,即便是其他力的作用,如不说明力的载体和来源,以及此力是否双向大双向小正负顺逆的交错相互作用、摩擦±0节点、对流和对抗交换/转换,也是不可以有作为的)。

宇宙是同一能量因偏压交错对流分正负两能,正负能是统一的整体。宇宙自然现象之间是相互关联的。宇宙充满了拥挤的能量,拥挤的能量为一常量,常量的能量同±0能量,即±0偏压(常量的±0能量也同±0物质=不可视觉暗物质),宇宙常量能量(±0能量)的偏压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才能相互拥挤,将宇宙背景能量(偏正压+1偶流)立体聚射注入进质量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进而在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焦点对抗、转换/交换为天体辐射能量(偏负压-1偶流),这就是能量偏压的聚射(能转质)和辐射(质转能),即正能量(偏正能量+1Ee偶流)和负能量(偏负能量-1Er偶流)的形成过程。如用波的高低频率表述,即短波高频(正能量右旋+1Ee偶流)聚射流进天体转换/交换-长波低频(负能量左旋-1Er偶流)辐射流出质量天体。在以质量天体为中心形成的立体的、梯度能级的负能量(负能量-1Er流)偶流晕球中,同时又有正能量(宇宙背景正能量+1Ee流)对质量天体的聚射(贯穿)通过,使其晕球中立体的正、负变数能量流偏压对流起来,形成由强至弱的三维立体交错对流的正能量+1Ee流(bxq)负能量-1Er流偶流偶体范围场=局域区时空的立体正能量+1Ee流(bxq)负能量-1Er流偶体偶流晕球,形成立体双向(bxq)交错对流的任意点摩擦和贯穿。偏正能量+1Ee流、偏负能量流-1Er、偏零能量±0En流以各自不同的波频率贯穿了各自不同的梯度能级偏正质量+1Me显3,笛卡儿的“旋涡”偶体偶质(偏正压梯度能级右旋构体)、偏负质量-1Mr显3,笛卡儿的“旋涡”偶体偶质(偏负压梯度能级左旋构体)、偏零质量显3,笛卡儿的“旋涡”偶体偶质(零偏压梯度能级中和旋构体)是三变数同时性的宇宙正负零(正质量+1Me同1显3,笛卡儿的“旋涡”(bxq)负质量-1Mr同1显3,笛卡儿的“旋涡”(bxq)零质量±0Mn同1显3,笛卡儿的“旋涡”)偶质偶体。

所谓“偶”是正确的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即源自不同载体对抗和相互作用形成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异构(偏正质量+1Me显3,笛卡儿的“旋涡”(bxq)偏负质量-1Mr显3,笛卡儿的“旋涡”)偶质偶体的配对。正负能量(偏正能量+1Ee流(bxq)偏负能量-1Er流)偶流对称交错对流而形成的能量流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笛卡儿的“旋涡”(bxq)负质量-1Mr同1显3,笛卡儿的“旋涡”)偶质偶体是一矛盾体。正负能量贯穿的偏正质量+1Me显3,笛卡儿的“旋涡”(bxq)偏负质量-1Mr显3,笛卡儿的“旋涡”的偶质偶体立体对称交错纠缠于一体,形成的进出质量天体的两组偏正负压的、立体双向梯度的、左右旋构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偏正质量+1Me显3,笛卡儿的“旋涡”(bxq)偏负质量-1Mr显3,笛卡儿的“旋涡”)偶质偶体,始终为不同载体的正负质量左右旋构体相互配对,而不是只有单一的正能量流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笛卡儿的“旋涡”)独立的右旋构同1显3,笛卡儿的“旋涡”正质量体,或单一负能量流贯穿的(负质量-1Mr同1显3,笛卡儿的“旋涡”)独立的左旋构同1显3,笛卡儿的“旋涡”负质量体,故称之为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

由宇宙偏右旋正能外力+1Fe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笛卡儿的“旋涡”)偶质体、偏左旋负能斥力-1Fr贯穿的(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笛卡儿的“旋涡”)偶质体、偏中和旋零能中间力±0Fn贯穿的(偏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笛卡儿的“旋涡”)偶质体立体交错对流形成的三变数(右旋正质量+1Me显3,笛卡儿的“旋涡”(bxq)左旋负质量-1Mr显3,笛卡儿的“旋涡”(bxq)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笛卡儿的“旋涡”)偶质偶体,是现今唯一定性诠释宇宙自然现象的三变数(右旋偏正质量+1Me显3,笛卡儿的“旋涡”(bxq)左旋偏负质量-1Mr显3,笛卡儿的“旋涡”(bxq)中和旋偏零质量±0Mn显3,笛卡儿的“旋涡”)偶质偶体范式组合本。特此公告。

宇宙能量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弹性拥挤,流进和流出,是能量偏压和能量三变数(偏正能外力+1Fe流(bxq)偏负能斥力-1Fr流(bxq)偏零能中间力±0Fn流)偶能偶流形成的机理。偶能偶流以质量天体为对象,立体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形成同时性的立体交错对流正负零三变数,因此,异结构能量惯性贯穿作用形成的异结构质量体是从属于异结构能量力形态(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笛卡儿的“旋涡”(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笛卡儿的“旋涡”(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笛卡儿的“旋涡”)的偶体偶质,这是万物动力机理和物质拆分(bxq)复合的源泉。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对应矛盾体,受源自质量天体负能量(斥力-1Fr)的作用(贯穿)生成负质量-1Mr同1显3,笛卡儿的“旋涡”,受宇宙背景(空间)正能量(外力+1Fe)的作用(贯穿)生成正质量+1Me同1显3,笛卡儿的“旋涡”,它们之间相互对称双向(bxq)交错对流、摩擦而配对,任意摩擦点为焦点对抗转换/交换波频的±0节点,也即零质量点的特征交汇区点。

力的本质是能量。因此,以质量天体为载体的(负能量辐射)力,只能是斥力(负能量斥力),记为:-1Er=-1Fr,源自背景空间的(正能量聚射)力,只能是外力(正能量外力),记为:+1Ee=+1Fe,外力与斥力对称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对抗的焦点(转换/交换±0节点或天体中心=靶心)中和的(零能量)力,只能是零和力、中间力,记为:±0En=±0Fn;以正能外力+1Fe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正质量+1Me;以负能斥力-1Fr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负质量-1Mr;以零能和力±0Fn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零质量±0Mn。

科学观测ss433恒星,证实恒星具有同时性的三重性物质流,在三重性物质能量流(贯穿)的能转质过程中,因异构能量(力)流梯度能级的旋向作用(力),使其生成相同形态的偏正质量右旋+1Me同1显3,笛卡儿的“旋涡”偶质(表现为流进恒星的偏正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偏负质量左旋-1Mr同1显3,笛卡儿的“旋涡”偶质(表现为流出恒星的偏负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偏零质量中和旋±0Mn同1显3,笛卡儿的“旋涡”偶质(相对静止的偏零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这是唯一符合这一宇宙观测实证的三变数偶流物质流及贯穿的偶质。如把在现有学科实验、观测中得到的单一结论运用在宇宙中,则不能得出(单一结论只能证认了宇宙能量物质三变数正负零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笛卡儿的“旋涡”(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笛卡儿的“旋涡”(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笛卡儿的“旋涡”偶质偶体的其中之一,却又忽略了宇宙能量物质另外三变数正负零同时性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笛卡儿的“旋涡”(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笛卡儿的“旋涡”(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笛卡儿的“旋涡”偶质的其中之二,“杨子见歧路而泣之”)宇宙三变数能量力作用(贯穿)自然生成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笛卡儿的“旋涡”(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笛卡儿的“旋涡”(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笛卡儿的“旋涡”偶体偶质梯度能级同时性的三变数。

自然同时性三变数能量,即正能外力+1Fe、(bxq)负能斥力-1Fr、bxq零能和力±0Fn贯穿生成正质量+1Me、(bxq)负质量-1Mr(bxq)零质量±0Mn的新力学基础物理理论,更有助于诠释应用物理中存在的程序歧路。

44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隐3物质:宇宙能量同1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外力(外力+1Fe)(bxq)同1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斥力(斥力-1Fr)(bxq)同1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和力(中间力±0Fn)正负零同时性的三变数

该专题是宇宙新系统科学关于能量同1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外力+1Fe)(bxq)同1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斥力-1Fr)偶流的专题:该专题主要围绕宇宙能量偏正能同1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外力+1Fe)流(bxq)偏负能同1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斥力-1Fr)流偶流之间对称交错对流所形成的宇宙梯度能级立体的、左中右旋构体的、正负零状态的偏正变同1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外力+1Fe)偶流(bxq)偏负变同1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斥力-1Fr)偶流的讨论,是正能变(偏正变同1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流)偶流、负能变(偏负变同1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流)偶流、零能变(偏零变同1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流)偶流立体交错对流三变数宇宙正负零(偏正能变右旋+1(bxq)偏负能变左旋-1)偶流的专题解读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流-1Fr、德布罗意的“物质波”流+1Fe、德布罗意的“物质波”流±0Fn。

假设以引力、斥力的观点,在同体(同一载体中)中,既有右旋正能量(“引力”所理解的偏正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流、偏正右旋+1流、偏正变力、偏正作用、偏正收缩、偏正核聚变、偏正向心、偏正以太、偏正阴阳、偏正太极、偏正惯性、偏正整体、偏正绝对、偏正强力、偏正+1、偏正暗物质=暗能量、……)偶流,又有左旋负能量(“斥力”所理解的偏负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流、偏负左旋-1流、偏负变力、偏负作用、偏负离心、偏负膨胀、偏负核裂变、偏负离心、偏负以太、偏负阴阳、偏负太极、偏负惯性、偏负个体、偏负相对、偏负弱力、偏负-1、偏负暗物质=暗能量、……)偶流,其实质是不存在,是假矛盾体;而单有右旋正能量(“引力”所理解的偏正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流、偏正右旋+1流、偏正变力、偏正作用、偏正收缩、偏正核聚变、偏正向心、偏正以太、偏正阴阳、偏正太极、偏正惯性、偏正整体、偏正绝对、偏强力、偏正+1、偏正暗物质=暗能量、……)偶流,或单有左旋负能量(“斥力”所理解的偏负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流、偏负左旋-1流、偏负变力、偏负作用、偏负离心、偏负膨胀、偏负以太、偏负阴阳、偏负太极、偏负惯性、偏负个体、偏负相对、偏负弱力、偏负-1、偏负暗物质=暗能量、……)偶流,也是不存在的。因此,以上所述引力、斥力的力学观不可以有作为,且也不会产生正、负、零三变数,即“引力偏正右旋+1流<->斥力偏负左旋-1流<->中和力偏零和旋±0流”这三种力学形态。(注:即便是其他力学观,如果不阐述力的载体和力的来源,以及力是否双大双小正负顺逆的交错相互作用、摩擦±0节点、对流和对抗交换/转换,也是不可以有作为的)。

宇宙是同一能量因偏压交错对流分正负两能,正负能是统一的整体。宇宙自然现象之间是相互关联的。宇宙充满了拥挤的能量,拥挤的能量为一常量,常量的能量同±0能量,即±0偏压(常量的±0能量也同±0物质=不可视觉暗物质),宇宙常量能量(±0En能量)的偏压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才能相互拥挤,将宇宙背景能量(偏正压+1Ee偶流)立体聚射注入进质量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进而在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焦点对抗、转换/交换为天体辐射能量(偏负压-1Er偶流),这就是能量偏压的聚射(能转质)和辐射(质转能),即正能量(偏正能量+1Ee偶流)和负能量(偏负能量-1Er偶流)的形成过程。如用波的高低频率表述,即短波高频(正能量右旋+1Ee偶流)聚射流进天体转换/交换-长波低频(负能量左旋-1Er偶流)辐射流出质量天体。在以质量天体为中心形成的立体的、梯度能级的负能量(负能量-1Er流)偶流晕球中,同时又有正能量(宇宙背景正能量+1Ee流)对质量天体的聚射(贯穿)通过,使其晕球中立体的正、负变数能量流偏压对流起来,形成由强至弱的三维立体交错对流的同1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外力+1Fe)流(bxq)同1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斥力-1Fr)流偶体偶流范围场=局域区时空的立体同1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外力+1Fe)流(bxq)同1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斥力-1Fr)流偶体偶流晕球,形成立体双向交错对流的任意点摩擦和相互作用。梯度能级偏正能变同1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外力+1Fe)偶流(偏正压梯度能级右旋构体)、偏负能变同1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斥力-1Fr)偶流(偏负压梯度能级左旋构体)、偏零能变同1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和力±0Fn)偶流(零偏压梯度能级中和旋构体)是三变数同时性的宇宙正负零——正能同1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外力+1Fe)流(bxq)负能同1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斥力-1Fr)流(bxq)零能同1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和力±0Fn)流偶流。

所谓“偶”是正确的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即源自不同载体对抗形成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异构偏正同1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斥力-1Fr)流偶流的配对。正负能量(偏正同1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流(bxq)偏负同1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流)偶流对称交错对流而形成的能量流(同1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流(bxq)同1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流)偶流是一矛盾体。正负能量(偏正同1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bxq)偏负同1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偶流立体对称交错对流纠缠于一体,形成的进出质量天体的两组偏正负压的、立体双向梯度的、左右旋构的能量流(偏正同1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流<bxq>偏负同1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流)偶流,为不同载体的正负能量流相互配对,而不是只有单一的正能量流的独立的同1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外力流,或单一负能量流的独立的同1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斥力流,故称之为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

由宇宙正能变(偏正能同1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外力+1Fe流)偶流、负能变(偏负能同1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斥力-1Fr流)偶流、零能变(偏零能同1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中间力±0Fn流)偶流立体交错对流形成的三变数(同1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外力+1Fe流(bxq)同1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斥力-1Fr流(bxq)同1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和力±0Fn流)偶流,是现今唯一定性诠释宇宙自然现象的三变数(偏正同1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和力±0Fn流)偶体偶流范式组合本。特此公告。

宇宙能量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弹性拥挤,流进和流出,是能量偏压和能量三变数(偏正变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外力+1Fe流(bxq)偏负变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斥力-1Fr流(bxq)偏零和变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和力±0Fn流)偶射流形成的机理。能量以质量天体为对象,立体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形成同时性的立体交错对流正负零三变数(偏正变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外力+1Fe流(bxq)偏负变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斥力-1Fr流(bxq)偏零和变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和力±0Fn流)的能量偶流,这是万物动力机理和物质拆分(bxq)复合的源泉。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作用力,以质量天体为载体的力,只能是斥力(同1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斥力),记为:-1Fr,源自背景物质空间的力,只能是外力(同1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外力),记为:+1Fe,外力与斥力对称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对抗的焦点(转换/交换±0节点或天体中心=靶心)只能是零和力、中间力(同1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和力),记为:±0Fn。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对应的矛盾体,质量天体流出负能量流即为负能量同1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斥力流,宇宙背景(空间)物质正能量流进质量天体即为正能量同1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外力流,它们之间相互对称双向交错对流、摩擦中而配对。

科学观测ss433恒星,证实恒星具有同时性的三重性物质流,而正能变右旋同1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外力+1Fe)偶流(表现为流进恒星的偏正物质流)、负能变左旋同1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斥力-1Fr)偶流(表现为流出恒星的偏负物质流)、零能变中和旋同1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和力±0Fn)偶流(相对静止的偏零物质流)则是唯一符合这一宇宙观测实证的三变数偶体物质流。如把在现有学科实验、观测中得到的单一结论运用在宇宙中,则不能得出(单一结论只能证认了宇宙能量物质三变数正负零偏正同1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和力±0Fn)流偶流力的其中之一,却又忽略了宇宙能量物质另外三变数正负零同时性偏正同1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和力±0Fn)流偶流力的其中之二,“杨子见歧路而泣之”)宇宙偏正同1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中间力±0Fn)流偶体偶流梯度能级同时性的三变数。

自然同时性三变数能量,即同1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外力+1Fe)(bxq)同1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斥力-1Fr)(bxq)同1隐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中间力±0Fn)的新力学基础物理理论,更有助于诠释应用物理中存在的程序歧路。

444、德布罗意的“物质波”显3物质:宇宙右旋正质量+1Me同1显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bxq)左旋负质量-1Mr同1显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bxq)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德布罗意的“物质、“正负零同时性三变数

该专题是宇宙新力学系统科学关于能量作用下(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bxq)负质量-1Mr同1显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偶体的专题:该专题主要是对宇宙能量贯穿作用下,对偏正质量+1Me同1显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bxq)偏负质量-1Mr同1显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偶体流之间对称交错对流所形成的宇宙梯度能级立体的、左中右旋构体的、正负零状态的(正质量同1显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bxq)负质量同1显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bxq)零质量同1显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偶质偶体的诠释,是对正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正质量+1Me同1显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旋进质量)、负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负质量-1Mr同1显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旋出质量)、零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零质量±0Mn同1显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摩擦±0节点)立体交错对流三变数宇宙正负零(正质量同1显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bxq)负质量同1显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bxq)零质量同1显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偶质偶体的专题解读显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1Mr、德布罗意的“物质波”+1Me、德布罗意的“物质波”±0Mn。

假设以引力、斥力的观点,在同体(同一载体中)中,既有右旋正能量+1Ee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右旋(“引力”所理解的偏正显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偶质偶体,又有左旋负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左旋(“斥力”所理解的偏负显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偶质偶体,其实质是不存在的,是假矛盾体;而单有右旋正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右旋(“引力”所理解的偏正显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偶质偶体,或单有左旋负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左旋(“斥力”所理解的偏负显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偶质偶体,也是不存在的。因此,以上所述引力、斥力的力学观不可以有作为,且也不会产生正、负、零三变数,即“引力偏正右旋+1偶质(bxq)斥力偏负左旋-1Fr偶质(bxq)中和力偏零和旋±0偶质”这三种力作用(贯穿)下的三种质量形态。(注:除此以外,即便是其他力的作用,如不说明力的载体和来源,以及此力是否双向大双向小正负顺逆的交错相互作用、摩擦±0节点、对流和对抗交换/转换,也是不可以有作为的)。

宇宙是同一能量因偏压交错对流分正负两能,正负能是统一的整体。宇宙自然现象之间是相互关联的。宇宙充满了拥挤的能量,拥挤的能量为一常量,常量的能量同±0能量,即±0偏压(常量的±0能量也同±0物质=不可视觉暗物质),宇宙常量能量(±0能量)的偏压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才能相互拥挤,将宇宙背景能量(偏正压+1偶流)立体聚射注入进质量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进而在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焦点对抗、转换/交换为天体辐射能量(偏负压-1偶流),这就是能量偏压的聚射(能转质)和辐射(质转能),即正能量(偏正能量+1Ee偶流)和负能量(偏负能量-1Er偶流)的形成过程。如用波的高低频率表述,即短波高频(正能量右旋+1Ee偶流)聚射流进天体转换/交换-长波低频(负能量左旋-1Er偶流)辐射流出质量天体。在以质量天体为中心形成的立体的、梯度能级的负能量(负能量-1Er流)偶流晕球中,同时又有正能量(宇宙背景正能量+1Ee流)对质量天体的聚射(贯穿)通过,使其晕球中立体的正、负变数能量流偏压对流起来,形成由强至弱的三维立体交错对流的正能量+1Ee流(bxq)负能量-1Er流偶流偶体范围场=局域区时空的立体正能量+1Ee流(bxq)负能量-1Er流偶体偶流晕球,形成立体双向(bxq)交错对流的任意点摩擦和贯穿。偏正能量+1Ee流、偏负能量流-1Er、偏零能量±0En流以各自不同的波频率贯穿了各自不同的梯度能级偏正质量+1Me显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偶体偶质(偏正压梯度能级右旋构体)、偏负质量-1Mr显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偶体偶质(偏负压梯度能级左旋构体)、偏零质量显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偶体偶质(零偏压梯度能级中和旋构体)是三变数同时性的宇宙正负零(正质量+1Me同1显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bxq)负质量-1Mr同1显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bxq)零质量±0Mn同1显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偶质偶体。

所谓“偶”是正确的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即源自不同载体对抗和相互作用形成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异构(偏正质量+1Me显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bxq)偏负质量-1Mr显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偶质偶体的配对。正负能量(偏正能量+1Ee流(bxq)偏负能量-1Er流)偶流对称交错对流而形成的能量流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bxq)负质量-1Mr同1显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偶质偶体是一矛盾体。正负能量贯穿的偏正质量+1Me显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bxq)偏负质量-1Mr显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的偶质偶体立体对称交错纠缠于一体,形成的进出质量天体的两组偏正负压的、立体双向梯度的、左右旋构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偏正质量+1Me显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bxq)偏负质量-1Mr显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偶质偶体,始终为不同载体的正负质量左右旋构体相互配对,而不是只有单一的正能量流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独立的右旋构同1显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正质量体,或单一负能量流贯穿的(负质量-1Mr同1显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独立的左旋构同1显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负质量体,故称之为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

由宇宙偏右旋正能外力+1Fe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偶质体、偏左旋负能斥力-1Fr贯穿的(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偶质体、偏中和旋零能中间力±0Fn贯穿的(偏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偶质体立体交错对流形成的三变数(右旋正质量+1Me显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bxq)左旋负质量-1Mr显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bxq)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偶质偶体,是现今唯一定性诠释宇宙自然现象的三变数(右旋偏正质量+1Me显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bxq)左旋偏负质量-1Mr显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bxq)中和旋偏零质量±0Mn显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偶质偶体范式组合本。特此公告。

宇宙能量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弹性拥挤,流进和流出,是能量偏压和能量三变数(偏正能外力+1Fe流(bxq)偏负能斥力-1Fr流(bxq)偏零能中间力±0Fn流)偶能偶流形成的机理。偶能偶流以质量天体为对象,立体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形成同时性的立体交错对流正负零三变数,因此,异结构能量惯性贯穿作用形成的异结构质量体是从属于异结构能量力形态(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德布罗意的“物质物“)的偶体偶质,这是万物动力机理和物质拆分(bxq)复合的源泉。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对应矛盾体,受源自质量天体负能量(斥力-1Fr)的作用(贯穿)生成负质量-1Mr同1显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受宇宙背景(空间)正能量(外力+1Fe)的作用(贯穿)生成正质量+1Me同1显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它们之间相互对称双向(bxq)交错对流、摩擦而配对,任意摩擦点为焦点对抗转换/交换波频的±0节点,也即零质量点的特征交汇区点。

力的本质是能量。因此,以质量天体为载体的(负能量辐射)力,只能是斥力(负能量斥力),记为:-1Er=-1Fr,源自背景空间的(正能量聚射)力,只能是外力(正能量外力),记为:+1Ee=+1Fe,外力与斥力对称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对抗的焦点(转换/交换±0节点或天体中心=靶心)中和的(零能量)力,只能是零和力、中间力,记为:±0En=±0Fn;以正能外力+1Fe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正质量+1Me;以负能斥力-1Fr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负质量-1Mr;以零能和力±0Fn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零质量±0Mn。

科学观测ss433恒星,证实恒星具有同时性的三重性物质流,在三重性物质能量流(贯穿)的能转质过程中,因异构能量(力)流梯度能级的旋向作用(力),使其生成相同形态的偏正质量右旋+1Me同1显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偶质(表现为流进恒星的偏正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偏负质量左旋-1Mr同1显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偶质(表现为流出恒星的偏负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偏零质量中和旋±0Mn同1显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偶质(相对静止的偏零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这是唯一符合这一宇宙观测实证的三变数偶流物质流及贯穿的偶质。如把在现有学科实验、观测中得到的单一结论运用在宇宙中,则不能得出(单一结论只能证认了宇宙能量物质三变数正负零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偶质偶体的其中之一,却又忽略了宇宙能量物质另外三变数正负零同时性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偶质的其中之二,“杨子见歧路而泣之”)宇宙三变数能量力作用(贯穿)自然生成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德布罗意的“物质波”偶体偶质梯度能级同时性的三变数。

自然同时性三变数能量,即正能外力+1Fe、(bxq)负能斥力-1Fr、bxq零能和力±0Fn贯穿生成正质量+1Me、(bxq)负质量-1Mr(bxq)零质量±0Mn的新力学基础物理理论,更有助于诠释应用物理中存在的程序歧路。

445、伽利略的“惯性”隐3物质:宇宙能量同1隐3,伽利略的“惯性”外力(外力+1Fe)(bxq)同1隐3,伽利略的“惯性”斥力(斥力-1Fr)(bxq)同1隐3,伽利略的“惯性”和力(中间力±0Fn)正负零同时性的三变数

该专题是宇宙新系统科学关于能量同1隐3,伽利略的“惯性”(外力+1Fe)(bxq)同1隐3,伽利略的“惯性”(斥力-1Fr)偶流的专题:该专题主要围绕宇宙能量偏正能同1隐3,伽利略的“惯性”(外力+1Fe)流(bxq)偏负能同1隐3,伽利略的“惯性”(斥力-1Fr)流偶流之间对称交错对流所形成的宇宙梯度能级立体的、左中右旋构体的、正负零状态的偏正变同1隐3,伽利略的“惯性”(外力+1Fe)偶流(bxq)偏负变同1隐3,伽利略的“惯性”(斥力-1Fr)偶流的讨论,是正能变(偏正变同1隐3,伽利略的“惯性”流)偶流、负能变(偏负变同1隐3,伽利略的“惯性”流)偶流、零能变(偏零变同1隐3,伽利略的“惯性”流)偶流立体交错对流三变数宇宙正负零(偏正能变右旋+1(bxq)偏负能变左旋-1)偶流的专题解读隐3:伽利略的“惯性”流-1Fr、伽利略的“惯性”流+1Fe、伽利略的“惯性”流±0Fn。

假设以引力、斥力的观点,在同体(同一载体中)中,既有右旋正能量(“引力”所理解的偏正隐3,伽利略的“惯性”流、偏正右旋+1流、偏正变力、偏正作用、偏正收缩、偏正核聚变、偏正向心、偏正以太、偏正阴阳、偏正太极、偏正惯性、偏正整体、偏正绝对、偏正强力、偏正+1、偏正暗物质=暗能量、……)偶流,又有左旋负能量(“斥力”所理解的偏负隐3,伽利略的“惯性”流、偏负左旋-1流、偏负变力、偏负作用、偏负离心、偏负膨胀、偏负核裂变、偏负离心、偏负以太、偏负阴阳、偏负太极、偏负惯性、偏负个体、偏负相对、偏负弱力、偏负-1、偏负暗物质=暗能量、……)偶流,其实质是不存在,是假矛盾体;而单有右旋正能量(“引力”所理解的偏正隐3,伽利略的“惯性”流、偏正右旋+1流、偏正变力、偏正作用、偏正收缩、偏正核聚变、偏正向心、偏正以太、偏正阴阳、偏正太极、偏正惯性、偏正整体、偏正绝对、偏强力、偏正+1、偏正暗物质=暗能量、……)偶流,或单有左旋负能量(“斥力”所理解的偏负隐3,伽利略的“惯性”流、偏负左旋-1流、偏负变力、偏负作用、偏负离心、偏负膨胀、偏负以太、偏负阴阳、偏负太极、偏负惯性、偏负个体、偏负相对、偏负弱力、偏负-1、偏负暗物质=暗能量、……)偶流,也是不存在的。因此,以上所述引力、斥力的力学观不可以有作为,且也不会产生正、负、零三变数,即“引力偏正右旋+1流<->斥力偏负左旋-1流<->中和力偏零和旋±0流”这三种力学形态。(注:即便是其他力学观,如果不阐述力的载体和力的来源,以及力是否双大双小正负顺逆的交错相互作用、摩擦±0节点、对流和对抗交换/转换,也是不可以有作为的)。

宇宙是同一能量因偏压交错对流分正负两能,正负能是统一的整体。宇宙自然现象之间是相互关联的。宇宙充满了拥挤的能量,拥挤的能量为一常量,常量的能量同±0能量,即±0偏压(常量的±0能量也同±0物质=不可视觉暗物质),宇宙常量能量(±0En能量)的偏压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才能相互拥挤,将宇宙背景能量(偏正压+1Ee偶流)立体聚射注入进质量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进而在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焦点对抗、转换/交换为天体辐射能量(偏负压-1Er偶流),这就是能量偏压的聚射(能转质)和辐射(质转能),即正能量(偏正能量+1Ee偶流)和负能量(偏负能量-1Er偶流)的形成过程。如用波的高低频率表述,即短波高频(正能量右旋+1Ee偶流)聚射流进天体转换/交换-长波低频(负能量左旋-1Er偶流)辐射流出质量天体。在以质量天体为中心形成的立体的、梯度能级的负能量(负能量-1Er流)偶流晕球中,同时又有正能量(宇宙背景正能量+1Ee流)对质量天体的聚射(贯穿)通过,使其晕球中立体的正、负变数能量流偏压对流起来,形成由强至弱的三维立体交错对流的同1隐3,伽利略的“惯性”(外力+1Fe)流(bxq)同1隐3,伽利略的“惯性”(斥力-1Fr)流偶体偶流范围场=局域区时空的立体同1隐3,伽利略的“惯性”(外力+1Fe)流(bxq)同1隐3,伽利略的“惯性”(斥力-1Fr)流偶体偶流晕球,形成立体双向交错对流的任意点摩擦和相互作用。梯度能级偏正能变同1隐3,伽利略的“惯性”(外力+1Fe)偶流(偏正压梯度能级右旋构体)、偏负能变同1隐3,伽利略的“惯性”(斥力-1Fr)偶流(偏负压梯度能级左旋构体)、偏零能变同1隐3,伽利略的“惯性”(和力±0Fn)偶流(零偏压梯度能级中和旋构体)是三变数同时性的宇宙正负零——正能同1隐3,伽利略的“惯性”(外力+1Fe)流(bxq)负能同1隐3,伽利略的“惯性”(斥力-1Fr)流(bxq)零能同1隐3,伽利略的“惯性”(和力±0Fn)流偶流。

所谓“偶”是正确的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即源自不同载体对抗形成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异构偏正同1隐3,伽利略的“惯性”(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伽利略的“惯性”(斥力-1Fr)流偶流的配对。正负能量(偏正同1隐3,伽利略的“惯性”流(bxq)偏负同1隐3,伽利略的“惯性”流)偶流对称交错对流而形成的能量流(同1隐3,伽利略的“惯性”流(bxq)同1隐3,伽利略的“惯性”流)偶流是一矛盾体。正负能量(偏正同1隐3,伽利略的“惯性”(bxq)偏负同1隐3,伽利略的“惯性”)偶流立体对称交错对流纠缠于一体,形成的进出质量天体的两组偏正负压的、立体双向梯度的、左右旋构的能量流(偏正同1隐3,伽利略的“惯性”流(bxq)偏负同1隐3,伽利略的“惯性”流)偶流,为不同载体的正负能量流相互配对,而不是只有单一的正能量流的独立的同1隐3,伽利略的“惯性”外力流,或单一负能量流的独立的同1隐3,伽利略的“惯性”斥力流

由宇宙正能变(偏正能同1隐3,伽利略的“惯性”外力+1Fe流)偶流、负能变(偏负能同1隐3,伽利略的“惯性”斥力-1Fr流)偶流、零能变(偏零能同1隐3,伽利略的“惯性”中间力±0Fn流)偶流立体交错对流形成的三变数(同1隐3,伽利略的“惯性”外力+1Fe流(bxq)同1隐3,伽利略的“惯性”斥力-1Fr流(bxq)同1隐3,伽利略的“惯性”和力±0Fn流)偶流,是现今唯一定性诠释宇宙自然现象的三变数(偏正同1隐3,伽利略的“惯性”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伽利略的“惯性”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伽利略的“惯性”和力±0Fn流)偶体偶流范式组合本。特此公告。

宇宙能量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弹性拥挤,流进和流出,是能量偏压和能量三变数(偏正变隐3,伽利略的“惯性”外力+1Fe流(bxq)偏负变隐3,伽利略的“惯性”斥力-1Fr流(bxq)偏零和变隐3,伽利略的“惯性”和力±0Fn流)偶射流形成的机理。能量以质量天体为对象,立体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形成同时性的立体交错对流正负零三变数(偏正变隐3,伽利略的“惯性”外力+1Fe流(bxq)偏负变隐3,伽利略的“惯性”斥力-1Fr流(bxq)偏零和变隐3,伽利略的“惯性”和力±0Fn流)的能量偶流,这是万物动力机理和物质拆分(bxq)复合的源泉。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作用力,以质量天体为载体的力,只能是斥力(同1隐3,伽利略的“惯性”斥力),记为:-1Fr,源自背景物质空间的力,只能是外力(同1隐3,伽利略的“惯性”外力),记为:+1Fe,外力与斥力对称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对抗的焦点(转换/交换±0节点或天体中心=靶心)只能是零和力、中间力(同1隐3,伽利略的“惯性”和力),记为:±0Fn。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对应的矛盾体,质量天体流出负能量流即为负能量同1隐3,伽利略的“惯性”斥力流,宇宙背景(空间)物质正能量流进质量天体即为正能量同1隐3,伽利略的“惯性”外力流,它们之间相互对称双向交错对流、摩擦中而配对。

科学观测ss433恒星,证实恒星具有同时性的三重性物质流,而正能变右旋同1隐3,伽利略的“惯性”(外力+1Fe)偶流(表现为流进恒星的偏正物质流)、负能变左旋同1隐3,伽利略的“惯性”(斥力-1Fr)偶流(表现为流出恒星的偏负物质流)、零能变中和旋同1隐3,伽利略的“惯性”(和力±0Fn)偶流(相对静止的偏零物质流)则是唯一符合这一宇宙观测实证的三变数偶体物质流。如把在现有学科实验、观测中得到的单一结论运用在宇宙中,则不能得出(单一结论只能证认了宇宙能量物质三变数正负零偏正同1隐3,伽利略的“惯性”(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伽利略的“惯性”(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伽利略的“惯性”(和力±0Fn)流偶流力的其中之一,却又忽略了宇宙能量物质另外三变数正负零同时性偏正同1隐3,伽利略的“惯性”(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伽利略的“惯性”(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伽利略的“惯性”(和力±0Fn)流偶流力的其中之二,“杨子见歧路而泣之”)宇宙偏正同1隐3,伽利略的“惯性”(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伽利略的“惯性”(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伽利略的“惯性”(中间力±0Fn)流偶体偶流梯度能级同时性的三变数。

自然同时性三变数能量,即同1隐3,伽利略的“惯性”(外力+1Fe)(bxq)同1隐3,伽利略的“惯性”(斥力-1Fr)(bxq)同1隐3,伽利略的“惯性”(中间力±0Fn)的新力学基础物理理论,更有助于诠释应用物理中存在的程序歧路。

446、伽利略的“惯性”显3物质:宇宙右旋正质量+1Me同1显3,伽利略的“惯性”(bxq)左旋负质量-1Mr同1显3,伽利略的“惯性”(bxq)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伽利略的“惯性”正负零同时性三变数

该专题是宇宙新力学系统科学关于能量作用下(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伽利略的“惯性”(bxq)负质量-1Mr同1显3,伽利略的“惯性”偶体的专题:该专题主要是对宇宙能量贯穿作用下,对偏正质量+1Me同1显3,伽利略的“惯性”(bxq)偏负质量-1Mr同1显3,伽利略的“惯性”偶体流之间对称交错对流所形成的宇宙梯度能级立体的、左中右旋构体的、正负零状态的(正质量同1显3,伽利略的“惯性”(bxq)负质量同1显3,伽利略的“惯性”(bxq)零质量同1显3,伽利略的“惯性”)偶质偶体的诠释,是对正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正质量+1Me同1显3,伽利略的“惯性”(旋进质量)、负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负质量-1Mr同1显3,伽利略的“惯性”(旋出质量)、零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零质量±0Mn同1显3,伽利略的“惯性”(摩擦±0节点)立体交错对流三变数宇宙正负零(正质量同1显3,伽利略的“惯性”(bxq)负质量同1显3,伽利略的“惯性”(bxq)零质量同1显3,伽利略的“惯性”)偶质偶体的专题解读显3,伽利略的“惯性”-1Mr、伽利略的“惯性”+1Me、伽利略的“惯性”±0Mn。

假设以引力、斥力的观点,在同体(同一载体中)中,既有右旋正能量+1Ee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右旋(“引力”所理解的偏正显3,伽利略的“惯性”)偶质偶体,又有左旋负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左旋(“斥力”所理解的偏负显3,伽利略的“惯性”)偶质偶体,其实质是不存在的,是假矛盾体;而单有右旋正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右旋(“引力”所理解的偏正显3,伽利略的“惯性”)偶质偶体,或单有左旋负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左旋(“斥力”所理解的偏负显3,伽利略的“惯性”)偶质偶体,也是不存在的。因此,以上所述引力、斥力的力学观不可以有作为,且也不会产生正、负、零三变数,即“引力偏正右旋+1偶质(bxq)斥力偏负左旋-1Fr偶质(bxq)中和力偏零和旋±0偶质”这三种力作用(贯穿)下的三种质量形态。(注:除此以外,即便是其他力的作用,如不说明力的载体和来源,以及此力是否双向大双向小正负顺逆的交错相互作用、摩擦±0节点、对流和对抗交换/转换,也是不可以有作为的)。

宇宙是同一能量因偏压交错对流分正负两能,正负能是统一的整体。宇宙自然现象之间是相互关联的。宇宙充满了拥挤的能量,拥挤的能量为一常量,常量的能量同±0能量,即±0偏压(常量的±0能量也同±0物质=不可视觉暗物质),宇宙常量能量(±0能量)的偏压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才能相互拥挤,将宇宙背景能量(偏正压+1偶流)立体聚射注入进质量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进而在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焦点对抗、转换/交换为天体辐射能量(偏负压-1偶流),这就是能量偏压的聚射(能转质)和辐射(质转能),即正能量(偏正能量+1Ee偶流)和负能量(偏负能量-1Er偶流)的形成过程。如用波的高低频率表述,即短波高频(正能量右旋+1Ee偶流)聚射流进天体转换/交换-长波低频(负能量左旋-1Er偶流)辐射流出质量天体。在以质量天体为中心形成的立体的、梯度能级的负能量(负能量-1Er流)偶流晕球中,同时又有正能量(宇宙背景正能量+1Ee流)对质量天体的聚射(贯穿)通过,使其晕球中立体的正、负变数能量流偏压对流起来,形成由强至弱的三维立体交错对流的正能量+1Ee流(bxq)负能量-1Er流偶流偶体范围场=局域区时空的立体正能量+1Ee流(bxq)负能量-1Er流偶体偶流晕球,形成立体双向(bxq)交错对流的任意点摩擦和贯穿。偏正能量+1Ee流、偏负能量流-1Er、偏零能量±0En流以各自不同的波频率贯穿了各自不同的梯度能级偏正质量+1Me显3,伽利略的“惯性”偶体偶质(偏正压梯度能级右旋构体)、偏负质量-1Mr显3,伽利略的“惯性”偶体偶质(偏负压梯度能级左旋构体)、偏零质量显3,伽利略的“惯性”偶体偶质(零偏压梯度能级中和旋构体)是三变数同时性的宇宙正负零(正质量+1Me同1显3,伽利略的“惯性”(bxq)负质量-1Mr同1显3,伽利略的“惯性”(bxq)零质量±0Mn同1显3,伽利略的“惯性”)偶质偶体。

所谓“偶”是正确的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即源自不同载体对抗和相互作用形成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异构(偏正质量+1Me显3,伽利略的“惯性”(bxq)偏负质量-1Mr显3,伽利略的“惯性”)偶质偶体的配对。正负能量(偏正能量+1Ee流(bxq)偏负能量-1Er流)偶流对称交错对流而形成的能量流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伽利略的“惯性”(bxq)负质量-1Mr同1显3,伽利略的“惯性”)偶质偶体是一矛盾体。正负能量贯穿的偏正质量+1Me显3,伽利略的“惯性”(bxq)偏负质量-1Mr显3,伽利略的“惯性”的偶质偶体立体对称交错纠缠于一体,形成的进出质量天体的两组偏正负压的、立体双向梯度的、左右旋构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偏正质量+1Me显3,伽利略的“惯性”(bxq)偏负质量-1Mr显3,伽利略的“惯性”)偶质偶体,始终为不同载体的正负质量左右旋构体相互配对,而不是只有单一的正能量流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伽利略的“惯性”)独立的右旋构同1显3,伽利略的“惯性”正质量体,或单一负能量流贯穿的(负质量-1Mr同1显3,伽利略的“惯性”)独立的左旋构同1显3,伽利略的“惯性”负质量体,故称之为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

由宇宙偏右旋正能外力+1Fe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伽利略的“惯性”)偶质体、偏左旋负能斥力-1Fr贯穿的(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伽利略的“惯性”)偶质体、偏中和旋零能中间力±0Fn贯穿的(偏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伽利略的“惯性”)偶质体立体交错对流形成的三变数(右旋正质量+1Me显3,伽利略的“惯性”(bxq)左旋负质量-1Mr显3,伽利略的“惯性”(bxq)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伽利略的“惯性”)偶质偶体,是现今唯一定性诠释宇宙自然现象的三变数(右旋偏正质量+1Me显3,伽利略的“惯性”(bxq)左旋偏负质量-1Mr显3,伽利略的“惯性”(bxq)中和旋偏零质量±0Mn显3,伽利略的“惯性”)偶质偶体范式组合本。特此公告。

宇宙能量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弹性拥挤,流进和流出,是能量偏压和能量三变数(偏正能外力+1Fe流(bxq)偏负能斥力-1Fr流(bxq)偏零能中间力±0Fn流)偶能偶流形成的机理。偶能偶流以质量天体为对象,立体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形成同时性的立体交错对流正负零三变数,因此,异结构能量惯性贯穿作用形成的异结构质量体是从属于异结构能量力形态(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伽利略的“惯性”(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伽利略的“惯性”(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伽利略的“惯性”)的偶体偶质,这是万物动力机理和物质拆分(bxq)复合的源泉。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对应矛盾体,受源自质量天体负能量(斥力-1Fr)的作用(贯穿)生成负质量-1Mr同1显3,伽利略的“惯性”,受宇宙背景(空间)正能量(外力+1Fe)的作用(贯穿)生成正质量+1Me同1显3,伽利略的“惯性”,它们之间相互对称双向(bxq)交错对流、摩擦而配对,任意摩擦点为焦点对抗转换/交换波频的±0节点,也即零质量点的特征交汇区点。

力的本质是能量。因此,以质量天体为载体的(负能量辐射)力,只能是斥力(负能量斥力),记为:-1Er=-1Fr,源自背景空间的(正能量聚射)力,只能是外力(正能量外力),记为:+1Ee=+1Fe,外力与斥力对称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对抗的焦点(转换/交换±0节点或天体中心=靶心)中和的(零能量)力,只能是零和力、中间力,记为:±0En=±0Fn;以正能外力+1Fe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正质量+1Me;以负能斥力-1Fr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负质量-1Mr;以零能和力±0Fn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零质量±0Mn。

科学观测ss433恒星,证实恒星具有同时性的三重性物质流,在三重性物质能量流(贯穿)的能转质过程中,因异构能量(力)流梯度能级的旋向作用(力),使其生成相同形态的偏正质量右旋+1Me同1显3,伽利略的“惯性”偶质(表现为流进恒星的偏正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偏负质量左旋-1Mr同1显3,伽利略的“惯性”偶质(表现为流出恒星的偏负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偏零质量中和旋±0Mn同1显3,伽利略的“惯性”偶质(相对静止的偏零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这是唯一符合这一宇宙观测实证的三变数偶流物质流及贯穿的偶质。如把在现有学科实验、观测中得到的单一结论运用在宇宙中,则不能得出(单一结论只能证认了宇宙能量物质三变数正负零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伽利略的“惯性”(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伽利略的“惯性”(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伽利略的“惯性”偶质偶体的其中之一,却又忽略了宇宙能量物质另外三变数正负零同时性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伽利略的“惯性”(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伽利略的“惯性”(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伽利略的“惯性”偶质的其中之二,“杨子见歧路而泣之”)宇宙三变数能量力作用(贯穿)自然生成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伽利略的“惯性”(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伽利略的“惯性”(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伽利略的“惯性”偶体偶质梯度能级同时性的三变数。

自然同时性三变数能量,即正能外力+1Fe、(bxq)负能斥力-1Fr、bxq零能和力±0Fn贯穿生成正质量+1Me、(bxq)负质量-1Mr(bxq)零质量±0Mn的新力学基础物理理论,更有助于诠释应用物理中存在的程序歧路。

447、牛顿的“惯性系”隐3物质:宇宙能量同1隐3,牛顿的“惯性系”外力(外力+1Fe)(bxq)同1隐3,牛顿的“惯性系”斥力(斥力-1Fr)(bxq)同1隐3,牛顿的“惯性系”和力(中间力±0Fn)正负零同时性的三变数

该专题是宇宙新系统科学关于能量同1隐3,牛顿的“惯性系”(外力+1Fe)(bxq)同1隐3,牛顿的“惯性系”(斥力-1Fr)偶流的专题:该专题主要围绕宇宙能量偏正能同1隐3,牛顿的“惯性系”(外力+1Fe)流(bxq)偏负能同1隐3,牛顿的“惯性系”(斥力-1Fr)流偶流之间对称交错对流所形成的宇宙梯度能级立体的、左中右旋构体的、正负零状态的偏正变同1隐3,牛顿的“惯性系”(外力+1Fe)偶流(bxq)偏负变同1隐3,牛顿的“惯性系”(斥力-1Fr)偶流的讨论,是正能变(偏正变同1隐3,牛顿的“惯性系”流)偶流、负能变(偏负变同1隐3,牛顿的“惯性系”流)偶流、零能变(偏零变同1隐3,牛顿的“惯性系”流)偶流立体交错对流三变数宇宙正负零(偏正能变右旋+1(bxq)偏负能变左旋-1)偶流的专题解读隐3:牛顿的“惯性系”流-1Fr、牛顿的“惯性系”流+1Fe、牛顿的“惯性系”流±0Fn。

假设以引力、斥力的观点,在同体(同一载体中)中,既有右旋正能量(“引力”所理解的偏正隐3,牛顿的“惯性系”流、偏正右旋+1流、偏正变力、偏正作用、偏正收缩、偏正核聚变、偏正向心、偏正以太、偏正阴阳、偏正太极、偏正惯性、偏正整体、偏正绝对、偏正强力、偏正+1、偏正暗物质=暗能量、……)偶流,又有左旋负能量(“斥力”所理解的偏负隐3,牛顿的“惯性系”流、偏负左旋-1流、偏负变力、偏负作用、偏负离心、偏负膨胀、偏负核裂变、偏负离心、偏负以太、偏负阴阳、偏负太极、偏负惯性、偏负个体、偏负相对、偏负弱力、偏负-1、偏负暗物质=暗能量、……)偶流,其实质是不存在,是假矛盾体;而单有右旋正能量(“引力”所理解的偏正隐3,牛顿的“惯性系”流、偏正右旋+1流、偏正变力、偏正作用、偏正收缩、偏正核聚变、偏正向心、偏正以太、偏正阴阳、偏正太极、偏正惯性、偏正整体、偏正绝对、偏强力、偏正+1、偏正暗物质=暗能量、……)偶流,或单有左旋负能量(“斥力”所理解的偏负隐3,牛顿的“惯性系”流、偏负左旋-1流、偏负变力、偏负作用、偏负离心、偏负膨胀、偏负以太、偏负阴阳、偏负太极、偏负惯性、偏负个体、偏负相对、偏负弱力、偏负-1、偏负暗物质=暗能量、……)偶流,也是不存在的。因此,以上所述引力、斥力的力学观不可以有作为,且也不会产生正、负、零三变数,即“引力偏正右旋+1流<->斥力偏负左旋-1流<->中和力偏零和旋±0流”这三种力学形态。(注:即便是其他力学观,如果不阐述力的载体和力的来源,以及力是否双大双小正负顺逆的交错相互作用、摩擦±0节点、对流和对抗交换/转换,也是不可以有作为的)。

宇宙是同一能量因偏压交错对流分正负两能,正负能是统一的整体。宇宙自然现象之间是相互关联的。宇宙充满了拥挤的能量,拥挤的能量为一常量,常量的能量同±0能量,即±0偏压(常量的±0能量也同±0物质=不可视觉暗物质),宇宙常量能量(±0En能量)的偏压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才能相互拥挤,将宇宙背景能量(偏正压+1Ee偶流)立体聚射注入进质量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进而在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焦点对抗、转换/交换为天体辐射能量(偏负压-1Er偶流),这就是能量偏压的聚射(能转质)和辐射(质转能),即正能量(偏正能量+1Ee偶流)和负能量(偏负能量-1Er偶流)的形成过程。如用波的高低频率表述,即短波高频(正能量右旋+1Ee偶流)聚射流进天体转换/交换-长波低频(负能量左旋-1Er偶流)辐射流出质量天体。在以质量天体为中心形成的立体的、梯度能级的负能量(负能量-1Er流)偶流晕球中,同时又有正能量(宇宙背景正能量+1Ee流)对质量天体的聚射(贯穿)通过,使其晕球中立体的正、负变数能量流偏压对流起来,形成由强至弱的三维立体交错对流的同1隐3,牛顿的“惯性系”(外力+1Fe)流(bxq)同1隐3,牛顿的“惯性系”(斥力-1Fr)流偶体偶流范围场=局域区时空的立体同1隐3,牛顿的“惯性系”(外力+1Fe)流(bxq)同1隐3,牛顿的“惯性系”(斥力-1Fr)流偶体偶流晕球,形成立体双向交错对流的任意点摩擦和相互作用。梯度能级偏正能变同1隐3,牛顿的“惯性系”(外力+1Fe)偶流(偏正压梯度能级右旋构体)、偏负能变同1隐3,牛顿的“惯性系”(斥力-1Fr)偶流(偏负压梯度能级左旋构体)、偏零能变同1隐3,牛顿的“惯性系”(和力±0Fn)偶流(零偏压梯度能级中和旋构体)是三变数同时性的宇宙正负零——正能同1隐3,牛顿的“惯性系”(外力+1Fe)流(bxq)负能同1隐3,牛顿的“惯性系”(斥力-1Fr)流(bxq)零能同1隐3,牛顿的“惯性系”(和力±0Fn)流偶流。

所谓“偶”是正确的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即源自不同载体对抗形成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异构偏正同1隐3,牛顿的“惯性系”(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牛顿的“惯性系”(斥力-1Fr)流偶流的配对。正负能量(偏正同1隐3,牛顿的“惯性系”流(bxq)偏负同1隐3,牛顿的“惯性系”流)偶流对称交错对流而形成的能量流(同1隐3,牛顿的“惯性系”流(bxq)同1隐3,牛顿的“惯性系”流)偶流是一矛盾体。正负能量(偏正同1隐3,牛顿的“惯性系”(bxq)偏负同1隐3,牛顿的“惯性系”)偶流立体对称交错对流纠缠于一体,形成的进出质量天体的两组偏正负压的、立体双向梯度的、左右旋构的能量流(偏正同1隐3,牛顿的“惯性系”流(bxq)偏负同1隐3,牛顿的“惯性系”流)偶流,为不同载体的正负能量流相互配对,而不是只有单一的正能量流的独立的同1隐3,牛顿的“惯性系”外力流,或单一负能量流的独立的同1隐3,牛顿的“惯性系”斥力流,故称之为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

由宇宙正能变(偏正能同1隐3,牛顿的“惯性系”外力+1Fe流)偶流、负能变(偏负能同1隐3,牛顿的“惯性系”斥力-1Fr流)偶流、零能变(偏零能同1隐3,牛顿的“惯性系”中间力±0Fn流)偶流立体交错对流形成的三变数(同1隐3,牛顿的“惯性系”外力+1Fe流(bxq)同1隐3,牛顿的“惯性系”斥力-1Fr流(bxq)同1隐3,牛顿的“惯性系”和力±0Fn流)偶流,是现今唯一定性诠释宇宙自然现象的三变数(偏正同1隐3,牛顿的“惯性系”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牛顿的“惯性系”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牛顿的“惯性系”和力±0Fn流)偶体偶流范式组合本。特此公告。

宇宙能量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弹性拥挤,流进和流出,是能量偏压和能量三变数(偏正变隐3,牛顿的“惯性系”外力+1Fe流(bxq)偏负变隐3,牛顿的“惯性系”斥力-1Fr流(bxq)偏零和变隐3,牛顿的“惯性系”和力±0Fn流)偶射流形成的机理。能量以质量天体为对象,立体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形成同时性的立体交错对流正负零三变数(偏正变隐3,牛顿的“惯性系”外力+1Fe流(bxq)偏负变隐3,牛顿的“惯性系”斥力-1Fr流(bxq)偏零和变隐3,牛顿的“惯性系”和力±0Fn流)的能量偶流,这是万物动力机理和物质拆分(bxq)复合的源泉。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作用力,以质量天体为载体的力,只能是斥力(同1隐3,牛顿的“惯性系”斥力),记为:-1Fr,源自背景物质空间的力,只能是外力(同1隐3,牛顿的“惯性系”外力),记为:+1Fe,外力与斥力对称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对抗的焦点(转换/交换±0节点或天体中心=靶心)只能是零和力、中间力(同1隐3,牛顿的“惯性系”和力),记为:±0Fn。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对应的矛盾体,质量天体流出负能量流即为负能量同1隐3,牛顿的“惯性系”斥力流,宇宙背景(空间)物质正能量流进质量天体即为正能量同1隐3,牛顿的“惯性系”外力流,它们之间相互对称双向交错对流、摩擦中而配对。

科学观测ss433恒星,证实恒星具有同时性的三重性物质流,而正能变右旋同1隐3,牛顿的“惯性系”(外力+1Fe)偶流(表现为流进恒星的偏正物质流)、负能变左旋同1隐3,牛顿的“惯性系”(斥力-1Fr)偶流(表现为流出恒星的偏负物质流)、零能变中和旋同1隐3,牛顿的“惯性系”(和力±0Fn)偶流(相对静止的偏零物质流)则是唯一符合这一宇宙观测实证的三变数偶体物质流。如把在现有学科实验、观测中得到的单一结论运用在宇宙中,则不能得出(单一结论只能证认了宇宙能量物质三变数正负零偏正同1隐3,牛顿的“惯性系”(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牛顿的“惯性系”(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牛顿的“惯性系”(和力±0Fn)流偶流力的其中之一,却又忽略了宇宙能量物质另外三变数正负零同时性偏正同1隐3,牛顿的“惯性系”(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牛顿的“惯性系”(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牛顿的“惯性系”(和力±0Fn)流偶流力的其中之二,“杨子见歧路而泣之”)宇宙偏正同1隐3,牛顿的“惯性系”(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牛顿的“惯性系”(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牛顿的“惯性系”(中间力±0Fn)流偶体偶流梯度能级同时性的三变数。

自然同时性三变数能量,即同1隐3,牛顿的“惯性系”(外力+1Fe)(bxq)同1隐3,牛顿的“惯性系”(斥力-1Fr)(bxq)同1隐3,牛顿的“惯性系”(中间力±0Fn)的新力学基础物理理论,更有助于诠释应用物理中存在的程序歧路。

448、牛顿的“惯性系”显3物质:宇宙右旋正质量+1Me同1显3,牛顿的“惯性系”(bxq)左旋负质量-1Mr同1显3,牛顿的“惯性系”(bxq)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牛顿的“惯性系”正负零同时性三变数

该专题是宇宙新力学系统科学关于能量作用下(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牛顿的“惯性系”(bxq)负质量-1Mr同1显3,牛顿的“惯性系”偶体的专题:该专题主要是对宇宙能量贯穿作用下,对偏正质量+1Me同1显3,牛顿的“惯性系”(bxq)偏负质量-1Mr同1显3,牛顿的“惯性系”偶体流之间对称交错对流所形成的宇宙梯度能级立体的、左中右旋构体的、正负零状态的(正质量同1显3,牛顿的“惯性系”(bxq)负质量同1显3,牛顿的“惯性系”(bxq)零质量同1显3,牛顿的“惯性系”)偶质偶体的诠释,是对正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正质量+1Me同1显3,牛顿的“惯性系”(旋进质量)、负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负质量-1Mr同1显3,牛顿的“惯性系”(旋出质量)、零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零质量±0Mn同1显3,牛顿的“惯性系”(摩擦±0节点)立体交错对流三变数宇宙正负零(正质量同1显3,牛顿的“惯性系”(bxq)负质量同1显3,牛顿的“惯性系”(bxq)零质量同1显3,牛顿的“惯性系”)偶质偶体的专题解读显3,牛顿的“惯性系”-1Mr、牛顿的“惯性系”+1Me、牛顿的“惯性系”±0Mn。

假设以引力、斥力的观点,在同体(同一载体中)中,既有右旋正能量+1Ee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右旋(“引力”所理解的偏正显3,牛顿的“惯性系”)偶质偶体,又有左旋负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左旋(“斥力”所理解的偏负显3,牛顿的“惯性系”)偶质偶体,其实质是不存在的,是假矛盾体;而单有右旋正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右旋(“引力”所理解的偏正显3,牛顿的“惯性系”)偶质偶体,或单有左旋负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左旋(“斥力”所理解的偏负显3,牛顿的“惯性系”)偶质偶体,也是不存在的。因此,以上所述引力、斥力的力学观不可以有作为,且也不会产生正、负、零三变数,即“引力偏正右旋+1偶质(bxq)斥力偏负左旋-1Fr偶质(bxq)中和力偏零和旋±0偶质”这三种力作用(贯穿)下的三种质量形态。(注:除此以外,即便是其他力的作用,如不说明力的载体和来源,以及此力是否双向大双向小正负顺逆的交错相互作用、摩擦±0节点、对流和对抗交换/转换,也是不可以有作为的)。

宇宙是同一能量因偏压交错对流分正负两能,正负能是统一的整体。宇宙自然现象之间是相互关联的。宇宙充满了拥挤的能量,拥挤的能量为一常量,常量的能量同±0能量,即±0偏压(常量的±0能量也同±0物质=不可视觉暗物质),宇宙常量能量(±0能量)的偏压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才能相互拥挤,将宇宙背景能量(偏正压+1偶流)立体聚射注入进质量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进而在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焦点对抗、转换/交换为天体辐射能量(偏负压-1偶流),这就是能量偏压的聚射(能转质)和辐射(质转能),即正能量(偏正能量+1Ee偶流)和负能量(偏负能量-1Er偶流)的形成过程。如用波的高低频率表述,即短波高频(正能量右旋+1Ee偶流)聚射流进天体转换/交换-长波低频(负能量左旋-1Er偶流)辐射流出质量天体。在以质量天体为中心形成的立体的、梯度能级的负能量(负能量-1Er流)偶流晕球中,同时又有正能量(宇宙背景正能量+1Ee流)对质量天体的聚射(贯穿)通过,使其晕球中立体的正、负变数能量流偏压对流起来,形成由强至弱的三维立体交错对流的正能量+1Ee流(bxq)负能量-1Er流偶流偶体范围场=局域区时空的立体正能量+1Ee流(bxq)负能量-1Er流偶体偶流晕球,形成立体双向(bxq)交错对流的任意点摩擦和贯穿。偏正能量+1Ee流、偏负能量流-1Er、偏零能量±0En流以各自不同的波频率贯穿了各自不同的梯度能级偏正质量+1Me显3,牛顿的“惯性系”偶体偶质(偏正压梯度能级右旋构体)、偏负质量-1Mr显3,牛顿的“惯性系”偶体偶质(偏负压梯度能级左旋构体)、偏零质量显3,牛顿的“惯性系”偶体偶质(零偏压梯度能级中和旋构体)是三变数同时性的宇宙正负零(正质量+1Me同1显3,牛顿的“惯性系”(bxq)负质量-1Mr同1显3,牛顿的“惯性系”(bxq)零质量±0Mn同1显3,牛顿的“惯性系”)偶质偶体。

所谓“偶”是正确的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即源自不同载体对抗和相互作用形成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异构(偏正质量+1Me显3,牛顿的“惯性系”(bxq)偏负质量-1Mr显3,牛顿的“惯性系”)偶质偶体的配对。正负能量(偏正能量+1Ee流(bxq)偏负能量-1Er流)偶流对称交错对流而形成的能量流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牛顿的“惯性系”(bxq)负质量-1Mr同1显3,牛顿的“惯性系”)偶质偶体是一矛盾体。正负能量贯穿的偏正质量+1Me显3,牛顿的“惯性系”(bxq)偏负质量-1Mr显3,牛顿的“惯性系”的偶质偶体立体对称交错纠缠于一体,形成的进出质量天体的两组偏正负压的、立体双向梯度的、左右旋构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偏正质量+1Me显3,牛顿的“惯性系”(bxq)偏负质量-1Mr显3,牛顿的“惯性系”)偶质偶体,始终为不同载体的正负质量左右旋构体相互配对,而不是只有单一的正能量流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牛顿的“惯性系”)独立的右旋构同1显3,牛顿的“惯性系”正质量体,或单一负能量流贯穿的(负质量-1Mr同1显3,牛顿的“惯性系”)独立的左旋构同1显3,牛顿的“惯性系”负质量体,故称之为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

由宇宙偏右旋正能外力+1Fe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牛顿的“惯性系”)偶质体、偏左旋负能斥力-1Fr贯穿的(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牛顿的“惯性系”)偶质体、偏中和旋零能中间力±0Fn贯穿的(偏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牛顿的“惯性系”)偶质体立体交错对流形成的三变数(右旋正质量+1Me显3,牛顿的“惯性系”(bxq)左旋负质量-1Mr显3,牛顿的“惯性系”(bxq)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牛顿的“惯性系”)偶质偶体,是现今唯一定性诠释宇宙自然现象的三变数(右旋偏正质量+1Me显3,牛顿的“惯性系”(bxq)左旋偏负质量-1Mr显3,牛顿的“惯性系”(bxq)中和旋偏零质量±0Mn显3,牛顿的“惯性系”)偶质偶体范式组合本。特此公告。

宇宙能量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弹性拥挤,流进和流出,是能量偏压和能量三变数(偏正能外力+1Fe流(bxq)偏负能斥力-1Fr流(bxq)偏零能中间力±0Fn流)偶能偶流形成的机理。偶能偶流以质量天体为对象,立体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形成同时性的立体交错对流正负零三变数,因此,异结构能量惯性贯穿作用形成的异结构质量体是从属于异结构能量力形态(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牛顿的“惯性系”(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牛顿的“惯性系”(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牛顿的“惯性系”)的偶体偶质,这是万物动力机理和物质拆分(bxq)复合的源泉。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对应矛盾体,受源自质量天体负能量(斥力-1Fr)的作用(贯穿)生成负质量-1Mr同1显3,牛顿的“惯性系”,受宇宙背景(空间)正能量(外力+1Fe)的作用(贯穿)生成正质量+1Me同1显3,牛顿的“惯性系”,它们之间相互对称双向(bxq)交错对流、摩擦而配对,任意摩擦点为焦点对抗转换/交换波频的±0节点,也即零质量点的特征交汇区点。

力的本质是能量。因此,以质量天体为载体的(负能量辐射)力,只能是斥力(负能量斥力),记为:-1Er=-1Fr,源自背景空间的(正能量聚射)力,只能是外力(正能量外力),记为:+1Ee=+1Fe,外力与斥力对称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对抗的焦点(转换/交换±0节点或天体中心=靶心)中和的(零能量)力,只能是零和力、中间力,记为:±0En=±0Fn;以正能外力+1Fe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正质量+1Me;以负能斥力-1Fr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负质量-1Mr;以零能和力±0Fn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零质量±0Mn。

科学观测ss433恒星,证实恒星具有同时性的三重性物质流,在三重性物质能量流(贯穿)的能转质过程中,因异构能量(力)流梯度能级的旋向作用(力),使其生成相同形态的偏正质量右旋+1Me同1显3,牛顿的“惯性系”偶质(表现为流进恒星的偏正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偏负质量左旋-1Mr同1显3,牛顿的“惯性系”偶质(表现为流出恒星的偏负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偏零质量中和旋±0Mn同1显3,牛顿的“惯性系”偶质(相对静止的偏零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这是唯一符合这一宇宙观测实证的三变数偶流物质流及贯穿的偶质。如把在现有学科实验、观测中得到的单一结论运用在宇宙中,则不能得出(单一结论只能证认了宇宙能量物质三变数正负零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牛顿的“惯性系”(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牛顿的“惯性系”(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牛顿的“惯性系”偶质偶体的其中之一,却又忽略了宇宙能量物质另外三变数正负零同时性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牛顿的“惯性系”(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牛顿的“惯性系”(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牛顿的“惯性系”偶质的其中之二,“杨子见歧路而泣之”)宇宙三变数能量力作用(贯穿)自然生成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牛顿的“惯性系”(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牛顿的“惯性系”(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牛顿的“惯性系”偶体偶质梯度能级同时性的三变数。

自然同时性三变数能量,即正能外力+1Fe、(bxq)负能斥力-1Fr、bxq零能和力±0Fn贯穿生成正质量+1Me、(bxq)负质量-1Mr(bxq)零质量±0Mn的新力学基础物理理论,更有助于诠释应用物理中存在的程序歧路。

449、沃利斯的“∞”隐3物质:宇宙能量同1隐3,沃利斯的“∞”外力(外力+1Fe)<bxq>同1隐3,沃利斯的“∞”斥力(斥力-1Fr)<bxq>同1隐3,沃利斯的“∞”和力(中间力±0Fn)正负零同时性的三变数

该专题是宇宙新系统科学关于能量同1隐3,沃利斯的“∞”(外力+1Fe)<bxq>同1隐3,沃利斯的“∞”(斥力-1Fr)偶流的专题:该专题主要围绕宇宙能量偏正能同1隐3,沃利斯的“∞”(外力+1Fe)流<bxq>偏负能同1隐3,沃利斯的“∞”(斥力-1Fr)流偶流之间对称交错对流所形成的宇宙梯度能级立体的、左中右旋构体的、正负零状态的偏正变同1隐3,沃利斯的“∞”(外力+1Fe)偶流<bxq>偏负变同1隐3,沃利斯的“∞”(斥力-1Fr)偶流的讨论,是正能变(偏正变同1隐3,沃利斯的“∞”流)偶流、负能变(偏负变同1隐3,沃利斯的“∞”流)偶流、零能变(偏零变同1隐3,沃利斯的“∞”流)偶流立体交错对流三变数宇宙正负零(偏正能变右旋+1<bxq>偏负能变左旋-1)偶流的专题解隐3:沃利斯的“∞”流-1Fr、沃利斯的“∞”流+1Fe、沃利斯的“∞”流±0Fn。

假设以引力、斥力的观点,在同体(同一载体中)中,既有右旋正能量(“引力”所理解的偏正隐3,沃利斯的“∞”流、偏正右旋+1流、偏正变力、偏正作用、偏正收缩、偏正核聚变、偏正向心、偏正以太、偏正阴阳、偏正太极、偏正惯性、偏正整体、偏正绝对、偏正强力、偏正+1、偏正暗物质=暗能量、……)偶流,又有左旋负能量(“斥力”所理解的偏负隐3,沃利斯的“∞”流、偏负左旋-1流、偏负变力、偏负作用、偏负离心、偏负膨胀、偏负核裂变、偏负离心、偏负以太、偏负阴阳、偏负太极、偏负惯性、偏负个体、偏负相对、偏负弱力、偏负-1、偏负暗物质=暗能量、……)偶流,其实质是不存在,是假矛盾体;而单有右旋正能量(“引力”所理解的偏正隐3,沃利斯的“∞”流、偏正右旋+1流、偏正变力、偏正作用、偏正收缩、偏正核聚变、偏正向心、偏正以太、偏正阴阳、偏正太极、偏正惯性、偏正整体、偏正绝对、偏强力、偏正+1、偏正暗物质=暗能量、……)偶流,或单有左旋负能量(“斥力”所理解的偏负隐3,沃利斯的“∞”流、偏负左旋-1流、偏负变力、偏负作用、偏负离心、偏负膨胀、偏负以太、偏负阴阳、偏负太极、偏负惯性、偏负个体、偏负相对、偏负弱力、偏负-1、偏负暗物质=暗能量、……)偶流,也是不存在的。因此,以上所述引力、斥力的力学观不可以有作为,且也不会产生正、负、零三变数,即“引力偏正右旋+1流<->斥力偏负左旋-1流<->中和力偏零和旋±0流”这三种力学形态。(注:即便是其他力学观,如果不阐述力的载体和力的来源,以及力是否双大双小正负顺逆的交错相互作用、摩擦±0节点、对流和对抗交换/转换,也是不可以有作为的)。

宇宙是同一能量因偏压交错对流分正负两能,正负能是统一的整体。宇宙自然现象之间是相互关联的。宇宙充满了拥挤的能量,拥挤的能量为一常量,常量的能量同±0能量,即±0偏压(常量的±0能量也同±0物质=不可视觉暗物质),宇宙常量能量(±0En能量)的偏压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才能相互拥挤,将宇宙背景能量(偏正压+1Ee偶流)立体聚射注入进质量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进而在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焦点对抗、转换/交换为天体辐射能量(偏负压-1Er偶流),这就是能量偏压的聚射(能转质)和辐射(质转能),即正能量(偏正能量+1Ee偶流)和负能量(偏负能量-1Er偶流)的形成过程。如用波的高低频率表述,即短波高频(正能量右旋+1Ee偶流)聚射流进天体转换/交换-长波低频(负能量左旋-1Er偶流)辐射流出质量天体。在以质量天体为中心形成的立体的、梯度能级的负能量(负能量-1Er流)偶流晕球中,同时又有正能量(宇宙背景正能量+1Ee流)对质量天体的聚射(贯穿)通过,使其晕球中立体的正、负变数能量流偏压对流起来,形成由强至弱的三维立体交错对流的同1隐3,沃利斯的“∞”(外力+1Fe)流<bxq>同1隐3,沃利斯“∞”(斥力-1Fr)流偶体偶流范围场=局域区时空的立体同1隐3,沃利斯的“∞”(外力+1Fe)流<bxq>同1隐3,沃利斯的“∞”(斥力-1Fr)流偶体偶流晕球,形成立体双向交错对流的任意点摩擦和相互作用。梯度能级偏正能变同1隐3,沃利斯的“∞”(外力+1Fe)偶流(偏正压梯度能级右旋构体)、偏负能变同1隐3,沃利斯的“∞”(斥力-1Fr)偶流(偏负压梯度能级左旋构体)、偏零能变同1隐3,沃利斯的“∞”(和力±0Fn)偶流(零偏压梯度能级中和旋构体)是三变数同时性的宇宙正负零——正能同1隐3,沃利斯的“∞”(外力+1Fe)流<bxq>负能同1隐3,沃利斯的“∞”(斥力-1Fr)流<bxq>零能同1隐3,沃利斯的“∞”(和力±0Fn)流偶流。

所谓“偶”是正确的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即源自不同载体对抗形成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异构偏正同1隐3,沃利斯的“∞”(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沃利斯的“∞”(斥力-1Fr)流偶流的配对。正负能量(偏正同1隐3,沃利斯的“∞”流<bxq>偏负同1隐3,沃利斯的“∞”流)偶流对称交错对流而形成的能量流(同1隐3,沃利斯的“∞”流<bxq>同1隐3,沃利斯的“∞”流)偶流是一矛盾体。正负能量(偏正同1隐3,沃利斯的“∞”<bxq>偏负同1隐3,沃利斯的“∞”)偶流立体对称交错对流纠缠于一体,形成的进出质量天体的两组偏正负压的、立体双向梯度的、左右旋构的能量流(偏正同1隐3,沃利斯的“∞”流<bxq>偏负同1隐3,沃利斯的“∞”流)偶流,为不同载体的正负能量流相互配对,而不是只有单一的正能量流的独立的同1隐3,沃利斯的“∞”外力流,或单一负能量流的独立的同1隐3,沃利斯的“∞”斥力流,故称之为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

由宇宙正能变(偏正能同1隐3,沃利斯的“∞”外力+1Fe流)偶流、负能变(偏负能同1隐3,沃利斯的“∞”斥力-1Fr流)偶流、零能变(偏零能同1隐3,沃利斯的“∞”中间力±0Fn流)偶流立体交错对流形成的三变数(同1隐3,沃利斯的“∞”外力+1Fe流<bxq>同1隐3,沃利斯的“∞”斥力-1Fr流<bxq>同1隐3,沃利斯的“∞”和力±0Fn流)偶流,是现今唯一定性诠释宇宙自然现象的三变数(偏正同1隐3,沃利斯的“∞”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沃利斯的“∞”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沃利斯的“∞”和力±0Fn流)偶体偶流范式组合本。特此公告。

宇宙能量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弹性拥挤,流进和流出,是能量偏压和能量三变数(偏正变隐3,沃利斯的“∞”外力+1Fe流<bxq>偏负变隐3,沃利斯的“∞”斥力-1Fr流<bxq>偏零和变隐3,沃利斯的“∞”和力±0Fn流)偶射流形成的机理。能量以质量天体为对象,立体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形成同时性的立体交错对流正负零三变数(偏正变隐3,沃利斯的“∞”外力+1Fe流<bxq>偏负变隐3,沃利斯的“∞”斥力-1Fr流<bxq>偏零和变隐3,沃利斯的“∞”和力±0Fn流)的能量偶流,这是万物动力机理和物质拆分<bxq>复合的源泉。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作用力,以质量天体为载体的力,只能是斥力(同1隐3,沃利斯的“∞”斥力),记为:-1Fr,源自背景物质空间的力,只能是外力(同1隐3,沃利斯的“∞”外力),记为:+1Fe,外力与斥力对称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对抗的焦点(转换/交换±0节点或天体中心=靶心)只能是零和力、中间力(同1隐3,沃利斯的“∞”和力),记为:±0Fn。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对应的矛盾体,质量天体流出负能量流即为负能量同1隐3,沃利斯的“∞”斥力流,宇宙背景(空间)物质正能量流进质量天体即为正能量同1隐3,沃利斯的“∞”外力流,它们之间相互对称双向交错对流、摩擦中而配对。

科学观测ss433恒星,证实恒星具有同时性的三重性物质流,而正能变右旋同1隐3,沃利斯的“∞”(外力+1Fe)偶流(表现为流进恒星的偏正物质流)、负能变左旋同1隐3,沃利斯的“∞”(斥力-1Fr)偶流(表现为流出恒星的偏负物质流)、零能变中和旋同1隐3,沃利斯的“∞”(和力±0Fn)偶流(相对静止的偏零物质流)则是唯一符合这一宇宙观测实证的三变数偶体物质流。如把在现有学科实验、观测中得到的单一结论运用在宇宙中,则不能得出(单一结论只能证认了宇宙能量物质三变数正负零偏正同1隐3,沃利斯的“∞”(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沃利斯的“∞”(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沃利斯的“∞”(和力±0Fn)流偶流力的其中之一,却又忽略了宇宙能量物质另外三变数正负零同时性偏正同1隐3,沃利斯的“∞”(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沃利斯的“∞”(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沃利斯的“∞”(和力±0Fn)流偶流力的其中之二,“杨子见歧路而泣之”)宇宙偏正同1隐3,沃利斯的“∞”(外力+1Fe)流<bxq>偏负同1隐3,沃利斯的“∞”(斥力-1Fr)流<bxq>偏零同1隐3,沃利斯的“∞”(中间力±0Fn)流偶体偶流梯度能级同时性的三变数。

自然同时性三变数能量,即同1隐3,沃利斯的“∞”(外力+1Fe)<bxq>同1隐3,沃利斯的“∞”(斥力-1Fr)<bxq>同1隐3,沃利斯的“∞”(中间力±0Fn)的新力学基础物理理论,更有助于诠释应用物理中存在的程序歧路。

450、沃利斯的“∞”显3物质:宇宙右旋正质量+1Me同1显3,沃利斯的“∞”<bxq>左旋负质量-1Mr同1显3,沃利斯的“∞”<bxq>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沃利斯的“∞”正负零同时性三变数

该专题是宇宙新力学系统科学关于能量作用下(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沃利斯的“∞”<bxq>负质量-1Mr同1显3,沃利斯的“∞”偶体的专题:该专题主要是对宇宙能量贯穿作用下,对偏正质量+1Me同1显3,沃利斯的“∞”<bxq>偏负质量-1Mr同1显3,沃利斯的“∞”偶体流之间对称交错对流所形成的宇宙梯度能级立体的、左中右旋构体的、正负零状态的(正质量同1显3,沃利斯的“∞”<bxq>负质量同1显3,沃利斯的“∞”<bxq>零质量同1显3,沃利斯的“∞”)偶质偶体的诠释,是对正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正质量+1Me同1显3,沃利斯的“∞”(旋进质量)、负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负质量-1Mr同1显3,沃利斯的“∞”(旋出质量)、零能变作用(贯穿)下的偏零质量±0Mn同1显3,沃利斯的“∞”(摩擦±0节点)立体交错对流三变数宇宙正负零(正质量同1显3,沃利斯的“∞”<bxq>负质量同1显3,沃利斯的“∞”<bxq>零质量同1显3,沃利斯的“∞”)偶质偶体的专题解读显3:沃利斯的“∞”-1Mr、沃利斯的“∞”+1Me、沃利斯的“∞”±0Mn。

假设以引力、斥力的观点,在同体(同一载体中)中,既有右旋正能量+1Ee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右旋(“引力”所理解的偏正显3,沃利斯的“∞”)偶质偶体,又有左旋负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左旋(“斥力”所理解的偏负显3,沃利斯的“∞”)偶质偶体,其实质是不存在的,是假矛盾体;而单有右旋正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右旋(“引力”所理解的偏正显3,沃利斯的“∞”)偶质偶体,或单有左旋负能量作用(贯穿)下生成的左旋(“斥力”所理解的偏负显3,沃利斯的“∞”)偶质偶体,也是不存在的。因此,以上所述引力、斥力的力学观不可以有作为,且也不会产生正、负、零三变数,即“引力偏正右旋+1偶质<bxq>斥力偏负左旋-1Fr偶质<bxq>中和力偏零和旋±0偶质”这三种力作用(贯穿)下的三种质量形态。(注:除此以外,即便是其他力的作用,如不说明力的载体和来源,以及此力是否双向大双向小正负顺逆的交错相互作用、摩擦±0节点、对流和对抗交换/转换,也是不可以有作为的)。

宇宙是同一能量因偏压交错对流分正负两能,正负能是统一的整体。宇宙自然现象之间是相互关联的。宇宙充满了拥挤的能量,拥挤的能量为一常量,常量的能量同±0能量,即±0偏压(常量的±0能量也同±0物质=不可视觉暗物质),宇宙常量能量(±0能量)的偏压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才能相互拥挤,将宇宙背景能量(偏正压+1偶流)立体聚射注入进质量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进而在天体中心(靶心=±0节点)焦点对抗、转换/交换为天体辐射能量(偏负压-1偶流),这就是能量偏压的聚射(能转质)和辐射(质转能),即正能量(偏正能量+1Ee偶流)和负能量(偏负能量-1Er偶流)的形成过程。如用波的高低频率表述,即短波高频(正能量右旋+1Ee偶流)聚射流进天体转换/交换-长波低频(负能量左旋-1Er偶流)辐射流出质量天体。在以质量天体为中心形成的立体的、梯度能级的负能量(负能量-1Er流)偶流晕球中,同时又有正能量(宇宙背景正能量+1Ee流)对质量天体的聚射(贯穿)通过,使其晕球中立体的正、负变数能量流偏压对流起来,形成由强至弱的三维立体交错对流的正能量+1Ee流<bxq>负能量-1Er流偶流偶体范围场=局域区时空的立体正能量+1Ee<bxq>负能量-1Er流偶体偶流晕球,形成立体双向bxq交错对流的任意点摩擦和贯穿。偏正能量+1Ee流、偏负能量流-1Er、偏零能量±0En流以各自不同的波频率贯穿了各自不同的梯度能级偏正质量+1Me显3,沃利斯的“∞”偶体偶质(偏正压梯度能级右旋构体)、偏负质量-1Mr显3,沃利斯的“∞”偶体偶质(偏负压梯度能级左旋构体)、偏零质量显3,沃利斯的“∞”偶体偶质(零偏压梯度能级中和旋构体)是三变数同时性的宇宙正负零(正质量+1Me同1显3,沃利斯的“∞”<bxq>负质量-1Mr同1显3,沃利斯的“∞”<bxq>零质量±0Mn同1显3,沃利斯的“∞”)偶质偶体。

所谓“偶”是正确的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即源自不同载体对抗和相互作用形成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异构(偏正质量+1Me显3,沃利斯的“∞”<bxq>偏负质量-1Mr显3,沃利斯的“∞”)偶质偶体的配对。正负能量(偏正能量+1Ee流<bxq>偏负能量-1Er流)偶流对称交错对流而形成的能量流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沃利斯的“∞”<bxq>负质量-1Mr同1显3,沃利斯的“∞”)偶质偶体是一矛盾体。正负能量贯穿的偏正质量+1Me显3,沃利斯的“∞”<bxq>偏负质量-1Mr显3,沃利斯的“∞”的偶质偶体立体对称交错纠缠于一体,形成的进出质量天体的两组偏正负压的、立体双向梯度的、左右旋构的正负能量流贯穿的(偏正质量+1Me显3,沃利斯的“∞”<bxq>偏负质量-1Mr显3,沃利斯的“∞”)偶质偶体,始终为不同载体的正负质量左右旋构体相互配对,而不是只有单一的正能量流贯穿的(正质量+1Me同1显3,沃利斯的“∞”)独立的右旋构同1显3,沃利斯的“∞”正质量体,或单一负能量流贯穿的(负质量-1Mr同1显3,沃利斯的“∞”)独立的左旋构同1显3,沃利斯的“∞”负质量体,故称之为偶体、偶质或偶流、偶能。

由宇宙偏右旋正能外力+1Fe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沃利斯“∞”)偶质体、偏左旋负能斥力-1Fr贯穿的(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沃利斯的“∞”)偶质体、偏中和旋零能中间力±0Fn贯穿的(偏中和旋零质量±0Mn同1显3,沃利斯的“∞”)偶质体立体交错对流形成的三变数(右旋正质量+1Me显3,沃利斯的“∞”<bxq>左旋负质量-1Mr显3,沃利斯的“∞”<bxq>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沃利斯的“∞”)偶质偶体,是现今唯一定性诠释宇宙自然现象的三变数(右旋偏正质量+1Me显3,沃利斯的“∞”<bxq>左旋偏负质量-1Mr显3,沃利斯的“∞”<bxq>中和旋偏零质量±0Mn显3,沃利斯的“∞”)偶质偶体范式组合本。特此公告。

宇宙能量借助质量天体的存在,弹性拥挤,流进和流出,是能量偏压和能量三变数(偏正能外力+1Fe流<bxq>偏负能斥力-1Fr流<bxq>偏零能中间力±0Fn流)偶能偶流形成的机理。偶能偶流以质量天体为对象,立体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形成同时性的立体交错对流正负零三变数,因此,异结构能量惯性贯穿作用形成的异结构质量体是从属于异结构能量力形态(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沃利斯的“∞”<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沃利斯的“∞”<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沃利斯的“∞”)的偶体偶质,这是万物动力机理和物质拆分<bxq>复合的源泉。

同一载体中不存在自我相互作用的对应矛盾体,受源自质量天体负能量(斥力-1Fr)的作用(贯穿)生成负质量-1Mr同1显3,沃利斯的“∞”,受宇宙背景(空间)正能量(外力+1Fe)的作用(贯穿)生成正质量+1Me同1显3,沃利斯的“∞”,它们之间相互对称双向bxq交错对流、摩擦而配对,任意摩擦点为焦点对抗转换/交换波频的±0节点,也即零质量点的特征交汇区点。

力的本质是能量。因此,以质量天体为载体的(负能量辐射)力,只能是斥力(负能量斥力),记为:-1Er=-1Fr,源自背景空间的(正能量聚射)力,只能是外力(正能量外力),记为:+1Ee=+1Fe,外力与斥力对称双向交错对流和摩擦、对抗的焦点(转换/交换±0节点或天体中心=靶心)中和的(零能量)力,只能是零和力、中间力,记为:±0En=±0Fn;以正能外力+1Fe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正质量+1Me;以负能斥力-1Fr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负质量-1Mr;以零能和力±0Fn贯穿的能转质生成的质量,记为:零质量±0Mn。

科学观测ss433恒星,证实恒星具有同时性的三重性物质流,在三重性物质能量流(贯穿)的能转质过程中,因异构能量(力)流梯度能级的旋向作用(力),使其生成相同形态的偏正质量右旋+1Me同1显3,沃利斯的“∞”偶质(表现为流进恒星的偏正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偏负质量左旋-1Mr同1显3,沃利斯的“∞”偶质(表现为流出恒星的偏负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偏零质量中和旋±0Mn同1显3,沃利斯的“∞”偶质(相对静止的偏零物质流的贯穿作用机理),这是唯一符合这一宇宙观测实证的三变数偶流物质流及贯穿的偶质。如把在现有学科实验、观测中得到的单一结论运用在宇宙中,则不能得出(单一结论只能证认了宇宙能量物质三变数正负零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沃利斯的“∞”<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沃利斯的“∞”<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沃利斯的“∞”偶质偶体的其中之一,却又忽略了宇宙能量物质另外三变数正负零同时性贯穿的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沃利斯的“∞”<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沃利斯的“∞”<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沃利斯的“∞”偶质的其中之二,“杨子见歧路而泣之”)宇宙三变数能量力作用(贯穿)自然生成偏右旋正质量+1Me显3,沃利斯的“∞”<bxq>偏左旋负质量-1Mr显3,沃利斯的“∞”<bxq>偏中和旋零质量±0Mn显3,沃利斯的“∞”偶体偶质梯度能级同时性的三变数。

自然同时性三变数能量,即正能外力+1Fe<bxq>负能斥力-1Fr<bxq>零能和力±0Fn贯穿生成正质量+1Me<bxq>负质量-1Mr<bxq>零质量±0Mn的新力学基础物理理论,更有助于诠释应用物理中存在的程序歧路。

 

 

作 者 简 介